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长势喜人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长势喜人

        想到此,弘治皇帝的眼睛便红了。

        有感动,也有着急。

        一个京察……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女婿,还有这么多肱骨之臣,有欧阳志,还有萧敬,有许许多多的人……在别人眼里,他们是奉旨办事,可这其中有多少的风险啊。

        那些对京察不满的人,大有人在,他们势必要破口痛骂。

        那些因京察而被处死、流放以及罢黜的人,他们和他们的族人,哪一个不是将京察使们恨之入骨。

        今日这陈田锦,不就证明了吗?

        一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数十上百人痛殴,何其惨也。

        这陈田锦,可是朝廷命官,如今却已是斯文丧尽。

        被那么多人打得浑身伤痕累累,腿也断了。

        弘治皇帝越想就越感到后怕,若是这一次被打的不是陈田锦,而是自己的女婿呢?

        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一脸沉痛的样子,心里又不禁想,方继藩将陈田锦也拉去做京察使,可见在他的心里,这陈田锦与他之间的友谊有多么的深厚,方继藩对陈田锦,又有多大的信任啊。

        哎……

        他叹了口气,心里很有感触,徐徐步下了金銮,走到了方继藩的身边,拍了拍方继藩的肩,语带安慰道:“继藩哪,你要节哀,要节哀啊。”

        方继藩揉了揉眼睛,声音里洋溢着哀伤:“陈公是个好人……”

        “嗯。”弘治皇帝颔点头:“是啊,他是一个好人,你们放心,朕绝不会姑息这些贼子,一定会让厂卫彻查,将这些行凶的暴徒,一网打尽,一定要严苛法办。”

        “陛下……”

        “嗯?”

        方继藩道:“儿臣以为,这不过是那些被罢黜的官员进行的报复。这些人已被罢黜,而今不过是一介草民,他们怒而当街殴斗,自是罪无可赦,可是陛下……为大明自有律令成法,若只是当街殴斗之罪,涉及的人又多,朝廷只需秉公办理便是,恶要严办,其余人等,也要予以惩戒,可若是因此而动用厂卫,甚至还要严苛法办,从重处置,这……恰恰就违反了陛下公平决策的原则,儿臣以为,此事固然是罪大恶极,可依旧还是顺天府秉公处置即可,殴斗之罪,就以殴斗之罪来办。”

        弘治皇帝听到此,眼眶更加的红了。

        瞧瞧,这就是自己的女婿啊。

        恶贼们打伤了他视为兄长的长者,腿都打断了,他还能强忍着悲痛,希望朕不要将此事扩大,处处都在为朕考虑,生恐朕开了这个先河,此后法令过于严苛。

        这才是真正的肱骨之臣,是社稷之臣。

        弘治皇帝心里满满的感动,一时之间,竟不知该说点什么好。

        虽然方继藩在悲痛了一小下之后,很快就露出了没心没肺的样子。

        可是这在弘治皇帝看来,这撕心裂肺之痛,定是被这没心没肺掩藏着吧,还不知道私下里得多难过呢。

        弘治皇帝点点头:“若朕的臣工,人人如继藩这般,朕也就无忧了,大公无私,为朕赴汤蹈火,这便是朕最看重你的一点,此次京察,太子与你,还有那些京察使们,都有大功劳,这些功劳,朕都记在心里,你们都是朕的肱骨之臣啊。”

        说着,他深深的看了方继藩一眼,关切的道:“继藩,以后出入,要多加小心,切切不可遭致报复。”

        方继藩就正色道:“为陛下而死,是臣子的荣幸,就算断了一条腿,也不算什么!”

        弘治皇帝眼泪都快要出来了,恨不得将方继藩的这句话刻在方继藩的脑袋上,好让自己时时刻刻铭记着,自己身边有这么一个大忠臣。

        方继藩没有在宫中待太久,见过弘治皇帝,便告辞出宫了。

        刚回到了西山,那王金元便心急火燎的来到方继藩的跟前,道:“少爷,少爷,你晓得不晓得,那京察使陈田锦被打了个半死,送来了咱们西山医学院啦。”

        方继藩背着手,鄙视的看了王金元一眼,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道:“狗东西,凡事都比人慢一拍,要你何用,过几日,把你全家送去藩地去。”

        王金元哭了,啪嗒一下跪倒在地,滔滔大哭:“少爷,少爷……小人知错啦,小人以后再不敢啦。”

        方继藩恨不得踹死他:“滚开!”

