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富可敌国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富可敌国

        八股废除了。

        没有了出路。

        宅邸和田地都贱卖了,失去了生产资源。

        转过头……却发现这些本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涨……涨了啊。

        前几日才卖出去的宅邸和土地,才几日功夫就暴涨,可这些东西再不属于自己了呀!

        当他们发现自己除了债务之外,已是一无所有,这时……方才醒悟过来。

        在这个时代,当人没了土地……失去了功名,首先失去的,便是家里的奴仆。

        奴仆们争相逃亡,跑了个干净。

        紧接着,便连婢妾也纷纷卷了剩余的财富跑了。

        在地方上,所谓的人脉,顿时土崩瓦解。

        因为人脉本是靠着实力来支撑的,家道中落,谁理你。

        何况这波及的不是一家两家,你找别人帮忙,别人还想找你呢。

        此时此刻……竟只是一转身的功夫,许多人发现自己竟和寻常百姓没有了任何的分别。

        不甘心的自然是有的……可是他们的不甘,这才发现无效起来。

        尤其是地方上,这一次遭受的,都是重创。

        剩余的士绅,虽是保住了自己的田地,却是人心惶惶,一时之间,无所适从起来。

        此事从头到尾,就如一个闹剧一般。

        你要怪皇上?怎么,还想造反不成?

        你要怪那齐国公……可齐国公也是受害者,差一丁点儿便死无葬身之地,倘若不是他死而复生,还不知多少人跟着遭殃呢!

        能怪谁呢……怪谁……

        这漫天的怨愤,大家竟是发现,无处发泄。

        好生生的日子,转眼之间变得艰难起来。

        破产的人,只能对天长叹。

        而此时……弘治皇帝已听闻到了消息,随即火速带着萧敬,匆匆来到了西山。

        在西山………车马如龙。

        从天下各处赶来的车马,将无数的契约带了来,人们挥汗如雨,犹如秋收一般,赶着开始清点。

        正施施然喝茶的方继藩,听闻陛下来了,心急火燎的赶到了弘治皇帝的面前,行礼道:“陛下,儿臣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弘治皇帝只是颔首点头:“朕听闻你调集了资金去天下各府各县收购土地了?”

        方继藩道:“这人人都往交易所里去凑,儿臣凑不上去,左思右想,所以……”

        弘治皇帝显得龙精虎猛。

        佩服啊。

        满天下的人,只想着股市,想着京里的宅子,所以人人都在争抢,可方继藩,却是不落俗套,居然……

        弘治皇帝不禁有点纳闷,朕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听说许多地方的地价都是暴跌,已到无人问津的地步,而西山仗着交易所大量的资金注入,抽调数不尽的资金,疯狂的扫荡天下的土地市场,这里头的利润,只怕不比交易市场要低。

        弘治皇帝背着手,不禁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西山钱庄,他可有五成以上的股份!五成啊!

        弘治皇帝兴致勃勃的道:“来,里头说话,现在已经点验清楚了吗?”

        方继藩摇头:“还早着呢,还有许多偏僻的府县,契约还未送到京里,另一方面,现在送来的地契,也是堆砌如山,儿臣………一定好好努力,争取在一个月之内,将这地……统统清点出来。”

        一个月……还只是清点……

        这真的大大超越了弘治皇帝的预期,令弘治皇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人的从众心理,真是可怕啊,有点风吹草动,有人开始兜售,紧接着便是暴跌,暴跌之后便是更疯狂的抛售,恐慌的心理一弥漫……

        弘治皇帝大抵已明白,这经济与人的信心息息相关了,难怪那刘文善所著的书中,格外的强调经济即人心。

        弘治皇帝整个人脸色凝重起来:“现在点验出来的有多少?”

        方继藩想了想道:“半个时辰之前,儿臣问过一个数目,说是有山林、田亩之地,总计三千七百二十五万亩。当然,这其实只是冰山一角,儿臣的预计,一个月之后,这个数目还会增加三四倍,盖因为前期有大量的人,居然宅子和抵押的土地都不要了,因而……这些都是早就折算好了的……”

        弘治皇帝:“……”

        这个数目……是非常可怕的。

        户部那里,在册的土地,大致在四亿亩上下。

        当然……这只是在黄册里记录的。

        只怕其中还有不少的瞒报,甚至还有隐匿的田产,且没有计算关外和交趾的数目。

        因而……有人预估,真正的田地数目,理应是在六七亿亩上下。

        方继藩这个家伙……还真是够黑的。

        若是如他预估的一般,岂不是到手的田地,将高达亿亩?这到底动用了多少的金银,又让多少人血本无归啊。

        弘治皇帝忍不住道:“这么多的土地……操持于西山钱庄手里……意思是……若是等地价高涨,转手一卖,又是十倍之利?”

