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诛心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诛心

        京师突然出现如此大案。

        顺天府自是迅速有了动作。

        此后,厂卫也开始动作起来。

        一时之间,竟是人心惶惶。

        可真要细查,人们却对此只能哭笑不得。

        刘家刺杀齐国公,犯了钦案,而士绅们……此举,更多的是盲从和泄愤。

        他们不敢对齐国公如何,这齐国公是真的说杀人就杀人的主儿,而且现在位高权重,如日中天,谁敢招惹?

        在想到祖产即将在他们手里毁于一旦,这等无力的愤怒,迅速的蔓延。

        此时……一向老神在在在的士绅们,竟也变得激进和盲从起来。

        于是……街坊之中,诸多绘声绘色的阴谋论调便开始甚嚣尘上。

        次日,在大理寺。

        这已是对刘辉文第七次的过审了。

        对于刘辉文的审问,依旧成了三司最头痛的事。

        外头的消息,每一日都在变。

        可好在这庙堂上的大臣们,却不太相信那些有鼻子有眼,关于合谋的传言。

        大抵……还是许多人同情刘辉文的。

        且刘辉文每一次过审,所表现出来的风骨,都实是令人钦佩。

        这不正是理想中的自己吗?

        于是乎,一面他们不喜刘辉文对自己各种讥讽,另一面,他们又觉得,刘辉文无论事情是否做的太过,可其心志,却是好的。

        在这般的矛盾之下,继续的过审,更多的只是刘辉文发挥的时间。

        刘辉文表现得更加的轻车熟路,到了大理寺的公堂,径自坐下,自报了姓名,而后泰然的看着诸主审官。

        可今日,主审官们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当然,刘辉文并不在意。

        他很清楚,这些日子,三司会审的态度分明有了变化,这说明朝中有某些位高权重的大臣在保护自己。而在其他地方,定有许多人不希望自己死。

        因而,他底气更足。

        甫一落座,不等主审官开口,便道:“荒谬!”

        主审们面上大抵是……你又来了的表情。

        刘辉文肃容道:“祖宗之制丧尽也。自弘治十五年起,朝廷的诸多国策,都是荒谬至极。下西洋,靡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带回来的金银,却引发了物价齐涨,这对我大明,有什么好处?可是……这都是为了一己私利啊,需知下西洋所得的土地,大多分封给了似齐国公,以及诸宗室,这些……于百姓有何利耶?”

        主审们默不作声,今日难得的,他们都没有打断刘辉文。

        刘辉文大义凛然道:“名为我大明,这是开疆拓土,可是花费了如此多的钱粮建造舰船,多少百姓妻离子散,骨肉分离,只为了齐国公和宗室们的封地,这万里之遥的土地,要之……有何用?大明之患在于人心,在于教化,而非这些好大喜功之物。罪官自入狱以来,困于斗室之中,这些日子,念及这些年大明的变化,实是痛心疾首。”

        “听说那齐国公……竟是丧尽天良,四处认亲,将那八竿子打不着的所谓亲人,统统发配去黄金洲,又四次寻觅罪人,巧立名目,捉拿囚犯,以罪囚填其封国人口,这样的做法,已是惹来了天怒人怨,多少人血泪斑斑。可是这满朝文武,可有人直言吗?为何会到今日这个地步啊。”

        刘辉文说得很投入,说到这里,他甚至痛心疾首的捶打着自己的心口。

        其实……刘辉文很清楚。

        这是三司会审的钦案,陛下对这个案子,一定是格外的关注,既是会审,那么询问的笔录,一定会送入宫中去。

        与其说刘辉文这些话是对着主审官们说的,倒不如说,刘辉文这是借着这会审,来向皇帝劝谏。

        当然……直言劝谏,又有另一层更深的意思。

        朝中只怕有不少人,希望看到这个局面。

        有些话,他们不便说,也不敢说,却借着刘辉文之口说出来。

        可听到此处,那主审官却觉得尴尬,终于忍不住道:“好了,你不必再说了。”

        刘辉文冷哼一声,道“有何不敢说,此仗义之言,天下人不敢说,我为罪官,今不说是死,说也是死,今死大义,足慰平生。那黄金洲……”

        “够了!”另一个审判官亦是忍不住了,喝道:“你不要忘了,你是罪官。”

        刘辉文中气十足的道:“老夫没有忘。”

        三个主审相互对视了一眼。

        这个家伙,比自己还凶啊。

        于是,三人各自露出了意味深长之色,其中一人道:“来人,先将人犯押下去,一个时辰之后,再过堂审问。”

