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丰厚的赏赐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丰厚的赏赐

        赐万户的赏赐,显然是弘治皇帝用心良苦。

        他深知黄金洲艰苦,既然要将方家安置在那里,自己的女婿和外孙们,迟早要前往藩地就藩,若无足够的人口,未来生死难以预料。

        方家要经营自己的藩国,先就必须得有人。

        此前方家举族迁徙,已是过了一大批,可这些人……足够吗?

        弘治皇帝这些日子心心念念的就是此事。

        于是……趁着方继藩立了功劳,赐他万户。

        万户就是数万人丁啊。

        在人满为患的大明,这算不得什么,可若是放到了地广人稀的黄金洲,便有着巨大的优势。

        方继藩谢了恩,心里雀跃不已。

        他固然是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天下的苍生黎民,所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可现在上有老,下有小,总也要有所顾忌。

        何况,蚕食黄金洲乃是国策,黄金洲有了大量的人口,对于大汉民族的未来,也有着巨大的好处。

        此时,又见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过几日,朕还真要带诸卿们去瞧瞧这新药,有了这样的新药,我大明何惧外患。”

        一听弘治皇帝和百官们要去西山研究所看新药……

        方继藩和朱厚照的脸都变了。

        朱厚照很干脆的啪嗒一下就跪倒“父皇,这……新药有些危险,现在……还不足够稳定,父皇切切不可。”

        喔,危险……

        弘治皇帝这才又想起了今日新药所带给他地动山摇的恐惧。

        他不禁深深的看了朱厚照和方继藩一眼“这样说来,太子和方卿也没有把握,完全排除风险?”

        百官们也动容起来。

        太子和齐国公,这是什么样的人。

        他们怎么可以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朱厚照皱着眉头,一时说不上来。

        倒是方继藩道:“陛下,此新药对我大明而言,关系极大,牵涉到的,可谓是万世基业。只是这新药的炼制,难度颇高,非太子和臣亲自主导不可,倘若太子和儿臣尚且畏手畏脚,知难而退,那么其他的研究人员,又怎么肯安心研制呢?这是无奈之举,可为了新药,也只能如此了。西山研究所,对于所有的试验和新药的储存,都有极严格的章程,能将风险降到最低,此次不幸炸开,皆是因为这些窃贼将新药储存不当的缘故。”

        弘治皇帝依旧拧着眉。

        方继藩虽说的轻描淡写。

        可他很明白,还是巨有不小的风险的。

        本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何况还是太子和大明的驸马。

        身娇肉贵……可这两个家伙,依旧还是义无反顾。

        可方继藩说的也很清楚,倘若他们两个不拼命,那么其他人的性命就不是性命吗?

        做大事而惜身,事情……是办不妥的。

        弘治皇帝当然知道,这新火药的威力,对于整个大明而言,都将诞生天翻地覆的转变。

        可是……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有些无力感。

        既为之不安,却现这两个家伙,竟是无可指摘。

        太子是牛脾气,认定的事,是死也不肯回头的。

        方继藩呢……连方继藩都义无反顾……

        这换做是其他的臣子,闻知有危险,只怕会有所顾忌吧。

        太子且不说了,继藩为了给朕分忧,为了这大明的江山社稷,真是……

        弘治皇帝瞬间觉得,自己赐予这万户,还是有些轻了。

        他四顾左右,颇有感慨“这才是忠臣哪,朕读史,见古之忠臣义士的事迹,往往为之感慨,就不免心里想,我大明,有多少这样的忠臣义士呢?今看来……朕之子,以太子之尊,而甘为马前卒,奋不顾身,朕的驸马都尉方卿家,亦是不落人后,实为楷模。”

        百官们默然,心情有点复杂。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刺耳啊。

        可是……没脾气。

        弘治皇帝感慨万千的继续道“做大事而惜身不可取。可身为太子和驸马都尉,此千金之躯,还是需顾念自己的性命才好,往后行事,万万不可如此孟浪,切切要小心谨慎,为第一要务。”

        朱厚照难得得了弘治皇帝如此高的评价,美滋滋的样子应道“儿臣遵旨。”

        方继藩却是正色道“陛下,儿臣对此,不敢苟同。”

        君臣等人正也是随着弘治皇帝有着几分感慨呢,突然方继藩跳出来冒出不合事宜的话,不免令所有人都是愕然。

        不敢苟同?

        这不像方继藩的风格啊。

        难道是因为这家伙今日立了大功,膨胀了,吃了枪药了?

