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龙之逆鳞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龙之逆鳞

        这船上之人从未见过如此的豪客。

        这是真正的一掷千金啊。

        秦淮河百年来,虽有诸位一掷千金的佳话,以讹传讹,可作为行内人,却知道一次拿出几百两银子来打赏的有,可似这样将宝钞当做废纸一般漫天飞洒的,却是真没见过。

        且这豪客脾气古怪的很,竟要男人……

        于是乎,几个龟奴立即涌上来,命妇人们统统退了。

        方继藩恭恭敬敬的领着弘治皇帝进了船楼,里头自是金碧辉煌,奢华无比。

        二人落座,护卫们小心翼翼的拱卫在左右。

        这楼船四周都是缕空的格栅,正好可眺望船外的河景,弘治皇帝远远看着河畔的来福客栈,陷入了深思。

        他依旧还是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此时,天上明月当空,月儿和万家灯火倒影在秦淮河上,这粼粼的河水,倒着光影。

        弘治皇帝喝了两口茶,却见方继藩揪着一个龟奴甩耳光,方继藩大义凛然道:“你这狗东西,爹娘生下你,净不学好,竟做龟奴,你对的起你爹娘,对得起朝廷,对得起我萧敬吗?瞧瞧你这狗模样,你也配做人,我萧敬最看不得男儿大丈夫这般没出息,靠着妇人乞活,今日不打死你,便不姓萧。”

        啪啪啪……

        方继藩左右开弓,打的这龟奴鼻青脸肿,龟奴眼泪都出来,口里含含糊糊的道:“谢……谢……萧爷爷赏……”

        他脸虽是肿的,面上却带着笑,只是笑的难看一些。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伺候这样奇怪的豪客,固然是艰辛一些,可能挣银子,一天能将一辈子的银子挣了。

        方继藩又给他一个耳光,怒骂道:“知道错在哪儿吗?”

        “知道。”龟奴忙趴在地上,立即回应。

        方继藩道:“好,你来说,错在哪儿。”

        “小人,小人……错在惹萧爷爷不高兴。”

        “狗东西!”方继藩作势又要打。

        龟奴下意识的要躲,可想到好像打一打也没关系,于是理性战胜了恐惧,将脸伸上来。

        方继藩浑身上下,仿佛带着圣洁的光,他抬头看明月,凛然正气道:“错在你自甘堕落,你下流,你无耻,你吃妇人饭!”

        “我错了,小人错了,小人自甘堕落,小人下流……”

        方继藩见他如此顺从,更气不打一处来,便又指着另一个龟奴:“你来,我来教训你,赶紧的,迟一步,打断你的腿。”

        这龟奴小跑着便要上前,美滋滋的样子。

        弘治皇帝看着觉得很不像样子。

        他虽也觉得这些龟奴轻贱,也认同方继藩眼里揉不得沙子,见不得这些人如此自甘堕落,却还是觉得方继藩过于小题大做,便摆摆手:“继……萧敬,让他们下去。”

        方继藩这才作罢,随手撒了十几张宝钞,龟奴们便忙是恶狗扑食一般抢了,接着一哄而散。

        此处不远,便是珠帘,珠帘之后,一群妇人小心翼翼的窃窥,却见方继藩这面如冠玉的青年,颐指气使,威风凛凛的模样,抬手之间,便将宝钞撒下去,这风采,和其他豪客全然不同,心里既是吃惊,恨不得自己是男人,又眼里露出只巴不得这萧爷能有幸多瞧自己一眼的模样。

        于是,又是幽怨,又带着几分期待……

        弘治皇帝将方继藩叫到了一边,低声道:“今夜之事,回京之后,一字半句都不能说。”

        方继藩听罢,虎躯一震,声音极低道:“陛下和儿臣,真是想到了一处了,儿臣也是这样想的。”

        弘治皇帝的脸色这才稍缓,突又想起什么,道:“来此的客人,多是什么样的人?”

        方继藩道:“这个……儿臣对这个也不是很懂啊,几乎是一无所知,儿臣从未来过这样的地方,今日是头一遭,便连听都不曾听说过,陛下……儿臣敢对天起誓……日月可鉴啊。”

        弘治皇帝:“……”

        倒是一旁的护卫忍不住插嘴道:“陛下,来此的,多是一些官宦和读书人,家里薄有家财,是以,才爱登花船,听吹拉弹唱,饮酒放歌作乐,卑下久闻这十里秦淮,乃是温柔乡……”

        弘治皇帝又皱起眉来。

        方继藩见弘治皇帝面带异色,便不禁道:“陛下……”

        “噢。”弘治皇帝的脸色渐渐的恢复起来,淡淡然道:“朕想起,每一次上书弹劾有伤风化的,是这些官宦和读书人,对宫中横加指责的也是他们,原以为他们是恪守着圣人的教诲,因而才横加干涉他人。原来他们也爱来这样的地方。”

        方继藩:“……”

        方继藩忍不住再次在心里感叹,当今陛下真是天真呀!

