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毁天灭地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毁天灭地

        弘治皇帝见这些大臣们个个以头抢地,滔滔大哭的委屈之状,心里不禁厌烦。

        还没把你们怎么样呢,便如此了。

        朕来此,自是为了给你们主持公道的,可你们却还在此喋喋不休,这是何意?

        弘治皇帝却不得不道:“入里说话。”

        他不愿抛头露面,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于是,踱步,前行。

        焦芳等人见状,便朝不远处的顺天府上下官吏们看了一眼,心里却是冷笑。

        这些官吏见了皇帝,哪里敢怠慢,纷纷惶恐拜倒。

        焦芳等人才心满意足,亦步亦趋的随着弘治皇帝正待要进入宅邸。

        可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大吼:“父皇,父皇……”

        焦灼的声音响起来。

        却见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气喘吁吁而来。

        听说这边焦芳将人拦住了,方继藩已是怒了。

        这狗一样的东西,简直没有将我方继藩放在眼里,不打死他,我方继藩以后还有什么脸,自称自己得了脑疾?

        方继藩气势汹汹的会合了朱厚照,带着一队人马而来,一群人高调的很,硬生生的将围看的人群推开。

        可当朱厚照和方继藩看到了皇帝,一下子……愣住了。

        眼看着陛下要入宅院,朱厚照更是打了个寒颤。

        卧槽……

        这焦家,可是疑似藏匿了黄火药的。

        这玩意,可厉害了,倘若……倘若是炸了,那可就惨了,自己得继承皇位了啊。

        朱厚照打了个寒颤,发出了疯狗一般的嚎叫。

        弘治皇帝驻足。

        回头一看。

        见着这两个家伙。

        心里,弘治皇帝正是气不打一处来呢。

        这下可好。

        瞧见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完全没有储君和驸马都尉的庄严样子,又是鬼叫,又是迈着王八步子,飞快的窜来。

        弘治皇帝第一个印象,便是这不像自己啊。

        他心里叹了口气,想想自己,五六岁便已稳重了,再看看自己的儿子。

        朱厚照已是气喘吁吁的到了弘治皇帝面前:“父皇,不…不能进去啊,这里头……这里头,可能藏匿了新药,藏匿了新药,不能进去。”

        方继藩乖乖拜下,这时候减少一点存在感,装死会比较稳妥一些。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

        随即,微怒。

        且不说你们在此闹出这么大的事,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有新药又如何,和朕入内,又有什么关系。

        “儿臣……儿臣交代了吧,父皇,这新药……这新药它和其他的药不同。”

        弘治皇帝又是一愣,他抬头,一脸茫然。

        其他人,也纷纷的不解。

        弘治皇帝道;“如何不同?”

        朱厚照这才乖乖道;“它会炸……会炸开……”朱厚照的手比划,两条胳膊,抡起来,像仙女散花的模样:“就是这般,轰的一声,只需一小瓶,便足以炸了一个屋子,这玩意太厉害,这新药若是在此,父皇可不就性命垂危了吗?“

        弘治皇帝一听,骇然……

        “是火药?”

        “比火药厉害十倍百倍。”朱厚照道。

        弘治皇帝一听,却是不以为然。

        比火药还要厉害十倍百倍,这显然是虚夸之词。

        “不信,问老方。”朱厚照急的跺脚。

        方继藩见许多目光,朝自己看来,他一脸懵逼,为啥要问我,这和我有关系吗?我就一个卖宅子的。

        方继藩却只好乖乖点头。

        弘治皇帝则是半信半疑,他实在无法理解,一小罐,就能炸塌一个屋子,是什么样子。

        朱厚照转而看向焦芳,厉声道:“你说实话吧,这不是开玩笑的事,若不是老方还存着善心,本宫不还懒得去找回什么劳什子药呢。这东西,你是不是藏了?”

        听到是火药……

        焦芳心里先是大吃一惊。

        呀……倘若如此,那可就糟了……

        可焦芳是什么人。

        他历经两朝,什么样的世面,不曾见过。

        很快,他镇定下来。

        心里想笑,这是诡计啊,两个小娃娃,还敢在祖师爷面前,班门弄斧,老夫玩手段的时候,你们还光着腚呢。

        且不说,这西山费了这么多的功夫,研发新药,这研发的,却是什么劳什子火药,火药有啥可研究的。

        再者说了,你们真以为,老夫有眼无珠,是个瞎子?

