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治世能臣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治世能臣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

        弘治皇帝回到了宫中。

        这一路,他装着心事,却是精神奕奕起来。

        太子那个浑小子……这真是瞌睡正好送来了个枕头哪。

        到了奉天殿,弘治皇帝才坐定,就立即召了刘健等人觐见。

        刘健三人来到行了礼,此时天色要晚了,差不多到下值的时候,此时陛下突然召唤,倒是让他们觉得有些蹊跷。

        弘治皇帝看了他们一眼,突然失笑道:“诸卿可听说过十全大补露?”

        刘健三人面面相觑。

        这话题,问的有些突然。

        可说起这个……他们有些心虚了。

        因为三人虽还算是两袖清风,却也绝不是不近人情之人。

        比如平常的礼尚往来,却还是有的,毕竟……这么多的门生故吏,你总不好板起脸来,将所有人都拒之门外。

        这十全大补露,三家的府上,简直是太多了,都是别人巧立名目送的。

        刘健三人也万万想不到,陛下居然特意提起这东西。

        刘健带着些尴尬,咳嗽一声道:“陛下……”

        弘治皇帝却是压压手,不希望刘健打断自己说话,他淡淡的道:“卿家可知太子与方卿家营建作坊出售十全大补露,每年可获利几何?”

        刘健三人又面面相觑。

        陛下这是魔怔了

        只是小小一个作坊,陛下竟也关心?

        弘治皇帝带着一抹别具深意的笑意道:“朕已替他们算过了,这岁入,乃是三千至五千万两纹银……”

        三千和五千不算什么,可后头加了一个万字,就完全不同了。

        刘健顿时瞳孔收缩,整个人打了个颤,竟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李东阳则是一脸恍惚,痴了。

        而谢迁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弘治皇帝,一言不发。

        新的税制开始逐渐的试点,国库的收入不断的攀高,去岁的年入,已达到了三千六百多万两银子,当然……这还只是真正的税制没有铺开,今年的增长,多半也是喜人,只怕还要再涨不少。

        可即便如此……这只是一个小小作坊,是怎么涨到这个地步的?

        眼红耳热啊。

        老夫若是有这么多银子,在这宰辅任上可以办多少事要成为一代贤相,还不是轻而易举?

        可为啥……偏偏这银子就像是自己长了腿脚一般,都奔着太子和方继藩那狗东西去呢?

        三人抿着唇,闷不做声。

        虽是心里热得不得了,却也知道,这银子和自己一丁点关系都没有,也不过是听听,然后发出一声惊叹,最后努力不去多想罢了。

        弘治皇帝似乎看出了三人的心思,微笑道:“朕和太子打了个赌,朕若是能经营好那作坊,这作坊便交给朝廷,朕想好了,得了这个作坊,一半归内帑,一半呢,下辖在户部,得银,都用来充实国库和内帑,三位卿家以为如何?”

        刘健立马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起来。

        这样说来……岂不是……岂不是……国库每年的岁入,可额外增加一两千万两银子?

        这……无异于是天降大喜啊。

        刘健激动的道:“只是经营?”

        “不错。”弘治皇帝笑着颔首:“只是经营!”

        “只需要经营这么一个区区的小作坊陛下,不知这作坊有多少人工”

        “千余人罢了。”弘治皇帝道。

        刘健和李东阳对视一眼。

        彼此都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狂喜。

        刘健就像整个人一下子多了几分活力,露出笑容道:“只千余人,就太简单了。陛下………老臣并非是自夸,莫说是千人,便是御万人,乃至十万人,也不过是尔尔之事,这赌局,陛下与臣等赢定了。”

        谢迁也道:“老臣也非自夸,当年治河,老臣奉旨御七万匠人和民夫,区区千人的作坊,算什么?”

        连李东阳心里都不禁想。

        这太子殿下,分明是在送银子啊,这背后却不知有什么居心。

        弘治皇帝抖擞精神:“是啊,朕也以为区区小作坊,不过尔尔,朕还真不忍心虢夺了他们的作坊,可太子性子过于张狂,朕若是不磨砺磨砺他,他是不知教训的。朕已想好了,这两日,朕与刘卿李卿便去,谢卿家在此当值吧。李卿家乃是户部尚书,钱粮的事最擅长,刘卿家呢,乃朕的首辅,最擅定夺。朕居中坐镇,这作坊……志在必得。”

        谢迁听说自己得留在内阁里当值,不禁郁闷。

        可细细一想,这杀一只鸡,都用了三把牛刀了,还差自己这一把吗?

