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天罗地网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天罗地网

        方继藩的话,让所有人都燃起了一丝希望。

        人……真的能找回来?

        那么银子……

        可这一切,似乎都在方继藩的预料之中。

        消息传出,至少京师算是安定了一些。

        紧接着,方继藩与王不仕二人便凑在了一起。

        五百万两银子出了,拿出这么一大笔银子,并且现在还不知踪迹,王不仕依旧是实实在在的一副淡然的样子。

        事实上,他对此,并不是很在乎。

        一个人懂得了赚银子的方法,只要有足够的资本,他总能轻而易举的将这些银子赚回来。

        可一个人,银子越多,恰恰是最不安的时候,倘若能为这天下做一点事,并非是坏事。

        所以这些年,王不仕毫不吝啬的资助了不少人,也开了不少的善堂,当然,比起他挣钱的速度,这花销还是太慢了。

        王不仕落座,施施然的拿着茶盏,悠然的呷了口茶。

        方继藩脾气不好,没搭理他。

        王不仕也不生气。

        或许……脑疾对方继藩最大的好处就是,他根本不必花费心思去揣摩人心,琢磨着所谓的说话艺术。

        年少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的,如何?

        大家一笑置之,孩子嘛,还是脑残,不和他一般见识。

        而今,年岁渐长,这些一笑置之的人,哪怕觉得方继藩怎么看,都不该是个孩子,可是他们已经习惯了。一回生,二回熟,方继藩做出再出格的事,大家也是不以为然了。

        匆匆而来的差役,鱼贯而入,开始报告案情。

        方继藩只眯着眼,一脸犯困的样子,坐在椅上,对这些最新的奏报,似乎并不关心。

        陛下责令三日查出结果,那么……自然就是三日。

        王不仕呢,也不急,依旧那泰然自若的样子,轻轻摘下自己的大墨镜,朝着镜面哈了口气,而后取出丝帕,小心翼翼的擦拭。

        只是……

        猛地,方继藩似是醒了,张眼,眼睛略略看向一边,翘着腿道:“对这个案子,你有何看法?”

        王不仕笑吟吟的道:“下官没有任何看法,有齐国公,自是手到擒来。”

        这家伙……说话很好听啊。

        方继藩自是颔首:“这是自然,不然也对不起你那五百万两银子,总要将贼赃给追回来才好。”

        王不仕微笑道:“五百万两,不是小数目,可和此等家国大事相比,也不过尔尔。”

        方继藩眼中难得的闪过讶异,奇怪的看了王不仕一眼,忍不住道:“你不爱钱?”

        “不爱。”王不仕很直接的摇头。

        方继藩不信的样子。

        王不仕便解释道:“圣人有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下官乃是圣人门下,这个道理还是懂的。何况下官挣来了再多的银子,也不过是毛发,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天底下有许多事,比银子重要的多,不瞒齐国公,下官确实有一些浮财,正因为如此,方才有几分底气,方才知道这世上最容易的事,恰恰是银子能解决的事。”

        方继藩心里忍不住感慨,此人觉悟很高啊,几乎快要超过我方继藩了。

        方继藩倒有了几分说话的兴致,便道:“这是你的看法。你认为钱能解决的问题,便是小事。可这世上还有许多人,是爱财如命,他们将财富看做比性命还重要,这是因为……人活着,太苦了,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对于他们而言,可谓是生不如死。”

        王不仕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方继藩,随即道:“下官受教了。不过下官以为,齐国公似乎意有所指。”

        方继藩叹口气道:“想到许多百姓蒙受逆贼之害,我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啊。陛下命我们抓住这钦犯,可是抓住之后,并且缴回了赃物之后呢?王学士有没有想过,接下来该如何退还赃物,要知道,追回来的赃物,肯定是无法将所有的银子都奉还给受害之人的,这逆贼猖獗了一年之久,不知已花销了多少。”

        王不仕明白了,很言简意赅的道:“自然,一切以齐国公马首是瞻。”

        “好。”方继藩激动的拍案:“我便知道你是个有良心的人。”

        …………

        保定府西山钱庄。

        一个男子拿着一笔大明宝钞前来取兑。

        此人一副商贾的打扮,将宝钞送至柜台。

        柜台后的伙计接过宝钞之后,只看了一眼,一面做着登记,一面朝一旁的钱庄护卫使了个眼色。

        大明宝钞是以金银的信用作为发行的根本。

        确切的说,属于银本位的货币。

        正因如此,西山钱庄保证任何人拿着宝钞,都可以来钱庄兑换足额的银子。

        不过,真正来兑换银子的人并不多。

        毕竟,大明宝钞的信用极好,而且携带和交易也很方便。

        可也有少部分人总是不放心,取兑的情况,也是有的。

        片刻之后,这位客商便被请去了钱庄的后头。

        人还未坐下,便已有七八个武士将他围住,为首之人道:“客官要取一万两银子?”

