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章:得天之眷

第一千五百章:得天之眷

        陈彤露出的乃是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

        没法子啊。

        到了现在,还看不透自己的处境吗?

        陛下轻描淡写的丢下了一句话,便让自己留在了作坊里头。

        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想起自己,让自己官复原职。

        现在在这作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方继藩又凶得很,而太子殿下就更不必提了,落在他们的手里,还能有好日子过?

        这个时候,但凡表现出来一丁点的风骨,都可能被人用一万种方法玩死。

        而今方继藩一言不合就打人耳光,自己堂堂户部侍郎又如何,你能把他怎么样?你骂他?他会打死你的。

        除此之外,竟还让自己斟茶递水,这若是说出去,肯定是不像话,可你还能拿他怎么办?这方继藩在乎别人说他侮辱大臣么?

        思来想去,好像除了委曲求全,也没什么其他的办法。

        陈彤心里悲凉的想,老夫要好好的活下去,老夫还不能死。

        这般一想,那么面上的笑容更浓,就更加顺理成章,且更加的自然起来。

        “下官……下官惭愧的很哪,在这作坊里,无足轻重,今日见了太子殿下和齐国公的手段,方才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下官实是佩服,佩服的五体投地,天生太子殿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而齐国公……更是了不起,有孔明之才,下官能鞍前马后,实在三生有幸。”

        朱厚照和方继藩一同眯着眼,看着陈彤有些渗人。

        接着,方继藩道:“你说话这样好听,不如就跟着那周文英干吧。”

        周……周文英……

        成日跟着那些商贾打交道……

        倘若陈彤还是户部侍郎,这似乎是一件侮辱他的事。

        可是……似乎比起斟茶递水而言,要好得多。

        “是,是,下官能去沟通商贾,实是……实是再好不过,下官这便去办。”

        “快滚!”朱厚照有事要和方继藩商量,不耐烦的道。

        “滚,滚,滚,下官这就滚。”陈彤心里觉得很屈辱,可面上却依旧做出了愉快的样子。

        …………

        送走了陈彤。

        方继藩仍纠结着衮冕五章的事,这很令自己为难啊,明明一个国公,却给亲王的待遇,陛下这到底想干啥。

        可想破了头,也不明白咋回事。

        随即,他不想了。

        作为一个脑疾患者,但凡遇到了无法想破的事,最好的办法就是爱咋咋地,不管了,真到了那一步,大不了当真装疯卖傻便是。

        可朱厚照却是眯着眼,眼里闪出精光。

        他很快就忘却了父皇给自己带来的不快了,因为此刻,他的内心已被贪欲所占满。

        他信心满满的道:“老方,现在这作坊,完全我们做主了,作坊最大的价值在于渠道,本宫想好了,这两个月,什么都不做,唯一要紧的就是将这渠道网继续拓宽,三月之内,让天下的府县都有咱们的渠道。再花三五年时间,将这渠道继续下潜到每一处偏乡去,到时,何愁没有银子挣?”

        方继藩颔首点头:“想要继续拓展渠道,单凭一个十全大补露是不成的,咱们还需提供各色的商品,让渠道商有更多的货可卖。”

        “这个好办,这腌鱼,不就在搭售吗,往后咱们可以照着这个方法搭售更多的货物,布匹,成衣,生活用具,只要能卖的,都可搭售,我这便想出一个方略来,咱们只怕还要建无数的作坊,再将这些商品,通过整合渠道商兜售出去。到了那时……”

        说到这里,朱厚照忍不住哈哈笑起来:“到了那个时候……哈哈哈……咱们便真正的发大财了,父皇那点儿内帑算个什么,九牛一毛而已,到时定要教父皇大开眼界,晓得本宫的厉害。”

        此时,朱厚照心潮澎湃,热血上涌,虎目闪烁精光,胸怀凌云之志,他道:“咱们不急,只要想到有利可图的东西,便可建起作坊,进行生产,而后……”

        方继藩却摇摇头:“殿下,这天底下有数不清的商品,衣食住行都是少不了的,可是……殿下,难道这些统统是我们西山生产吗?若是如此,不但费力不讨好,而且投入实在太大了。”

        方继藩顿了顿,慎重的道:“殿下似乎忘记了一件事。”

        “什么?”见方继藩反对,朱厚照犹如被浇了一盆凉水,凉透了。

        方继藩看着朱厚照:“殿下忘了方才和陛下说的话了吗,想要得人心,最紧要的是让人有利可图,这天底下的利润,哪里是一个人可以赚尽的啊。殿下乃是太子,是国之储君,未来是我大明天子,殿下方才所说的话,倒是让臣也有了一些感慨。”

        “什么感慨?”

