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万死难恕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万死难恕

        刘辉文满是痛心疾首。

        他此言一出,倒是让这堂中瞬间沉默了下来。

        某种程度而言,刘辉文的话,是能让他们产生共鸣的。

        站在这里的人,当初哪一个不是自诩自己是圣人门下,哪一个所学的,不是那圣人的绝学呢?

        只不过……绝大多数人,只是将它当做敲门砖,也有人知晓变通,此时再听,心里虽有感触,却似乎隐隐也觉得刘辉文不对。

        而有的人,认同刘辉文之言,只不过……刘辉文敢于说出来,他们却将这些心思烂在肚子里而已。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自程朱而始,儒家历经了数百年,这强大的惯性,以及那等价值观,岂是新学十数年的功夫,就可彻底其根基的。

        于是,堂中只是沉默,许多人则不禁心里唏嘘。

        弘治皇帝却是冷若寒霜,现在他听到这些话,只感到厌恶。

        弘治皇帝冷冷道:“这样说来,当真是你谋刺方卿家?”

        刘辉文一番话之后,又拼命的咳嗽,而后才抬起脸来,肃容道:“是。”

        弘治皇帝此时,却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王守仁。

        这个方继藩的弟子,到底有什么是他不会的啊。

        弘治皇帝随即冷笑:“你可知罪?”

        “不知。”刘辉文毫不犹豫的回答,而后正色道:“老臣自幼学习经学,寒窗二十载,蒙诸先帝厚爱,得以入朝为官,又数十年宦海浮沉,不敢说有功,却无过失。先帝驾崩时,曾下诏曰,陛下将继大统,承祖宗之业,若陛下贤明,则众臣辅之。若陛下昏暗,众臣当谏之。陛下登基,此后废除了诸多恶政,也罢黜了许多的佞臣,庙堂之下,无不欢欣鼓舞,于是老臣遵先帝之言,辅佐陛下,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可如今呢……如今陛下对这指鹿为马,对这不分是非黑白的方继藩言听计从,陛下……老臣敢问,老臣这十数年来上奏的谏书,七十有六,这七十六份奏疏,陛下可曾看过?陛下看过之后,可有触动?陛下若有触动,又何以留中不发?”

        刘辉文说着,竟是大哭:“陛下啊,历朝历代,奸臣贼子,莫不如此。陛下如此包庇此贼,甚至还动了妄改祖法,废除八股的念头,这令天下的臣民,情何以堪?若太祖高皇帝在,陛下又有何面目相见?”

        他说的义正言辞,冠冕堂皇。

        百官们纷纷垂头,更加不发一言。

        弘治皇帝左右四顾,心里想,这里头定有不少人认同刘辉文吧。

        弘治皇帝便道:“朕若见太祖高皇帝,无愧于心。祖宗之法,本意在于稳固社稷,今朕的江山,固若金汤,太祖高皇帝见之,必称善。”

        刘辉文眼里,顿时变得绝望,他咬牙,随即道:“此想当然也。”

        弘治皇帝厉声喝道:“大胆!尔所犯的,乃是十恶不赦之罪!”

        “若贯彻始终,便是大罪,那么臣自是当诛,只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老臣今日不吐不快。”

        看似面容和善的刘辉文,却是比任何人都刚烈。

        方继藩在旁,心里想,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都敢做出这样的事来了,只怕早就做好了死无葬身之地的准备了。

        这个人,他不怕死。

        弘治皇帝冷笑道:“拿下!”

        一声令下,如虎狼一般的禁卫便已冲了进来。

        刘辉文的眼里,写满了绝望。

        他似乎心里明白,自己所寄望的正轨,大明,再也不会步入了。

        他没有反抗,任由禁卫们拿住自己,口里发出大笑。

        …………

        这堂中沉默了下来。

        弘治皇帝胸膛起伏,似乎还是怒不可遏,脸色异常铁青。

        刘辉文认为他错了,刘辉文是在用自己的性命来提醒他。

        可是……弘治皇帝却知道自己是对的。

        他越是深信如此,越是愤怒于刘辉文竟敢谋刺自己的女婿,更气的是,刘辉文的居心。

        此人……只怕就是希望这样的结局吧。

        唯有如此,他方才可名留青史,成为万世楷模。

        他将自己比作了殉道者,那么……朕呢?

        他做了比干,朕就是商纣王。

        这哪里是什么忠臣,口里说着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却不过是为了一己虚名,而将自己君父推到了十恶不赦的地步。

        弘治皇帝心里发寒,眼眸如刀,口里淡淡道:“诸卿,刘辉文图谋不轨,此大不赦之罪,当如何处置?”

