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好戏开场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好戏开场

        虽然好像穿越者都喜欢办报。

        甚至认为这是名利双收的好事。

        可方继藩真正了解了世情后,心里却比谁都清楚,用这个玩意去对抗清流和传统的读书人,这是找死。

        哪怕是方继藩的西山书院,已经培养了大量的学子。

        可用脚后跟去想都明白。

        这些个清流和读书人,人家的技能点,都点在了作锦绣文章和喷口水上头。

        西山书院呢?学的却是数理化,让一群理科生去和一群技能点点满的清流去对喷,这不是找死吗?

        明明自己掌握了把人炸上天的技能,而且还有了京察这等武器,偏生跑去和这乌泱泱的家伙们讲道理,这等于是直接把自己拉到了清流们的战场上去,然后让清流们用最擅长的手段来虐死自己。

        方继藩毕竟是没有受虐倾向的。

        而至于靠感化和讲道理,想要说服他们,几乎是痴心妄想。

        要知道,那邸报办出来之后,谁来负责校稿,谁来负责撰写文章?

        看上去,好像皇帝可以让西山的人来,可西山的人并不擅长这个,你让他们写论文还成,写这个……这叫不登大雅之堂。

        既然西山的人写不成,那么只好皇帝亲力亲为了,可皇帝又能坚持写几天呢?

        最终,不还要委任给翰林?这些翰林,哪怕表面上顺从你,可读书人最擅长的就是春秋笔法啊,表面上,在你的邸报里说着什么吾皇圣德的文章,可背后各种讽刺,骂了你,说不定你还乐呢。

        再者开了这个风气,所谓上行下效,各个布政使司,各个府县,怕都要有样学样,而负责这些报纸的人,都是什么人呢?

        方继藩说这是书生意气,是没错的,无论是刘健还是李东阳,或者是皇帝,他们的思维,说穿了,还是圣人教化那一套。

        这不是说他们不够聪明,本质还是时代的局限性,自幼的耳濡目染,已让他们形成了惯性的思维,总是以为,有些人有教化之可能,天真!

        那李东阳听到方继藩那书生之见,脸就直接拉了下来。

        又听方继藩一番剖析,却依旧还有些不服气。

        他终于忍不住道:“这么说来,齐国公定是有了妙策了?”

        方继藩等的可不就是这句话吗?

        方继藩笑了笑,一脸笃定的样子道:“很不巧,恰好我倒有一个办法,只要使出来,保管让这些人不堪一击,打得他们落花流水,哭爹喊娘。”

        李东阳一愣,这……可能吗?

        只是……方继藩方才的一席话,他其实也觉得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君臣四人在听了这一番分析后,昨日的好心情,现在已被一扫而空了。

        现在又听方继藩信誓旦旦,弘治皇帝不由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继藩有何高见?”

        方继藩乐呵呵的道:“陛下,这个要说,一时也说不清楚,儿臣其实早一些日子就曾有过准备了,昨日又听萧公公说起陛下的忧虑,儿臣便已布置好了,只不过……只不过……这事儿,非要眼见为实才好,儿臣在此说再多,怕也难解释清楚。”

        弘治皇帝抖擞精神,他自是知道方继藩素来主意多的,眼角的余光扫了那李东阳一眼,饶有兴致的道:“噢,如何眼见为实。”

        方继藩便道:“请陛下移驾平谷县。”

        平谷县……

        弘治皇帝一愣。

        这平谷县,隶属于顺天府的蓟州下辖县,在京畿之中,属于较为偏远的了,此地乃是京师的门户,又是连接天津卫的枢纽。

        不过……这等地方是最可怜的,虽哪一边都沾了边,可又是左右不靠啊,因而在顺天府所辖诸县中,几乎没有太多的存在感,好在那里乃是京营的驻防地之一,这是弘治皇帝对其唯一有印象的地方。

        须知这平谷县至大明宫,有百来里路,无端端的跑去平谷县做什么?

        弘治皇帝疑惑的看了方继藩一眼:“这是为何?”

        方继藩信心满满的道:“陛下,因为……答案就在平谷县。”

        刘健忍不住道:“平谷县一百多里路,齐国公莫非又要鼓动陛下私巡吗?”

