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千金散尽还复来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千金散尽还复来

        教训啊,这是血泪的教训。

        弘治皇帝为之痛心疾,毕竟,一旦银子找不回来,后果实在太严重了。

        谁能想到,这背后的风险,竟会如此之大呢。

        不只是损失银子的事,差点就引起民生动荡。

        弘治皇帝沉着脸,命人将那陈政押了上来。

        在百官的瞩目之下,陈政入殿。

        他已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虽是色目人的样子,可细细看来,却现这个人,并不像有什么过人之处,可就这么一个普通人,却将满朝公卿和万千百姓,耍弄得团团转。

        弘治皇帝的心沉下去,他倒是更希望陈政有一个英伟而睿智的样子,能骗到朕的人,怎么能是这么一个平庸之辈呢。

        可偏偏,事实如此。

        陈政此时已是磕头如捣蒜,一味求饶。

        弘治皇帝定定的看着陈政,冷然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贼子也有今日?”

        陈政带着凄惨之色道“当初……当初……罪人便知有问题,倘使立即脱身,也不是没有脱身的可能。”

        陈政的话有些令人意外,弘治皇帝惊诧。

        只见陈政老泪纵横“罪人以贪欲而诱骗天下人,可最终自己也因贪欲而自投罗网。罪人虽觉得有些不对,可为了这暴利,却不得不继续逗留,这……正是罪人今日取死之处。”

        百官们听在耳里,俱都沉默了。

        这话太扎心了……

        当初大家纷纷投入进如意钱庄,不正因为这贪欲吗?

        陈政明明察觉到了危险,却还抱有期望,拼了命也要将银子取兑出来,这又何尝不是欲壑难填呢?

        弘治皇帝心里咯噔一下。

        他回过往,现在猛地清醒起来,朕,不也是如此吗?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若以罪而论,朕与诸卿何尝无罪,人犯了贪心,哪怕明知其中有诸多不合理之处,却依然奋不顾身,这不但是此次的教诲,当要引以为戒,以后也当三省吾身。”

        被人耍弄了,又损失了那么多银子,弘治皇帝本是恨不得将陈政千刀万剐,现在却突然没了心思。

        神色淡淡,只一挥手,弘治皇帝命人将陈政押下去,责令三司会审,明正典刑。

        见过了陈政,弘治皇帝的心情反而平复了许多,而后目光落在了王不仕的身上,眼中的欣赏之色越来深厚,道“王卿家挣有万贯家财,却没有因这万贯家财而蒙蔽了心智,此番又立有大功,诸卿以为,当如何赏赐?”

        百官们亦是禁不住暗暗看着王不仕。

        王不仕的面上则是平静得可怕,似乎毫无所动。

        这个人,真的很让人羡慕啊。

        不但富可敌国,就因为跟着方继藩查一个案子,便立了大功,可谓是名利两得了。

        王不仕摇头道“陛下,臣些许功劳,陛下若有厚赐,臣不敢受。”

        他顿了顿,本来所有人都以为,王不仕不过是谦虚之词,却听王不仕道“臣此前不过是个书生意气的翰林,哪里晓得什么经国兴家之道,自从读了刘先生的国富等巨著,方才开窍,刘先生虽非臣授业恩师,可臣这些投资理家的学问,却统统是从他身上学得。”

        王不仕而后叹了口气,带着几分感触道“可若只读书,是万万不够的,须知国富论一切都建立在一个秩序良好的商业环境之下,若只有书中所学,却无工商的兴旺,臣即为巧妇,也是无米下炊。因而臣不过是依附于新政之下的皮毛而已,侥幸得了些许家财,不值一提,可饮水思源,其根本,还在于方家门下欧阳部堂开新政以及刘文善先生的恢弘巨著,此次查办钦案,更是齐国公出力最多,臣唯一值得称道之处,也不过是略尽了绵薄之力,拿出了些许银子出来而已,若只因如此,陛下便予厚赐,臣……受之有愧。”

        前头对于欧阳志和刘文善的吹捧,大家自动略过。

        可后头那一句,不过略尽绵薄之力,拿出了些许银子出来而已……而已,却听着,让人觉得心里堵得慌。

        有比这更扎心的吗?

        五百万两银子啊,是些许钱财?

        退赃还要亏两百万两呢,这……才绵薄之力?

        这是人说的话吗?

