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兄弟之邦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兄弟之邦

        镇国府……送了……

        方继藩万万料想不到,朱厚照居然有此魄力。

        这镇国府,现在某种程度而言,就形同于一个小朝廷啊。

        完全独立于内阁和六部之外。

        却拥有着完全处理许多具体事务的权力。

        户部管着天下钱粮,可镇国府管着钱庄,兵部管着天下兵马,镇国府之下,有飞球营,还有一支禁卫武装……

        谁掌握了镇国府,形同于是成为了大明的宰相。

        方继藩忙是朝朱厚照摇头。

        “太麻烦,何况这东西,臣要了有什么用处,不要,不要。”

        朱厚照反是急了,忙忙开口道。

        “本宫就这么个镇国府,你要赌,非镇国府不可,要不,本宫的数十个泰山,你一并要了吧,统统送你。”

        方继藩打了个哆嗦,嘴角微微抽了抽,嚅嗫了很久,方才认真的和朱厚照说道。

        “殿下,就以镇国府为注,我已决定了,我若是输了,殿下要多少银子,开个口。”

        朱厚照想不到方继藩竟如此的舍得。

        这是他出乎意料之外的。

        对于那些儒生,朱厚照历来瞧不起。

        就这么一群只知道叽叽喳喳的家伙,能够成事?

        嘿嘿……

        赢定了。

        朱厚照道:“那么,一言为定了。”

        “一言为定!”方继藩也信心十足。

        他相信儒生。

        上千年的千锤百炼,造就的一群最适合君主的人,势必能得到君主绝对的信任。

        他更相信苏莱曼王子。

        这位苏莱曼王子雄才大略,本就是农业封建社会之中,足以和汉武帝和唐太宗齐名,与之相媲美的伟大君主之一。

        这样的人……一旦儒生们给与他提供了一个新的治国路线,他势必会毫不动摇的执行,至于下头的那些卡夏们,想要反对,这在残酷宫廷中长大,并且一度任为卡夏,得到了长久磨砺的苏莱曼大帝,定会将这些反对者们,统统一扫而空。

        苏莱曼大帝和儒生们的结合,简直就是强强联手。

        东方文化向西的渗透,要开始了。

        很快……方继藩终于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苏莱曼王子。

        苏莱曼王子和方继藩所想象的不一样,是个很文静的年轻人。

        他居然穿着儒衫,彬彬有礼的朝方继藩行了个礼:“你好。”

        听到着带着口音的汉话,方继藩有点懵。

        他点头回礼:“殿下好。”

        苏莱曼同时也在打量着方继藩。

        对于方继藩,他是略有耳闻的,这是大明皇帝的宠臣,又是皇帝的女婿,从儒家学说的角度,这个人……叫佞臣。

        当然……这个人也全然不是没有能力和影响力,只可惜,他没有走在正途上,属于离经叛道,且以性格乖张而著称。

        苏莱曼心里想,圣人之学,始终要打击的,是依附于皇帝身边的宠臣和佞臣为目标,眼前这个人,就是十足的佞臣了吧。

        若此人是我的女婿,我定会毫不犹豫,将他处死。

        当然……杀死自己的女婿,对于奥斯曼人而言,其实并不算什么。

        毕竟,苏莱曼他爹,将自己的叔伯以及自己的兄弟姐妹,统统都处死了。

        唯一令人惊喜的是,似乎皇帝愿意让一群儒生,和自己西归,这是一个好消息。

        “齐国公殿下……”

        他称方继藩为殿下,显然对于大明的爵位,了解的还不够透彻。

        方继藩微微皱眉头,认真的打量着他,显然对他称呼自己“殿下”有些些介意的,不过呢,方继藩不拘小节,并没有提醒苏莱曼这些繁文缛节的东西。

        然而苏莱曼却没发现方继藩变化,而是开口道:“我来此拜谒,是希望……”

        “我知道。”方继藩打断了他的话。

        这在苏莱曼看来,很是粗鲁。

        可方继藩历来如此,自己有脑疾,怕啥,你们得同情我。

        方继藩平复了神色,朝苏莱曼道。

        “关于这件事,陛下已经恩准了,陛下久闻奥斯曼大名,毕竟,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无论是罗斯人,还是佛朗机人,都是我们的心腹大患。这次,王子殿下,需要多少的儒生?”

        苏莱曼沉吟片刻:“一百……一百人……如何?”

        他凝视着方继藩,显得有些不太自信。

        人数太多了,他生怕被方继藩断然拒绝,因此他不敢开口要太多的人。

        方继藩乐了。

        “一百人怎么够,大明与奥斯曼,兄弟之国也,苏莱曼老弟,我第一眼见着你,便亲切无比,就仿佛多年失散的兄弟,你瞧,你是黑眼睛,我也是黑眼睛,这不就是缘分吗?我最爱和你交朋友了,三千……大明皇帝愿慷慨的赠与贵国三千儒生。”

        苏莱曼心里咯噔了一下,眼眸不由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方继藩。

        三千人,一下子给这么多儒生?

