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见驾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见驾

        待到了子夜时分,月朗星稀,夜雾朦胧。

        这半边的宅邸,闪烁着星点的灯光。

        方继藩终究是个容易心软的人,将那些宾客们散去了,众人犹如大赦。

        至于那江言,却是照例绑起来,和他那已是被揍得奄奄一息的儿子绑在了一起。

        半夜的时候,在一片寂静中,外头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门口有人呼道:何人。

        瞎了眼,本宫都不认得了。

        呀,太子殿下,天色朦胧,看不清。

        朱厚照却已下马,懒得再理那人,心急火燎的赶了进去。

        听到了动静,朱厚照懵了,这么好的事,老方又不带我。

        他气得咬牙切齿,冲进了这烧焦了半边的宅邸来,一门心思的准备兴师问罪。

        方继藩此时,背着手,在一个屋子里来回踱步,口中正说着什么。

        坐在书桌上,是一个文吏小心翼翼按着方继藩所念的话,进行记录。

        朱厚照一进来,方继藩诧异道:太子殿下,三更半夜的,你怎的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和本宫商量?朱厚照气咻咻的样子。

        方继藩抬眼道:和太子殿下商量了,殿下会同意这样做吗?

        朱厚照脱口而出道:会呀,怎么不会。

        方继藩便一脸坦然道:这就对了,商量了,也要做,不商量,不还要做,这商量和不商量,有什么分别?

        朱厚照:

        他发现他永远都辩不过方继藩的,索性道:你为何不叫本宫来?

        方继藩幽幽的叹口气:殿下这么想为臣和诸弟子们出一份力吗?

        朱厚照毫不犹豫的就道:这是该当的,都是自己人。

        这样呀方继藩就觉得不应该客气了。

        本来良心上,还会有一些小小的负担。

        现在

        方继藩转过身去,到了角落,这角落里堆砌着许多杂物,回头看了朱厚照一眼:来,殿下,帮把手。

        啥?朱厚照一头雾水。

        方继藩俯下身,从杂物里翻出一个雷汞引爆器,转身交给朱厚照:殿下拿着。

        朱厚照接过。

        黄火药可不是靠引线来引爆的,需要专门的引爆器,这东西,朱厚照认得。

        只是

        方继藩又翻出了一个扳手:还有这个,殿下也拿着。

        方继藩翻出的东西,五花八门,有手术刀,有扳手,有额一个采药的药锄,那扳手上还血迹斑斑

        朱厚照抱着这么一大堆东西,不禁道:这这是什么,有什么用?

        方继藩拍拍手,像是终于释然的样子,长身而起:别管,殿下抱着就是了。’

        一直抱着?朱厚照发懵得更严重了。

        方继藩道:也不用一直抱着,天明的时候,陛下肯定要召我们入宫的,到时候,太子殿下抱着就好了。

        呀。朱厚照要跳起来,他也不是那么吃顿的人好吧!

        朱厚照瞪大了眼睛盯着方继藩道:这是不是你们行凶的凶器,老方,好事你做了,坏人我来当?

        方继藩就板着脸道::我敢栽赃殿下吗我若是栽赃殿下,我才不用这等歪门邪道呢,真要栽赃,我会

        说着,方继藩从袖里一抖,抖出了一份太子的诏书来,上头白纸黑字,分明还是朱厚照的字迹,盖了东宫的大印,方继藩道:太子殿下,若要栽赃你,我会伪造一番太子殿下的诏书,说这些事都是奉太子殿下之命干的。所以你来说说看,我会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吗?

        朱厚照将扳手之类的东西堆到一边的桌上,好奇的道:嗯?你伪造的?来,本宫来看看,还真是稀罕。

        接过了这份伪诏,他上下端详,乐了:哈哈,太拙劣了,字迹且不说了,你也不想想,本宫是什么人,本宫吃的就是这碗饭,你还想伪造本宫的东西你知道不知道,东宫的诏书,为了防伪,用纸上面特意的增加了一种材料,还有这本宫的印你拿放大镜去看看,本宫真正的印章,右上角藏着什么,再看看你这个,只见其形,却还差得远了。

        方继藩诧异道:是吗?

        朱厚照叹了口气:老方,你不擅长干这个的,来来来你让人去东宫取一份纸

        纸很快送来了,朱厚照取了笔,蘸墨,又皱眉:哎呀,此墨的墨烟定是猪油烧制的,墨色不对,东宫就不一样,东宫的墨都是御赐的,从宫中支取,用的乃是龙香御墨,取的汁水,全然不同。罢罢罢,这个反正别人也分不清,细节,懂吗?

        方继藩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学到了很多啊。

        朱厚照提笔,照抄了一个诏书,而后从腰间取出一串印来,翻出东宫的印章,哈口气,啪叽一下,盖上。

        呼成了,你来看看,比照一下。

        方继藩凑上去看。

        朱厚照咬牙切齿:用放大镜。

        噢。方继藩从善如流,让人取放大镜,看下去,还是觉得都差不多,只有极细微处才有差别。

        方继藩于是捡起了真迹,连忙卷进袖子里:殿下了不起,这墨宝,我收了。

        朱厚照满意的点头:好啦,天明要入宫是不是,大半夜的,本宫乏了,这里有没有住的地方,本宫可以将就住一宿。

        方继藩心情不错,笑道:有,有,有。

        朱厚照便在隔壁住下,那谷大用伺候着,谷大用给朱厚照整理了被褥,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太子殿下,齐国公似乎想栽赃在您头上啊,这么大的事,太子殿下,只怕担当不起

        朱厚照扬手便给他一巴掌:就你知道,你以为本宫不知道吗?是不是就你聪明?

        谷大用被打的七荤八素,眼冒金星,忙是拜倒匍匐在地:奴婢万死,万死!

        昨天夜里,无数人都没有睡好觉。

        那些宾客们,连夜逃之夭夭,回头一想,不对呀,这还了得,江言现在是完蛋了,可是银子我们的银子呢

        当初办这个钦差,可是先收缴银子的。

        那些投入较大的人家,可都是踊跃的纷纷将银子退了。

        可现在咋回事?

        银子我们是退了,可那些寻常,齐国公现在还在江府还有听说太子殿下也去了。

        弘治皇帝依旧面无表情:有方继藩的地方,怎么会没有太子呢?

        萧敬尴尬一笑:是,是。

        此时,有小宦官进来,拜下道:陛下,午门之外,有百官跪地,恳请见驾,说是说是

        知道了。弘治皇帝道:你下去吧。

        弘治皇帝面沉如水,显得格外的冷静,萧敬给他戴上了冕冠,他长身而起,淡淡道:宣他们觐见,朕想听他们说什么。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