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晴天霹雳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晴天霹雳

        次日。

        刘家果然来了许多人,门前车马喧嚣。

        刘辉文的儿子叫刘歉意,刘歉意亲自领着几个弟弟在门口迎客。

        来的人果然不少。

        正如方继藩所说的那样,许多人现在正是有气没处出。

        这一次,不少的士绅直接破产,就算幸存下来的,也是伤筋动骨。

        他们多是读书人,功名又没了,心里怀着满腔的憎恨。

        这是把人往死里逼啊,既然不让大家好过了,索性借着这一次三司会审,闹出一点动静,好让陛下知道,咱们不是好惹的。

        当然……

        他们这般做,某种程度而言……也是这庙堂之中,有人暗中默许。

        再不争一争,就真的完啦,争了,说不定一切就不一样了。

        “清河王老爷到。”

        门子一声响亮的唱喏。

        刘歉意一脸沮丧沉痛的样子,毕竟他的父亲还在获罪,也不知会不会牵累家族,自己的性命也是危在旦夕,在这个节骨眼上,他除了破釜沉舟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可一听到了清河王氏有人登门,刘歉意顿时打起了精神。

        这清河王氏,可是京津一带历经了十数代的名门望族啊,书香门第,而且……占据了京津无数良田,这些年,凭着科举,王氏入朝为官者就有七八人之多,想不到……他家竟来人了。

        刘歉意亲带人到了中门,果然看到清河的王世勋带着几个子弟来。

        刘歉意顿时热泪盈眶的道:“世伯……”

        王世勋身体硬朗,上前拍了拍刘歉意的肩,语重深长的道:“贤侄,小小年纪便挑起了家业,哎,遥想当年,吾与汝父青梅煮酒,何等畅快,不曾想,他竟遭如此大难。老夫去都察院打探过了,汝父现在所犯的虽是逆罪,却是其情可悯,想来,朝廷必有恩旨。”

        刘歉意目光通红,幽幽的道:“家父……家父委实不该如此啊……”

        王世勋叹了口气,颔首道:“是啊,这是大过,刺杀驸马,哎……他太刚烈了。”

        这些人,多是在京畿一带的士绅,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相互见了,都不禁问好。

        此时是非常之时。

        王世勋和人打了招呼之后,又将刘歉意拉到了一边来,压低了声音:“你可听说朝中有人颇想营救你的父亲?”

        刘歉意打起精神:“不知是哪一位叔伯?”

        王世勋眯着眼,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了,这等事,是决不可说的,便道:“现在各州府,已经在暗暗联络了,不少地方父母官,对汝父也颇为同情,还有士绅和读书人,总而言之,你需沉住气,静候佳音。那齐国公,太过火啦,须知玩火自焚的道理。”

        刘歉意见他说的暧昧不清,不禁道:“就不知是哪位高义之士……哎,莫说是他能救下吾父,便是救不下来,小侄心里也是感激涕零的。”

        王世勋意味深长的样子,却没有继续在此事上头过份的纠结,转而道:“敢在这钦案上头动手脚的人,自有他的本事,你也不必妄自猜测了,猜了也无用,世侄,去待客吧。”

        刘歉意知道再打听不出什么,便随王世勋至后院。

        后院里已摆了七八十张桌子,高朋满座,人们聚在一起,彼此诉苦,自己这一次折损了多少银子,隔壁的某某某,因为如此而破了家,凄惨到了何等的地步。又有说,好不容易考来的功名,竟是被没收了,说到激动处,个个咬牙切齿,捶胸跌足。

        不等刘歉意开口。

        便有人情绪激动的道:“事到如今,是真没法活了,从前我们读书人,受何等的礼遇,哪怕就是蒙古人来了中原,也不曾这般薄待我们的,现今好了……我等还有什么出路?我昨日坐车,迎面来了一车,此车中,竟是一个贱商,若在以往,这贱商哪里还敢迎头而来,可现在呢,对方却是不肯退让,他们是个什么东西,不知礼义廉耻,不通教化,这样的人,竟也可以骑在我们的头上……哎……不瞒诸位,此次吾家,折损了七百多亩良田,子孙不孝啊……”

        说罢,他便滔滔大哭,像失了魂似的。

        “中原衣冠丧矣。”又有人大哭。

        有人道:“刘祭酒,是何等样的人,大家心里都自知,我家与他家乃是世交,他们祖祖辈辈,都是大儒,是正人君子,今日他遭难了,是为何遭难?大家心里不知吗?如今,三司会审,弥天大祸,就在刘祭酒眼前,今日大家都在,吃着刘家的酒菜,总要说一句公道话。”