        百官默然,许多人面带惭愧之色。

        在他们的价值观中,似刘辉文方才的举止,即便他的行为有什么不对,却也称得上是忠臣义士了。

        此时若是落井下石,只恐百年之后,为人所轻。

        人……都是要脸的。

        便连刘健,也是沉默不言。

        弘治皇帝的目光在百官的脸上扫过,抿了抿唇,似乎明白了百官的态度。

        站在一旁的萧敬却道:“陛下,这样的乱臣贼子,当诛三族。”

        弘治皇帝侧目看了萧敬一眼,心里一松。

        萧敬可谓是在关键时刻给他送上了一个台阶。

        他某种程度,能够理解先帝们的苦衷了。

        百官们虽是成日君君臣臣,却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他们或求身后之名,或想取利,他们不必一味的阿附于皇权,因而,万事都有自己的心思。

        可身边的这些宦官,却是离不开皇上的,甚至所有荣辱都寄托在帝皇的身上,于是这玲珑心思,就都用在了猜测圣心上头。

        这样的人,可称之为小人,可是……天子又离得开这些小人吗?

        弘治皇帝冷笑:“那么……就依刘伴伴所言,将其人拿下诏狱治罪,令其招认党羽,夷其三族。”

        百官们依旧沉默。

        他们没有落井下石。

        可是,也没有为刘辉文辩解,因为他们很清楚,犯错了就是犯错了,而且这是谋逆大罪,绝没有通融的可能。

        “陛下!”

        却在此时,有人道。

        弘治皇帝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

        却见方继藩站了出来。

        见了方继藩,弘治皇帝冷漠的心才缓和一些:“何事?”

        “儿臣以为,对于刘辉文的惩罚过重了。”

        弘治皇帝愣住了。

        百官们顿时哗然,纷纷看向方继藩。

        方继藩道:“刘辉文固然是万死之罪,可是诛其三族,他的族人又有什么罪?陛下万万不可妄杀啊,何况儿臣不是还活着吗?因此儿臣建议,请三法司审此案,该是什么罪,便是什么罪,如若不然,难免滥杀无辜。”

        “再有,刘先生方才所言,也令儿臣心里颇有感触,虽是废除八股,势在必行,可这毕竟是祖宗之制,乃太祖高皇帝所立的成法,只是这八股取士已是弊病重重,陛下非改不可,可刘先生敢于提出这样的忠言,也是令儿臣极为钦佩的。所以儿臣希望陛下能够宽大处置。”

        “嗡嗡嗡……”

        满堂哗然,众人开始窃窃私语。

        这绝对不科学啊。

        虽然百官也没几个人信科学的。

        他方继藩,历来睚眦必报,惹了他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的,他方继藩能有这样的好心?

        而这刘辉文,居然敢刺杀方继藩,方继藩只怕巴不得灭他十族都觉得难解心头之恨,怎么可能为刘辉文说情了?

        事有反常即为妖啊。

        弘治皇帝也是诧异,可他见方继藩一脸真诚的样子,竟是无语。

        朕为你出头,你竟在做这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弘治皇帝的脸色有冷了起来,道:“朕意已决。”

        “陛下……”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或许方继藩这狗东西不过是口里客气一番的时候,却见方继藩一脸沉痛之色:“陛下啊,儿臣以为,凡事都要讲理,不可意气用事,儿臣自知陛下如此,是爱护儿臣,可刘辉文方才所言,实是触动人心啊,若是如此严惩,天下臣民,只怕人人自危,皆会惶恐不安,陛下……是否借一步说话?”

        方继藩接着,朝弘治皇帝眨眼。

        弘治皇帝:“……”

        很多时候,弘治皇帝是拿方继藩没有办法的。

        你若是动怒,他便开始各种陛下圣明,陛下了不起,伸手还不打笑脸人。你若是不怒了,他便开始撒泼,一副牛皮糖的样子。

        弘治皇帝听到要借一步说话,心里满是疑窦,似乎觉得如此有些不妥,却不禁道:“朕正好也想去歇一歇,去喝口茶。”

        方继藩和弘治皇帝交换了一个眼神,此后便一前一后的去了耳房。

        留下来的,却是一群一头雾水的百官大臣。

        人们错愕着,似乎还无法接受刘辉文成为真凶,更无法接受方继藩的反水。

        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人精,不是大明最聪明的人?

        他们看待事物的角度,绝不会简单。

        因此,在他们看来……这方继藩定又有什么毒计了。

        只片刻之后,弘治皇帝和方继藩便去而复返。

        就在所有人错愕的时候,弘治皇帝道:“朕方才吃了一盏茶,心里的气也消去了不少,现在细细思来,倒是觉得刘辉文倒是罪不至如此,那么就依方卿家所言,三司会审,查实了刘辉文的罪行之后,再明正典刑!”

        啥?

        百官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