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此书神了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此书神了

        于是乎很快,书商便打出了招牌。

        听闻齐国公新书上市,京师又是轰动。

        到了次日一早。

        一群西山书院的读书人,在天罡拂晓时,便喜滋滋的出现在了各大书铺的门口。

        不只是西山书院的学子,便是其他的读书人……也对此抱着好奇。

        当然,他们是带着批判性的眼光,只是单纯的想要看看。

        一切都如疾风骤雨一般。

        但凡是涉及到了齐国公的事,总是迅捷无比,于是乎,书铺开门兜售。

        厚厚的一大本,居然只要三十五钱。

        三十五个钱……在这个时代想要买书,几乎是天方夜谭。

        而且还是如此厚厚一沓,可谓是价格实惠量又足。

        毕竟这个时代,还处在半机械和办手工的状态,印刷作坊所需的人工惊人,不只如此,油墨和纸张,还有校对之类的开销,都是不小的。

        可当人们拿起这沉甸甸的书时,却陡然明白,为何此书如此的廉价了。

        沈傲是昨天夜里便跟飞球营告了假,而后在这书铺外头等了一宿,书铺门一开,第一个冲入书铺的。

        他乃是齐国公的徒孙,更是方继藩最坚定的追随者。

        拿了书,他才感觉到此书有一种廉价感。

        这令他心里颇有几分嘀咕。

        自己的师公是什么人哪,这可是无双国士,天下一等一大才,他的书,居然用如此低劣的纸张,这………

        只是这个时候来不及多思考了,身后已是人山人海,于是沈傲抱着书,匆匆挤出了人群,身边早有许多的生员围了上来,沈傲怀着激动的心情,而后……将书打开……紧接着……一股子完全陌生的文字,展露他的眼前。

        这些文字,他不是不认得,只是组合在一起,却让他觉得……极为陌生。

        这是……

        …………

        看书的人……已是不少了。

        许多人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他们首先冒出来的念头便是,这一定不是齐国公所书,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莫非是书商想要趁此机会敛财,打着齐国公的名义?

        可……这样的念头,实在过于魔幻。

        谁有这样的胆子,敢打齐国公的名头去卖书啊。

        却更多的人,每天拿着这书,开始努力诵读。

        他们总觉得,自己恩师或者是师公的意图,定是潜藏在这书中。

        虽然这里头的言辞极为粗鄙,纸墨也同样带来不适,可人们依旧深信,齐国公所著的书,一定饱含着深意。

        ……

        “这都是什么玩意!”

        第一个打破了沉默的,居然是朱厚照。

        朱厚照气咻咻的将书一摔:“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原来……竟是这么个玩意,如此粗浅的知识,也需他来修?老方是吃错药啦,精神科呢,将精神科的人叫来,让他们绑了老方去治一治。”

        虽是发了一通脾气,可朱厚照还是重新将书捡起来,口里嘀咕着:“这家伙……到底在故弄什么玄虚,可这样的书……一定没人看吧。”

        …………

        萧敬疾步进入了奉天殿。

        弘治皇帝这两日心绪不宁,因而萧敬总是陪着小心。

        他小心翼翼的行了礼,而后道:“陛下……”

        “嗯?”弘治皇帝头也不抬,皱眉,看着摆在跟前的这本名叫《明颂》的书。

        此书取名《明颂》,自是有几分喜庆的意味,大明颂嘛。

        可问题就在于,方继藩这家伙……

        “哎……”弘治皇帝郁闷叹着气,摇摇头。

        而后他抬头,看了萧敬一眼,才道:“何事?”

        萧敬便道:“陛下,听说……京里的书商,都开始兜售齐国公的书了,听说齐国公印刷了许多册,在各处书铺吆喝。”

        弘治皇帝顿时老脸一红:“此后呢?”

        “起初还热销了一阵子,据说几个时辰,就兜售出了上千本……”

        上千本……

        这绝对算是极高的销量了。

        弘治皇帝似乎觉得,很快就会有上千人嘲讽自己。

        弘治皇帝皱眉,眉头似是快要打结了,纳闷的道:“这些书商,实是唯恐天下不乱,他们的书籍上市,难道也不先看看的吗?”