        “噢。”王金元如蒙大赦,恨不得立即消失在方继藩的面前。

        “对了。”方继藩倒是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王金元才走了两步,听到方继藩的叫唤,连忙驻足,小心翼翼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绷着脸道:“我倒想起来了,你安排一下,要给我多加派三五百个侍卫。”

        “这么多?”王金元下意识的惊道。

        见方继藩的脸沉下来了,王金元立即道:“这个好办,好办得很,少爷金贵,现在这百来个护卫,怎么能尽心保护呢,小人这就去安排。”

        方继藩满意的点头。

        无论如何,陈田锦也是京察使,现在人家送来了西山医学院,不去看看,也实在是良心上说不过去。

        于是方继藩便赶到西山医学院。

        苏月正忙活着呢,一听到师公来了,便匆匆带着一干徒子徒孙来迎接。

        方继藩当头便问:“陈田锦如何了?”

        这陈田锦送了来,西山医学院可不敢怠慢,这可是京察使啊,最近跟着师公公干的人。

        苏月立即道:“人送来,学生便亲自诊视了,哎,实在太惨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块皮肉不是淤青的,鼻梁断了,腿断了,手骨骨折三处,两只眼睛已经肿胀到撑不开,头被人扯去了不少,内脏是否有损伤还不知道,精神的创伤很严重,送来的时候,奄奄一息,口里还喃喃念着:‘狗官,狗官,我与你们势不两立……’之类的话。”

        说到此处,苏月不禁肃然起敬起来:“师公……这位京察使,真的很令学生们钦佩啊,哪怕是被打成了这个样子,也宁死不肯屈服,奄奄一息,生死未卜之际,尚且还能如此的硬气,师公真有先见之明,一眼就看出这位陈公是个正直高义之人。”

        方继藩背着手道:“受伤这么严重,亏得这些人下的了手,好好救治吧,要不惜任何手段,无论用多贵的药,反正……他家里有钱。”

        苏月郑重其事的行了个礼:“师公放心,人既然送了来,学生便是赴汤蹈火,也要竭尽所能,何况医学院上下都对他钦佩的不得了,自是全力以赴。”

        方继藩放心了。

        自己又救了一个人,举手投足,一桩善事便完成。

        难得,真是难得。

        他心情大好,哼着调子,觉得这么好的事,需得和朱厚照分享才好。

        可他找到朱厚照的时候,却现,朱厚照此刻,正在试验田里忙碌。

        这家伙衣衫褴褛的样子,正在田陌之间痛骂一个屯田卫的校尉:“你们就这么记录的,瞎了眼吗?难怪这数据,本宫总觉得有差错,狗东西,本宫的肥料,肥料啊……”

        那校尉一直低着头,不敢吱声。

        终于,朱厚照骂得累了,总算停了下来。

        前几日,忙着京察的事,他对京察虽有兴趣,可是试验田这边已花费了无数的心血,心里总是惦记着,现在好不容易,京察的事告一段落,便赶着来研究所和试验田了。

        朱厚照是一个无论干啥事,都好像自己在行军打仗一般的人,当然,他永远都是那个大将军,骂人和打人是家常便饭,居中调度,也是有模有样,亲下基层,也是家常便饭。

        见了方继藩来,朱厚照气咻咻的上了田垄,上下打量方继藩,不爽的道:“本宫现在忙得很,可别再寻事来了。”

        方继藩一脸悲痛的样子:“臣是来向殿下禀告的,京察使陈田锦,被人打得面目全非,腿都断了。”

        朱厚照眉一挑,眼中闪过疑惑,顿了顿,方才想起了陈田锦是谁来着,随即眉飞色舞的道:“呀,是他啊,那家伙,本宫早想打他了,一直都抽不开身来,却不知是哪位义士给本宫代劳?”

        “……”

        方继藩终于明白,朱厚照为何在历史上臭名昭著了。

        看看这狗东西,这是人说的话吗?

        方继藩觉得这个话题不好继续下去了,咳嗽一声,转而道:“殿下,那个……那个……这试验田的进展如何了?”

        不说试验田还好,一说,朱厚照便浑身龙精虎猛起来。

        他激动的道:“已经开辟了一千多处试验田,这花费可是不小啊,说实话,此次农业研究的花费,是最惊人的,可没有办法,你自己说了要不惜工本的。你看,研究所这儿,按着你的方法,已有数十种肥料合成出来,根据用料的多寡,咱们记录下了一千多处试验田的数据,现在根据长势,这乙丁号试验田,还有甲癸号试验田的长势,格外的突出,长势极好,格外的喜人,不过现在不是还没开始生稻呢,最后到底如何,却还是未知之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