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吃香喝辣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吃香喝辣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表示了赞许。????火然?文??w?w?w?.?

        若是别人说这个,弘治皇帝难免觉得此人定是溜须拍马,夸夸其谈之辈。

        可方继藩说要赴汤蹈火,继之以死,弘治皇帝却还是颇为相信的。

        弘治皇帝心情不错,屏退了群臣,将朱厚照和方继藩留下,细细的问过了这商号的事,他努力的理解商号的运行原理,也不禁为之赞叹。

        许多人只想着,人与人物品交换着换银子,又或者是从地里刨出粮食来换钱,更有甚者,通过抢掠了挣银子,可谁能想到,制定标准挣来源源不断的银子呢。

        “这商道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弘治皇帝笑了笑,而后看向方继藩,道:“卿家是怎么想出来的?”

        方继藩道:“儿臣在陛下身边,耳濡目染,岂有不开窍之理,吾皇圣……”

        弘治皇帝忙压手:“罢罢罢,朕部再问了。”他无奈的摇摇头。

        弘治皇帝随即又道:“朕现在细细思来,你们之所以能做成这个买卖,无非……就是利用了人信罢了。商贾们交易,难免会有诸多的不便,也难以轻易产生信任,因而,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讨价还价,或是勾心斗角,你们建立了标准,广泛采购,最后再以公平的价格铺货,本质而言,是商贾们信任你们啊。太子方才说,商号的主旨,便是带着所有合作的商贾一起发财,一起来挣银子,你们有肉吃,也一定想尽办法,让他们吃肉,这……才是真正的商道,商道不是狡诈之术,真正立足的,还是信用。”

        弘治皇帝笑起来:“这一个信用,价值万金。可见,太子比从前,是稳健许多了。其实做天子,又合唱不是如此呢,若是人人从天子身上,得不到好处,这江山社稷,也就该破碎了。要让人们效忠天子,便是要人安居乐业,让他们深信,他们若是有了冤屈,皇帝能令他们沉冤得雪。若是遇到了贼寇,皇帝能为他们讨贼,保他们平安。若是他们遇到了灾情,皇帝能下旨赈灾,不叫他们饿死。只有让臣民们深信这些,这太平盛世,方才不远,这皇帝,方为好皇帝。”

        朱厚照显得不自然,连连点头:“父皇说的是。”

        弘治皇帝便看他一眼:“怎么见你小心翼翼的,怎么,真怕真食言反悔?你放心便是,好好办差,商号和朕一丁点关系都没有,你要想商贾之所想,那便好好去做,要让人信服你,就如你所言的一样,男人一诺千金,既是要带着这些商户发财,那一定要让他们赚的盆满钵满才好,好了,退下,免得你见了朕,如猫见了老鼠。”

        朱厚照这才咧嘴笑了:“父皇教诲的是,儿臣一定……一定好好干。”

        他和方继藩,就好像怀着金元宝走夜路的孩子,听了弘治皇帝准他们告退,便一溜烟的忙是出宫,仿佛弘治皇帝是强盗一般。

        “真是奇怪啊。”朱厚照禁不住道:“老方,你难道没有察觉,今日父皇格外的的大气,本宫还一直在担心,他又插手呢,他虽每一次都说君无戏言,可本宫太了解父皇了,咱们挣这么多银子,他甘心?”

        方继藩却是一副智者的模样,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朱厚照,随即道:“殿下啊殿下,这一切都来源于臣的布置。”

        “嗯?”朱厚照不解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正色道:“陛下的银子,将来还不是殿下的,陛下虽爱财,可是他真正关爱的,却是江山永续啊,否则,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咱们这个买卖,和别的买卖不同,朝廷历来不信任商贾,而这兴国商号,却借此控制了天下的商户,这既能令陛下和百官们放心一些,同时对陛下而言,这也是一次对太子殿下的磨砺。”

        朱厚照乐了:“只要他不来管着本宫就好,咱们好好的挣银子便是。”

        朱厚照对于银子,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渴望。

        或许是穷疯了。

        待二人说说笑笑到了午门,却见一人在午门外头,来回踱步,一看到太子和方继藩出来,立即上前,下拜:“下官见过殿下,见过齐国公。“

        细细一看,此人竟是陈彤。

        陈彤如今成了尚书,地位显赫,将来的前途,自然不可限量,他思来想去,这还不是因为太子殿下和齐国公对自己的关照吗?

        若非是跟着太子和齐国公干,只怕自己一辈子,还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更不可能,会有今日的际遇吧。

        从阎王殿里走了一圈,他心里真是感慨万千,因而,在此候着朱厚照和方继藩,先行了大礼,随即道:“太子殿下和齐国公大恩大德,下官至死,也是铭记于心,这辈子下官当牛做马,也难报万一。”

        这话就有些夸张了。

        朱厚照和方继藩相视一笑。

        方继藩便叹道:“好啦,不要如此,我早说过,我一向很看欣赏你,你好好在商号中办差,便算是报答了。”

        “是,是,下官一定竭尽所能。”

        “是了,那个叫什么什么刘凯之的,可是御史?”

        方继藩突然想起了什么。

        陈彤一愣,随即道:“他乃礼部郎中,哎,说起来,此人和下官,从前还算是莫逆之交,既是同年,又曾共事……”

        朱厚照咬牙切齿道:“既从前是朋友,不曾想今日却要将朋友置之死地,老方,你放心,本宫就不是这样的人。”

        方继藩打了个寒颤:“太子殿下为何突然着重说自己不是这样的人。”

        “这是怕你误会。”朱厚照道。

        方继藩却觉得怪怪的,不过……那刘凯之……确实不是东西啊。

        “我太生气了。”方继藩道:“我最讨厌的便是做朋友的,恩将仇报,这样的人,狼心狗肺,猪狗不如,我回去之后,查一查他欠了钱庄多少银子,若是欠了贷,少不得叫人催一催。倘若是没有赊欠,那便更可怕了,他买宅子的银子是从何而来的?十之**,定是赃钱,我方继藩嫉恶如仇,定要让京察使,好好查一查他。”

        陈彤只当齐国公是想为自己报仇雪恨,千恩万谢,心里感慨,难怪这么多人愿意跟着方继藩,这宦海中的人,没一个靠得住,可跟着齐国公就不同了,跟在后头吃香喝辣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