        自己在内阁之中,等着好消息就是。

        有了银子就是好啊,那边的土人叛乱,需加派饷银,今年关中又是大荒……

        君臣四人,个个眉飞色舞起来,一群加起来,足足有两百多岁的人,此刻,面上竟都洋溢着争强好胜,颇有返老还童的样子。

        …………

        到了第二天早上,才刚上值,户部左侍郎陈彤便莫名其妙的被喊了去。

        接着,他在宫中见到了皇帝。

        皇帝一身便服,刘健和李东阳二人也大抵如此,都是一袭儒杉。

        这让不明状况的陈彤觉得很不同寻常。

        李东阳见了陈彤来,不等陈彤行礼,便对弘治皇帝道:“陛下,此为户部左侍郎,在户部很有担当,乃是经济之才,是臣的左膀右臂,臣为稳妥起见,认为还是召此人同往最好。”

        弘治皇帝便细细打量了陈彤几眼,点了点头。

        他忍俊不禁的道:“卿家……终是谨慎啊,不过谨慎也是好的,本来朕还想召翰林院的王不仕来,可这王不仕不过是一届翰林,虽懂商贸之道,可此等事,毕竟用不上。再者朕与诸卿就足够了,人再多,反而显得朕在欺负那小子。”

        陈彤小心翼翼的看着弘治皇帝和两位内阁阁老,总觉得他们有一种窃喜的样子。

        咋……啥好事啊?

        很快,他就明白咋回事了。

        陛下带着三人出宫,李东阳密告他赌约之事。

        陈彤听罢,顿时笑得合不拢嘴:“世上还真有天上掉馅饼之事,下官……下官……哈哈……”

        四人心情愉快的到了作坊。

        按照规矩,彼此之间,身份都是保密的。

        弘治皇帝与几个大臣,这些日子就住在这作坊里。

        半个月内,完全靠弘治皇帝四人经营,对外就宣称,这里换了主人,半个月之内,若是营收上涨,自算是弘治皇帝赢了。

        可若是营收下降,便算弘治皇帝输了。

        方继藩很是体贴,他似乎生怕弘治皇帝和李东阳和刘健等人对于十全大补露一无所知,所以特意带着他们到各处的工棚都转悠了一圈,美滋滋的指点这一道工序是做什么,那一道工序是做什么的。

        刘健等人看得应接不暇,也看得傻了眼。

        十全大补露……

        就是这么制造出来的?

        这狗东西……

        可现在正事要紧。

        李东阳和陈彤一合计,在场的四人都是天下绝顶聪明之人,一点即通,立即就明白这作坊怎么回事了。

        因而,陈彤给予了李东阳一个坚定的眼神,仿佛是在说,瞧好了吧。

        紧接着,朱厚照开始和弘治皇帝进行交割,弘治皇帝急着上任,虽觉得此事荒唐,却又觉得,挣来了这么多银子,放在太子的身上,不知他又会如何挥霍,还是放在朕和国库这里为好,有益于天下嘛。

        于是乎,他郑重其事,便连这作坊主的印也一并接了。

        此后,朱厚照和方继藩便直接逃之夭夭,不见了踪影。

        弘治皇帝却是精神奕奕,浑身透着自信。

        他心情澎湃的坐在了宽敞的公房里,里头竟还奢侈的配了舒服的沙发。

        不只如此,这公房一旁,还有几个仆从在隔壁伺候,生活起居之物,无一不是奢侈。

        弘治皇帝甚至还看到了一份菜单。

        这都是供应朱厚照的,里头各种菜肴,触目惊心。

        弘治皇帝笑起来,道:“看看,看看朕的儿子,小小年纪就如此崇奢,所用的东西,都是价值不菲,这些可都是算在营收里的,这些银子,都被他挥霍去了。朕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将这些无用之处,统统裁减,吃用粗茶淡饭即可,所谓经营之道,无非就是开源节流,这节流……就从朕开始,如此一来,每日便可节省纹银百两以上,可别小看区区百两,这半个月,就是一千五百两了。”

        刘健等人听到了此处,无一不心潮澎湃。

        刘健拜下,心悦诚服的样子叩首道:“陛下圣明哪,陛下先行此举,率先节流,虽只节余了千五百两,可这作坊上下有陛下带了头,所节省的用度,只怕惊人,但凭此,这营收和利润所得,就更加喜人了。”

        陈彤也感动莫名。

        他心里知道,此次是李东阳抬举自己,自己能有机会在陛下面前表现,实是天赐良机。

        自己曾在边关管理过马场,还曾做过两任地方父母官,又在户部做了这么多年,这些宝贵的经验,今日完全可以在陛下面前施展出来。

        于是他道:“陛下办的第一件事,便切中了利害,如此,何愁这作坊不兴?”

        ………………

        第二章求月票,还有……

        八        二        小        说        2xs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