        弘治皇帝摇摇头,面上倒是看不到愤怒,或许……只是觉得匪夷所思,若论奢靡,自己的历代先皇,所谓的奢靡,其实……和这等张灯结彩,夜夜笙歌比起来,也不过尔尔。

        看来读书人不但会说,还会玩。

        弘治皇帝站起来,走至甲板,他依旧远远眺望着远处的客栈。

        猛地……他眼眸一张,惊异的道:“继藩。”

        方继藩立即上前:“陛下……有何吩……”

        “看。”弘治皇帝手指着客栈方向,似乎觉得那里有些不同寻常。

        方继藩连忙看去。

        却见那客栈大堂的灯火,却是陡然的熄了。

        要知道,这大堂的灯火……因为是客栈的缘故,是常年掌着灯的。

        这猛地熄灭,紧接着……似乎……楼上本是黑暗的厢房,却突然开始一盏盏的亮起灯来了。

        这又有些不对头了。

        因为……此时入夜,这个时候,理当睡下,肯定是要将灯熄了,只有起夜时,才可能掌灯,可问题就在于,本是熄了的灯,若是点起了一盏,也只说明有人起夜而已,可若是一盏盏都点起来,这就说明,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惊醒了楼上厢的住客。

        方继藩也脸色凝重起来,便大叫:“这船上备了望远镜吗?”

        一声大喝之后,花船上的龟奴忙取了望远镜来。

        自有了望远镜之后,这望远镜,便成了许多人家的必备之物,比如这花船上,有些客人,便喜欢坐在船上眺望着两岸的景物,为了给客人提供便利,花船上备了一些,也是理所当然,毕竟……又不贵。

        弘治皇帝接过了望远镜,死死的盯着远处那客栈,透着玻璃窗,可勉强看到窗中似乎有人影,紧接着……那窗内的人影……似在撕斗。

        打起来了……

        弘治皇帝的脸色不自觉的惨然起来……

        他虽还是不明白那里发生了什么。

        可此时,却已意识到,这是一场厮杀……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自己并不在客栈之中。

        这使他的身躯有些颤抖,弘治皇帝几乎脱口而出:“继藩,你的判断是对的。若非你执意如此,只怕此时……朕……”

        后果……他已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他来此,可是奉皇帝之命的钦差啊。

        这是何等的身份。

        可是……这些人……怎么就……怎么就敢……

        方继藩的心也跳到了嗓子眼里,立即道:“陛下,能看到对方有多少人吗?”

        弘治皇帝摇头,他的面上,依旧是惨然的,脑海里一片的混沌。

        毕竟,在他眼里,今日所见的那个人,是个读过书的人,不只读过书,而且世代,都可能有人入朝为官,是公卿之后。

        见他的谈吐,也称得上是斯文有礼。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若这是他所指使,那么……这和善和彬彬有礼的背后,简直就是狼子野心。

        倒是弘治皇帝想起来什么,肃然道:“来人,来人,派人登岸,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方继藩立即道:“陛下,此时万万不可,现在当务之急,是保护陛下的安全,客栈里无论发生了什么,今天夜里,万万不可贸然让他们察觉到踪迹。”

        弘治皇帝却是急了,睁大了眼睛道:“可是萧伴伴还在那里,萧伴伴年纪不小了,若是遇事,只恐插翅难逃。”

        方继藩道:“陛下,萧公公忠勇,一直都说,愿意为陛下赴汤蹈火,他的心里,只盼着陛下能够平安,就算现在去救,不说已是赶不及了,且萧公公泉下有知,若是让陛下冒险,他便是死也不瞑目了。”

        方继藩脸上带着可惜,叹息道:“萧公公,他是个好人啊。”

        弘治皇帝在短暂的慌神之后,随即……他的目光……陡然变得格外的幽深起来,眼底深处,杀气重重。

        他的手紧了紧,而后竟轻描淡写的放下了望远镜,却是整个人变得冷冽起来。

        他素来极少动怒,可这一次……他手轻轻的敲了敲船舷,而后淡淡道:“继藩说的不错,萧伴伴,可能已是救不得了,有人想要让朕死……不,想让朕的钦差死在这,这……倒是闻所未闻,朕今日方知,人心可以险恶至此,萧伴伴伴朕多年,今日若是遇害,这是代朕死的,他们想要弑朕,朕……难道就不擅杀吗?好……好的很……”

        好的很三个字,犹如船下冰冷的河水,冰凉刺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