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真相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真相

        方继藩心里叹息。

        看着弘治皇帝一脸疑问的看着自己。

        说实话,看着陛下如此开心,方继藩实在有点不忍心将血淋淋的真相告诉他。

        两百万两银子啊,这可是从前大明一年的岁入,虽说现在国库和内帑的财富疯狂的增长,可陛下在宫中,还是节衣缩食,能省则省。

        这两百万两,足够弘治皇帝奢侈的过一辈子了。

        方继藩想了想,却还是道:“陛下……这些人是骗子。”

        “骗子……”弘治皇帝的脸上猛的有一丝僵硬,心里咯噔了一下。

        “怎么可能,他们真金白银,从不拖欠。而且……这么多人都将银子投入他们的钱庄,继藩,是不是搞错了?”

        弘治皇帝脸色惨然起来。

        方继藩压根就懒得和弘治皇帝争辩。

        因为……辩论的本质就在于,无论谁占据了道理,哪怕是你举一百个例子,也是说服不了对方的,方继藩这辈子,还真没见过争论的双方,会有一方心悦诚服的。

        因而,争论的结果,往往是双方不欢而散,又或者是,最终辩论升级,直接用拳头来解决问题。

        方继藩拳头没弘治皇帝硬,自然认怂。

        而且这等骗局,本身就是利用受害人的心理。

        一个人,若是都已将自己的半个身家交给了对方,这个时候,他会下意识的催眠自己。

        就如不少受害者,无论身边人如何的劝阻,他还是一意孤行,对那骗局深信不疑。

        问题的关键,就在此。

        方继藩若是这个时候说,陛下,不如立即带兵将那钱庄围了,抓住那个东家,哪怕是弘治皇帝同意,这兵马一到了钱庄,京里数万受害者便会纷纷涌出来,和……官兵拼命。

        因为在他们看来,他们是相信那什么如意钱庄的,官兵要去如意钱庄拿人,在他们看来,这分明是官兵故意构陷那东家,是眼红别人的财富。

        恰恰这些人中,既有寻常的百姓,还有不少如寿宁侯、建昌伯这样的人。

        这还不跟你官兵拼了?

        方继藩面带微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弘治皇帝道:“陛下不相信吗?”

        弘治皇帝失语。

        对方继藩,他是信任的。

        可是……那钱庄真的是骗子?

        该死!可……

        朕的银子怎么办?

        不,他们一定不会是骗子,一定是搞错了,会不会方继藩对同行有什么成见?

        嗯,一定是的。

        弘治皇帝内心挣扎,紧接着,就如方继藩所预料的那样,和所有的受害者一样的通性,开始自我催眠。

        其实这是可以理解的,许多这样的受害者,不管身边的子女和至亲们如何苦劝,不也依旧不为所动。

        庞氏骗局,看似简单,可某种程度而言,却是抓住了人心最软弱之处。

        方继藩上一世,身边有太多这样的例子了。

        见弘治皇帝犹豫不定的苦恼样子,方继藩道:“陛下,儿臣斗胆,想要陛下打一个赌。”

        弘治皇帝一愣,有点反应不过来,看着方继藩,不解的道:“什么?”

        方继藩道:“儿臣敢保证,三日之内,这如意钱庄的东家一定会逃之夭夭。”

        弘治皇帝抬头,一脸诧异。

        三日之内。

        方继藩怎么能算得这么清楚?

        不,这绝不可能。

        弘治皇帝便道:“朕赢了,如何?”

        方继藩正色道:“陛下若是赢了,儿臣这公爵之位,奉还陛下,愿做一个白丁。”

        弘治皇帝却是摇头,爵位是自己授予的,而且他希望自己的女婿能够享受荣华富贵,与国同休,虢夺了他的爵位,对于弘治皇帝而言,并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不过方继藩的话,却让弘治皇帝看出了他的决心。

        这让弘治皇帝本就不安的心又多了几分焦虑。

        弘治皇帝正容道:“若继藩赢了呢。”

        方继藩道:“儿臣现自己在南方的亲人太多了,远远过了万户,迄今为止,已现的,已有一万九千户之多,若是只迁走一半,其他的亲人留在大明,这不啻是骨肉分离?儿臣心疼他们,想让他们一并去黄金洲。”

        弘治皇帝板着脸,看方继藩说的郑重其事,说的好像有鼻子有眼的样子,憋住内心莫名的笑意:“是……是吗?”

        方继藩一本正经的道:“正是如此,陛下,将来若是儿臣也去了黄金洲,他们却不能成行,儿臣一定朝思暮想,无一日不挂念他们。”

        “好。”弘治皇帝总算又被方继藩这番话冲淡了焦虑之心,勉强笑了笑:“朕就准了,这个赌,朕应下。朕有言在先,三日!”

        方继藩露出微笑,目光闪过笃定,决然的道:“三日!”

        …………

        方继藩告辞了。

        留下的,却是一个可怕的讯息。

        如意钱庄是骗子。

        弘治皇帝皱着眉头,脸色变幻不定。

        他开始心里没底。

        萧敬站在一旁,却不复刚才老僧站定的样子,不禁道:“陛下……”

        “萧伴伴想说什么。”

        “奴婢想说,如意钱庄的东家,奴婢查的清清楚楚,他的身家很清白,而且……此前确实是一个很有本事的商贾,信誉极好,人人都交口称赞,奴婢以为……他定不是骗子。”

        萧敬今日表现得很奇怪,这番话,说的斩钉截铁,好像是给他鼓气似的。

        “而且许多公府,朝中百官,还有无数的百姓,都投了银子,如意钱庄家大业大,怎么可能是骗子呢?”

        弘治皇帝的心情像是得到了一点舒缓,颔道:“这么说来,此次是继藩料错了。”

        “齐国公没有见过那位如意钱庄东家的风采,对如意钱庄并不了解,因而下了错误的论断,也是情有可原,若是他晓得如意钱庄的本事,就不会这样说了。”萧敬舔舔嘴:“陛下不信,奴婢再让人去摸摸如意钱庄的底细。”

        弘治皇帝摆摆手道:“罢了,三日之内就会见分晓,到时再说。朕现在也想知道,继藩到底是不是料事如神。”

        萧敬颔点头,却是有些心神不宁。

        宫里可是很多人都偷偷的投了如意钱庄啊。

        想想看,一百两银子下去,每日就有五两银子的收益,现在银子又一年不如一年,放在手里就贬值,做买卖又不会,而此等利润丰厚的地方,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至于……萧敬,萧敬就是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投进去了,每个月领了分红,开心的不得了。

        若这如意钱庄是骗子,萧敬还能活吗?

        他咬咬牙道:“三天,三日之内,齐国公会来向陛下请罪的,奴婢可以保证,那位陈东家,乃是至诚君子,是少有的风流人物。”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