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大赚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大赚

        齐志远听了王金元的话,却是警惕了起来。

        这世上,哪里会有天上掉馅饼的事。

        而王金元是什么人……更要小心才是。

        只是……齐志远却也绝不敢得罪王金元:“不知王先生,所谓的暴利,从何而来?”

        王金元便道:“当下土地已经暴跌,可似乎还差一口气,西山钱庄赌的,就是这江南出不了什么乱子,因而想要趁乱,贱价收购土地,可这土地……价格到了现在,虽有松动,却还不足以牟取暴利,这一星点蝇头小利,说实话,老夫是看不上的,可若是现在的地价,再来腰斩,如此,方才算是有利可图了。齐先生,你想想,若是地价暴跌,抛出土地,而这土地一旦暴跌,等跌到了谷底时,同样的银子,便可买来双份的地,这……岂不是一桩好买卖?”

        “西山钱庄,就是凭借着这个图利呢,还有当下第一首富王不仕,像来齐兄也是有所耳闻吧,他的牟利手段,也是如此。靠着庄稼地里长出粮来,终究不过挣一些蝇头小利而已,可若是这地价再跌一跌,引发这江南的百姓纷纷抛售土地,你想想看……到时,那地价便是一钱不值了……”

        齐志远眯着眼,心里震撼了。

        世上……还有这样的玩法?

        齐志远掩盖不住惊讶的道:“莫非地价,当真还可以操纵?”

        王金元笑了笑:“有什么不可以,此事容易,现在本就人心惶惶,若是此刻有大量的土地出现在市场,低价抛售,这底价,必定守不住,而守不住……就意味着一泻千里,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谁手上的土地多!谁的地多,便是大庄家,趁此机会,想让它涨便涨,要它跌便跌。”

        看着齐志远越加惊异的反应,王金元继续道:“其实……还有更刺激的,等到土地的价格到了谷底,那时,齐兄便算是高卖低买,这地便如白菜一般,一钱不值,想要更多的地,还可自钱庄里抵押借贷,而后……疯狂的收购土地,等这手上有了数不清的土地时,等地价炒高,兜售一些土地,便可还上贷款。”

        “这种说法,叫做杠杆,花别人的银子,来给自己挣钱。”

        “因而,若是地价能够操控,那么……所能挣到的土地和银子,就不是从前的一倍两倍,甚至可能是五倍十倍。”

        王金元一通话说出来,齐志远虽懂得高卖低买,可对于真正的经济金融学,却还只是摸着了一个门而已。

        我说王金元已是用最通俗易懂的话来解释了,齐志远却还是听得有些一知半解。

        砸盘……抄底……杠杆……

        这些玩意……听得很吓人啊。

        可是……这身家暴增五倍十倍的话……他却是听明白了。

        若是身价暴增……这是什么概念呢?

        齐志远简直不可想象。

        朝廷对于士绅的打击,已让他收益暴跌,此番恩师被诛,也让他惶惶不可终日,好在恩师死了,自己的罪证几乎已经抹去,可现在土地价格下跌依旧,还是让他有肉痛的感觉。

        而现在……

        他收敛起脸上的表情,这么大的事,他是不敢轻易答应的,因而,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王金元道:“王先生……这……只怕风险也不小吧。”

        “风险是有。”王金元呷了口茶,微笑道:“不过……西山既然已经准备出手,那么……这风险便可降到最低,现在西山最需要的,是拉一个庄家,这个庄家要有足够的土地,如此,才能事半功倍,齐兄,这世上所有的买卖,亏的永远是那些小鱼小虾,而永远稳坐钓鱼台的,是什么人呢?”

        王金元似笑非笑的看着齐志远,接着道:“老夫的事迹,想必齐兄是有所耳闻的吧,老夫在西山,为齐国公打理家业,这西山的财富,如滚雪球一般的壮大,老夫做了无数的买卖,从来只有大赚和小赚,至于亏本的买卖,从未做过。齐兄难道以为,当真是以为老夫本事比其他的商贾要大一些,是因为老夫有什么通天的本事?实话告诉你吧,老夫之所以做什么买卖,都能成,唯一的原因,是因为老夫背靠着的,乃是西山。有了西山,老夫便是大庄家,是棋手,这世上任何的买卖,棋手是永远不会输的,血本无归的是棋子,倾家荡产的也是棋子,因为棋手永远置身于棋盘之外,反手之间,便可翻云覆雨,这些话,老夫说的可还算是通透?若是齐兄还有疑虑,那么……此事便作罢吧,这江南也未必只有齐家可以合作,老夫现在就告辞,叨扰了这么久,齐兄莫要见怪。”

        王金元是什么人,话说到这里,若是再继续劝说,就显得掉身价了。

        他掸了掸长袖,直接站了起来,预备要走。

        齐志远的面上,却是变幻不定起来,若是这王金元找别人,岂不是让别人白白赚了一笔?

