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谁赞成,谁反对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谁赞成,谁反对

        对于钱庄而言,挤兑的风险是极大的。

        现在,王金元既然打算继承方继藩的遗志,无论如何也要回购股票,将这哀鸿遍野的股价救起来,那么就需要更多的资金。

        可若是挤兑继续进行,这不啻是后院起火,让整个西山更加雪上加霜。

        而公主殿下这边既有了许诺,却还是让王金元有些担心。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只能破釜沉舟了。

        他立即回到钱庄,下令所有的掌柜开始行动起来。

        交易所里,大量的资金还是注入,疯狂的回购股票。

        这本是一直暴跌的股票,终于开始有了一丁点回暖的势头。

        王金元无疑是在豪赌。

        因为他虽抽调了西山钱庄上千万两纹银,甚至还留着大量的资金作为储备,可在资金耗尽之前,能否恢复股市,却还是未知之数。

        只是在这个时候,某些商行见西山钱庄开始注入资金,终究还是有所动作起来,有人开始入市,当然……绝大多数显得极为谨慎,生恐一个不好翻了船。

        唯一的好消息是,随着大量的股票开始回购,疯狂抛售的势头,却是阻住了。

        只是……

        对于西山钱庄而言,却是生死存亡一线的时候。

        如此大规模的资金调度,本就使许多人怀疑西山钱庄是否有足够的储备,一下子,挤兑潮终于开始爆发了。

        数不清的人,担心自己手中的大明宝钞变为废纸。

        越来越多的人生恐这个时候,钱庄的储备一空。

        因而,前来兑换真金白银的人越来越多。

        其中有为数不少的,就是不忿西山的人。

        方继藩死了,他们高兴。

        结果股价和宅邸的价格暴跌,他们却发现,受损最大的,竟是他们自己。

        他们的心在淌血。

        却毫不犹豫的断臂求生。

        因而,他们立即抵赖贷款,宁可被西山没收了宅邸和田地、土地的抵押。

        现在……他们绝大多数人,已是家财散尽。

        宅子没了,家里的地没了。

        什么都没有了。

        或许……有的人手里还有一些宝钞,唯一令他们觉得安慰的,是还有一个官职。

        于是,他们不得不安慰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方继藩那狗一样的东西,便是死了,也让大家伙儿不得安宁啊。好嘛,我等破了家,他方家,难道还有好日子过吗?

        大不了,鱼死网破,大家一起嘛。

        西山钱庄肯定要完了。

        看着那前来挤兑的人潮,那此前被没收了土地和宅邸的周涛,就高兴得不得了。

        这是这段时间里,唯一的好消息。

        老家的土地没了,宅子也没收了,西山下了强制搬迁的命令,一时之间,周家是一片哀嚎,可周涛虽是心在淌血,可想到……这是为了继往圣绝学,咬咬牙,搬。

        一家老小,几十口人,只能遣散了奴仆,寻了一个火柴盒一般的小楼住下,日子过的不舒畅啊,周涛郁郁寡欢。

        手里的宝钞,只剩下了几百两,这是最后的一笔财富了。

        这个时候,还能怎么样?

        他当日便拿着宝钞前去钱庄,却见这钱庄里人山人海,到处都是来挤兑的人,许多人生怕排在后头,便取不回金银了,焦灼的不得了,推挤得厉害。

        虽然钱庄一再保证,定有足额的金银供大家兑换,可人们依旧还是焦虑不安。

        京里这几日发生的事,让所有人都成了惊弓之鸟,许多人可是毕生的财富都在这钱庄里。

        看着这乱糟糟的人群拥挤,周涛心里却是暗乐,他一方面担心自己的宝钞取不回金银,另一方面又巴不得这西山钱庄倒了才好。

        …………

        事实上,钱庄的存底,快要清空了。

        因为宝钞的印制,虽是和金银等同,可随着资产价格的不断暴增,泡沫却还是有的。

        也就是说……宝钞其实是印的比储备金银的价值是要高不少。

        现在突然这么多人拿着宝钞来兑换,这对本就伤筋动骨的西山钱庄而言,不啻是雪上加霜。

        而此时……一身素缟的朱秀荣,乘坐着马车,却抵达了陈记商行。

        陈记商行做的乃是车行买卖,规模很大,在京师和江南都是此中翘楚。

        因为这样的买卖,现金流大,因而手中的宝钞,数不胜数。

        马车四周,是几个宦官和数十个护卫。

        听是公主殿下登门,陈家上下诧异无比。

        于是,陈家的家主陈尚连忙领着几个儿子到了中门来迎接。

        朱秀荣徐步至厅中,款款坐下。

        陈尚小心翼翼的侍奉着,猜测着朱秀荣的来意。

        朱秀荣漫不经心的呷了口茶。

        她现在已收了泪,却依旧显得憔悴。

        紧接着,她徐徐启口:“陈家在车马行数一数二,不过听说现在买卖也有了一些困难?”