        “是……”

        人就是如此,聚在了一处,仿佛就有了靠山,自觉得法不责众起来,底气也足了,说话也大声了,平时不敢想不敢干的事,瞬间便有了勇气。

        “就请周相公说罢,我等听着便是了。”

        这姓周的人道:“不妨我等联名为刘祭酒作保如何,他是什么样的人,我等最清楚,一个两个人没什么气力,可若是千人万人,俱都联名,写下万言书,朝廷难道还能放任不管不成,我周某人,就第一个将名字写上去,无它,只不愿这庙堂之上,遍布豺狼朽木,不愿我华夏衣冠,至此而止,诸公,国朝至今日,我等已退无可退了。”

        他这般一说……在大家的激动中,骤然群起响应。

        刘歉意坐在一旁,已是热泪盈眶,他联想到庙堂中的某个大人物,似乎愿意为自己的父亲开脱,再见这么多人为自己父亲正名,心里感慨万千,起身拜下道:“学生不过是小辈,今父蒙难,死亡且在眼前,幸赖诸公在此际伸出援手,这般高义,学生铭记于心,今日学生羞愧万分,代家父,给大家跪下了。他日,定当酬谢。”

        一旁的王世勋率先拉起他,似乎对于今日所发生的事,这王世勋早就成竹在胸,他道:“贤侄,不必如此,汝父是什么人,我等心如明镜,都是圣人门下,自当襄助。”

        刘歉意流着泪,看着王世勋:“世伯……世伯……小侄……小侄历来佩服您,世伯乃是高尚士也……”

        他想说许多感激的话。

        王世勋只捋须,微笑着道:“言过其实了,言过其实了,吾等……不过是看不惯当今朝中这一股妖风,国家养士百五十年,而我等也受了百五十年的恩禄,我们读了书,就当明理,明了理,便知有所为,有所不为之事,若有所为,虽千万人,吾往……”

        他只说到一半。

        却有人急匆匆的进来,慌乱的道:“少爷,少爷……西山钱庄四处张榜啦,西山钱庄四处张榜啦……”

        这门子跑的飞快,疾速的进来,气喘吁吁的样子。

        王世勋不高兴的皱起眉头。

        他最讨厌有人打断他说话了。

        何况还是个奴仆。

        可这刘家的家奴,却一副惊惶不安的样子,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

        人们纷纷收起了义愤之心,朝那门子看去。

        “大胆,刘义,你真是太大胆了,一点规矩都没有吗?”刘歉意忍不住恼怒。

        这门子这般冲进来,还打断了自己贵客的话,这是极无礼的事,说出去,别人是会取笑他们刘家的。

        这刘义却是啪嗒一下拜倒道:“小人……小人觉得事有蹊跷,而且……还有人张榜张到了咱们府门口,所以小人觉得……”

        王世勋微笑,拍了拍刘歉意的肩:“世侄,不必动气,且听听他说什么。”

        刘歉意惭愧的道:“小侄管教无方,让世伯见笑了。”

        接着,大家屏息,便听那刘义道:“西山钱庄张榜,说是钱庄这些日子,大肆收购粮田,已得粮田一亿五千万亩上下……”

        士绅们顿时脸色不一样了,面如死灰。

        这事,他们当然知道。

        不知多少人已亏的破产,便是他们也大多伤筋动骨。

        姓方的那狗东西,真是害人不浅啊。

        只是……他们还是没想到……西山钱庄这一月以来,居然就收购了如此多的田产,这个数目,实在是太可怕了。

        人们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王世勋第一个冷笑,鄙视的道道:“敛财如此,世所罕见,这样的人,居然还高居庙堂,也是本朝一大奇景。”

        这话,可谓是说到许多人心坎里去了。

        方继藩如此敛财,自是不得人心的。

        却听那门子接着道:“可上头又说,西山钱庄购置土地,本意乃是为了振兴农业,除此之外,便是要惠及天下的百姓,因而,西山钱庄……要将这些土地,绝大多数都放出去,让百姓租种,每户人家,至多可租三十亩,统统免佃租!”

        免佃租?

        这是白送给百姓们耕种了?

        听到这里……王世勋脸微微一红,方才他还说方继藩敛财,可现在……

        只是…猛地……

        王世勋突然身躯一震。

        一句京里流行的词汇如闪电一般,出现在他的脑海。

        卧槽……

        姓方的狗东西……他免佃租……

        犹如晴天霹雳,王世勋骤然之间,觉得天旋地转。

        这狗东西,他是要刨老夫的祖坟,要让老夫断子绝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