        “毕竟这是齐国公所著,书商们还是极欢迎的。”萧敬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勉强露出笑容,又道:“不过,陛下……也有一个好消息……那便是……几个时辰之后,这书的销量,便开始暴跌了,显然已经有人大抵的知道了里头的内容,因而不少人开始散去。也就是说……此书至多再卖千来本,应当再无人问津了,陛下……不需担忧。”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脸色才缓和了许多,他虽然已经感受到,看到书的人,定在背后小声的非议,甚至还有人取笑,可若是此书的影响,在可控的范围,倒是一件可喜的事。

        弘治皇帝咳嗽:“噢,知道了,继藩此次修书太不认真,这些许的销量挺好,今日这当头棒喝,算是让他吃一吃教训,他不是一个愚笨的人,恰恰相反,反而是绝顶聪明,只是有时将这聪明劲用在了……”

        弘治皇帝说着,眼角的余光,又扫到了这《明颂》之中其中一介关于母猪产后护理的小知识上头,弘治皇帝骤然觉得辣了眼睛,要瞎了,接着语气加重:“用在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上头。”

        萧敬连声道:“是,是,是,陛下所言甚是。”

        弘治皇帝又叹了口气:“以后关于此书,不得再提起了。”

        萧敬低眉顺眼的道:“是,奴婢遵旨。”

        …………

        陈十三第一次去京师。

        虽然去京里,只是瞧一瞧热闹,可是进京,对于他这等寻常的百姓而言,却是一件足以吹嘘一辈子的事。

        虽然他是给商贾雇了短工,替其赶着车,送了一车货物去,可送完了货,少不得在京里闲逛上几个时辰,给自己的婆娘添置一些东西。

        他乃是北直隶永平府滦州人。

        那儿是偏僻的所在,虽属于北直隶,可进一趟京,却极为不易。

        他一路闲逛,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此时感受着这京师的繁华和富庶,禁不住羡慕起来。

        忍不住感慨:倘若自己生在此处,该有多好啊。

        此时……

        熟悉的声音,在街角响起。

        是个书铺,书铺门前有伙计在卖力的吆喝。

        当然,对于陈十三而言,这读书人的事,和自己没有关系。

        可听那伙计道:“齐国公大作《明颂》,快来看,快来买……”

        齐国公……

        陈十三一下子……走不动步子了。

        呀,是齐国公啊。

        陈十三在滦州早就听说过齐国公的大名,有一个亲戚从京师里回来,就曾绘声绘色的谈过齐国公,此后……州中驻扎了屯田卫的校尉,甚至进来了一些商贾,他们也在谈齐国公。

        当然……齐国公三个字,自陈十三内心里,唤起了记忆的,却是西山钱庄免租招募佃农耕种的事儿。

        这招募佃农免租不说,而且还有规矩,这第一等的,乃是家中有人从军的,这其次的,则是家中没有田产的,这两类人,先照顾着,其他人,靠后。

        陈十三就属于第二类,他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可是……当他抱着去试一试的心态去申请时,居然……竟当真给了他一块地。

        地不大,陈家七口人,二十亩,且这地并不算肥沃,可是……有了这免租的土地,青壮们若是闲暇时,再寻一些差事,打个短工,这样的日子,对于从前还是佃户的陈十三而言,简直快乐似神仙一般。

        现在趁着农闲,他来打短工,听到这熟悉的齐国公三个字,陈十三突然觉得自己鼻子有些酸酸的,眼睛就像是进了沙子,他揉了揉,眼眶便红了。

        不由自主的,他挪动了步子,走到了书铺,好奇的看着摆在最前头的书。

        这书铺显然已经无人问津了。

        或许是因为……书铺积压了不少《明颂》的缘故,以至于,商贾们为了赶紧将这些书销出去,减免一些损失,便让伙计们沿街叫卖。

        “多少钱?”

        对于书,陈十三怀着敬畏。

        他觉得既然是齐国公的书,带回去,定能趋吉避凶,可以当门神用。

        只是……他又有些羞涩,生恐价格高昂。

        “本是作价三十五钱,现在二十五钱卖了。”

        呼……

        二十五文钱,对于陈十三这样的人而言,也是可以咬牙买一本的,至少这比他预想中的低廉得多了。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如此的豪气:“买了!”

        于是……

        婆娘的布也不扯了,只买了一些孩子吃的零碎食物,包裹起来,捧着书,陈十三回程。

        回到了村中,陈十三小心翼翼的将这宝贝书搁起来。

        书买了……总要看看。

        陈十三其实也勉强认得一些字,并不算是大字不识,毕竟……人需用钱,钱上就有字,还有一些极常用的字,他大抵是有印象的。

        虽然在读书人眼里,他依旧还是目不识丁的野人。

        可他翻开了这《明颂》,竟是深吸一口气,因为眼前,仿佛打开了新的大门。

        这些字……固然许多不太认识,可有些……竟是认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