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纵横四海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纵横四海

        方继藩眯着眼,开始思索,而后……他低着头,口里道:“让王守仁来,还有唐寅……”

        吩咐一声之后,王守仁和唐寅二人就马不停蹄地赶了来。

        方继藩抬头,只看了他们一眼,就用无可置疑的口吻道:“有一件事,需你们来参谋出一个方子来,目标很简单……”

        说着,方继藩摊开了早已准备好的舆图,而后讲解了当下北方省的困局。

        对于这军事上的事,其实方继藩懂得并不多。

        军事是极博大精深的学问,绝不是看一部三国演义便能学成的。

        正因如此,方继藩绝不会去学这些有的没的,从而给人添乱。

        恰恰相反,方继藩将希望放在了王守仁和唐寅的身上。

        王守仁自不必说,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天才,交趾平乱有他,经营乌拉尔也有他,哪怕是历史上的王守仁,在整个大明两百多年里,王守仁的军事才能,也是能够排入前十的。

        而至于唐寅,操练水师日久,就算是一头猪,理应也开窍了。

        这二人在此,方继藩相信,但凡那远在天边的江臣有一线生机,王守仁和唐寅都能想到办法。

        方继藩随即道:“现如今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江臣的死活不明,北方省是否彻底沦丧于西班牙之手,也是不明。就算他们还活着,就算北方省还未完全陷落,现在的江臣和他的将士,只怕也已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现在我们遇到的麻烦是,铁甲舰固然好,可是我们沿途的海港,还未建立完毕,这就无法给与铁甲舰贡献充足的燃料。我们的铁甲水师,人员训练还未充分,现在只怕也难堪大任。“

        ”可若是派出寻常的舰队,穿越了万里重洋,却还需面对整个枕戈待旦的西班牙人,甚至……敌暗我明。“

        ”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必须在北方省有一个落脚点,同时,若是江臣他们还活着,则要营救他们。现在,明白为师的意思了吗?“

        王守仁和唐寅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而后……深吸了一口气。

        可以说,这几乎是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

        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佛朗机的情况,他们几乎一无所知。

        不能动用铁甲舰队,那么船队抵达佛朗机时,最近的补给点,也至多是在北昆仑洲一带,而一旦进入了佛朗机,就意味着补给耗尽。

        这也是为何,方继藩一定要留住北方省的原因。

        只有在这佛朗机,留下一处基地,等到大明一旦决心大规模讨伐佛兰机,浩浩荡荡,遮天蔽日的舰队,载着无数的军马远渡重洋,就必须得有一处地方可以登陆,可以进行补给,可以容纳足够的军队进行休整。

        这便是北方省的最大用处。

        王守仁又深吸了一口气,他认真的将所有所限的消息汇总起来,看着舆图,开始细心的研究。

        而唐寅也显得极谨慎……反复的推敲了很久。

        此后,唐寅叹了口气道:“恩师……学生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方继藩看着他,而后绷着脸道:”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

        唐寅:“……”

        于是方继藩将希望放在了王守仁身上,目光炯炯的看着王守仁道:“伯安,有办法吗?”

        令人十分意外……

        “有!“王守仁斩钉截铁道。

        方继藩眼睛一亮,连忙道:“有把握?“

        “有!“王守仁的回答,总是这般干脆。

        ”你继续说下去。“

        王守仁便道:”恩师有没有察觉一件事,根据奏报,西班牙人大举入侵,水陆并进,且还连同了德意志诸邦,誓要将北方省,彻底收入囊中。可是这法兰西人,为何一直按兵不动?“

        方继藩精神一振,可他略略思索,却想不出所以然。

        于是王守仁便又道:“法兰西几乎被西班牙人三面围困,向东,乃是这哈布斯堡家族的奥地利,向西,则是西班牙,东北方向,德意志诸邦,此番站在了哈布斯堡一边,这西班牙人气势汹汹一旦再拿下北方省,法兰西便彻底的被死死的围住了。”

        “因而,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北方省陷落,西班牙的霸权,将更加的稳固,他们绝不会和西班牙人合作。而另一方面,北方省被我大明所操控,他们对于我大明想来,也怀有巨大的戒心。”

        “所以,学生思来想去,我们遇到了一个巨大的难题。若是派出大量的舰船,大举驰援,那么……原本我们的敌人,尚且只有西班牙人,可接下来……只怕连法兰西人也要坐不住,不得已之下,和西班牙人联合起来,与我大明的船队,决一雌雄。”

        方继藩暗暗点头。

        他一直没有关注到法兰西,可现在细细想来,确实是如此。

        佛朗机人对大明的恐惧,乃是理所当然,法兰西人没有丝毫的动作,在于他们左右为难。

        大明的船队,一旦出现在了佛朗机的海域,这会使法兰西人认为,一场类似于当初的阿拉伯帝国入侵一般噩梦重演,那么势必和西班牙人联合起来,与大明的船队决战。

        而这是万里重洋啊,大明能投送的舰队和军队,能有多少?