        弘治皇帝默然,眼中目光幽幽,不知在想着什么。

        此时,方继藩却道“陛下,臣以为理当众赏,所谓千金买骨,若是王不仕拿出了五百万两银子,协助查办钦案,尚且不赏,自此之后,还有谁敢为朝廷效命呢,请陛下明查。”

        弘治皇帝眼中顿时亮了几分,心里笃定起来,颔点头道“礼部议定赏赐吧。”

        弘治皇帝说罢,看向了礼部尚书张升一眼。

        张升立马叩道“臣遵旨。”

        弘治皇帝随即又道:“至于齐国公的功劳,也要议一议,明日报到朕这里来。”

        “遵旨。”

        弘治皇帝交代过了,看了方继藩一眼“退赃之事,还是方卿家和王卿家来,定要秉公而行。”

        …………

        众臣告退。

        方继藩随着人流走出大殿,他的弟子欧阳志和王不仕便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

        欧阳志低着头,不一言,猛地,他抬起来,方才想到,好像自己又被人夸奖了。

        方继藩看了一眼自己这个木讷的弟子,不禁感慨,很心疼他,拍拍他的肩道“近来吏部如何?”

        欧阳志想了想“尚可。”

        欧阳志在外人眼里,是个油盐不进的人,反正无论怎么夸他,他都是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以至于吏部上下,人人都明白,欧阳部堂不喜溜须拍马。

        可在方继藩看来,自己这个席大弟子,只是反应有点慢而已。

        反应慢点好,慢有慢的好处。

        他既然说了尚可,方继藩也没什么说辞了。

        走了老半天,方继藩忍不住又驻足“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欧阳志想了想,摇头“没有。”

        “噢。”方继藩点头,继续前行。

        前行了数十步,方继藩终于忍不住了,又驻足“你说实话,谁欺负了你?”

        欧阳志沉默了片刻“恩师,没有人欺负学生。”

        方继藩便忍不住龇牙“既如此,你吏部尚书退朝之后,不往崇文门去,跟我来午门做什么?”

        宫里有许多的城门,比如弘治皇帝出入s的,是大明门,外朝觐见,则为午门,而一般若是当值的大臣觐见,因为崇文门最靠近各个部堂和官署,因而,都是自崇文门出入。

        欧阳志一直尾随着方继藩,方继藩便想着他有话要说,是不是受了人欺负,受了委屈,本以为欧阳志的腼腆的人,所以难以启齿,方继藩给他很多机会,就想让他说出来。

        谁知道,这狗一样的东西,啥事没有,那跟来做什么?

        浪费他作为恩师的关怀心吗?

        欧阳志这才抬头看了看,不禁一拍额头,一脸惊讶的道“哎呀,恩师,学生万死,学生光顾着跟着恩师,忘了该走崇文门了。”

        “学生告辞。”

        欧阳志似乎怕被方继藩责备,面上露出羞愧难当的样子。

        方继藩那口边狗一样的东西,面对这么个门生,终究是没有出口,换上了笑容“去吧。”

        说起来,他最心疼的,就是欧阳志的,欧阳志平时寡言少语,可叫他做什么,他总是不折不扣的执行,人是群居动物,每一个人都会被身边的人所影响,只要是人,就会有自己的小心思,唯独欧阳志,心无杂念,也绝不会被周遭的人所影响,这他娘的,就是一个人才啊。

        …………

        退赃的事,进行的很快。

        银子如数押解过来。

        而后命所有受害者,统统拿了当初投入进如意钱庄的单据进行登记。

        如意钱庄这里,也已查抄到了账簿,一笔笔的账进行比对,都是由算学院的生员抽调来的。

        紧接着,开始将赃款进行放,先从最小额的开始。

        百姓们得知可以退赃,一下子安静了,且西山钱庄在各处也都承办起了退赃的业务,这赃退得极快。

        不出意外的是,王不仕又财了。

        百姓们的投资渠道并不多。

        如意钱庄曾吸入了大量的资金。

        现在这些资金统统退还回来,人们的手里又有了闲钱,一琢磨……也就是股市,虽也有涨跌,可毕竟……还是可信的。

        在如意钱庄案之后,引了股价的下跌之后,退赃的消息传出第二日,便开始上涨。

        这批受害之人,有了如意钱庄的教训,哪怕是拿着银子进入了股市,也大多显得稳妥了许多,不敢投入大起大落的新股,而是寻觅那些较为稳妥的股票投资。

        恰恰……

        王不仕所投资的,就是这些较为稳妥的股票,且还是长期持有。

        在所有人一脸同情的看着王不仕,觉得王不仕做了冤大头,劝慰王不仕的时候。

        王不仕照旧摘下了墨镜,口里哈着气,而后取出丝帕来擦拭着墨镜,却云淡风轻的道“无妨,多亏了退赃,老夫所持的股票,又挣了百万两银子。”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