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席卷天下财富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席卷天下财富

        世上的许多事,总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正如谁也料不到,方继藩居然当真为刘辉文求情。

        而且刘辉文如此大罪,竟然……还当真被皇帝恩准进行三司会审。

        三司会审啊。

        牵涉到的乃是大理寺、刑部,以及都察院。

        又因为都察院多清流,所以这罪责的轻重,往往是都察院主导。

        刘辉文此举,只怕博得了不少人的同情,到时若是量刑过轻,几乎是肯定的。

        甚至这宦海浮沉了多年的刘健,心里大抵已经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接下来三司会审,最后报上来的结果一定是从轻发落。

        其实这可以理解,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名声受损,当然……这审问的官员,倒也未必是想救下刘辉文,而是要表一个姿态,反正自己仁至义尽了,案情报上去,若是陛下不满意,要求重新定罪,却又是另一回事。

        可问题就在于,陛下到时气也消了,三司会审有了结果,要求从轻发落,陛下会选择推翻三司会审的结果,非要杀刘辉文不可吗?

        似刘辉文这样的人,最大的麻烦就在于,他的案子,本身就很大。

        除此之外,他的所作所为,有极大的争议。

        最终将会是什么结果……却是难料的得很了。

        可除刘健之外,更多人所想的,却是齐国公为何要为刘辉文求情。

        这狗一样的东西,一向坏得很的啊。

        …………

        刘辉文自知自己是死定了,随即下了诏狱,他早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甚至预料到,到了诏狱之后,将会面临严刑拷打,到了那时,将斯文丧尽。

        可是他却显得从容,当初他决心做这件事的时候,就曾想过这样的后果。

        可在诏狱不久,刘辉文便被大理寺下了驾贴,请了出去。

        刘辉文先是显得诧异,不过他毕竟也是为官过年的老臣子了,心知中途必定是出现了什么变故,待他到了大理寺,就很快的被重新安顿下来。

        大理寺的职责有二,一方面是监督刑部的案情,对所有的重案进行复核,以免刑部出现错案。而另一个职责,则是负责某些钦案的处理。

        刘辉文到了大理寺后,本是抱着必死决心的他,心就一下子的定了。

        有救了。

        朝着这架势,是奔着三司会审去的。

        倘若是三司会审,势必是大理寺、刑部和都察院出面定巚案情,这庙堂上下,谁不因废除八股而痛不欲生,天下唯一的反抗者,便是他,这三司之中,谁敢从重的给他定罪,那便是儒生眼里的罪人啊。

        等他知道,原来竟是方继藩为自己求情时,他怎么可能认为是方继藩的好心,心里却更是冷笑。

        看来……这方继藩也是怕了,他怂恿着陛下做下如此丧尽天良之事,已开罪了天下人,此时定是惶恐不安,便如同商鞅变法一般,哪怕是能猖狂一时,可这天下大势,千年之文脉,数百年的科举取士,岂是说断便断。

        人心在吾,纵有万死之罪,又能奈何。

        哪怕就算是死了,百年之后,老夫也是魏征,是比干,光耀万世。

        他气定神闲,预备着接下来的会审。

        …………

        弘治皇帝没有立马回宫,他撤走了百官,留在了方府。

        见了女婿无恙,虽是出现了那刘辉文的插曲,可很快,弘治皇帝就恢复了笑颜。

        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道:“朕本欲追封卿为王,谁晓得你竟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如此……甚好,能回来便是好。”

        本欲……追封……

        方继藩眼睛发直,为何不早说呀。

        不过听陛下的口气,这王爵怕是不翼而飞了。

        方继藩心里酸溜溜的,却还是道:“陛下如此厚爱,儿臣实在是感激涕零,儿臣对于功名利禄,没有兴趣,只要能为陛下尽心效命,赴汤蹈火,亦在所不辞。”

        弘治皇帝大悦:“若人人都是卿家这般,朕何必成日愁眉苦脸了。”

        “对了。”方继藩看着弘治皇帝:“却不知陛下可知道此时的股市和宅邸的行价如何了?”

