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造福天下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造福天下

        焦芳刚刚走出了方家几步,后头突然便有一群人追了上来。

        有人扯住了他的长袖。

        焦芳大惊失色。

        刚才还还好好的。

        怎么说变卦就变卦。

        他扯着嗓子:“你们要做什么,要做什么?”

        他显然忘了,这里是西山,是方继藩的地盘,人家要做什么,是不需要理由的,若是需要理由,那么,也只因为,他可能是方继藩的亲人。

        人很快的捆起来。

        焦芳惊魂不定,好在,没有人殴打他,只是将他捆的如粽子一般。

        而后丢上了车。

        他听到一些窃窃私语。

        “这算是第一个了,师公还说了,河南布政使司,还有不少姓焦的,看来……若是王大总管若是在江西布政使司人手凑不齐,少不得,还要去河南布政使司一趟。”

        “少说这些。”

        “师公真是个好人啊,从不刁难别人,这出海的事,要嘛让人自愿,要嘛只让自己的亲戚去。”、

        “都五千年了,算亲戚嘛?”

        天被聊死了,接着……被套了黑头套的焦芳便觉得除了车轮的转动声,便再没有人发出声音。

        紧接着,他送到了天津卫,而后,在天津卫有一处废弃的营地里,这里,已经修葺一新。

        一排排的屋宇,连成一片,押着他的人,在入营之后,取下了他的头套。

        焦芳接着,看到了这一排排的屋宇上,编了号。

        有写着五百年甲号房,有写着一千年丁号房,还有三千年……

        最终,一个老吏打量着焦芳,在大抵的明白焦芳姓焦之后,取出了一本厚厚的簿子,他翻了翻,摇头晃脑道:“焦芳,神农氏之后也。得姓早在先周之时,周王分封,以焦姓承神农之裔,建焦国,立宗庙,国人以焦为姓。这样算来……”

        他开始掐着指头计算:“史记有云:周有天子八百年;又有《尚书商书》所载,商据天下有五百五十年,而夏嘛……”

        他一通计算,引经据典,最后:“这个……三皇五帝时算起的话,迄今,怕有四千四百年了,无妨,无妨,凑个整数吧,总要有零有整才好,去挂个牌子,五千年甲号房,好生款待,这几日,好好供应吃喝,等人凑齐了一批,立即发往黄金洲。”

        焦芳:“……”

        …………

        张信匆匆的自山东赶回了西山。

        他是个能忍受寂寞的人。

        哪怕新城发展一日千里,无数的新事物涌现出来,各色各样的娱乐喧嚣足以让人目不暇接。

        可对于张信而言,他都没有放在眼里。

        在他眼里,那一颗颗的种子,渐渐的生根发芽,舒展开根茎,长出绿叶,最终滋生出果实,方才是世上最美妙的事。

        他的手稿,已经可以堆砌起几个屋子。

        越是研究农学,他越觉得这农学的浩瀚,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

        他的内心里,时刻有着对方继藩的感激。

        他不是一个有天份的人,甚至并不聪明,在所有人眼里,自己古怪,自己木讷,可是……是齐国公,带着自己走进了一个全新的天地,这个天地里,他是主宰者。

        因而,听闻齐国公传唤,他几乎是快马加鞭的赶来。

        只是进了方家,他却显得很拘谨。

        地上铺设了晶莹剔透的瓷砖,墙壁上,亦是古色古香,每一处的装饰,都是别具匠心。

        张信就出自大贵之家,并非是不识货之人,正因为如此,他才自惭形秽,因为自己风尘仆仆,脚上,手指缝里,还沾着泥,这些泥垢,是长年累月生成的,无论如何清洗,都清洗不掉。

        他浑身都有着一股土腥气,虽然自己闻不出,可引着他来的门房,却似乎总是微微皱眉。

        所以,当女婢端来了茶盏,他不敢坐下,茶盏,也不敢抱起,只是拘谨的来回踱步。

        此时……

        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

        竟是一个美丽的妇人,抱着孩子亲自出来。

        张信见了妇人和孩子,一愣。

        他依稀认识这个妇人,妇人恬然,安详的样子,玉手轻轻的拍打着怀里不安分的孩子。

        “张信……”妇人开口。

        张信终于想起此人是谁了。

        这是公主殿下,自己曾经见过。

        张信顿时无措起来。

        显得很惶恐。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不该是女主人来招待自己的啊。

        张信忙是拜倒在地:“臣……见过公主殿下,公主万安,臣万死……”

        他的身子匍匐在瓷砖上,仿佛将这晶莹剔透的瓷砖都污染了。

        太康公主却是笑了,如沐春风:“夫君清早出去,有事,不过临别时,特别的交代,说是这几日,张信会回来,到时若是他不在,万万不可让他一人久等,你是自己人,张方两家不只是世交,夫君和你,更是情同父子一般,因此……叫本宫定要亲自来款待,来,不必多礼,快起来吧,先喝一口茶,你千里迢迢而来,定是辛苦了,喝喝茶,能解乏。天赐,你瞧瞧,你堂兄来了。”

        若是张懋在这里,听到方天赐成了张信的堂弟,且方继藩还和张信情同父子,非要抓着方继藩一巴掌拍死不可。

        可是……

        张信此刻,却突然眼眶红了。

        他的双肩,颤抖着,撑着身体的双臂,也在剧烈的抖动,他哽咽难言,只是抽泣。

        太康公主已是欠身坐下,将襁褓里的孩子,竖着抱在身前。

        孩子乌啾啾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张信,口水开始哗啦啦的自嘴角流出来。

        “来,扶他起来。”

        有人搀扶着张信起来,让他坐下。

        张信才勉强欠着身,看到了方天赐,笑中带泪道:“天赐出生的时候,我还在岭南,得知了消息,却不能亲眼看看他,实是遗憾。”

        “那你就抱抱他,他可一点都不认生。”太康公主要将方天赐传给身边的女婢,令女婢抱给张信。

        张信低头打量了满是土腥气的自己,忙是拨浪鼓似得摇头:“不可,不可,万万不可,能看看就很好了。”

        太康公主善解人意,心里猜测了什么,便微笑:“夫君说,将来啊,天赐长大了,要像你一样,为天下人所敬仰,造福苍生!”

        张信听了,心里一暖,又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红了。

        平日都在和作物打交道,早已疏于应酬说话了,因而,竟是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却在此时,外头传来脚步声,方继藩的声音道:“呀,张信回来了?我至亲至爱的张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