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君要臣死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君要臣死

        亲人们来了,焦芳眉飞色舞。

        而今,自己好歹高居吏部侍郎,这些年来,对于这些至亲,帮衬不少,在他们的面前,是极风光体面的。

        现在焦家有事,这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该到用的上他们的时候了。

        焦芳的心情很好,带着淡笑道:“人都安顿好了吗?”

        “爹,安顿好了。”焦黄中明白父亲的心思,忙道:“他们一路远来,辛苦的很,所以暂时让他们先去休息,等明日,再让他们来见父亲。”

        焦芳点了点头,又道:“都在后院吧。”

        “都在,所有的奴仆,哪怕是最忠心,都差遣和寻故打出去了。”

        焦芳颔点头。

        这时,他想到了什么,于是……

        “走,去看看那些药去。”

        焦芳兴致盎然。

        焦黄中见状,忙是跟上,随着焦芳至了内库房。

        那一大缸的药,还待在那。

        看着里头淡黄色的浓稠液体,焦芳眼睛放光,喃喃道:“此前尚不知此药的好处,可现在全城搜查,震动京师,为父才敢确定,这些定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了。就是不知此药到底有什么作用,是内服呢,还是外敷呢?亦或者能延年益寿?”

        焦黄中听罢,也是兴趣浓厚起来。

        宝贝啊,这是宝贝啊,就像金元宝一样讨人喜欢。

        父亲说的不错,外头已是闹得不可开交,可见此药定是比金子还要珍贵,哈哈,那西山研究院,花了这么多功夫,可最终,却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那方继藩,一定是在跺脚吧。

        想到这个,焦黄中就感觉心情愉悦。

        “要不,爹,咱们揭开来看看?”焦黄中一脸兴奋的看着焦芳道。

        焦芳就显得稳重多了,他微笑道:“不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如此至宝,还是过一些日子再说。”

        他揉了揉眼睛,库房里三面墙壁密不透风,库中格外的昏暗,焦芳又擦了擦眼睛,道:“掌灯来,为父想看清楚一些。”

        既然已经证明了这新药价值连城,以至于西山为了搜寻,可谓是不惜一切代价,依着焦芳的性子,当然要好好端详一番。

        焦黄中听罢,便取了一盏灯来,那豆大的火光,将玻璃缸照亮了一些,里头浓稠的液体,竟显得晶莹。

        再细细的看,在这玻璃缸上,竟还刷了一片黑漆,是一个骷髅头的标志。

        这标志显得有些渗人。

        不过……这骷髅头的造型,很别致,居然还挺有意思的呢。

        所谓爱屋及乌。

        父子二人掌着灯,张大眼睛,啧啧称其奇。

        哪怕是这骷髅头的标志,他们都觉得格外的赏心悦目。

        端详了片刻,焦芳才心满意足的吹熄了灯,直起腰来。

        “爹……您说……”焦黄中想起什么,不免有几分忧心,道::“现在搜查的这样的厉害,那些人会不会在哪天就冲进咱们府邸里来?”

        “呵……”焦芳此刻,倒是镇定的可怕。

        毕竟宦海浮沉数十年。

        当初,也算是狠人。

        成化年间的光辉事迹,至今还脍炙人口呢。

        焦芳神色淡淡,眼眸却是闪动着精光,道:“他们进的了这个门,为父这乌纱帽,便算是白戴了!”

        …………

        一连数日过去了,依旧是没有什么眉目。

        这让方继藩急的跺脚。

        东西偷掉了无所谓,大不了,继续从实验室中提取新药,可这玩意涉及到的,却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这世上,最善良的人,莫过于是卖宅子和放贷的,因为只有他们,才对每一个鲜活的生命格外的珍惜,每一个生灵,都是一笔不菲的财富啊。

        让方继藩眼睁睁的看着有人因此而死,他的良心,无法让他这样做。

        可哪怕是全城按图索骥,居然也是石沉大海。

        以至于方继藩怀疑,这些东西,可能已经被贼子运出京了。

        可细细想来,又不对。

        短途运输尚可,若是长途运输,只怕早就闹出动静了,毕竟这玩意,哪怕是长时间的剧烈磕碰,都可能造成巨大的府安全隐患。

        就在方继藩心急如焚时……王金元却是匆匆来了。

        “狗东西,去哪儿了?怎么,有消息了?”方继藩心情不好,自然口气也不爽。

        “没有消息。”王金元知道近几日,少爷的脾气十分不好,他哪里敢触少爷的霉头,吓得瑟瑟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都搜遍了,几乎是挖地三尺,哪怕是所有进出京师的车马,也都搜查过,可就是石沉大海。”

        方继藩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见鬼了啊这是……

        这玩意有人偷,也就罢了。

        毕竟……世上的奇葩这么多,可明明自己在玻璃缸上贴了骷髅头的警示的,这不是明显告诉大家,这很危险吗?那些贼子,是瞎了眼睛吗?

