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乘龙快婿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乘龙快婿

        弘治皇帝已下了决心,却将身后的吴家旺吓了个半死。

        姓方的这狗东西要干啥?

        这是刨人祖坟哪。

        吴家旺亲眼见识了这声势,才知道这戏班子的威力,可是偏偏,他又不能在这方面反驳方继藩,当着方继藩的面,又觉得没底气,便只是道:齐国公一席高论,令人佩服,不过齐国公语气之中,似乎对于士人颇有成见。

        这意思仿佛是说,你方继藩对士人带着恶意。

        既然带着恶意,那么难免就有失公允了。

        吴家旺说罢,弘治皇帝还真的恍然了一下,他看了吴家旺一眼,心里也不由想,不错,方继藩似乎对士人,一向厌恶

        方继藩乐了。

        也就是在皇帝老子跟前,不然不抽你才怪了。

        方继藩摇头道:我对士人,丝毫没有恶意,我许多朋友都是士人,比如那个谁谁谁,许多的士人,品行都是不错的,相比于锱铢必较的商人,我更喜欢读书人一些。

        吴家旺一愣,这话真的只有鬼才信了,一面说大家是朋友,一面挖人祖坟

        方继藩随即又道:不过,我为皇上效命,蒙受圣恩,自当竭力报效。这士人自是好得很的,可是我只是深信一件事,那便是若这世上有一群人,他们既占有了土地,还垄断了知识,并且天下的官位,大多出自这群人,那么这一群人,哪怕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好人,可对于天下,也是有危害的。

        吴家旺不禁失声道:荒荒荒谬二字,终究没有出口。

        可在此时,戏台上,戏又开场了,气氛又开始安静下来。

        此次,所演的乃是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无数的真切,又见此人官袍虽还算干净,却显然有些旧了,便连官靴,都已有被磨破的痕迹,便对此人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铁路的事,朕可做不得主,朕若是做主,你看他笑了笑,手指向方继藩道:他们会教朕出钱来修的,朕出不起这个银子。

        弘治皇帝说的很坦然。

        方继藩则是立即道:陛下此言,这是置身儿臣于不忠不义的地步,只是铁路耗资巨大,因此每条铁路的修建,要筹资,又需反复讨论,儿臣也是拍板不得的。

        朱文静一脸懵逼。

        弘治皇帝却是微微一笑,话锋一转,道:朱卿家,你知民吗?

        什么?朱文静又懵了,他想了想:陛下自登基以来,广施仁政,百姓们岂有不知,自是自是称颂不已。

        弘治皇帝道:朕问的不是这个,朕问的是,你虽知户籍多少,人丁多少,知道县学哪里漏雨,也知哪里的道路泥泞,一到雨天,车马便难行。可是朕问的是,卿可知百姓们是怎么想的吗?他们因何而喜,因何而悲?

        显然今天这些问话实在大出意外,朱文静被弘治皇帝问的越加发懵,一时回答不上来,只期期艾艾的道:这这,臣窃以为,或许这臣不知。他最后如斗败的公鸡,索性说了实话。

        弘治皇帝倒没有显出怒色,而是笑了。

        你姓朱,乃是国姓,却和朕很像,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朕也熟悉天下的户籍多少,晓得钱粮的出入,晓得许许多多的事,可唯独还是不知民啊,不过你已比天下许多人要好许多,已称的上是能干了。

        说着,弘治皇帝叹了口气,仿佛是在说朱文静这样算是精干的人,尚且都如此,那么这天下,还有谁知呢?

        朱文静一时不明弘治皇帝话里话外的意思,索性只好默不作声。

        却在此时,外头禁卫匆匆进来:陛下

        弘治皇帝抬眸:怎么?

        禁卫道:陛下,卑下奉旨,送了那赵二和他的母亲回去,到了家中,那赵二感念恩德,再三致谢,卑下临行时,竟是取了一些鱼干,非要卑下带回来给陛下不可,说是多谢照顾,这鱼干卑下自是不敢收,可盛情难却,非要卑下带来,说是不收,他便良心不安了,他娘要骂死他的,要卑下转送陛下

        弘治皇帝一愣。

        却见这校尉手上,还真提着一些用草绳串起来的鱼干。

        弘治皇帝不禁道:他也知朕的身份了

        这倒不知。校尉连忙道:陛下的行踪,卑下岂敢传出去,这是万死之罪,只说陛下乃是做买卖的。

        弘治皇帝颔首,鱼干

        听说过鱼,没听说过干哪。

        弘治皇帝饶有兴趣的道:来,取来朕看看。

        那校尉便将鱼干提上来。

        这都是小鱼,只有半寸大小,脱水晒成了干,弘治皇帝看着这个样子,看着觉得有些恐怖呀。

        弘治皇帝皱着眉头对方继藩道:继藩啊,这能吃?

        方继藩不禁哈喇子要流出来:多放油,将油烧热了,接着切了葱姜,连同着鱼干一道丢进油锅里,若是再放上一些番椒,那便更有滋味了。

        这也能吃?

        方继藩来这时代,竟是忘了鱼干。

        毕竟是出自大贵之家,贵人们总是习惯吃新鲜的东西。而相腊肉和鱼干之类,却是极少尝试的。

        可寻常百姓不同,好不容易有了点儿鱼有了点肉,哪里舍得一次性吃完,这时代也没有保鲜的冰箱,因而便将鱼和肉晒干了,以便储存起来。

        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对这烹煮鱼干也是侃侃而谈的样子,不禁笑道:这样看来,继藩很能干,竟还会烹饪。

        方继藩想了想,十分认真的道:陛下,儿臣会吃。

        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在沉默之后,失笑起来:哈哈,朕此时竟是饿了,倒是想看看这鱼干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