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将军百战死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将军百战死

        方继藩整个人懵了。

        他实在无法理解,太子的思维竟然能如此的跳跃。

        若说牛顿,尚且还可从苹果掉落的过程参透这力学的真理。

        毕竟……这是很合理的事,观察到了什么,便发现什么,最终研究得出什么。

        可是这朱厚照……却是观察了一部完全八竿子打不着的书,却是有此奇思妙想,方继藩不得不承认,朱厚照一定是个疯子。

        可是在这个世上,疯子和天才,本就是一线之间。

        看着朱厚照手舞足蹈的样子,方继藩一时难以接受。

        朱厚照则是继续道:“现在的问题是,该如何的演算,不过这不急,算学院的那些家伙,蠢是蠢了一些,可是……也不是不能用,老方,本宫还有事,先走一步,再会,啊……对了,还有一事……”

        他本要跑,随即却是驻足,认真的看着方继藩道:“那商行的分红,得赶紧给本宫一笔了,本宫有大用。“

        方继藩一听朱厚照谈银子,顿时警惕:”殿下要银子做什么?“

        朱厚照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没有银子,哪里来的人才,谁给你做研究?”

        好吧,这是实话。

        任何的研究投入,首先需要人,而需要人,便需要大量的财力,这些人有了优渥的条件,可以专心研究,穷尽自己的一生,去研究万物之理。那么…自然而然,会吸引更多的人,投入到这算学中去。

        朱厚照道:”本宫自你的书里,方才明白,这个世上的百姓,是最看重利益的,没有银子,使唤不动他们,算学的人,终究还是太少,只有越来越多的人精通算学,那些愚钝的人,方可被驱使着去演算,而从中脱颖而出来的聪明人,则可以和本宫一样,去开拓新的方向。总而言之,本宫需要银子,拿来就是。”

        看着朱厚照一副势在必行的样子,伸着手向着他,方继藩笑呵呵的道:“殿下,说话不要这么直白嘛,你说你缺银子就好了,何必伸手这般的要钱,我回去查查帐,该太子殿下的银子,一文不少,殿下,这银子,可要省着点花啊,须知……咱们挣的都是血汗钱……“

        钱字落下,可朱厚照已跑的没影了。

        这个家伙……

        方继藩摇摇头。

        太子殿下,不就是这般的急脾气?

        方继藩哼着曲儿,想到自己凭着一篇明颂,便引发了如此巨大的蝴蝶效应,犹如春秋一般,给这天下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方继藩的内心,充实且欣慰。

        于是带着欢快的心情,回了西山。

        刚下马车,王金元就迎了上来:“少爷,那周坦之来养猪了。”

        “噢……”方继藩云淡风轻的样子,道:’让他养嘛,给他三五十头便是,养的好,这便是他的,没养好,丑话说在前头,我亲自去收拾他。噢,对了,这西山游乐场,还可以增加一个项目才是,叫做观礼部尚书养猪,收门票,想看的,都去看看,这天底下,什么稀罕东西没有,唯独这个,从古至今都没有,场地你规划出来,用竹篱笆将周坦之这狗东西和他的猪围起来,附近设置观景台,越高大越好,这距离嘛,要不远也不近,再让人在附近兜售望远镜。“

        若是从前,王金元听到这个,定是要高兴得跳起来了。

        其实……单让人去围观这个,是不挣钱的,可是……这游乐场的运营,本质上就是推陈出新,只有不断推出新项目,方才可以吸引来大量的人流,他们来看了礼部尚书养猪,也不可能立即回去,说不准,就会想体验一下坐飞球,又或者去摘草莓。若是饿了,少不得要去寻个馆子吃一顿便饭,渴了,沿街还有卖甘蔗水和凉茶的,总而言之,总能想办法让人掏银子。

        可今日,他显得有些诚惶诚恐,低声道:“少爷真是英明哪,居然……能有这样的好主意,这样的主意,便是八辈子,小人也想不出。不过……不过……不只是那周坦之,还有那太傅王鳌,竟也来了,说是……说是……“

        方继藩一听,眯着眼…顿时咬牙,这王鳌,显然是想让他下不来台。

        周坦之养猪,这是陛下的旨意,而且……他确实是犯有过错。

        可王鳌乃是太傅,他并无过错,且名声极大,他若也跑来跟周坦之一道养猪,这难免要让人认为,这定是方继藩欺负老臣了。

        虽然方继藩名声本已很糟糕,也不在乎多这么一条罪名。

        可这等事,终究是不好的。

        方继藩是要脸的人。

        若是陛下跑来询问……他该怎么回答呢?