        苏莱曼不禁皱眉,心里有些没底了。

        莫非……他们有什么图谋吗?

        他格外认真的看着方继藩,苏莱曼心里开始想着方继藩的种种传言。

        此人……爱财如命。

        此人……

        他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莫非……

        “却不知,齐国公殿下,希望我们拿出多少金币。”

        苏莱曼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方继藩摇头,叹息道:“哎,金币……不不不,我早说了,我们是兄弟,我见了你,格外的亲切,既都是兄弟了,要你金银做什么,我方继藩讲义气,视金银如粪土,一个铜钱,也不收你的,这是我的小小心意,恳请殿下务必收下。”

        苏莱曼震惊了。

        他突然觉得,方继藩竟是格外的可爱起来。

        “不过……我大明希望能够重建丝绸之路,自陆路,与奥斯曼通商,我们希望我们的商队,可以自京师出发,直抵地中海……不知殿下……”

        苏莱曼兴奋起来:“这是区区小事,此次我来此,也正有此意。”

        “果然不愧是兄弟啊,我们不但都是黑眼睛,竟连想法都不谋而合。”

        方继藩亲昵的站起来,拍了拍苏莱曼的肩。

        三千……

        苏莱曼激动的几乎要昏厥过去。

        “不过……这件事,暂时不可声张,殿下你也知道,虽然陛下与我,对王子殿下有极好的印象,怕只怕,消息传出之后,遭致某些人的反对,你看……”

        苏莱曼拍着胸脯保证:“这是当然,请放心便是,方兄……的厚爱美意,我牢记于心。”

        这时,激动的苏莱曼已开始称呼方继藩为兄了。

        方继藩看着这一代雄主,心里产生一种错觉。

        这个年龄的苏莱曼大帝,有点弱智啊。

        当然……似乎双方都在各自打着各自的主意。

        方继藩已拉住了苏莱曼的手,言不由衷的道:“苏莱曼老弟,你我一见如故,有没有兴趣,留下来吃一顿便饭?”

        “方兄美意,岂敢推却。”

        午饭的时候,很是丰盛,蒸馏的美酒,打着边炉,上好的牛羊肉。

        朱厚照闻着香便来了。

        三人落座,朱厚照打量着苏莱曼,见他一脸开心的样子,心里便笑,本宫瞧不上的腐儒,你竟来当宝,糊涂蛋,嘿嘿……

        苏莱曼也打量着这位大明的太子,心里也在冷笑,这个太子,坐拥宝山,却不自知,糊涂蛋,哼哼。

        苏莱曼看了朱厚照一眼:“太子殿下,最近在耕田?”

        朱厚照点头。

        苏莱曼道:“耕田有什么好。”

        朱厚照张口要说什么。

        方继藩却道:“孔圣人推崇仁政,仁政之中,当然也有耕作,所谓农为本嘛。”

        苏莱曼若有所思,突然道:“这样说来,太子殿下,也推崇儒学了?”

        朱厚照又想说什么。

        方继藩道:“当然,当然,太子殿下,最爱被人称之为小朱秀才,秀才秀才,这可不是儒了嘛?”

        苏莱曼恍然大悟。

        不过,他还是觉得,太子耕种,有些不务正业。

        只是几杯蒸馏酒下肚,苏莱曼便受不了这纯度极高的蒸馏酒,顿时有些醉了,打着舌头,含含糊糊的道:“三千儒生,有三千儒生,足以令我……令我……哈哈,方兄,多谢你的美意,你是我见过,最慷慨的人,我本以为,你会索要金银,可万万不曾想到,你……”

        “啥?”朱厚照却保持着清醒:“三千儒生,一个子儿也不收呀,这啥意思,儒生们就这么不值钱嘛?就算是三千头……”

        方继藩立即捂着朱厚照的嘴:“殿下,殿下……交朋友,交朋友,不要出恶言……”

        朱厚照口里还支支吾吾:“不……啊……我非要……唔唔……不可……老方你吃错药啦……”

        “嘘……”方继藩朝朱厚照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朱厚照却依旧不依不饶:“老方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

        “殿下,我们大家都是兄弟……”方继藩非常无奈,只能依旧捂着他朱厚照的嘴。

        …………

        奉天殿……

        萧敬低声在弘治皇帝耳畔说着什么。

        弘治皇帝的脸色,竟慢慢的拉了下来。

        而后……

        他脸色又青又白,徐徐道:“朕将如此大事,托付给了继藩,继藩怎么就……就那个了呢?”

        “宣他入宫觐见,立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