        方继藩正色道:“这个世上,不会有人因为你有银子,所以才攀附你,对你忠心耿耿;而是因为,你能让他们跟着你挣银子,他们才愿意攀附你,对你言听计从,将你视为衣食父母。”

        有钱,和能带你赚钱是两个概念。

        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天生的舔狗。

        你再有银子,关别人什么事,你银子越多,越遭人嫉恨,这反而是取祸之道。

        可你不但有银子,而且还能带着大家发财,这才是能让许多人对你死心塌地,世上可能再没有人比他们对你更忠诚的了,因为他们的一切福祉,都拜你所赐。

        从你身上,得到恩惠的人越多,你反而更加的强大。

        朱厚照若有所思的看着方继藩:“所以老方的意思是……”

        “除了一些必要的作坊之外,我们不必事事亲为,我们握着渠道,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建立一个统一的标准,而后……通过我们,对各个作坊的商品进行采买,当然,我们大宗的采买,自然能拿到最好的价格,再之后,将这些商品进行整合,交给渠道商们去兜售。”

        建立渠道,建立标准,从而控制供货商……

        朱厚照渐渐的,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开窍了。

        渠道商们需要仰仗着太子和方继藩。

        因为他们要进大批的货物,根本不可能,一个个的和各个作坊去谈,这太费时费力,沟通过的成本,也极为高昂。甚至,还需提防遭遇了毁约,以次充好,被人欺骗的可能。

        这样的风险,实在太高了。

        可若是太子和方继藩出面,就不同了,他们每一次都可以进行大宗的采购,简直就是许多作坊的衣食父母,因而,他们对作坊拥有定价权,也可控制各个作坊的质量。

        而作坊们呢,有了如此大宗的采买,足以让他们高枕无忧,所以……若是能获得太子和齐国公的垂青,采买他们的商品,他们便可没有任何风险的一心去扩大产能,满足太子和齐国公的订单。

        在这一个链条之中,朱厚照和方继藩所提供的,只是一个中间人的角色。

        可这个角色,在这个时代却是必须的。

        朱厚照眯着眼:“老方,本宫似乎明白了一些。”

        方继藩露出微笑:“明白了就好,明日起,咱们一个个去谈,殿下负责渠道商,臣负责供货商,万事开头难,可一旦起步,真正让天下商贾仰仗太子殿下的时候也就到了。到时……太子殿下便是无数人的衣食父母,殿下让他们上天,他们就上天,教他们下地,他们就下地。”

        朱厚照脸色激动得通红:“听你的。”

        二人激动的合计了足足一夜。

        双方大抵的将所有的计划,都详细的起草出来。

        到了第二日,各自分道扬镳去忙活。

        当然,朱厚照精力好,自然兴奋的去寻渠道商了。

        而方继藩毕竟有脑疾,一宿未睡,且先回去睡一会儿,供货商的事,先睡了再说。

        方继藩带着几分疲倦回到了府上。

        可刚刚到家,就有宦官来宣读旨意。

        方继藩心知陛下言出必行,果然,这衮冕五章……四季礼服,果然送了来。

        他接了旨,接过宦官捧来的四季礼服。

        这宦官忙道:“齐国公得天之眷,羡煞旁人,恭喜,奴婢在此恭喜了。”

        方继藩想了想:“噢,知道了。”

        另一边,方景隆也闻讯而来,见那宦官要走,忙叫住那宦官:“公公留步。”

        说着,自袖里掏出一张百两银子的宝钞:“公公辛苦,来,小小意思,只是茶钱。”

        这宦官忙将眼睛看向方继藩,打了个寒颤。

        宫中的人出来公干,到了谁家,人家都会给一些喜钱的,方景隆虽然位高权重,又得圣眷,可他广结善缘,这一个流程,却是绝不肯少。

        宦官却不敢接,忙摆手:“不要,不要啊,郡王殿下您这是什么意思,奴婢哪里敢要……殿下……不要这样……”

        方继藩在一旁不耐烦的龇牙道:“让你收你就收,狗东西,再敢啰嗦,打断你的狗腿。”

        这宦官听罢,连忙麻利的将宝钞收入怀中,啪嗒一下跪在地上:“收,奴婢收下了,多谢新津郡王,多谢齐国公,奴婢……奴婢……”

        他见方继藩的脸色不善,瞠目结舌了好一会儿,而后才后知后觉的皇城惶恐起身,连忙逃之夭夭。

        ………………

        今天早睡调整一下作息,明天赶早恢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