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天下英雄唯孤与卿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天下英雄唯孤与卿

        朱厚照显得精神焕发,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光泽,像是遇上了什么好事。

        他的手指上戴着一个玉扳指,看起来极是名贵,腋下夹着一个当下时兴的皮包。

        这皮包是鳄鱼皮的,皮上经过了处理,还打了蜡,油光可鉴。

        这倒不是朱厚照矫揉造作,实是随身需带着许多的公文,若是随手装在袖里,恐怕容易折了。

        此时,他脚步匆匆的走着,一面又对跟着的人吩咐道:“江西布政使司那商行委派的人来了没有?”

        “没,没呢,说了晌午才到。”

        朱厚照点点头,很是慎重的道:“待会儿直接叫到我的公房去,我和他好好谈谈,十全大补露和腌鱼得搭配着卖,不然不卖他。不想要咱们的腌鱼,还想要我们的货?”

        他整个人显得很神奇,似乎充满着无穷的力量。

        发财了嘛。

        一年可以有一两千万两银子的进项,终于开始彻底的从债务中解脱出来了。

        当然……朱厚照不是一般人。

        他不会因为挣了银子而骄傲自满。

        他还要扩大生产,现在……最重要的是腌鱼。

        这么多的海鱼需要处理,也得打开销路。

        这腌鱼浪费的盐巴是天量啊,百姓们急需盐巴,完全可以将腌鱼搭配着卖出去。

        除此之外。

        经营了一个多月,朱厚照方才知道,原来这做生产和做研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研究需要精,而生产涉及到的事却很杂。

        他举手投足间,很有派头的样子。

        做买卖的人,更需要有派头。

        没有派头就不能服众,派头不够,别人会怀疑你的身价不够的。

        哪怕他是太子,也需让人知道,我朱厚照出来做生意,讲的就是一个信用,你看看本宫全身上下的这一身行头,就需上万两银子,我有雄厚的财力,跟我做买卖,安心。

        身后的几个文书,小心翼翼的跟在后头,前倨后恭。

        而朱厚照目不斜视,他慢慢找到一点感觉了。

        方继藩见到这家伙人五人六的样子,也是一惊。

        卧槽,太子殿下这是男大十八变啊,浑身上下都涌现出一股土豪的气息。

        弘治皇帝见了,第一反应是有点发懵。

        很认真的看了几眼,方才认出,这是自己的儿子。

        方继藩朝朱厚照招手:“殿下,殿下……”

        工棚里嘈杂,朱厚照听不甚清,不满的道:“哪一个狗一样的东西叫本宫。”

        等他隐约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时,却是一愣。于是忙将鼻梁上的墨镜垂在眼下,眼睛转了个轱辘,才将墨镜彻底的摘下,随即小跑着到了弘治皇帝面前:“儿臣见过父皇。”

        他一面说,一面眼睛斜向方继藩,仿佛是在责怪方继藩没义气,父皇来了,竟不早一些知会。

        弘治皇帝看着朱厚照,深吸一口气,心情极是复杂。

        想到自己错过了数千万两银子,他心肝儿还是觉得有些疼。

        弘治皇帝最后还是没忍住,拉下脸来:“太子这是在做什么,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朱厚照立即道:“父皇,儿臣在做买卖呀,买卖人都这样的,儿臣……儿臣一没向国库伸手要半分的公帑,二又没向父皇伸手要银子,自个儿做点买卖挣点银子,这有什么不好?”

        弘治皇帝:“……”

        朱厚照气势更足。

        或许是做了买卖,开了眼界,口舌也变得厉害起来。

        又道:“再者说了,父皇成日说百姓苦,百姓苦什么呢,百姓苦于没有银子,你看,儿臣这个作坊养了一千多人,以后还会更多,这就是一两千户人家,儿臣每月给他们十两银子,他们有饭吃,孩子有书读,还有那些供货的商贾,人人都从这作坊里得到好处,受惠之人,数之不尽。怎么到了父皇这里,反成了胡闹了?”

