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好戏开场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好戏开场

        既然没有退路,只好一拼到底。

        齐家开始疯狂的求购。

        而事实上,很快就有人察觉出了问题。

        最先有知觉的,终究还是那些大户。

        他们明显感觉到,自己挂出去的土地,突然开始有人求购起来。

        这些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就在其他人还后知后觉时,这最新的消息,便被他们所掌握。

        齐家开始疯狂购地了,拿着数不清的银子,四处求购土地。

        士绅们听闻,顿时跺脚。

        当初是齐家先抛,现在价格跌到了谷底,他们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四处求购。

        于是许多人家开始纷纷至牙行,撤回自己挂牌兜售的土地。

        牙行里,这边在疯狂的交易,可有时,才刚刚谈妥,卖家却不肯卖了。

        倒是可怜了那些寻常的小民,闻知土地暴跌,为了止损,不得不将土地拿出来发卖,他们还在懵懂之间,只听说有人愿意购地,于是欢天喜地的与购地的人签了契约。

        可价格,却已开始轻微的上扬。

        当然,寻常人,自然没有那么灵敏,并没有那么快的反应过来!

        “二老爷,二老爷……打听到了,齐家的银子,根本就不是他们自己的,他们是自西山钱庄借的贷,现在四处都在购置土地,七八两银子的土地啊,是有多少,他们收多少,各府各县,齐家的子弟,都去了,一个都不肯放过。”

        一个长随,匆匆至赵府。

        这赵家,乃是镇江第一大豪族,不过南京热闹,因为土地虽多在镇江,却早在南京购置了别院,一家老小在此长居。

        赵二老爷听闻,脸抽了抽:“此前,我们贱价卖了多少的地?”

        “七千多亩,大少爷听闻了消息,便立即将所有挂牌兜售的土地都撤了下来,许多本来要卖的土地,这才没有卖成,如若不然……”

        “这姓齐的……”赵二老爷的脸色阴沉得犹如能滴出墨,一副咬牙切齿状。

        他感觉到自己被坑了,现在看来,齐家此前先抛售,根本就是想让土地市场崩盘,而他们暗中,却早就准备了大量的银子,在这价格跌到谷底时,就疯狂的收购。

        赵二老爷气得很,但还是冷静的问话:“他们的银子,是如何从西山贷来的?”

        这长随看着主家气怒的样子,连忙道:“若是只要有田有地,就可抵押,可以随时放款。”

        赵二老爷就背起了手,来回的踱步起来,显出几分焦躁。

        他的大兄,在京中为官,因而赵家的家业,几乎都是他在打理。

        现在这南京乱得很,就如一锅粥一般,让他甚至萌生了回镇江老家的念头。

        可又想到,江南倘若出了兵祸,镇江作为重镇,反而是首当其冲,朝廷平叛,必取镇江,因而索性留在了南京城里。

        “现在的地价,几何了。”

        “在八九两之间……齐家的人,精的很,虽是大规模的收购,可收购却是秘而不宣,因而……许多人还未有反应,何况……大家是真的怕了,手里留着地,担惊受怕的,倒不如换成真金白银实在。牙行那里受了委托,可直接签了契约,交割地契,是以……这交易极快……”

        就在此时,赵二老爷猛的将眼眸张大,急道:“去钱庄!要快!不能让齐家吃了独食。”

        到了这个份上,赵二老爷已经回过味来,这根本是一次早有预谋的收割,人家的刀显然早就磨好了,不但是要将那些小民的土地,低价收购,便连他们赵家,也被贱价收走了七千多亩。

        七千多亩啊……

        这姓齐的,还真是够狠的。

        赵二老爷是个极精明的人,他自执掌家业,就使这赵家蒸蒸日上。

        现在的时局,不是很明朗了吗?

        谁有银子,谁就能用这最低廉的价格收来土地,谁便可从中牟取巨利,齐家就是这样做的,偏偏,他们都是大士绅,土地和房产有的是,甚至仓库里,堆积着数不清的粮食,可现银,却是他们的软肋。

        不过……

        齐家可以告贷,赵家一样也可以。

        因为用不了多久,土地的价格就可暴涨,到了那时,哪里还有七八两银子的土地,若是回到了暴跌之前,甚至可能价格能涨至三十两,还有可能恢复到最初时的五十两。

        这么一想,赵二老爷便坐不住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似这样的大家族,能够享受十数代的荣华富贵,绝不是靠坐享其成。

