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吾皇圣明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吾皇圣明

        当夜,弘治皇帝睡去。

        次日清早起来。

        朱文静照例来见驾,依旧在外候着。

        方继藩却还没起,本是萧敬要派人去催一催的。

        弘治皇帝摆摆手:“倒也不急,他年轻,年轻人嗜睡也是正常,让他多歇一歇吧。”

        弘治皇帝已是动了摆驾回宫的心思了,这里不能久待,毕竟自己的孙儿历练还不够,若是再久,朝中恐又要议论。只是现在时候还早,倒也不急于一时。

        那翰林吴家旺则是早早来了侍驾。

        吴家旺显然没有睡好,眼帘下是一片乌青,冷不丁的道:“陛下……”

        弘治皇帝便抬头,凝视着吴家旺:“卿家有什么话说吗?”

        吴家旺显得欲言又止。

        弘治皇帝淡淡道:“但说无妨吧,朕早看你在旁有话想要说了。”

        弘治皇帝说得很随意,似乎看穿了吴家旺的心思。

        吴家旺便期期艾艾道:“这剧团终究是下九流……陛下却是要于天下各处建这剧团,岂不是倡导此风,这是靡靡之音啊,此风不可涨,一旦如此,岂不正应了……应了……”

        弘治皇帝看着吴家旺:“应了什么?”

        吴家旺慌忙拜下,才道:“应了这‘商女篷窗罅,犹唱后庭花’。”

        弘治皇帝愣了一下,随即不禁失笑:“朕让百姓们听戏,就成了靡靡之音了?”

        吴家旺苦着脸道:“有一就有二,有二便有无穷,凡事开了先河,后头可就关不上了。”

        弘治皇帝呷了口茶,看不出喜怒,先不理吴家旺,而是对萧敬道:“将朱文静叫进来吧。”

        朱文静精神抖擞的进来,拜下道:“臣……”

        弘治皇帝摆手:“朱卿家来的正好,朕欲将昨夜的剧团推而广之,此次剧团演出,你作为县令,在幕后出力不小,你对此,以为如何?”

        朱文静顿了一下,似乎思考着什么,而后道:“臣以为不可。”

        吴家旺听到此,眉一挑,眼里露出了喜色。

        却听朱文静继续道:“县里没银子啊,这剧团的银子,谁出?若是朝廷出银子,当然再好不过,百姓们生活过于枯燥,让他们听听戏,没什么不好。能寓教于乐,就更好了。若是大县要供养这么个戏班子,倒是没问题,可惜下官所治,乃是小县,这就有些吃力了。下县是个小地方,却因为距离京师近,这两年来,臣到任之后,发现了诸多问题,譬如附近的保定开始新政,如火如荼,民始而富。而小县呢,却因为地处偏僻之地,官道年久失修,到了雨天就泥泞,铁路又不来,交通阻塞,不见商户,百姓们穷怕了,但凡是壮丁,便只好往京里和保定那儿跑,一年到头,也不着家,这家中,只剩下了老弱妇孺。臣以为,眼下最着紧的,便是将铁路修一修,否则……县中男丁外流得太厉害。”

        吴家旺:“……”

        怎么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弘治皇帝听罢,微微一笑,道:“这剧团,自是内帑来出,归教坊司节制,你放心,朕不取你的银子。至于铁路,你在朕耳边已不知说了多少次了,此事,确实非朕能做主,不过……朕往后会留心。”

        朱文静脸上顿时透出欢喜,便叩首:“吾皇万岁。”

        弘治皇帝随即又道:“方才吴卿家说到了靡靡之音,此言……倒是让朕颇有几分警惕,既是靡靡之音,当然要小心,切切不可因此,而弄出了什么事来,那么就这样吧,这事儿,朕也极看重,吴卿家刚正不阿,又饱读诗书,对此,显然最有经验,不若如此,朕敕你去教坊司,任司乐一职,往后啊,若是教坊司里有什么不妥之处,你要随时禀奏,这教坊司……有了吴卿家,想来也就不能藏污纳垢,宣扬什么靡靡之音了。”

        吴家旺懵了。

        这……更出乎他的预期了呀……

        大明有两个机构是专门负责乐者的,一个是负责宫廷歌舞的钟鼓司,另一个,则是专门面向宫外的教坊司。

        教坊司管理的乃是所有乐籍之人,因为接受了前朝的教训,大明对于乐者自是轻视,这教坊司便隶属于礼部,长官叫做奉銮,只是一个九品官,再其下,又有左、右韶舞各一人,左、右司乐各一人,官职都是从九品。

        吴家旺是什么人,可是侍驾的翰林啊,乃是五品的侍讲,品级不好,却是清贵无比,现在居然让他去做从九品的司乐,而且还是低贱的教坊司,这不是比揍他一顿更难受?

