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钦命来了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钦命来了

        弘治皇帝颔点头,其实,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得有人来打破这个局面才好。”

        似江言这些人,最看重的,就是清名,因而,做事自是极为隐秘,想要自他身上查出点什么,还真是不易。

        他顿了顿“宣江言觐见吧。”

        整个朝中,有着一股诡谲的气氛。

        刘健养病去了,其他两位内阁大学士,受到了申饬。

        要知道,一般情况之下,大臣遭到了申饬,都需请辞致士的。

        突然之间,弘治皇帝对三位大学士,态度都变得冷冽起来,圣眷不在,这令许多人滋生出了别样的联想。

        刘公人等,只怕过了今年,就该告老还乡了。

        陛下已经对当下的内阁,滋生出了厌倦之心。

        而接下来,谁可以接替刘健等人呢?

        欧阳志为的一批大臣,都是出自西山的门下,陛下对他们倒是颇为看重。

        只是可惜……

        他们资历太浅了。

        哪怕是欧阳志,成为吏部尚书,迄今为止,还是有许多人诟病。

        何况,这吏部尚书的位置,还未坐热呢。

        因此,欧阳志人等,怕是希望不大。

        一旦有人入阁,新的位置,就可能腾出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准确的来说,江言并非是寻常的御史,他乃是佥都御史,不但清贵,而且品级还挺高,乃是正四品。

        正四品当然不算什么,可若是在翰林院和都察院,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翰林院和都察院,乃是最清贵的地方,这里的四品官,放在外头,便是三品大员,甚至是地方上的布政使司,见了他们,都需格外高看一眼。

        而今,陛下突然相召。

        且在这个节骨眼上。

        顿时,江言觉得与有荣焉。

        同僚们纷纷侧目,出赞叹。

        有人低声议论“莫非……很快,陛下就要确定年后新内阁的班底,此外,还有各部新贵的人选?”

        这不是没有可能,皇帝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内阁也是如此,有了新的内阁大学士,势必各个部院,也会有新的安排。

        “这江御史,敢于直言犯上,刚正不阿,两袖清风,这是人所共知,何况他为人谦和,陛下知道他,也是理所应当,只怕江御史要一飞冲天了啊。”

        ……

        江言入宫,至奉天殿,拜下“臣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弘治看着他,面带微笑“卿的弹劾奏疏,朕看过了。”

        “陛下,臣仗义执言,若是有狂悖之处,还望陛下指正。”

        弘治皇帝淡淡道“那么依卿之见,退赃之事,当如何才算公允。”

        “自是一视同仁,这退赃的事,关键的问题就在于,朝廷居然放任西山钱庄前去放,以至于,账目虽是明明白白,可实际上,却有太多藏污纳垢的地方。”

        弘治皇帝颔点头“朕也听闻了这些事,弹劾此事的人,不在少数,这样看来,这赃,退错了。”

        “错了,大错特错。”江言正色道。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看着江言“若是朕令卿家主持这重新退赃的事,卿家可以做到公允吗?”

        江言心下大喜,突然觉得,幸福来的太快。

        卧槽……要迹了啊。

        陛下突然让自己主持这么大的事,而且推翻此前的退赃,这足见陛下对自己的信赖。

        而且,这个节骨眼,让自己负责此事,也可见陛下对齐国公,已有了怀疑。

        那么,这是不是对自己的考验呢?

        一旦明年开春,内阁倒了,许多重要的人事人选都将重新开始估量。

        而自己若是将此事办好,那么……锦绣前程,就在眼前。

        江言当然不巴望自己有机会入阁,可至少,若有某些部堂尚书入阁,自己还是有机会升为尚书的。一部之,何其显耀?

        江言叩“臣若身负陛下重托,定当赴汤蹈火,拼死报效。”

        弘治皇帝看了萧敬一眼。

        萧敬上前“江言,接旨意。”

        江言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再叩,郑重其事“臣……接旨。”

        ………………

        江言捧着圣旨出了午门,顿时感慨万千,人的命运,就是如此奇怪,不久之前,自己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之人,现如今……

        得了如此重要的使命,江言自是立即前往拜谒自己的宗师。

        这宦海之中常见的关系,可谓是错综复杂,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宗师,有自己的门生故吏,这事儿,单凭他一个人,是办不成的。

        此后,便有钦差江言的人,前往西山钱庄,讨要西山钱庄的账簿,重新彻查。

        而后……消息放出来,钦差江言,亲往西山,拜见齐国公方继藩。

        方继藩万万没想到,这个江言,居然要重启退赃之事,这令他很是奇怪。

        陛下吃错药了?

