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在场的士绅,个个战战兢兢,惶恐不安。

        只是此时,无论他们心里想什么,已经不紧要了。

        以往这些人,无论是对知识,对土地,都是垄断的。

        正是因为垄断,所以他们在地方上,方才有着极深的影响力。

        皇帝与士大夫治天下,便源于此。

        可现在在朝廷眼里,他们不过是一群穷鬼而已,西山书院也培养出了一批读书人,随时可以将他们取而代之。

        至于土地的垄断,这世上还有人的土地比西山钱庄所垄断的土地更多?

        这天下的兵马、土地、钱粮,都操之朝廷之手,想闹事,这是疯了。

        真敢闹,不还有奥斯曼和黄金洲吗?毕竟这个时代,太平洋是没有加盖的。

        方继藩懒得和他们继续纠缠,随即道:“今儿就说到此吧,该说的我都说了,大家心里要有所准备,这地,你们卖与不卖,都没什么紧要,毕竟买卖不成仁义在,我方继藩是个极开明的人。”

        “噢,对了,还有一事。”方继藩乐呵呵的看着他们。

        众士绅现在心里五味杂陈,已有些六神无主了。

        都到了这个地步,还能说啥?

        方继藩继续道:“听说你们凑在一起,想要营救那个刘辉文?”

        “没……没有的事。”众人显然都有着强烈的求生欲,连忙摇头否认道:“我等……不过是聚在一起喝点儿水酒,齐国公……我等绝无此意啊。”

        方继藩吁了口气,道:“想救就救嘛,有什么不好说的,这刘辉文虽是派刺客刺杀我,可现在想来,他也算是劳苦功高,是个令人佩服的人啊,天下的儒生,倘若当真都有他的行动力,我大明朝,何愁不兴。无奈何,这满天下说仁义道德的人太多,操刀子杀人的人太少,这太平世道能长久吗?天下的安定是杀出来的,靠尔等之口,有何用?”

        “听说,他的儿子,现在也心急的不得了?哎……我乃圣人的嫡传弟子,这孝义乃是圣人他老人家,最是推崇的。我看这小子很有前途,该给他颁一个奖才是。你们该去刘家的,就去刘家。不要紧,我不会见怪。”

        众人:“……”

        方继藩最后很干脆的道:“好了,统统给我滚!”

        这一个滚字,仿佛有了魔力。

        瞬间功夫,士绅们跑了个干净。

        便连那醒过来继续忍受疼痛的王世勋,竟也格外的卖力,匍匐在地,双手撑着身体,不断的挪动,每挪一步,便疼的唧唧哼哼,到了门槛处,翻不过去,看着远处那早已散尽的士绅们的背影,他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心急如火,额上黄豆大的冷汗冒出来。

        方继藩不忍心,朝虎子道:“送去西山医学院吧,怪可怜的,我看他这腿是废了,将腿截了吧,哎……我最看不得这等惨景,一看便心疼的厉害。”

        他叹了口气道:“要让苏月亲自来治,这费用,我方继藩包啦,让他好好在医学院里歇养几日吧,自然,这个事不要大张旗鼓的去说。日行一善,乃是本少爷的座右铭,不过区区一些医药费用而已,不值得大张旗鼓的去嚷嚷,我们做善事的,又不是耍猴戏,生恐不为人知。”

        虎子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

        可细细一想。

        少爷好像说的没啥毛病啊,倘若这王世勋失去的一条腿,不是因为少爷的那一枪,那就更加没有毛病了。

        …………

        众士绅惊魂未定的走出来,回过头一看,才想起拉下了王世勋。

        可现在这位清河王老爷子,似乎也没人顾得上了。

        也不知他现在是死是活,不过……,不管啦。

        可随即想到即将到来的大变,无数人心里禁不住哀嚎。

        能成为士绅的,哪一个不是历经了许多代人的积淀,凭借着赖以为生的土地,世世代代的享受着富贵。

        可现在……这些土地,即将要成为烫手山芋,这……这如何对得起自己的祖宗啊。

        有人不忿,很想咒骂一番。

        可认真的左右张望,虽然没见着有没有方继藩的人,可这骂人的话,还是不敢出口。

        瞧着那方继藩凶神恶煞的样子,一副完全将自己吃的死死的,有一种你们放马过来,造反,刺杀,你们随便挑一样的跋扈状,就让人一丁点脾气都没有。

        这若是还让他听到了什么,谁晓得自己的下场,会不会比王老爷子更好?

        骂又不敢骂,心里只好憋着。

        老半天竟是说不出点什么来。

        至于接下来何去何从,更是不知,要不要回刘家?