        方继藩摇头:“陛下,这东西……卖不掉。如此多的土地推上市场,谁有这样的财力,能以十倍的价格消化。”

        “说的有理。”弘治皇帝拧了拧眉,若有所思的颔首点头:“那么收来有何用?”

        方继藩听到这个问题,笑了笑道:“陛下……这土地的用处可就大了,不同的土地,可有不同的用途,若是离城里近的,西山建业这边可以着手建造新城,这地是西山钱庄的,投入的银子,也算是西山钱庄的,卖出去的宅邸,自也归西山钱庄,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准能赚。”

        弘治皇帝眼里放光。

        虽然作为一个帝皇,他很想自己表现得淡定一些,可实在是压不住内心的那一团火焰。

        “有道理。”

        方继藩便接着道:“其余的呢,或是用来修路,用来建设各项设施,令百姓们安居乐业……”

        “这只怕花费不少吧?”

        方继藩正色道:“陛下可有没有想过,何为新城?新城可不是一个宅子这样简单,倘若只是一个宅子,不过是一堆烂石头而已。人们之所以愿意住在新城,盖因为这新城之中,生活便利、舒适,因而需要道路,需要铁路,需要医馆,需要学堂,需要铺设和预埋管道,需要挖解决地下水渠,需要开挖粪池,这大大小小的东西,无一不是利于国计民生的,建设了新城,便需要注入大量的资金,资金周转起来,便需要无数的作坊支持,需有人炼钢炼铁,需有人烧砖建窑,这都是需要数不尽的人力的事,当下我大明最多的就是流民,只有给流民们一口饭吃,方才利于我大明的社稷基业。这饭从哪里来?不就来源于数不尽的作坊,还有修桥铺路吗?”

        方继藩顿了顿,继续道:“他们有了薪俸,咱们的宅子才可卖出去,卖了宅子,回笼了资金,就可以更加快的建设新城,于是就有了医馆,有了学堂,有了戏堂,有了商业。有了这些,便需要大夫,便需要教师,需要戏子,需要商人,需要这一个个铺面的货架里,摆上无数的商品。这一切……都是相辅相成。”

        “陛下……儿臣无一日不在为我大明,为皇上您,为这苍生百姓谋划啊。天下各个州府,无不是残破不堪,一到雨天,道路便是泥泞,莫说是车马,便是人都难以行走,且大多街巷窄小,这粪水又无法处理,臭烘烘的,这样的地方,不但容易滋生疾病,而且百姓们在此聚居,也甚为辛苦。”

        “朝廷从前只晓得劝农,可如今开了新政,想要国富民强,需劝工,劝商,劝人读书,将这本是无用的劳动力,组织起来,让他们各司其职,京师和保定……就是整个天下的样板,可陛下的天下,不只一个京师和保定,若是朝廷只顾眼前,却遗忘了天下各州府的百姓,那么……陛下不过是京师军民的父母,而非天下人父母。”

        “银子……撒出去,只要它还在流动,流的越快,普及的人越多,对我大明,就越有好处。现在当务之急,是借用新城,将这银子流动起来,为我大明奠定基石。”

        方继藩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说的连自己都感动了。

        自来到这个世界,他就无一日不想改变这个世界。

        不是因为其他。

        而是因为……方继藩是个真正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两世为人,若只是想着自身富贵,这又有什么意义?

        经济的本质,就是利用消费带动生产的繁荣,而旺盛的消费力,将使生产力也随之疯狂的扩张。

        可旧有的思想,扎根太深了,不说那等自给自足的消费观,便是连历朝历代的皇帝,都不断的在推销着节俭的观念,人们将钱分成两半来花,可是……时代变了,从前的方法,不管用了。

        想要扩张,想要发展,就必须得放开手来消费。

        既然大家都舍不得花钱……那么……很好,方继藩卖房给你们,帮你们花好了。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也不禁为之感慨,想到那只会张口说什么圣学的刘辉文,再看看这一刻的方继藩。

        他叹了口气道:“朕得继藩,如周文王遇姜太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