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大祸临头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大祸临头

        西山书院疯了。

        整个京师震动。

        在西山书院,对于所有的读书人而言,没有人比方继藩更加重要。

        哪怕方继藩已极少去管理西山书院的事务,可这从无到有,最终逐渐茁壮成长的书院,方继藩已被视之为精神图腾。

        谋刺杀,乃是他们的恩师,他们的师公,他们的师祖。

        杀了方继藩,又何尝不是诛他们的心。

        很显然,教授们已经管不住事态了,或者说,那些授课的教授和博士们,本都是精挑细选,乃是人中龙凤,新学的精华,在得知了消息之后,已将教具和书本一摔,大呼一声:“今刺吾师,如刺吾父母也,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今尔等若还能在此高坐,静心读书,如此,与禽兽何异?不报此仇,不堪为人,今吾师以废八股而死,天子有诏,废黜八股,那旧学门人,蝇营狗苟,深恨吾师,方有今日。历来汉贼不两立,这些贼子,就在京里,就在京外,遍布天下,他们欺吾西山书院无人吗?”

        生员们炸了,纷纷举起了扳手等奇奇怪怪的东西,声震瓦砾的大呼:“诛贼。”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拼了!”

        ……

        交易所……

        当消息传来时。

        王不仕看着泪流满面的邓健,他摘下了墨镜,陷入了沉默。

        接下来……他见证了自证券交易所自开业以来,最疯狂的一次抛售。

        春暖鸭先知。

        齐国公遇刺,死了!

        齐国公啊……

        齐国公对于所有做买卖的人而言,就是一个象征。

        因为有了齐国公,所以有了西山煤业,有了西山建业,有了西山药业,西山钢铁,无数骨干的产业顺势崛起,带动了整个商业的繁华。

        甚至有商贾说笑,想要知道市场是否景气,只要盯着齐国公就可以。

        这绝非是玩笑,事实即是,齐国公与百业,本就是息息相关的。

        对商贾们而言,朝廷打压了商贾百五十年,百五十年间,商贾们形同于贱民,莫说在此谈笑风生,哪怕是出门在外,都需夹着尾巴,生恐引来祸端。

        自有了齐国公,情况才开始好转。

        齐国公就如同是风向标。

        现在突然被刺,显然……是想要这天下回到原来的轨道中去。

        只是……回到了原来的轨道,大家还有容身之地吗?

        连容身之地都没了,所谓的信心,在此刻,荡然无存。

        于是……

        商贾们疯了。

        疯狂的抛售……

        抛售一切可以抛售的东西。

        在此刻……没有什么比真金白银,更让人安心了。

        于是……钱庄开始疯狂的挤兑。

        所有的资产,都在统统的抛售。

        王不仕亲眼见证着,他内心是复杂的。

        这个万丈高楼平地而起的新世界,在此刻,竟是崩塌的如此之快。

        几乎所有的股票,瞬间无人问津。

        无论它曾有多大的前景。

        无论它曾经有多大的盈利。

        没有人再在乎这些了,盈利几何,没有关系了,他们只想兑换成真金白银,这些金银,要赶紧藏起来,藏在自己的地窖里,预备过冬。

        这突如其来的暴跌,让反应稍慢一些的人,欲哭无泪。

        很快,原本价值不菲的股票,瞬间成了废纸。

        完了,一切都完了。

        王不仕叹了口气,他摸了摸邓健的脑袋。

        邓健这个家伙虽然坑,可是……被他坑久了,竟出了感情。

        他呐呐的道:“不哭。”

        “我家少爷……我家少爷……他……他……”邓健涕泪直流,抽泣得几乎难说出话来。

        “走吧,一切都已结束了。”

        邓健看着被人撕碎,漫天飞舞的股票和契约,不禁道:“府里的股票,不卖……不卖了吗?”

        王不仕竟是露出微笑。

        而后面上再没有过多的表情:“一切都已结束了,这不过是浮光泡影,现在……仿佛又回到了人世间,现在再想着卖掉,已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当这一日到了,这些不过是废纸一张而已,老夫……就权当是黄粱一梦吧,这一梦醒来,照旧,天下还是那个天下,人间亦是那个人间,走吧,结束了,老夫预备请辞告老,我还积攒了一些银子,是该回乡中去了,你……随老夫去吗?”

        邓健却是猛烈的摇头:“我生是少爷的人,死是少爷的鬼,我要去找小少爷,可能……要去黄金洲……”

        王不仕叹了一口气,这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啊。

        不过……也罢……

        ……

        “齐国公死了!”