        弘治皇帝似也开始犹豫了,确实有些远了。

        倒是李东阳笑道:“陛下,这是大事,既然齐国公言之凿凿,或许当真有什么良方,若真能因此而解决掉陛下心头之患,倒也不失是一件美事。”

        显然,李东阳心里不服气,自然就想弄清楚方继藩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能让他心服口服的。

        老夫做了一辈子的聪明人,你说老夫是书生之见,好嘛,倒是想看看你方继藩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做到化腐朽为神奇。

        弘治皇帝也勾起了好奇心,却略有纠结,他眯着眼道:“这一路……可是够远的,现在出发,只怕也要傍晚才能抵达,继藩,朕若是离京太久,恐生事端啊。”

        他沉默了片刻,抬头看着萧敬:“萧伴伴,召皇孙来此,就说让他在此读书,萧伴伴也在此,陪他读书吧。”

        萧敬会意:“陛下,出巡之事,可要奴婢准备吗?”

        弘治皇帝挥手:“去准备吧。”

        ……

        刘健不禁摇摇头。

        陛下已经开始越来越不着宫里了。

        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妥当,可终究是苦笑以对。

        陛下和以往,已经焕然一新了,从前的陛下,总是符合着读书人们心目中的好皇帝标准去行事,现在……却完全背离了读书人们的心思。

        可是……这怪得了谁呢?

        弘治皇帝预备出发,只是因为要出京,安全方面,需格外的小心,因此勇士营调拨了数百人来,又加上了随行的金吾卫人等,再下旨张懋,亲调一千骁骑,至平谷县和京师一线布防,却没有将原因告诉他。

        随行的大臣里,有刘健和李东阳,谢迁则留了下来,需在内阁坐镇。

        紧接着,召了一个今日当值的翰林随驾。

        这翰林叫吴家旺,吴家旺先是满头雾水,也不知什么事,传话的人只说让他到大明门候驾。

        他稀里糊涂的在大明门外候着,竟见大明门开了,紧接着就见一队人马出来。

        吴家旺发懵了,这大明门,只有天子才走的啊,平日都是紧闭,发生了什么事?

        却见先是有一匹快马当头出来,正是精神奕奕的方继藩。

        方继藩一眼就注意到了眼带惊讶的吴家旺,立马手指着吴家旺,颐指气使的道:“就他了,来,绑了,罢,不必绑,押走。”

        吴家旺心里骇然,稀里糊涂的被人挟持,直接出了京师。

        出了啥事?

        他不明白呀!

        这吴家旺见了方继藩就有气,因为这方继藩京察,可没将他吓个半死。

        人马一路,并不停歇,护着一辆大车,匆匆往天津卫方向进发。

        等到了平谷县的时候,已到了申时一刻。

        似乎方继藩早就有了安排。

        人马还未入县城,便有人带着人匆匆迎面而来,竟是王金元。

        王金元是昨夜连夜赶来的,此时兴冲冲的道:“少爷,少爷……都准备妥当了,保管您能满意。少爷英明神武,犹如文曲星下凡尘,运筹帷幄,实在是……”

        方继藩微笑,压低声音:“狗东西,少来这一套,身后有人呢。”

        王金元诧异,眼睛越过乐方继藩,见那无数人拥簇的车马,顿时咋舌。

        能让少爷还忌惮的人不多,除了公主殿下之外,似乎……这普天之下也只有一个人了。

        “明白,明白。”王金元万万料不到圣驾在此,少爷提前没有告知啊,他谨慎了许多,朝方继藩眨眨眼:“都准备妥当了,平谷县令得知少爷要来,吓尿了裤子,说是很仰慕少爷,他自是乖乖的遵照着少爷的吩咐去做啦。”

        方继藩只问:“何时可以开始。”

        “四乡八里的百姓……已经让人去催促了,只怕……还没有这么快来,至少还需一个时辰。”

        方继藩咬牙道:“赶紧的,还有……万万不可泄露车中之人的身份,不然就剐了你。”

        王金元连忙信誓旦旦道:“少爷放心,小人自跟了少爷,这条命便交给少爷啦,生是少爷的人,死是少爷的鬼,见了阎王爷,下辈子还给少爷鞍前马后,少爷是水,小人是船……”

        方继藩无法理解,为啥一个人溜须拍马,可以这般的臭不要脸。

        他叹了口气:“滚滚滚,别惹我御前打你。”

        王金元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连忙消失在方继藩的眼前。

        领着马车到了县里,却是直接进了瓮城,毕竟是京畿郊县,军备齐全,因而,瓮城占地极大。

        现在在这瓮城原有的校场,已开辟出了一大块空地。

        此时此刻,已有许多的百姓在差役们的引领下纷纷涌入了。

        校场的正中,搭起了一个巨大的戏台。

        弘治皇帝在众人拥簇之下进入了瓮城,见了那戏台,竟是一愣。

        戏台?

        朕大老远来,是来听你方继藩唱戏吗?

        弘治皇帝有点懵了,他侧目看了方继藩一眼,眼里更是狐疑。

        方继藩却是笑吟吟的道:“陛下,好戏要开场了,儿臣保管陛下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