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亿万富豪的崛起 二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亿万富豪的崛起 二

        一个招牌在西山开始挂了起来。

        上书兴国二字。

        这招牌一挂,烦恼的事却是接踵而来。

        忙得不可开交的朱厚照觉得必须得将四处划水的方继藩给请来。

        于是方继藩来了,而他是抱着孩子来的。

        半大的孩子,坐在他的小臂上,方继藩稳稳的抱着,小家伙东看看,西瞅瞅。

        让本是气急败坏,预备要兴师问罪的朱厚照面上的怒容稍稍消减,努力的露出了如沐春风的笑容。

        小家伙开怀的喊着:“舅舅,舅舅……”

        朱厚照少有的露出了温柔,轻轻的摸摸他的头,笑盈盈的道:“好,好的很,天赐竟已会张口说话了,饿不饿,舅舅给你去买好吃的。”

        小家伙依旧叫:“舅舅……舅舅……”

        似乎除了这个,小家伙就不肯再说别的了,这让朱厚照百思不得其解。

        方继藩解释道:“殿下,他眼下只会叫这个。”

        朱厚照:“……”

        朱厚照便看着方继藩道:“你让人先将孩子抱开,有事和你商量。”

        方继藩立即道:“不行,给别人抱着,我不放心,我就要自己抱着。”

        朱厚照便咬牙切齿的瞪着方继藩。

        终归,朱厚照深吸一口气,才又把火气忍了下去,道:“现在商号已建了起来,算是广而告之啦,可眼下……咱们怎么办?你自己也说,这兴国商号,想要挣银子,便是要让大家跟着一起挣银子,大家挣了银子,咱们才能发大财,还说到时商贾们,个个都是咱们的羽翼和走卒,天下的商贾,无一不仰仗着咱们,可眼下,该整合的都整合了,渠道商们都在看着咱们呢,可……怎么才能让他们挣银子?”

        现在货有了,渠道也有了,标准也制定了。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已水到渠成。

        可好像就差这么一口气。

        这也是朱厚照最着急的地方。

        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朱厚照:“殿下……”

        这时抱在怀里的方天赐挥舞着小手又叫起来:“舅舅……舅舅……”

        方继藩温柔的摸摸他的手,随即道:“殿下,渠道商们有了这么多货,自然是不知如何下手,他们想挣银子,却没有门路,这便是咱们的作用,比如……我们可以将许多的货物,都整合起来。”

        “整合……”

        朱厚照念着这两个字,方继藩给予了他一个极大的愿景。

        在庙堂之上,所有人都认为,商贾就是图利的,利益就如风一般,风往哪边吹,他们便往哪边倒。

        这也是为何许多人不信任商贾原因。

        事实上……确实许多的商贾为了利益铤而走险,甚至无视律法。

        许多人认为,一旦这样的风气弥漫开来,势必会引发国本的动摇。

        这样的言论,数之不尽。

        朱厚照虽然觉得这些人是危言耸听,可论耍嘴皮子,一百个朱厚照也未必及得上一群秀才,既如此,那么只能就干给他们看看了。

        更何况,一旦事情做成,那么自己可就真正要发大财了,父皇那点儿内帑,自己都不会放在眼里,因而为了这事,他操碎了心。

        朱厚照认真的看着方继藩道:“如何整合?”

        方继藩笑着道:“先做个示范让商贾们看看,咱们能给他们带来利益。”

        朱厚照一愣,眼中闪过讶异。

        做个示范?

        方继藩智珠在握的样子,道:“殿下,尽管放心吧,其实臣已经一切准备好了,现在唯一缺的,就是一个标榜,或者说,缺的是一个典范,殿下不必着急,也就这几日……殿下便晓得厉害了。”

        朱厚照挠挠头,眼里付出几分疑惑,他还是无法理解。

        可见方继藩信心满满的样子,他还是打起了精神。

        随即眉开眼笑起来,朱厚照伸手向方天赐道:“来,舅舅抱,舅舅带你去骑马。”

        方天赐晃着脑袋,咧嘴在笑。

        方继藩却是吓的脸都绿了。

        …………

        奥斯曼国国都安卡拉。

        安卡拉乃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城市,连绵数十里,无数的房屋一眼看不到尽头。

        其中最雄伟的,自是安卡拉的奥斯曼宫城。

        此处……

        举办了登基大典,册封了百官的奥斯曼皇帝,改元新和不久。

        新和的年号,乃是一个儒生所取的。

        新者,在为更新之意,而和字,则为中和的意思。

        新的宫廷礼仪,已经开始悄然的制定。

        苏莱曼皇帝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一旦他下定了决心,那么他的意志就绝不容更改。他是一个不轻易动摇的人,虽表面孱弱,可实则,却是一个铁腕君主。