        这当真是一语惊醒了梦中人。

        前些日子,弘治皇帝一丁点心情都没有,什么都没心思去管,现在猛地知道自己的女婿无恙,这才陡然关心起来:“朕只知前些日子,股价和宅邸的价格暴跌得厉害,却也不知现今如何了。”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陛下,想来在得知儿臣回到了京师之后,势必会一次大利好,陛下……儿臣还听说……西山钱庄那儿,趁着股价暴跌的时候,大量的回购了不少的股票。”

        大量的回购……

        就在不久之前,这股价已经跌到了谷底,甚至只有原来市值的五分之一,甚至是十分之一。

        也就是说,西山钱庄用了最低贱的价格,回购了大量的股票,而现在……

        这西山钱庄,宫中占的股份是最多的,其次方才是方继藩。

        倘若是如此的话……那么……

        弘治皇帝先是一愣,脸上似乎出现了狂喜的端倪,可随即,这端倪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弘治皇帝肃容道:“股价起起伏伏,市值几何,于朕而言……终究不是什么大事,能见卿平安即好。”

        方继藩感激涕零:“陛下视儿臣为子,儿臣也视陛下为父,儿臣……经此大难,能再见陛下,真是……真是感慨万千……于儿臣而言,这春风十里,不及陛下也。”

        萧敬站在一旁,本是乐呵呵的,听到此处,脸却是变了。

        萧敬毕竟是在内书房读过书的。

        细细咀嚼,这后半句,还真颇为有几分寓意。

        春风十里,即可借喻春风,又可意欲人生的得意,可这美好的景物和得意的人生,都及不上能与陛下知遇。

        这狗东西,他还作诗了。

        萧敬的心,又痛了。

        弘治皇帝则是颔首点头:“哎……朕只有一子一女,本就是将卿当做自己的儿子看待啊。”

        说着,他站了起来,叹了口气才又道:“你这一路回来,定是辛苦,秀荣这些日子,更是不知吃了多少的苦,朕就不在此久留了,你们好好的聚聚吧。”

        说罢,弘治皇帝转身便走。

        出了这方家,外头早有车驾等着了。

        群臣们各自心思复杂,却也不敢贸然离开,都在方府外候驾,只是此刻,有人已经开始思绪飘飞起来,怎么总感觉……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忘了,像是还会有什么事发生。

        弘治皇帝倒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回头道:“太子呢,太子为何没有跟来?”

        萧敬道:“太子……太子殿下一直留在方宅里,乐呵呵的,奴婢…………其实给殿下使过眼色的,可他视而不见。”

        弘治皇帝眼眸一瞪,气恼的道:“去,将他拎出来,他凑什么热闹。”

        萧敬却是战战兢兢的道:“奴婢不敢。”

        “哎……”弘治皇帝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朕生了个不谙人情的傻儿子啊。”

        说着,他预备登车,却又吩咐道:“立即派人去各个牙行,还有交易所里,打探最新的行情,朕要每半个时辰,都有最新的行情奏报来。”

        萧敬明白了:“奴婢遵旨。”

        …………

        消息开始传出来。

        齐国公回京啦。

        只是起初的时候,这消息……倒是没有引起什么波澜。

        这些日子,关于齐国公回京的谣言,大家早就听的耳朵都出茧子了。

        起初的时候,人们还信,可见西山那儿还在披麻戴孝,便晓得都是假的了。

        这假消息多了,自然而然,也就再没有人去相信了。

        可是……这哀鸿遍野的市场上,却陡然之间开始暗波汹涌起来。

        不知是从哪里来的资金,开始疯狂的收购一切可以收购的东西。

        这些日子,虽是救市,使价格慢慢的稳定下来,可毕竟绝大多数人依旧没有信心,市面上的抛售……乃是屡见不鲜的现象。

        可很快……人们就察觉,这资金回购的力度,居然开始加大,从此前的抛售多少,择机吃进一些,到了后来,竟开始变得饥不择食起来,无论是股票、土地又或者是其他的资产,只要出现在市场,便被迅速扫空。

        某些人开始察觉出了异常。

        可已迟了,毕竟……调动资金,是需要花费时间的。

        何况……现在的消息并不明确,那寻常的游资,体量太小。而真正的大商家,却因为体量太大,反而不追求风险,因此……并没有引发什么波澜。

        可随后……齐国公回京的消息,开始传得更疯狂起来。

        甚至还传闻,西山的灵堂已经撤下,于是心里存疑的许多人,开始四处打探消息,或往西山求证。

        而接下来……当所有人都意识到,齐国公真的大难不死的时候……京师沸腾了。

        齐国公没有死,他幸运的躲过了那一场大火,之所以隐姓埋名,只是为了防备贼子后续的追杀。

        大商家最先得到了准确的消息。

        这些人……本就消息灵通,很快……他们开始有了动作。

        人们渐渐的发现,原先无人问津的市场……突然开始回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