        方继藩顿了一下,随即眉一挑,就道:”噢,知道了,他既喜欢养,那便和周坦之一起养着吧,看来咱们的招牌要重新挂一个,上头要写,观太傅和礼部尚书养猪,如此一来,便更具有轰动效应了,本少爷决定了,明日门票涨两成!“

        王金元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看着方继藩道:”这样会不会不妥?少爷,小人就怕……“

        方继藩冷哼道:“哼,他敢养,我方继藩还不敢让人知道他在养?狗一样的东西,滚开。“

        王金元心里,也只能佩服少爷的气魄,当真是没啥不能干的。

        他忙是陪笑,连声答应,一溜烟……去了。

        …………

        等方继藩回到了宅里,却不曾想,有人回来了。

        是刘文善。

        刘文善是刚刚自西洋赶回京师的,见了恩师,心里感触万千,纳头便拜道:”恩师,学生日盼夜盼,念着恩师,学生……想死恩师了。“

        他竟是口不择言,说这等肉麻的话。

        可见他所流露出来的情感,真挚无比。

        方继藩努力的辨认着眼前这人,这才发现,依稀长得还真像刘文善,顿时,方继藩也不禁感慨万千:”来,来,来,坐下说话,为师也在想着你啊,经常做梦也都梦着你,你怎么突然从西洋赶回来了,西洋那儿的情形如何?“

        刘文善正色道:”恩师,学生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不只是为了西洋的事,而是刚刚从佛朗机那儿得到了消息,西班牙人,联合了德意志诸邦,对北方省进行了攻击,他们宣称这是新的十字军北征,江臣在北方省,虽是不断抵御,可贼子是其十倍,百倍,不出一个月,便先陷落了十数个堡垒……江师弟,已自知远水救不了近火,已决心与北方省共存亡,修了书信,学生恰好在西洋时,得到这一份快报,于是特来见恩师……恩师……救一救江师弟吧。“

        刘文善说着,眼里通红。

        显然……方继藩错估了西班牙人。

        本以为一次蔓延整个佛朗机的危机,需要十年八年,西班牙人才能缓过劲来,可万万想不到,西班牙人在消沉了三年之后,终于……开始恢复了元气。

        方继藩听着,脸立即绷起来了,眯着眼道:“江臣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不知。“刘文善忧心忡忡的道道:“一旦北方省陷落,就意味着,我大明在佛朗机,再无支点,何况北方省凭着我大明的援助,最先恢复危机,因而……将源源不断的佛朗机的财富,吸引到了北方省,江师弟在那儿,按着恩师的吩咐,没有什么过失,也建立了不少的堡垒,操练了一支军马,可一旦北方省落入西班牙之手,这势必是助长了贼势,且江师弟,也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方继藩皱着眉头道:“他们的书信过来时,只怕已过去了小半年吧,也就是说……这已过去了近半年之久,在这半年之内,北方省发生了什么,我们一概不知。”

        刘文善沉痛的点头:“正是,现在的江师弟,生死未卜,半年的时间,足以发生很多的事了,就算我们要救援,也需半年多的光景,或许……等我大明的救援水师抵达,江师弟和那些随他一道远渡重洋的将士……只怕已……”

        方继藩见刘文善面如死灰。

        很显然,刘文善已恢复了理智。

        一年的时间,根本来不及救援的。

        何况,为了救援,大明还需调拨无数的钱粮,出动精锐的舰船,需要至少数万的水兵,需要动用数不清的财富。

        而付出如此高昂且巨大的代价,不过是去解救一群……可能早已战死的人。

        只怕……没有人愿意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吧。

        刘文善愁眉苦脸的道:”恩师,学生明白,经略北方省,本身就是一步险棋,这北方省悬孤于大明万里之外,江师弟去时,本就应该明白,他没有后路,也没有援军。现如今……西班牙人终于动手,北方省瞬间,便可陷入四面楚歌之中,而我等师生诸人,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恩师……学生明白……“

        方继藩却突然俊目一张,道出一字:”救!“

        刘文善抬头,一脸错愕:”救?"

        "不错!救,砸锅卖铁也救!“方继藩咬牙切齿的道,眼中聚满决然之色。

        他觉得自己的脑残又有发作的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