        弘治皇帝顿时面子有些拉不住了,却还是和颜悦色“继藩,何以不敢苟同?”

        “陛下说读史,古来有多少的忠贞之士,心向往之,又思虑今朝,有多少的忠臣,儿臣窃以为,今朝的忠臣义士,不及古时多,方才是对的。所谓国难思忠臣,其中大多是君子不贤明,以至国家到了危难之际,因而,许多的臣子才经受住了考验,挺身而出,与社稷同生死,慷慨赴国难,这些人,固然可佩。”

        方继藩声若洪钟,义正言辞,颇有几分清流们仗义死节之气,只听他口里继续道“可是当今皇上,何等的圣明哪,外除边患,其内,更是天下宾服,人人称颂,百姓安居乐业,臣也读史,自周武王以降,未曾听说过,古来还有陛下此等贤君,陛下临朝数十载,天下大治,此千秋功业,我大明,自是没有国难,国家危亡之时,亦是远在天边,遥不可及。正是因为我朝圣天子的圣明,臣子们高枕无忧,没有危难,如何考验他们的忠臣呢?因此,儿臣得出的结论是,昏君在朝,方才忠臣频出,而如陛下这般的圣天子在朝,百官们没有经受考验的机会,如何表现自己的忠诚?陛下羡慕古之慷慨之士,只是因为,陛下过于圣明的缘故啊。”

        “……”

        真是够了……这狗东西。

        百官们已是恍然。

        还真是见缝插针,一丁点机会都不肯放过啊。

        以至于见多了世面的刘健,都觉得有点听不下去了,脸微微的变了变,忙是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失态。

        殿中咳嗽四起。

        弘治皇帝仔细听了,细细一咀嚼。

        哼……又是溜须拍马。

        不过……似乎听着,还真的有那么一丝丝的道理的。

        比干因谏而死,是因为商纣王昏聩。

        历史上的豫让名列四大刺客,为家主智伯报仇雪耻,因此隐姓埋名,身上涂漆,让皮肤长满疮,又吞木炭使自己声音变得沙哑,令自己的样子令人无法分辨,刺杀赵囊子。这也是因为,他的家主智伯昏暗不明,最终为韩赵魏国三家所灭。

        苏武牧羊,是因为当时匈奴强盛,而汉朝无法积蓄力量。

        岳飞、韩世忠,何其忠义,这难道不是因为国家动荡,金兵南下,引了靖康之乱吗?

        而今天下太平,朕也并非是商纣王、智伯以及宋徽宗,四海升平,当然……也就不存在似比干、豫让、岳飞、韩世忠这样的人了。

        这话……入情入理,看来也并非只是溜须拍马。

        既是悦耳动听,又将道理讲透了。

        弘治皇帝微笑道“后人读史,既是以史为镜,也是以史为鉴。继藩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

        说罢,弘治皇帝反而不好继续再夸奖方继藩了,反而显得像是君臣互吹,此刻,还是显得谦虚为好。

        于是命百官退下。

        朱厚照和方继藩溜得最快,他们急着知道这一次当量的爆炸,具体造成了多大的危害。

        说起来,还真要感谢焦芳啊。

        此前,为了得到第一手的试验结果,西山研究院,做过许多的方案。

        一方面,总不能拿人来做试验,这有伤天和。

        另一方面,哪怕是可以在深山老林里进行试验,可对于建筑和聚集区的伤害到底有多大,还是有限的很。

        现在好了,焦家了宅子,还是百亩大宅。

        人也了,一家老小,不少口呢。

        当然……无论焦家再如何作孽,这也是一场悲剧,不能因此而嘲笑,此刻,应该还是表现出一点痛心疾的样子,显露出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

        二人出了宫,心急火燎的赶到了焦家。

        这里早已被五城兵马司的兵丁封锁。

        只有研究院来的研究员们,在火势彻底熄灭之后,开始入场。

        他们详尽的记录着各种数据,拿着卷尺,丈量着弹坑的直径,以及波及到了每一处地方。

        甚至……后院马厩里,死了多少匹马,以及马的死状,也需详细的记录。

        西山医学院的生员,则负责收敛骨骸,必要时,还将进行解剖。

        方继藩和朱厚照一来,研究院的副院长周康便美滋滋的上前道“殿下,师公,你看看这数据,惊人,相当惊人啊,成功了,大获成功……”

        方继藩顿时脸一变,扬手就是给他一巴掌“狗一样的东西,你笑个啥,人家全家都死光了,你还在此笑,你的良知呢,被狗吃啦?”

        …………

        第一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