        虽然在改制的过程之中,得到了无数人的反对。

        可他依旧犹如磐石和钢铁一般,绝不动摇。

        何况他的父皇,已经为他扫清了一切的障碍,除掉了他的所有叔伯和兄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奥斯曼内外,一致认为苏莱曼乃是无可非议的继承人。

        正因为如此,无论他任卡夏,还是在担任其他职务时,自然而然,有一批心腹团结在他的周围。

        禁卫军们,早已对他效忠。

        这就使他甫一登基,便有足够的声望进行改制。

        一个月之间,大量的人被捕杀。

        奥斯曼的前宰相,那位曾辅佐先皇,令人尊敬的卡夏,也因在苏莱曼面前无礼,不愿意接受三跪九叩大礼之后遭到了贬斥,除此之外,他的儿子,以其他的罪名,被砍去了双足。

        奥斯曼内外,一片震动。

        安卡拉城内,无数的学馆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

        许多的儒生们,已经开始教授学问。

        奥斯曼的卡夏和贵族们,将自己的子弟送入了学馆。

        无论他们情不情愿,这已不重要了。

        宫廷之中,议事的场所成为了勤政殿。后宫成为了乾宁宫和坤宁宫,苏莱曼母亲的住处,成为了仁寿宫。

        许多的汉字,开始出现在街头。

        苏莱曼皇帝要求所有的商铺,都必须有汉文来定制招牌,如若不然,则缴纳一倍的商税。所有的官方文书,也必须得有汉译文。

        奥斯曼是多族混居,各自信奉各自的神明。对于宗教,还算开明,这也导致有许多其他各族的人进入奥斯曼的宫廷为官,甚至这些颇受敬重。

        譬如苏莱曼的密友,就曾是一个信奉希腊诸神的塞尔维亚人。

        这些举措,虽是招致了许多人的反对,却也有一批人,意识到苏莱曼希望结束此前混乱的局面,想要将这天下,纳于一统。

        陈静业现在的职责,负责对所有四书五经,以及大明的书籍进行翻译。

        这个工作,极为枯燥。

        参与这件事的,有一百多个儒生。

        除此之外,还有数百人为官,随即被分派至各个卡夏的封地中去,表面上是对各地的百姓进行教化,并且教导各处卡夏的子弟们读书,可实际上,他们却拥有密奏之权。

        不只如此,禁卫军之中,除了苏莱曼年少的密友之外,儒生们也开始慢慢渗入。

        只是在此时,一个消息却是传来,位于安塔利亚的卡夏发动了叛乱,这一场叛乱,几乎是直指当下的改制。

        整个安卡拉,在听闻叛乱之后,气氛开始诡异起来。

        一场激烈的讨论,已经开始。

        针对叛乱,自是有两个声音。

        一群宫廷旧臣们提出,只要皇帝结束改制,那么势必能够安抚人心。

        而随时围绕在苏莱曼皇帝的儒生们,态度却是不同。

        事实上,当这些奥斯曼旧臣们苦口婆心的苦劝时,儒生中,一个不起眼的人却是站了出来。

        此人之前不过是个秀才,一文不名,哪怕是在西归的众儒生之中,也是不起眼。

        他出班,行大礼,而后站起来,看着这些奥斯曼的旧臣,面露轻蔑之色。

        说实话……

        在中央王朝,这样的争论,不知发生过多少次。

        自秦汉以来,无数的廷议争论,数之不尽。

        论起理论基础,眼前这些奥斯曼最顶尖的俊才们,就如一群童生,还是府试都没有中的那种。

        他道:“在下苏锦,闻诸公之言,实是可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皇帝便如尔等父亲一般,敢问这世上,可有儿子悖逆父亲的道理吗?学生修奥斯曼国史,发现这也的叛乱,数之不尽,多如牛毛,叛乱的卡夏,随意打着一个旗号,就想要以臣弑君,以子弑父,今又有卡夏叛乱,诸公却是奉劝皇帝忍让,皇帝乃九五至尊,至高无上,上天之子,他说的话,言出法随,岂有更改之理。作乱的贼子们不思报效,却以此明目妄图弑君,此乃大不赦也。事到如今,诸公却还想忍让,若这天下,谁若是对皇帝的施政不满意,立即起兵叛乱,那么……这奥斯曼,谁为君,谁是臣;谁为父,又谁为子。”

        顿了一下,他又道:“”当今之计,正是一个契机,凡有反叛者,立杀无赦,天兵一倒,将其满门诛灭,唯有如此,方可镇服人心。至于诸公,遇事便想借机影响皇上,我倒要问问,此是何居心?”

        …………

        第二章送到,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