        朱厚照凛然直视着弘治皇帝,理直气壮的道:“父皇觉得这是胡闹,那么敢问父皇对这天下有何益处?可千万别说什么治理天下,海晏河清之类的话,这些都是虚的。”

        弘治皇帝一时无言,最后缓了半响才道:“好,朕倒想看看,你这买卖如何难的。”

        朱厚照朝弘治皇帝眨眨眼:“父皇,买卖做起来,可难了。”

        弘治皇帝:“……”

        “不信?”朱厚照眼里掠过了促狭:“父皇可以试试,不过事先说好,若是引发了亏损,这损失,父皇自己担着。”

        很多时候,弘治皇帝是希望能够心平气和的和朱厚照说话的,毕竟这是自己的儿子,还是亲的。

        可有时候……这家伙的口气……却总是让弘治皇帝气不打一处来。

        朱厚照见弘治皇帝隐隐之间有怒色。

        朱厚照便道:“我知父皇在想什么,父皇一定在想,你是天子,自是不屑做这些,须知越是天子,越是什么都要懂,什么都不懂,做什么天子,不如让儿臣来做好了。”

        弘治皇帝:“……”

        方继藩看了看弘治皇帝,发现后者眼中已经燃起明显的火焰。

        方继藩虽然知道朱厚照是个急于表现和证明自己的人。

        毕竟……他自出生开始,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可是……

        这家伙嚣张的样子,真的很想让自己与他划清界限啊。

        作死!

        弘治皇帝面带冷然。

        朱厚照今儿却是大无畏,接着道:“在儿臣看来,这满朝文武,除了老方略懂一些之外,其余的统统都是酒囊饭袋,父皇竟还沾沾自喜,总觉得自己聪明,什么都瞧不起。父皇若是不服,就带着父皇的肱骨之臣们,试一试如何管理这作坊好了。”

        弘治皇帝已是额上青筋暴出。

        “若是父皇当真有这本事,这作坊送给父皇啦,可若是父皇和师傅们个个都束手无策,那么儿臣和老方,却需向父皇要一样东西。”

        弘治皇帝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

        作坊……送了他?

        哼,朕能治天下,治不了一个作坊?

        弘治皇帝顿时觉得心头一热。

        他自然不是一个受人激将的人。

        太子在自己面前,还嫩着很呢。

        可是一年数千万两银子的利润……

        弘治皇帝眯着眼,淡淡道:“你要求什么?”

        朱厚照道:“求父皇不得染指这作坊,不,不只这作坊,还有这作坊往后牵涉到的诸多产业,挣来的银子,都和父皇和朝廷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显然……现在朱厚照自我感觉极好,满腹的韬略。

        方继藩心里一凛,立即明白了朱厚照的意思。

        太子殿下,显然是想要干一票更大的。

        十全大补露,其实只是一个破口而已,现在太子这家伙已经慢慢的上手,显然已经开始有了许多的想法了,而这些想法,太子想要尽力变为现实。

        这就必须要皇帝和朝廷,彻底的将爪子挪开。

        太子好气魄啊。

        方继藩有时候总觉得,将朱厚照这家伙拉下水来,本来的打算,总是沾湿他的衣服。可谁料到,人家是属龙的,在水里欢快的很。

        弘治皇帝眼眸微微阖着,似笑非笑的看着朱厚照:“朕治天下,尚且易如反掌,治一作坊,便如探囊取物,本来朕不该与你置气,可尔为太子,居然以此为能,朕若是不让你知道何为治国平天下的真本事,只恐你越发的目中无人了,朕不欲赌,却偏要你心服口服,好,你等着罢,一言为定。”

        朱厚照定定的看了弘治皇帝一样,随即又戴上了他的墨镜,戴上墨镜的他,格外的帅气。

        而后他咧嘴,笑了。

        方继藩能感受到,父子二人各有各的心思。

        却似乎都野心勃勃,志在必得。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等弘治皇帝匆匆摆驾回宫,方继藩一把掐住了朱厚照的脖子:“你赌便赌,你竟然拿我的股份一起来赌?这作坊没了,你怎么赔?”

        “咳咳……咳咳……”朱厚照本是气力极大,偏偏方继藩掐他的时候,他却不好一把给方继藩一个背摔,只好拼命咳嗽,做出要窒息的样子。

        好不容易喘了口气,他下意识的去抹一抹鬓角上的发油,才道:“别闹,老方,咱们要做真正的大买卖啊,难道你就没有看出……这十全大补露背后真正的商机,根本不在于这十全大补露,而在于背后的渠道吗?老方,我们掌握了这个渠道,才是咱们未来发家致富的资本,我冒着被打死的危险,故意去激父皇,是为了咱们的将来打算啊。”

        方继藩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你这样没见过银子,穷了半辈子的人,才想着将来。我家大业大,有的是银子,躺着也能挣钱……哎……可怜我片刻功夫几百两银子上下的人,居然和你去赌这些东西。”

        朱厚照朝方继藩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放心吧,一定能成的,父皇啥都不懂,这买卖他做不成的,老方……你是不知,当初本宫上手时有多难,他成不了的。”

        方继藩想了想,略带担心的道:“可是……却也要提防着陛下找来帮手才是。”

        朱厚照嘿嘿一笑,神秘莫测的道:“有好戏看,你等着瞧就是了。”

        …………

        新的一月到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