        若没有足够灵通的消息,没有足够的人脉,甚至没有足够干脆利落的手段,没有超人的眼光,绝不可能到今日这样的地步的。

        当赵二老爷抵达西山钱庄的时候……居然撞到了不少的老熟人。

        这些人,无一不是江南本地的名流,大家彼此见了,自是不免寒暄,却也都没有说明来意,而是心照不宣的彼此笑了笑。

        这令赵二老爷更意识到,接下来……土地要暴涨了,现在,但凡是有实力的,都来了西山钱庄。

        来钱庄做什么?还不是借贷?借贷就是为了购置土地,而买的人多,卖的地却越来越少,哪怕是赵二老爷完全没有看过国富论,却也知道,接下来……土地将有价无市,谁抢占了先机,谁就能买下那些后知后觉的冤大头的低廉土地,谁若是迟了一步,自此之后,只怕在这无数家族之中,便只好甘居末流。

        士绅的地,如数奉还,小民的地,统统贱价收购。

        赵二老爷大抵明白了齐家的套路,这其实和从前的玩法,是不差的,没有本质的分别。

        赵二老爷匆匆见了王金元,他直接开门见山,借贷两百万两银子。

        抵押的地契和房契,他早已准备好了,王金元似乎早有准备,迅速命人放款。

        他这两日下来,已接待了数十个来借贷的人。

        这些人的口气都很大,当然,身家也是不菲,最少的,借贷也是数十万两银子,几乎没有别的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迅速放款。

        面对这样的大客户,王金元自是亲力亲为。

        对于西山钱庄来说,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反正……怎么都不亏。

        至于风险嘛。

        呵呵……

        王金元趁着一个空隙,好整以暇的呷了口茶,施施然的翘着脚。

        跟着少爷干,最重要的就是刺激,这是从前的他,永远无法感知的。

        接下来……好戏要开场了。

        ………………

        南京城中,仿佛一下子变了天似的。

        便连各地的牙行,都察觉到了市场开始急剧的变化。

        一方面是大量的土地开始撤下牌子,被土地的主人告知,现今不卖了,有多少银子都不卖。

        另一方面,许多人登门,挥舞着数不清的现银,要求立即购地,有多少……购多少……甚至有的土地,开价到了十两,十一两,他们也不问土地的成色,不问土地的好坏,当即便进行交割。

        一日之间……

        土地价格开始上涨。

        在南京,在镇江,在杭州,甚至在远在数百里之外的南昌府。

        这江南之地,到处都是这样的人,南京的土地,最先上扬,接着其他的府县,也开始微微的上涨。

        所有人都还没明白怎么回事。

        那数不清的土地,却迅速的开始交易,在一日之间,涨了五成。

        价格已到了十三两……

        齐志远已经乐疯了。

        他下手最快,拿地的价格也是最低,平均八九两银子拿的地,一日之间,若是以估值而论,自己只怕,平白赚了数十万两银子。

        这……才只是刚开始呢。

        …………

        紫金山。

        虽是弘治皇帝杀了人,可谁也不敢进入孝陵拿人。

        因而,山上的生活,自是朴实无华且枯燥。

        弘治皇帝每日送出数不清的旨意,似乎已开始为了江南之事,布局起来。

        而方继藩,也是每日待在自己所住的享殿,似乎在谋划着什么。

        偶尔,弘治皇帝会将方继藩叫去喝茶。

        君臣落座弘治皇帝总是不禁感慨。

        方继藩见了弘治皇帝心事重重的样子,便道:“陛下……不必担心,等到英国公一到,这南京的宵小之徒,自是死无葬身之地。”

        弘治皇帝叹口气,摇头道:“朕所虑的,岂会是区区几个蟊贼,于朕而言,这些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只是……朕至江南,所见种种,却察觉到,这江南虽是富庶,可百姓,依旧艰辛,这一百多年来积弊重重,想要收拾这局面,谈何容易,你看这紫金山中……”

        他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道:“朝廷已明令百姓不得入紫禁城盗猎和盗伐,此乃太祖高皇帝陵寝所在,凡有入禁地的,定要严惩不贷。可又如何呢,前日,孝陵卫拿住了七人,昨日,孝陵卫又拿住了三人,朕亲自见了这些盗猎、盗伐之辈,本料他们乃是獐头鼠目的贼子,却不过是一脸老实巴交的寻常小民,继藩啊……他们声泪俱下,说自己活不下去了,为何……朝廷如此多的善政,改了这么多的弊病,却依旧还有人艰辛至此,以至……冒着杀头的危险,进入孝陵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