        差役们听罢,先押着刘辉文出了中堂,刘辉文却是得意洋洋的样子。

        只是不知此时外头如何了,想来……已有不少人开始暗中营救了吧。

        这大明,终究还是要在乎清议的,哪怕是天子,也无法杜绝人的悠悠之口。

        他回到了囚室,这囚室虽是简陋,却是干净整洁,甚至是他的衣衫,都有专门的狱吏为他清洗。

        而能为他安排下这一切的,刘辉文虽然不知是谁,却知道一定是这朝中手眼通天的人物。

        他不在乎是谁的关照,只做好自己便成了。

        照旧,他坐下。

        如往常一样,一个老狱吏给他斟一盏茶来,刘辉文不喜这茶,太劣了,毕竟狱中条件有限,可手中茶盏抱在手里,却不喝,他只是享受着这等抱茶沉思的感觉,就如他当初在国子监中那般,老神在在,风淡云轻。

        老狱卒瞥了刘辉文一眼,却是欲言又止。

        刘辉文却懒得理会他,他轻视这等小吏。

        可老狱卒却不忍走,想了想,道:“先生……”

        “噢,这里不需你伺候了。”刘辉文淡淡道。

        “先生,小人有一些话……不知该不该说。”

        刘辉文心里说,这狱卒,莫非是想要索要贿赂吧,哼,敲竹杠竟敢敲到老夫的头上。

        他板着脸,值得玩味的道:“不该说就别说。”

        “昨日……昨日……”老狱卒顿了顿:“昨日,听顺天府那边的人说……有人冲进了贵府……打死了人……”

        “什么?”刘辉文一愣,气得发抖:“这……这定又是那些……那些鼠辈,他们……好恶毒,顺天府难道没有结果吗?”

        “有,当日抓了不少读书人和士绅去讯问……”

        “什么,什么?”刘辉文心里咯噔一下,他凝视着这老狱卒,难以置信,随即冷笑道:“这是谁教你说的?”

        “这是真的……满京师都知道了,昨日……发生了许多事,先是西山钱庄张榜,说是要拿出许多土地来,免租给百姓们耕种,这许多的百姓都拍手叫好,都说是善政。”

        “此后,听说不少读书人和士绅跑去了西山陈情,等他们回来,便大怒,而后……”

        老狱卒于心不忍,小心翼翼的看了刘辉文一眼:“听人说,是有人指摘先生与齐国公沆瀣一气,说着是先生与齐国公的阴谋……致使朝廷废黜了科举,夺取了读书人的功名,使大量的土地,都落入了西山钱庄之手,现如今,齐国公一剑封喉……”

        刘辉文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其实他也知道,这一次失败的刺杀,大大的利好了方继藩。

        这一点,他是有所耳闻的。

        可是当这老狱卒说,西山钱庄的土地要免租给百姓们耕种,他便知道……事情可能变得糟糕了。

        从此之后,哪里还有读书人和士绅的容身之地啊。

        这狗东西……

        若是如此……那么这些人愤怒就可以理解了。

        可是为何……会针对于他?

        他顿时没了平日的从容淡定,心里乱成了一团,因为他隐隐觉得,这老吏说的可能是真的,就算是胡编乱造,也没人敢编造的如此离谱啊,越离谱,恰恰越有可能。

        他睁大眼睛,抱在手里的茶盏在颤抖,哐当的响,口里喃喃道:“就因为这个……”

        “齐国公不是处处都在维护先生吗,先是请陛下三司会审,此后……听说他处处都在为刘家说话,说刘氏一门,虽是理念不合,却也称得上是满门忠义了。”

        刘辉文瞬间惨然,面无血色,他冷笑着大声道:“胡说……胡说……”

        他勉强站起来,顿觉得六神无主。

        沉浮官场多年,他自是熟谙人心的。

        早就知道,倘若一旦要倾家荡产的人是他,他也会陷入焦灼和疑虑之中,倘若再有人从中挑拨几句,那么……也难保不会……

        此时,刘辉文连忙问道:“你说老夫府里死了人,死了何人?”

        “说是死了一个少爷……”

        刘辉文顿觉得天旋地转,不禁凄厉的道:“这……这……吾儿啊……这是吾儿啊……”

        狱卒又道:“不过……听那主审说,上头似乎有人想打招呼,这一次,刘家蒙难,遭了变故,他们希望从轻发落先生,最好……能让先生释放出去。”

        释放……

        刘辉文又猛的打了个寒颤。

        释放了……然后去面对那些纶巾儒杉的衣冠禽兽吗?

        刘辉文心里越加慌乱,深知这等言论的伤害力,一旦这谣言四起,这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就算是释放了他……刘氏一门,哪里还有立足之地?

        他粗重的呼吸起来,猛地,眼睛猛张,大呼道:“我刺杀齐国公,乃万死之罪,我请……我请求发配黄金洲,发配黄金洲去……刘氏一门,都要株连,我的亲族上上下下,有千余口,都请去黄金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