        方继藩越想越怒,捋起袖子来要动手揍人。

        王金元吓得面如土色,立即道:“不过……不过……少爷……不过厂卫那边,有消息来,说是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方继藩现在几许消息,哪怕一点点蛛丝马迹,连忙道:“什么奇怪的事。”

        王金元道:“东厂打探到,那吏部左侍郎焦芳的府邸有些不正常,这几日,居然将许多的奴仆赶出了后院……而且,这既非是节庆,又没有其他的由头,居然……他们远在老宅的族人,都入京来了,这焦芳全家九十七口,都至亲之人,昨夜快马加鞭的赶来……当然……这只是觉得有些小蹊跷而已,只不过,只不过……”

        方继藩忍不住皱着眉头,喃喃道:“焦芳……”

        对于焦芳这个人,方继藩一直是忽略的。

        初来这个时代的时候,方继藩觉得哪一个历史名人都很牛逼,可如今,爱谁谁,我方继藩认得你吗?

        焦芳可算是名人了,历史上,曾一度官至内阁辅,不过此人声名狼藉……名声……呃……大致和方继藩差不多,可谓是半斤八两。

        这边东西失窃了,另外一边,焦芳那里却有如此的异动……

        方继藩眯着眼,不禁深思起来……这是巧合吗?

        “派人去搜查了没有?”

        “没有!”王金元道:“厂卫那边不得陛下的旨意,是绝不会轻举妄动的,少爷,这焦芳,毕竟是个老臣……若无铁证,怎么……”

        “狗东西!”方继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冷然道:“就说是我方继藩说的,你去知会顺天府,进焦家给我搜。他们若是敢阻拦,就是不给我方继藩面子。”

        王金元一凛,方才他想说的是,毕竟是吏部左侍郎,还是需有所顾忌的,可少爷既然如此话,那么……管他呢。

        王金元从不忤逆方继藩,自然是道:“是,小人这就去办。”

        方继藩习惯性的背起手,这一刻,他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散着人性的光辉。

        方继藩继续道:“还有,立即打探,再看看有没有其他可疑之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王金元连忙应道:“是……是……小人明白了。”

        …………

        王金元不敢犹豫,立即给顺天府带话。

        顺天府立即派了一个都头,带着数十人,急匆匆的赶去焦家。

        这都头叫刘威,名字很吓人,可到了焦家门口,却显得不太有底气了。

        因为刚刚要入门,便有人将他拦住。

        焦芳出来了。

        焦芳穿戴着钦赐的斗牛服,头戴乌纱帽,背着手,威严无比。

        他死死的盯着刘威:“尔何人,竟敢侵门踏户?”

        刘威第一次见着这么大的官,却还是硬着头皮道:“因疑贵府可能私匿新药,卑下奉顺天府……”

        焦芳听罢,这一张正气凛然的脸猛地一变,抬起手,便是一巴掌狠狠的打下去:“狗东西,瞎了眼吗?可知本官是谁,位列何职,区区一个都头,竟也敢在老夫的府上撒野。”

        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刘威的脸上,刘威的脸上顿时多了一个痕迹,他又羞又怒,张口要说什么。

        却见焦芳又厉声道:“还有王法了吗?还有没有天理?老夫尚且要给尔等区区小吏欺辱,这满朝文武,岂不都要置于你们的yIn威之下,哼,来人,来人……”

        里头,早有焦家的仆役听令出来:“老爷……”

        焦芳凛然道:“这日子,看来是没法儿过了,立即取笔墨,老夫要修书,要致士,向皇上请罪,若是陛下认为老夫藏匿了什么新药,自请陛下重惩,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老夫没什么说的。这奏报,走通政司吴通政的关系,立即呈报进去。还有……请老夫的故旧们来府上坐一坐,老夫要看看,这些差役,到底想做什么!”

        刘威原以为自己拿出了顺天府的名头,这顺天府的背后乃是太子和齐国公,焦芳自会息事宁人,可哪里想到,他竟是巴不得将此事闹得更大为好。

        又是要去启禀皇帝,表面是要请罪致士,这不摆明着叫冤屈吗?而至于请他相熟的同僚故旧来,更是别有所图。

        这事……要闹大了。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