        商贾的面上倒没有过于惊慌,问道:“是,是,有什么问题吗?”

        “有的,这宝钞,从何而来?”

        “这……自是经商而来,怎么……”

        “呵……是有人让你来取兑的吧?”

        客商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慌乱了,脸色顿时变了,他下意识的想要逃。

        只是可惜,根本就逃不掉了。

        早有人将他制住。

        为首的武士大喝道:“仔细审讯,追查这宝钞的源头,呵……你可知道,你背后的主人乃是朝廷缉拿的要犯,与如意钱庄大有关联,齐国公早有布置,秘密让人投入了如意钱庄五百万两,统统都是西山钱庄所出的新钞,这些新钞也统统做了记号,他早就料定那钦犯要逃窜,不但要隐姓埋名,而且还想要远遁海外,可要外逃,就必须将这些宝钞取兑,却殊不知,这些宝钞统统都做了暗记,呵……你看……”

        客商已被按倒在地。

        武士上前,脚下的靴子根,狠狠的踩在他的手背上。

        客商发出了嚎叫。

        武士的表情尽显得意,他咧嘴笑了:“你看,齐国公亲自办的案子,难道你不该说点什么?实话和你说,似你这样受人所托前来取兑的人,一定不少,为了不引起怀疑,定是散布于各处的钱庄,现在……只怕统统都要落网了,齐国公的面子,你总是要给一点的吧,你不说,有的是人会说,到时,可就不要后悔了,齐国公脾气不太好,你是知道的。”

        客商脸色惨然,咬着牙:“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些宝钞,是捡来的……”

        武士的耐心,到了极限:“先打几个时辰!”

        …………

        天津卫刘记当铺。

        一个商贾模样的人出现,接着拿出了三万两银子的宝钞。

        这当铺负责的买卖,很是广泛,除了典当之外,他们还负责兑换宝钞。

        有些宝钞,是见不得光的,且去钱庄取兑,极为繁琐,因此,有人若急用真金白银,便带着宝钞直接到典当行来。

        典当行往往会备有足够的金银,当然,前提的条件是,典当行从中抽一成的利益,三万两银子,只兑两万七千两白银。

        典当行的伙计见如此大的买卖,自是不敢做主,立即前去后院知会东家。

        不多久,东家出来,他不露声色的和商人见了礼,洽谈几句,接着道:“如此大笔的银子,却需花一两个时辰清点和筹措,请稍等片刻。”

        客商的面上很冷静,点点头。

        可过不了多时,一群武士就冲了进来。

        而后,客商见这典当铺的东家朝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武士们毫不客气的将客商打翻在地。

        典当铺的东家则道:“兄台,得罪了,你这宝钞有点问题,鄙人虽是买卖人,可有的买卖,却是不敢做的。”

        客商便咆哮起来,却很快就被武士们带走了。

        …………

        一个个人开始落网。

        似乎,有些不对劲了。

        在一处宅院里,陈政背着手来回踱步。

        他的面目已经大变。

        甚至……连证明他身份的黄册,也令他变了另一个人。

        他现在是属于山东登州府的一个小商人。

        这一年来,他都在暗中的进行取兑。

        如今积攒的白银已经有不少了。

        可这一次……五百万两银子的宝钞是个大数目,想要慢慢的取兑出来,必然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可是……这笔银子,却非要取兑不可。

        陈政确切的说,乃是泉州人。

        他的须发略有卷曲,泛黄,皮肤格外的白皙,鼻梁高挺。

        根据族谱,陈政乃是元朝时,色目人遗留下来的后代。

        泉州当时有大量的色目商人,大明太祖高皇帝在时,因为色目人曾与元人抵抗明军,因此屠戮了一批。

        可即便如此,还有许多色目人早已渐渐的同化,不少人从事商业,说话的口音,以及习俗,与当地人没有任何的分别。

        这些人,多数还算是本分。

        也早将自己当做是汉人看待。

        陈政觉得有些蹊跷了,迄今为止,一切都安静得可怕,一点动静都没有,越是如此,越是令他滋生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