        靠近文庙,是一群读书人所居的地方。

        消息已传了来。

        寒窗苦读的读书人们,顿时露出欣慰。

        果然……老天有眼了啊。

        周举人和陈举人是最高兴的,他们本就是朋友,周举人先听到消息,兴冲冲的提了酒,寻到了自己的好友。

        陈举人听到消息之后,喜极而泣,手舞足蹈的道:“这……这是老天有眼,是天不绝我圣学啊,此贼豺狼成性,国贼也,今天诛此贼,你我的好运气来了。”

        此前听说要废除八股,这两位举人老爷忧心忡忡,没了八股,他们的一生,还有什么意义。

        他们学了一辈子的八股啊。

        可现在……

        二人几乎相拥而泣。

        “来,陈兄,当浮一大白。”

        “好,当浮一大白。”

        陈举人命府中的书童,取了酒盏来,开了周举人提来的一坛花雕,斟满,二人一饮而尽,面上都泛着红光。

        周举人激动得耳根都红了:“陈兄,此獠既是被诛,自是普天同庆,陛下身边,少了这个贼子,便是你我因缘际会,将来金榜题名,大展宏图之时,难怪,昨夜我忽做一梦……”

        “噢,不知何梦?”

        “我梦见……梦见……”

        ……

        外头,有人疯狂的拍门:“陈兄…………陈兄……”

        有一个秀才,跌跌撞撞的进来,脸色苍白如纸。

        两位举人见了他,一时愣了。

        周举人打起精神:“原来是刘贤弟,刘贤弟竟也来拜访了,是不是也是为了……”

        只是这话还没说完……

        “朝廷废科举了。”

        两个举人听了这话,顿时……脑袋炸开一般。

        刘秀才顾不得二人的反应,逐而道:“不只如此,还废除了所有读书人的功名,已命各地学官削除学籍名录,从今以后,再没有举人,没有秀才了……”

        说着,刘秀才捂着脸,露出痛苦不堪之色。

        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周举人吓得魂不附体,脸色惨然:“这……这如何可能,这怎么可能!陛下……陛下这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啊,这不是真的,绝不是真的……陛下难道就不怕咱们读书人……”

        刘秀才悲切的道:“不,现在……该怕的是咱们……”

        “什么?”

        “你还不知道吗?”刘秀才打了个寒颤,看着周举人道:“而今这满街对这纶巾儒杉的读书人,都是恨之入骨啊。你们不知道吧?股价崩了……半个时辰不到,几乎所有的股票,统统暴跌……有许多人,已是转眼之间,所拥有的一切化为乌有,已有人开始去读书人宅里纵火了呢,城南的周大儒,不知你们认得吗?他的宅邸,就起火啦,烧死了几口人。”

        “还有人要去提学衙门里,抢夺学籍的名录,说是咱们这些有功名的读书人,统统都该死,要趁着朝廷销毁学籍名录之前,拿了名录……一个个……报复……要为齐国公报仇雪恨!”

        陈举人也给惊得打了个寒颤:“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他眼睛红了,一把拉过了刘秀才的衣襟,龇牙裂目的道:“股价暴跌了?我…我……愚兄我……”

        他脸上露出了难以言喻的惊恐。

        对于外头纵火的事,一点也不关心。

        他突然哀嚎的道:“我买的四海商行……它也暴跌了……也暴跌了?”

        “跌了……都跌了……”刘秀才滔滔大哭:“不只是股价,这宅邸,到现在,已是拦腰而断了,可怜我才刚贷款买的宅子啊,交了真金白银的首付,现在这宅子,竟是不及借贷的银子……”

        周举人顿时觉得头晕目眩。

        因为……他也是在京中置了产的。

        功名没了。

        家底也没了。

        什么都没有了。

        周举人突然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他喃喃念道:“这么说来……这么说来……”

        “我来,便是提醒两位兄台,这些日子,万万不可出去,都留在家中,大门紧闭,避祸要紧,还有……家中一定要小心火烛,而今……京里已是乱成了一锅粥,要出大事啊。”

        周举人和陈举人已没有心思再听这些了。

        避祸吗…………

        可到了现在,不就已大祸临头了吗?

        毕生的积蓄,辛苦得来的功名……而今……统统都没有了。

        “是谁……是谁刺杀了齐国公……”陈举人泪流满面:“齐国公是当朝大臣,是当今圣上的驸马,他们……竟是胆大包天到了这个地步……”

        …………

        这几章很难写,因为需要总结一些西山书院建立以来的得失,在这个剧情里,把此前的人和事,做一个总结,今天尽力会多更一些,谢谢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