        尤其是王金元说到棋手的时候,他心里怦然一动,老夫……也可以做这个棋手啊……

        于是他忙起身道:“这是什么话,倒不是信不过王先生,只是……此事干系太大了,容某再想想,再想想。”

        王金元依旧脸带微笑,作了个揖,才道:“应该的,想一想,准没有错的,老夫初到金陵,今日除了来见齐兄,倒是还需与几个旧友相会,就此告辞。”

        齐志远留不住他,亲自送他到中门。

        可内心里,一旦这yu望的匣子打开,他顿时开始魂不守舍,满脑子都是王金元的话。

        他现在十分的犹豫不决,此事,关系实在太大了。

        还有……齐志远忍不住的想,这个王金元,他会的几个旧友是何人,莫非想找其他人合作?

        若是找其他人,自己岂不是,就与这天大富贵的机会失之交臂了?

        齐家若是再不打开其他的局面,虽是家大业大,可任着新政继续,朝廷这么折腾,这诺大的家业,谁晓得子孙们快活个几辈子之后,是不是就花完了,到时,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齐志远心情很焦躁,他……又到了祠堂。

        他在琳琅满目的诸祖宗牌位面前,盘膝而坐,眼睛直勾勾的细数着自己的先父,自己的祖父,自己的曾祖和高祖……

        到了子夜,他从祠堂中出来时,突然打起了精神:“叫管事来。”

        于是管事连夜披衣趿鞋而来。

        齐志远绷着脸道:“办两件事,第一,立即去西山钱庄的分号,去寻王先生,告诉他,今儿的事,老夫应下了。第二件,就是立即清查当下齐家的土地,无论是田产,是山林,是池塘,是各处的庄子,还有南京,以及各处府县里的铺面和房产,这些……统统都要清查清楚……明白了吧?”

        管事满是诧异,这不都是岁末的时候进行清查的吗。

        毕竟,齐家这么大的家业,手里的土地,每月都会有增减的,这才是年中,清查个什么?

        “老爷……这……敢问老爷,这是何故?”

        齐志远却没有管这管事的话,又淡淡道:“明日,再请一些牙行的,来好好的谈一谈。”

        牙行……

        管事的如遭雷击。

        无端端的,找牙行做什么?

        “老爷要买地?”

        “卖!”齐志远斩钉截铁。

        昏暗的烛火里,这管事……莫名感受到了一股寒意。

        卖地……

        齐家从来只买地,没有卖地一说的……

        从齐家高祖以来,这是破天荒的事。

        而现在……精明如老爷这般的人,居然……

        可齐志远却是背着手,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当然,这悠然自得乃是伪装出来的。

        事实上,齐志远心里……也觉得虚得很。

        可想到那唾手可得的暴利,以及对未来的担忧……这内心,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或许……

        这天下首富之名,该是老夫,而不是那个什么王不仕。

        王不仕又算什么东西呢。

        我们齐家富贵时,他们的祖先,不过是一群穷汉罢了。

        我齐家历来有上天的庇佑,如若不然,岂能积攒十数代的家业。

        如此一想,齐志远凝视着管事,咬牙道:“听老夫的,没有错,去办吧,连夜去办,一刻也别想耽误。”

        他此时又想,西山在赌,可是老夫却不必赌。

        因为……老夫本就知道魏国公谋反,本就是子虚乌有之事。

        这不过是栽赃陷害。

        所以江南绝不会有乱子。

        只要趁着这个功夫,制造出地价的暴跌,高卖低买,便可为子孙积攒数不尽的家业。

        “是。”

        …………

        次日……

        南京城几乎所有牙行的人,统统到了齐家。

        而后……他们一脸匪夷所思的自齐家出来。

        随即……

        这本就是不太有人问津的土地市场,突然之间……开始出现了数不清的土地,开始疯狂的抛售……

        挂牌的土地,越来越多。

        原先……还有一些想要购地之人,也被吓着了。

        城中……四处都开始有人在私下打听着什么,握有土地之人,内心开始惶恐到了极点。

        究竟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