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龙颜震怒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龙颜震怒

        来的人,正是陈忠。

        陈忠上了药,小小的休息了一下,而后便被送了来。

        遭了牢狱之灾,紧接着,却被送到了这里,陈忠显得极为小心。

        天威难测啊。

        这才几日的功夫,先是皇帝见了他,转过头,就有人将他丢进大牢里,打了个遍体鳞伤。

        这一路入宫,更是让他胆颤,这新建的大明宫,固然是富丽堂皇,威严无比,可在他看来,却如一座山一般,这强大的压迫感,压得他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等进入了奉天殿,陈忠的两腿已经不听使唤了。

        他大胆的抬头,看清了弘治皇帝的面容。

        这是一个熟悉的人。

        可是前些日子,那个笑容可掬的温和人,现在在陈忠眼里,不啻是洪水猛兽。

        而弘治皇帝伫立着。

        他陷入了沉默。

        而后

        弘治皇帝一切都明白了。

        一切都因为陈忠。

        虽然换了新衣,弘治皇帝也明白,此人经历过严刑拷打。

        群臣们看着这个老卒进来,个个面无表情。

        这就是方继藩的叔伯?

        卧槽

        姓方的这狗一样的东西,最令人佩服的一点就是,除了他们方继藩祖孙三代人,但凡是他家的亲戚,不是打包去了黄金洲,要嘛就如眼前这个人这般。

        可就这么个如蝼蚁一般的人物与今日这事,有什么关系?

        江言已将目光别到了一边去,露出了不屑之色。

        这个老卒,他见都没见过,当初报上来的时候,他不过是动动笔,下了一道公文而已。

        这样的刁民,打了也就打了。

        方继藩竟拿一个这样的小民做为借口,呵就算是千是说是要将银子重新收缴回去,陛下啊这是小人的棺材本哪,听到了消息之后,大街小巷和左邻右舍,但凡是当初退了钱的人,都急疯了。小人小人心里有贪念实在舍不得退钱,这银子若是退了,怕是再也要不回来了,于是和所有人一样,都假装不知此事。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他很清楚那九两银子对于陈忠而言,意味着什么。

        陈忠又道:接着官府就来了人,说是奉了钦命,也就是皇帝陛下您的命令,当时我一听是陛下您的命令,诧异得不得了,便对他们说,皇上前些日子,我还见过呢,陛下怎么会下这样的命令,这这一定是弄错了。

        听到说这是皇帝命令的时候,弘治皇帝的眼里,掠过了一道杀机。

        他耐着性子,而后道:紧接其后呢?

        紧接着,他们便说小民小民妖言惑众,说是擅言宫闱中事,说我假传皇帝的谕旨,说是要拿小人杀鸡儆猴,将我抓了去,日夜的拷打,陛下陛下陈忠失声痛哭,后头的话,他已说不下去了,嘴皮子颤抖着,老泪纵横。

        呼

        弘治皇帝出了一口气。

        他点头:好了,朕信你,你说的这些,朕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继藩啊

        方继藩啊了一声:儿臣在。

        弘治皇帝从锦墩上站起来:你还记得朕当初说的话吧。

        记得。方继藩正色道:陛下曾经说过,陈忠是咱们大明的大功臣,可惜晚景凄凉,陛下三个月之后还要去探望他,若是他过的不好,就砍了儿臣的脑袋。

        弘治皇帝笑了,只是这笑容,却带着森然的味道:朕的确是说过这样的话。

        所以,儿臣听说陈忠下了大狱,就想起了陛下的嘱咐,心里想说,陈忠被人欺凌到这个地步,若是有什么闪失,儿臣不是要砍了头吗?反正横竖都要死了,索性就打死江言这狗东西了吧。

        弘治皇帝点头:有道理,换了是朕,朕也这样做,可听说你还调兵去了。

        不是兵。方继藩道:陛下可以查,统统都是儿臣的学生,都是读书人,武器带了倒是真的,可是依祖宗之法,生员是可以佩戴武器的,虽然现在不时兴了。

        弘治皇帝道:嗯,此法,确实早已有之。那么听说你还口称,你就是王法

        方继藩道:那时候,儿臣怒极攻心,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儿臣不记得说过那句话了,就算说过,可能也是脑疾犯了的缘故。

        你既有脑疾,就要好好的顾着自己的身体啊,不要动不动就怒极攻心。弘治皇帝语带关切的道。

        方继藩一脸认真的点头道:是,儿臣以后一定要保持平和的心态,哪怕是天塌下来,也要始终微笑以对。

        众臣听的一愣一愣的。

        卧槽这样也行吗?

        那江言听到此处,心已沉到了谷底,就就这么算了

        他有点发懵,而后放声大哭:陛下陛下啊方继藩他这是谋反这是谋

        说到了这个谋字。

        弘治皇帝脸色一变。

        他目光落在了朱厚照手上的扳手上,而后上前抢了过来。

        朱厚照吓得面如土色,转眼见扳手就落在父皇的手里,他吓得立即蹲下身子,抱住自己的头,口里念念有词:不敢了不敢

        扳手没有落在朱厚照的头上。

        却是哐当一声

        直击江言的脑门。

        咚

        江言身子一顿,脑门上的剧烈疼痛,瞬间弥漫全身,他身子像触电一般,打了个激灵。

        那脑门处,瞬间开始淤青,起了血泡。

        他已麻木的眼睛,却见弘治皇帝竟然是面带狰狞,他从未想过,一向和善的皇帝,竟也有这样的一面。

        弘治皇帝厉声咆哮起来:朕还能容的下你吗?朕如此善待尔这样的人,竟不想尔竟是豺狼!

        江言瞳孔收缩,不可置信的看着弘治皇帝,此刻,皇帝如雄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