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苟富贵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苟富贵

        朱厚照唧唧哼哼的躺在病榻上。

        苏月小心翼翼的给朱厚照翻身检查。

        这一翻身,朱厚照便出杀猪一般的嚎叫。

        朱载墨站在角落,面如死灰,他也没想到,父亲居然真从马上摔下来,毕竟……在摔下来之前,他还是很威武很自信的,一副哪怕是反剪了双手,也能将自己打趴下马的模样。

        方继藩匆匆进来,听朱厚照嗷嗷的叫。

        苏月手一松,朱厚照翻了半个身的身子便又摔回了榻上,他又是一声惨叫。

        原来是苏月见师公来了,情急着要来给方继藩见礼。

        苏月一时无语,脸色惨然,看看朱厚照,再看看师公,索性拜在了方继藩的脚下:“学生见过师公。”

        方继藩颔点头:“如何了?”

        “太子殿下他……骨头折了,在腿骨,骨科的王小乙马上赶来……”

        方继藩一愣:“那个写了一篇论文,创了查房制的王小乙?”

        医学未必只是单纯的研究怎么治病。

        随着医学院的扩张,大量的军民百姓前来就诊,以至于医学院人满为患。

        因而,医学的制度创新,也开始出现。

        这个王小乙,专治骨科,很有几分本事。

        要知道,说起这骨科,这中医不是吹牛,哪怕是科学院,都远远不是那些老大夫们的对手。

        因而,医学院专门请了一些名医来,请他们在骨科坐镇,让他们教授骨科的治疗以及方法,这王小乙,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这家伙不但专治骨科,而且一拍脑袋,觉得许多病人,虽已入了医学院,却因为治疗途中,大夫们的疏忽,因而造成了不必要的病情加重以及死亡,因而……他专门写了一篇论文,阐述了查房的制度。

        即将一群资历较浅的医学生组织起来,每日按时按点,根据不同的病患,进行查房,每隔一段时间,观察他们的病情。

        看上去,这是一个极简单的东西。

        可这玩意,对于病人而言,却有着莫大的帮助,以至于医学院的治疗率,足足提高了一成,数百上千人,因此而受益。

        正因如此,他的这篇论文,在求索期刊刊载了出来,甚至……有人认为,不只是医学,哪怕是其他的学科,在实践过程之中,或许也可借鉴。

        方继藩之所以对此有印象,是因为看了期刊,一拍脑门,呀,自己知道查房制度是什么啊,可是偏偏,为啥就没有想到,反而让一个专制骨科的狗东西先行想了出来。

        “正是他。”苏月颔点头。

        方继藩道:“教他赶紧来,先给太子正正骨。”

        朱厚照在榻上,嚎叫道:“老方,看看这个不肖子吧。”

        方继藩咳嗽:“殿下英明神武,武艺群,且意志非凡,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我来说句公道话吧,这事儿……”方继藩顿了顿:“就是殿下的不对了,殿下既然非要皇孙骑斗,就要愿赌服输,事后指摘,这会有损殿下神武的形象,殿下啊,咱们习武之人,得要点脸才是,载墨啊,你给太子殿下赔罪了没有。”

        朱载墨啪嗒跪在地上:“此前已经赔罪了,这一次再赔罪一次。”

        方继藩苦口婆心的坐在床沿上:“你看,殿下,本来只需赔一次罪,可现在皇孙却是赔了两次,算起来,殿下还赚了呢,这是开心的事,殿下没有吃亏。”

        朱载墨感激的看着方继藩。

        恩师一向是维护自己的。

        若不是恩师在,自己的父亲,还不知怎么样呢。

        方继藩的话,戳中了朱厚照的软肋,像泄气的皮球:“哎……哎……虎落平阳被犬欺。”

        探望了朱厚照,见朱厚照不过是伤筋动骨,并没有大碍,方继藩放心下来,等那王小乙来了,方继藩退出蚕室,朱载墨也跟了出来。

        方继藩看向朱载墨:“这些日子,随太子殿下学了什么?”

        朱载墨想了想:“学了许多,有打毛衣,有开刀,有骑射,有冶炼,还有……学习绘画工程的图纸。”

        “觉得如何?”

        “还成,就是不知道,有什么用。”朱载墨本就是个聪明的人。

        何况朱厚照本就是一个既苛刻又是这些行当的宗师,他要教授,学的很快,许多的经验,都是闻所未闻的。

        只是,朱载墨却认为,这玩意用处不太大。

        方继藩微笑:“天下有百业,自打新政铺开之后,这行当就更多了,正因为如此,所以居上位的人,不能对于各个行当,完全陌生,心里得有数,这也是让你跟着太子殿下学习的原因,你可知道何不食肉糜的典故吗?”

        朱载墨似懂非懂的点头。

        “这何不食肉糜,以至于晋惠帝让后世之都嘲笑他愚蠢,可在我看来,这并非是愚蠢这样简单,这个世上,有的是的人,并不愚蠢,可照样做出了无数何不食肉糜的事,你知道原因吗?”

        朱载墨好奇的看着方继藩。

        与朱厚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方继藩这个师父,对待自己既关爱,又有耐心。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这是因为,历朝历代,许多居高位的人,高高在上,不屑去体察民情,自以为聪明,殊不知,他们不但见识浅薄,而且还狂妄自大,你自己尚且斗不了解的事,怎么可能去解决他呢,百姓愚钝,无非就是一家一户受害,可若是身怀神器者浅薄,便是要贻害天下的啊,皇孙一定觉得,为师这样安排,让你学习这些看似无用的知识,是让你白白受苦,可实际上,这是我的一片苦心,因为,将来天下将寄望于你的身上,你的一言一行,既可为天下谋福祉,也可贻害天下,多学一些本事,有何不可?为人君者,最可怕的,不是他所知不多,而是他刚愎自用,殿下学了这些,便会知道,原来这个世上,每一个行当,都有它运行的规则,只有如此,对于自己不懂得事,你才能保持着谦卑之心。”

        朱载墨点点头:“学生终于明白了恩师的苦心。”

        方继藩和蔼的摸了摸朱载墨的肩,如沐春风的道:“明白就好,我知道载墨是个有孝心的人,为师再教你一个东西。”

        朱载墨眼里放光,终于要开始学习真本事了:“不知是……”

        方继藩郑重其事的道:“做人要感恩,苟富贵,勿相忘!”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