        他脸色一下子的惨然起来,张口想要说什么。

        弘治皇帝抬眼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朕意已决,卿家为这剧团操碎了心,朕也确实需卿家这般刚正不阿的人,提倡风气,万不可使这靡靡之音毁了我大明的社稷,吴卿家啊,你是任重道远啊。”

        吴家旺两条腿已打起了哆嗦。

        他的目标,可是再熬几年资历,至不济,也是去地方上任一个布政使,甚至是巡抚,若是部堂里有空缺,可以混一个侍郎,现在……却是成了一个不入流的浊官?

        这对他而言,不啻是晴天霹雳。

        朱文静舔舔嘴,一眼就看出了弘治皇帝的性子,心里不禁想,陛下外表亲和,内则杀伐果断啊,惹不起,惹不起啊。

        这时,正听到外头有人道:“齐国公到了。”

        弘治皇帝顿时打起精神:“时候不早啦,应当回宫了。”

        方继藩进来一看,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咋那伴驾的翰林吴家旺好像死了niang的样子,这不科学啊,自己又没说要打死他。

        弘治皇帝回宫时,已至傍晚时分,却还是紧急召百官觐见,将这剧团之事说了。

        百官们不免觉得奇怪,只是此时却无人反对,显然对于百官而言,这是极小的事,且还是内帑出的银子,与自己何干?

        倒是礼部尚书张升,心里则是乐开了花。

        教坊司?这教坊司是在礼部辖下,平时教坊司也没人关注,可此次陛下要拿出银子来,这对于礼部而言,并非是坏事。

        不过弘治皇帝又道:“张卿家何在?”

        张升上前,一脸淡定,正等着陛下嘱咐几句。

        弘治皇帝却是冷冷道:“奥斯曼国王子入朝已有两月了,为何迄今不见他恳请觐见?礼部也不见丝毫动静。”

        张升一愣,这话锋转的有点远呀!

        不过说起奥斯曼国的事,说实话,他为礼部尚书,还真不太关注。

        不见就不见嘛,何况这还是鸿胪寺负责招待的事,礼部只负责谈,不负责其他的。

        只是陛下既然问到了,他只好正色道:“陛下,礼部至今没有接到奥斯曼国的国书,是以……”

        弘治皇帝不客气的道:“这是什么道理,他们若是一日不递国书,你们就一日不与之接触?”

        这话里就带了几分责备了。

        张升心里咯噔了一下,不免有些惶恐了,他哪里想到这奥斯曼国对陛下而言,居然如此紧要,不就是一个大明西陲之国吗?

        他忙道:“臣万死。”

        弘治皇帝冷冷的道:“礼部上下真是怠慢惯了,朕还怎么放得下心,传旨,这教坊司不必再在礼部之下了,将其置于镇国府之下吧。”

        张升:“……”

        卧槽……这奥斯曼国和教坊司有啥关系?

        只是刚刚被弘治皇帝一通训斥,张升想再要争什么,也觉得不妥,何况教坊司毕竟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衙门,实在是不值一提。

        他心里有点憋,也只好道:“臣遵旨。”

        今日算是敲定了,弘治皇帝舒了一口气,奥斯曼国……好吧,他是不看重的。

        只不过是想借着奥斯曼国的疏忽敲打一下张升,借机让教坊司脱离礼部罢了。

        张升却是无语,细细体会,方知陛下似乎对于这教坊司极为看重,且还对礼部很是不放心。

        他心里苦笑,不过陛下既已因奥斯曼国的关系而斥责了礼部,礼部就不能装傻充愣了。

        于是出了宫后,张升连忙命书吏去打探这奥斯曼王子苏莱曼的踪迹。

        到了次日,那书吏等张升上值来,便道:“张部堂,打听到了,此次奥斯曼的使团,规模不小,正是因为这苏莱曼的身份很是特别,此人乃是奥斯曼国的王太子,因而使团的规模有千人之多,不只是如此,苏莱曼王子抵达了京师之后,一直都在鸿胪寺住着,据说只两个月,他竟已开始能勉强说汉话了,他很喜欢和读书人打交道,这两个月的时间,居然经常跑去读书人聚居的文庙,拜访读书。还找了许多人和他谈话,甚至……他还和僧人和道人,彼此论道。可是……对于觐见陛下的事,他确实不上心,其实鸿胪寺已催促了几次了,他也只是说,去应对那些繁文缛节的觐见,所耽误的是和几个高士讨论的时间……”

        “啥?”张升怒了,顿时豁然而起,瞪大了眼睛:“真是岂有此理,反了天啦,他以为我大明是什么地方,这是……这是欺君罔上。”

        张升正是有气没处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