        那一大缸东西,明明就是液状,里头……和水一般。

        这……水……他能炸开

        想来,他们是故意如此,想要教自己心慌意乱,最后不打自招。

        这样的小把戏,以老夫的聪明才智,不带脑子,都能识破。

        焦芳微笑,笑吟吟的看着朱厚照,道:“太子殿下,什么新药,这话,臣有些不明白。臣……这里绝没有什么新药,臣有的……只有仰慕圣恩,为天子分忧之心。太子殿下竟视臣为窃贼,臣……冤枉啊。”

        朱厚照:“……”

        方继藩在一旁暗暗着急。

        他是有些怕了。

        一个似他这样的人,总是热爱生命的,不愿伤及到任何的无辜之人。

        方继藩急切的道:“管不了这么多了,无论里头是不是藏匿了新药,赶紧让人进去搜一搜,若是没有,最好。若是有,立即想办法,消除掉隐患!”

        “哼!”这时候,焦芳已经彻底的怒了。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羞辱老夫。

        何止是焦芳,身后一群大臣,也都怒目而视。

        太过分了。

        ……………………

        焦家后院。

        库房里。

        焦静虽是年过四旬,却是健步如飞。

        托了焦芳的福,他在老家,过的是神仙一般的日子,作为焦芳的堂弟,能为焦芳效劳,他觉得很光荣。

        他疾步到了库房,叫道:“贤侄,贤侄,不但皇上来了,便是那太子和齐国公,也都来了,门房那边,紧急来禀奏的,怎么办才好,贤侄……”

        一干焦家的族亲们,大抵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原来是那个齐国公,得罪了焦芳,这可不成。

        焦芳乃是全家人的骄傲,得罪了他,就是得罪大家,和他过不去,就是和大家过不去,这焦家上下,最是晓得厉害关系,因而上上下下,义愤填膺,众志成城,个个纷纷表示,也就是因为在京师,若是在老家,这样的狗东西,打死他都算是轻的。

        焦黄中听到天子亲来,也是吓了一跳。

        他脸上满是疑虑,可是,看到了一个个目光坚定的亲人,焦黄中心里暖暖的,果然,不愧是至亲啊,一家人,就是一家人。

        他最后咬咬牙:“将这缸药,立即转移走,后院有一处古井,投入那里,最是稳妥。”

        “古井……”

        “好,我们听贤侄的。”

        “堂兄说的好。”

        “来,咱们赶紧。”

        看着大家伙儿干劲十足的模样,焦黄中目中竟是有些湿润。

        吸了吸鼻涕,保存着这内心深处的一股温暖,他知道此刻,不能迟疑。

        “来,搭把手。”

        “二叔,您一边歇一歇,让咱们年轻人来。”

        “大侄子,这里不亮堂,这玻璃缸又滑手的很,取灯来照照。”

        很快,一个小伙子取了灯来,豆蔻一般的烛火照着小伙子的脸,能看到他的脸上,荡漾着骄傲之色,能给老焦家出一份力,让他此刻,觉得自己成为了一个有用的人。

        “怎么用的是油灯……”

        那二叔焦静不满的咕哝:“这个怎么能让库里亮堂,点火把来。”

        “噢。”

        已有七八个人,一齐开始托着玻璃缸的底。

        虽然有些吃力,毕竟,挺沉的,可是他们围拢成一圈,相互可以看到对方,每一个人的脸上,都荡漾着一种相互依靠的欣慰。

        有亲人在旁相互依偎的快乐。

        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感受到的。

        焦黄中很激动。

        火把来了。

        顿时,整个库房照的通亮。

        彼此的脸,更加清晰。

        于是,眼神交汇,彼此点头。

        “来,火把靠近一些。咱们一起出把力,听我喊,一……”

        亲人们都在身边,焦黄中喊出一的时候,哪怕是身体孱弱的三叔,也自告奋勇的托着一个角,一副要蓄力的样子。

        “二!”

        火光映射在焦黄中的眼底,眼里似乎也升腾起了焰火,这璀璨的焰火,在这一刻,使他的目光,变得愈发的温暖。

        他张口,接下来,开口:“三!”

        “呀……”大家一起发出怒吼。

        接着,他们手臂的肱二头肌开始隆起。

        可是……当这三字落下的时候。

        突然……

        焦黄中眼底的焰火,居然开始放大,开始膨胀,而这一切,只在刹那之间。

        紧接着……

        轰隆……

        几乎来不及让焦黄中和亲人们反应。

        因为这一切,只在一息之间,只有一息。

        当一息过后。

        巨大的火药,瞬间将玻璃缸烧透,火蛇漫天而起,瞬间,便充斥了整个库房,库房中的所有人,也在这刹那之间,被强大的冲击和火蛇吞没。

        也只在这一息之间,方才还含着三的人,他的身体,犹如纸团一团,瞬间,便也随之成为了一团璀璨的焰火,最后,这随着巨大冲击力的焰火,吞噬了一切……

        这已不是温暖,而是炙热了。

        毁天灭地的力量……也在此刻,彻底的爆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