        又或者,那蒸馏酒,是假酒?

        江言见了方继藩,笑吟吟的行礼“下官见过齐国公。”

        方继藩看都不看他一眼。

        江言却是脾气极好,耐心的道“下官奉旨,重新退赃,西山钱庄那里,有些账目,对不上,因此……”

        “滚开!”

        江言不恼,他似乎早预料到,得到的是这个结果“齐国公,下官乃是奉了钦命,还望齐国公……”

        “来人,将这狗一样的东西打出去。”

        江言脸色变了,立即逃之夭夭。

        他惊魂未定,出了西山,坐上了马车,长出了一口气,面上,不禁露出了冷色“呵呵……看你张狂到几时。”

        等江言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这江府门口,现如今却已是人满为患。

        江言下车。

        江府的管事,立即上前,道“老爷,今日,有七十多人来拜谒,小人接着这名帖,都接的手酸了。还有……陈公、郑公二人,他们也来了,小人知这两位,乃是尊客,因而,让他们在厅中等候。”

        这才是手握大权的滋味啊。

        以往对自己不理不睬的人,现如今,一听到消息,个个像是疯狗一般,围了上来。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江言很想露出几分谦虚的样子,可是那骨子里的得意,却还是禁不住暴露出来“老夫且先去见陈公和郑公,至于外头这些人,想来都是求老夫办事的,这样很好,你让江孜去招待。”

        “少爷?”这管事一愣,皱眉“少爷脾气不好,老爷不是说,平时少让他……”

        江言淡淡的道“从前让他少去待客,是怕他口无遮拦,得罪了人,可现在……老夫还怕他得罪人吗?”

        管事恍然大悟“是,是,老爷高见啊。”

        ……

        求江言办事的人很多。

        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是此次退赃的受害者。

        好端端的,四成没有了,这可是大笔的银子啊,绝不是小数目。

        有为数不少人,本是以为,凭着自己的身份,在如意钱庄图利,哪怕是如意钱庄出了状况,也绝对不敢少了他们银子的。

        可这一次,真是欲哭无泪。

        现在听闻陛下要重新彻查,且要重新退赃,许多本是打落门牙往日肚子里咽的人,一下子激动起来。

        时来运转啦。

        看来……还有戏。

        因而,数不清的书信和名帖,如飞雪一般进入了江府。

        江言一个个待客,听到数不清人的抱怨,个个痛哭流涕的模样,想到自己也是受害者,江言心里就有数了。

        这里头牵涉到的,可是不少文武百官,更有不少,得罪不起的人物。

        此番,自己重新退赃,某种意义而言,不但是陛下给自己一次历练的机会,而且……

        江言在这一刻,激动的额上青筋曝出。

        这是一次收买人心的大好时机啊。

        这件事办妥了。

        不知多少人感激自己。

        自己在朝中,不但有了立足之地,而且……得了自己恩惠的人,也将数之不尽,到时,人人为自己的美言,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不几日。

        钦命大臣江言派人张榜。

        所有赃款,重新退回,且需重新分配赃款。

        凡有得了赃款不奉还的,统统以窃取公帑论处。

        紧接着,一个章程送入了宫中,恳请皇帝恩准。

        …………

        弘治皇帝看着这一份新的章程,忍俊不禁,可是笑过之后,却又冷然起来,他将章程送到了萧敬面前“你来看看。”

        萧敬只看了章程一眼,打了个冷颤“这江言,疯了。”

        是啊。

        赃款统统收回,重新放,先补大额的不足,如宫里,如寿宁侯人等,投入了万两银子的,统统退回。

        而至于小额的,因为银钱太少,余下的银子,再做处置。

        “陛下,此人为何,竟愚昧至此。”

        弘治皇帝微笑,突然,目光落在了角落里的皇孙朱载墨身上。

        朱载墨好不容易,下了学,从研究所里出来,特来见自己的大父,现在他正摆着一个小案子,低头拿着炭笔,做着计算。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这个问题,若是萧伴伴不明白,可以问问载墨,载墨受方继藩教诲,想来,一定心里有答案。”

        皇孙……知道答案。

        萧敬一脸狐疑,也不禁朝朱载墨看去。

        这些话,朱载墨听了个真切,便起身,朝弘治皇帝行了个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