        就在此时,突然有人道:“方才何故齐国公对刘家的人,赞誉有加?”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竟一下子,让所有人重新沉默了。

        对呀。

        先是齐国公为刘辉文脱罪,请求三司会审,这明显就有为刘辉文开脱的意思。

        现在又对刘家赞不绝口。

        这刘辉文,是行刺他方继藩啊。

        若是再往深里想。

        自打方继藩遇刺,陛下立即废除了八股,而后又废除了天下读书人的功名。紧接其后,士绅们的土地价值暴跌,许多宅邸都作为抵押,被西山钱庄收回,而后……又是疯狂的收购土地,一转过头,他方继藩又活了。

        这死了……就已经坑苦了大家。

        现在活了,又狠狠的坑了一次。

        谁也禁不住这样的折腾啊。

        可越想……大家越觉得不是滋味。

        有人猛地道:“莫不是……这一切都是串通好了的吧。”

        许多人身躯一震。

        读过书的人,和普通的小民是不同的。

        因为读过书,所以心思比较深,心思比较深的人,也往往揣测别人心思就更深了。

        方继藩这狗东西,丧尽天良,什么事做不出来?

        自打刘辉文刺杀了方继藩之后,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他方继藩,而受害最大的呢?

        这样一想,有人竟是禁不住身躯颤抖起来。

        倘若这是一个阴谋……那么……这实在太可怕了。

        这是把人往死里坑哪。

        那刘辉文十之八九,就是和方继藩这狗东西是一伙的。

        “畜生!”有人已禁不住气得跺脚。

        “我说为何前脚这边传出废除八股的风声传出来,后脚,方继藩就遇刺了呢,现在细细想来,这根本就是方继藩挟死逼迫宫中下定决心的戏码。此后种种布置,也大抵差不多,否则,雇佣的那些刺客放火,好死不死,他方继藩偏就不在那府里?”

        “细思恐极,细思恐极啊。”

        “现在当如何?”

        人们议论纷纷。

        一下子,士绅们炸了。

        有人龇牙裂目。

        现在大家都要家破人亡了,这么大一口锅,总要有人背吧。

        惹不起方继藩,还惹不起刘家?

        “这是为虎作伥,偏生我等竟还信了他们的鬼话,差一点被他们利用。”

        “不可以放过刘家。”

        “这……这……这又如何,他刘家人不过是苦肉计,背后有方继藩撑腰。”

        “这刘家,乃是钦犯,无论谁撑腰,钦犯就是钦犯……”

        这么一听……

        许多人打起了精神。

        现在大家的愤怒已经侵占了他们的全身,于是

        “走,去刘家……”

        “同去,同去……”

        ………………

        在刘府里……

        刘歉意心里还惴惴不安。

        好不容易请来的宾客,突然散了个干净,听说都去西山了。

        却真不知到底是什么缘故。

        他心里想着刘家的危亡,坐立不安,食不甘味,可现在,却又不能做什么,一时之间,竟是有些急了。

        却在此时,门子匆匆而来:“少爷,少爷,宾客们回来了,又回来了。”

        刘歉意听罢,顿时打起了精神,喜滋滋的道:“诸叔伯,果然不曾负我,真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都全靠家父这些年结的好善缘啊。”

        他抖擞精神,匆匆前去中门迎接。

        刚到了中门,便见乌压压的人在外头水泄不通!

        刘歉意喜滋滋的走到中门,刚要行礼……

        一见刘歉意出来,这巨大的人流,便如开闸的洪峰,瞬间将他席卷,数不清的声音道:“刘贼刺杀驸马,此万死之罪,此等钦犯,还留着做什么,齐国公要留着他,我等也和他不共戴天。”

        这般一嚷嚷,仿佛一切都有了合法性。

        刘歉意便淹没在人潮之中,不久便传来了哀嚎。

        愤怒的人侵门踏户,烧杀劫掠……

        等到顺天府的人匆匆而来,这刘府已是一片狼藉。

        都头还未开口询问,便有刘家一人一瘸一拐的来了:“杀……杀人啦……我家少爷,被人生生打死了……他们穷凶极恶,数百上千人……官人,请为小民们做主啊。”

        这都头本是看到刘家突然变成这样就很吃惊,现在听了这番话,直接一脸发懵,看着身后的差役,一时竟是不知如何处置:“凶徒是何人,可看清了吗?”

        “都认识……认识不少……”

        这都头便道:“很好,来人,将这狗东西锁了,带回去细细盘问,此人肯定通了贼人,否则,岂会一个个都认得?”

        “都头明鉴啊。”差役们听罢,纷纷觉得有理,蜂拥而上,即行锁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