        陈尚忙道:“是,是有一些。”

        “哎,现在是共体时艰的时候啊,大家都有难处。先夫虽是去了,可从前他却提及过陈家,说先生办事聪明,合该先生发财。”

        “呀,齐国公竟提及过小人?”陈尚心情复杂,不管怎么说,他虽然和方继藩没有交情,可新城的建立,到陈家的发家,某种程度而言,陈尚是跟上了西山崛起的步子,才有今日,所以他和方继藩虽不相识,却是倾慕已久。

        “这是自然。”朱秀荣又淡淡的道:“先夫故去,现在家里呢,只留下了孤儿寡母,哎……本宫虽为帝女,可已打算好了,生是方家的人,死是方家的鬼,现在本宫操持家业,多有一些不懂的地方,往后还需多向先生们请教。”

        “不……不敢……不敢的。”陈尚忙摆手。

        朱秀荣却是起身,朝陈尚福了福身,行了个礼。

        陈尚哪里敢接受,立即屈膝拜下:“殿下折煞小人啦,折煞小人啦。”

        朱秀荣又说了几句话,自是说了陈记商行这些年为新城出了不少力,又说起头七将至,请陈家人去拜一拜,方才起身,告辞而去。

        这陈尚恭谨的将公主殿下送出了府邸,见公主殿下的车驾远去,他才恍惚的回过头,朝着身后的长子陈叶道:“赶紧的,立即将人找回来,咱们手里那一百多万两的宝钞,不兑了……快……”

        陈叶一脸愕然,不禁道:“爹,怎么不兑了?人们都说,这宝钞只怕不稳当,还是兑回真金白银的好。”

        “你懂个屁。”陈尚绷着脸,扬手直接给了陈叶一个耳光。

        他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儿子,厉声道:“你这没眼色的东西,到现在,你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吗?公主殿下亲自登门,这是陈家多大的福气?你以为公主殿下此时是来干什么的?她开先第一句便提及了齐国公,这是什么,这是动之以情,没有齐国公,有什么咱们陈家的今日吗?这其后,殿下又说,她生是方家的人,死是方家的鬼,这叫晓之以理,这是告诉咱们,方家还没跨呢,没有齐国公,还有太康公主殿下,太康公主殿下背后是宫中,是大明的朝廷,这个时候,可万万不能对西山落井下石,否则西山就算保不住,她还治不死我们区区陈家吗?”

        陈叶听得大汗淋漓,心里却默默的道,我瞧公主殿下很客气啊。

        只见陈尚又咬牙道:“此后公主殿下起身,朝我行了个礼,她乃天潢贵胄,是当今陛下亲女,我何德何能,算个什么呢,也配受她的礼?这又叫什么,这叫无功不受禄,公主殿下能为了西山,给我这等贱商行礼,就说明她已决心护住西山,不惜一切代价了。她可以屈尊行礼,也就可以对任何坏事的人不客气,我们陈家有几条命,能和她对着干?你真以为西山这些年有声有色,日进金斗,是单靠买卖?人家手里,是有刀的!”

        陈叶此时,终于吓得魂不附体。

        陈尚又道:“方才攀谈时,她又说起了一些买卖上的事,看来是做了功课的,这说明她将我们陈家的买卖都摸了个一清二楚了,她清楚咱们的家底,这便是说,大家可以共富贵,也必须得共患难,你不跟她共患难,到时,西山完了,咱们陈家也得跟着一起陪葬。”

        “还有……咱们亲自送了她的车马出来,你难道没瞧仔细吗?她的车马,不是往西山的方向回去的,而是往东去了,这往东不远,就是做米行的德胜商号,她拜访的,不是咱们陈家一姓,只怕这京里,但凡是有名有姓的商户,她都要走访,你个狗东西,现在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吗?说不准……这西山钱庄还真有救,这个时候落井下石,这不是找死吗?传令下去,咱们感念齐国公的恩德,这时候,理应和西山共存亡,手中的宝钞,一两都不许去取兑,对了,家中查一查还有多少现银,咱们自己存一点,其余的,都送去西山钱庄,兑成大明宝钞,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不能再计较个人的得失了。咱们经商的,凭的其中一样就是眼光要放远一些。现在如此境况,横竖是死,不如跟着方家,博一条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