        现下各个港口的补给,能保证三万人,数百艘船,已是极限了。

        面对整个佛朗机,未必有胜算。

        王守仁继续道:“所以,我们绝不能派出所有的水师,却又必须救援,如此一来,在法兰西人看来……大明投送佛朗机的兵力是有限的,这足以令法兰西人对大明放松警惕。可与此同时,我们派出的兵力,必须保证一定的战力,要能将西班牙人打疼,唯有如此……“

        王守仁淡淡道:“唯有如此,才可此消彼长,减缓西班牙人的进攻。而另一方面,再派使节与法兰西人接触,那么……一旦平衡打破,定会激起法兰西人的争霸之心,到了那时,借助法兰西人,制衡西班牙,北方省也就彻底可以转危为安了。“

        王守仁说到此,又感慨道:“当然,学生所言,只是一个大概,如何执行,又如何把握其中的平衡,派出多少人,可以让法兰西人对我大明放松警惕,在放松警惕的前提之下,又如何能做到痛击西班牙人,打破均势,勾起法兰西人的贪婪之心,以上种种,都需仔细推敲,错了一步,则步步都错,最终……极可能会产生无可挽回的后果。“

        “因而,必须得有两个得力之人,一人前往法兰西,借助于他,与法兰西人交涉。另一人,则带领船队出航,抵达佛朗机,执行一个秘密的计划,这个计划……必须做到天衣无缝……这个人自然也需精通航海,同时有独当一面的才能。“

        听到这里,方继藩立马抬头看了一眼刘文善和唐寅。

        方继藩托着下巴:”是吗?这样的人,真的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啊,前者需要对佛朗机的情况,了如指掌,还需擅长与人沟通。后者呢,需做过水师指挥……”

        唐寅和刘文善对视了一眼,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

        弘治皇帝已得了奏报,顿时忧心忡忡。

        随即召方继藩觐见。

        此番觐见,只刘健几人在一旁陪驾。

        方继藩一见到寥寥几人,心里便明白了,本着大会商议小事,小会议大事的原则,陛下召他来,定是得到了消息。

        方继藩才行了礼,弘治皇帝便道:“朕闻北方省陷落在即,西班牙人咄咄逼人,这西班牙,实乃朕之梦魇啊,继藩……”

        方继藩眼带坚决之色,道:“陛下,臣已有一策。”

        说着,他从袖里取出了一份章程,转交给萧敬。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

        他万万想不到,方继藩居然早已准备好了应对之策。

        这令弘治皇帝心里暗暗点头,继藩真是一心为国啊。

        打开了奏报,细细一看,弘治皇帝不禁皱眉,道:“痛击西班牙人?如何痛击?此奏之中,语焉不详,真的可以实行吗?”

        方继藩道:“陛下,佛朗机远在万里之外,这也是为何,他们敢于作乱的原因,若是他们离得近一些,我大明何须如此棘手,陛下动一动手指头,便教他们灰飞烟灭。“

        当然……这真不是吹嘘。

        历朝历代,但凡是中央王朝大一统之后,周边的敌人,只要距离京师千里之内,几乎就没有对中原王朝不服的。

        方继藩随即又道:“可正因为相距甚远,那里的情况,瞬息万变,因而最紧要的是……让主帅能够掌握战机,随机应变,若是这章程制定的过于详细,反而绑缚了他们的手脚,因而……儿臣以为,朝廷要做的,就是做好充分的准备,给予主帅足够的信任,那么……一切都可水到渠成。儿臣的两个弟子,陛下是知道的,刘文善早年曾去过佛朗机,唐寅从前一直节制着宁波水师,有他二人,儿臣不敢保证一定成功,但是……儿臣相信,但凡有一线凯旋的可能,他们也定当拼了性命,竭力争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