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天亡我也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天亡我也

        这是害人啊。

        齐志远是何等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告示意味着什么。

        首先,这补助几乎是针对西山钱庄的免租农人的,其他的土地,自是没份,如此一来,西山钱庄的免租土地产量势必增加,而其他私产的土地又当如何呢?

        同样的是耕地,你前期的投入比别人高,增产之下,粮食势必大丰收,可人家投入少,粮食足够一家人吃喝,多余的粮食,能卖出去即可,换多少钱,看运气。

        而你前期投入不菲,又需购置良种,还需购置肥料,产量增加了,收益呢?

        这几乎是说,未来……这土地某种程度而言,会成为一种负担。

        当然……这里头真正坑人的却是……

        如此大规模的补助,朝廷肯定是负担不起的。

        所以齐国公那个狗东西,便从保定开始,一方面是保定富庶,他们的税收充裕,拿出一点银子来补助农人,并非是什么难事,所以这个补助,在保定一定能够执行的下去,补助了农人,农人增收,谷物价格低廉,朝廷轻而易举,就可以增加粮仓的储量,这对朝廷和对农人而言,都是互惠的事。

        可问题坏就坏在,它是在保定推行,保定乃是新政省,许多的大策,都是自保定开始进行,而后再推及天下。

        譬如,保定就曾率先取消八股取士,进行选吏为官;譬如,保定就曾率先修建铁路。

        江南固然和保定现在没有关联,可未来一旦时机成熟,这个惠农的大策推行开来,也只是迟早的事。

        一旦推行……最大的受益者,就是西山钱庄的租客,他们不但得到了免租土地,还得到了补助,而西山钱庄之外的土地呢?

        这可是朝廷拿出了真金白银啊。

        倘若有人有一个宅子,而后有人告诉你,这个宅子,现在你固然可以住着,可若是十年,二十年,也可能是三十年之后,这宅子会毁于一旦,那么……这个时候,你还会安心住着这个宅子吗?

        但凡是‘聪明’一丁点的人,都会宁可将这宅子,赶紧卖掉。

        因为留在手上,就如头上悬着一柄利刃,一旦这个惠农之策,自保定府,推及到了天下,手中的土地,可能就更加不值一钱了。

        齐志远深吸了一口气,他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侄子,继续深呼吸之后,他露出了笑容,一脸泰然的朝其他士绅道:“这不过是雕虫小技,那西山鼓捣的事,还少吗?我等不必多虑,此小事尔。老夫这侄子,向来鲁莽,倒是冲撞了诸位,还请海涵。”

        诸士绅的脸色也渐渐恢复了血色,很奇怪的是,得知了这件事之后,大家都表现的出奇的冷静,每一个人,都将这件事当做没有发生一样,既不咒骂,居然也无人议论。

        “年轻人嘛,莽撞一些也是人之常情,哈哈……令侄是真性情……”

        “齐加枝繁叶茂,齐公好福气啊。”

        齐志远也微笑:“哪里。”

        他继续镇定自若的给书生们讲了一番话,不过正午本该院长在此设宴,齐志远却拒绝了,只推说自己身子有所不适,告辞回家。

        那侄子一路跟着自己的大伯回家,见大伯一直一副镇定的样子,倒也松了口气。

        可谁料,一进了家门,齐志远的脸色,便瞬间垮了下来,而后盯着侄儿,急匆匆道:“立即……立即卖地,能卖多少是多少。”

        这侄儿的思维似乎还有点转不过弯,愣愣的道:“伯父……这……小侄见其他人似乎都不担心,怎么突然……”

        齐志远没有耐性再多解释,气急败坏的道:“混账,快去卖,迟了一步,剥了你的皮。”

        这地,乃是士绅人家的根本,哪怕是齐志远投机,在他的盘算之中,齐家依旧还是需握有大量土地的。

        甚至可以说,那新政的惠农之策,若在平时,对他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只要地在,大不了土地的收益低一些,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还有收益,齐家照样吃香喝辣。

        可问题就在于,齐家举债了啊。

        欠了一屁股的债,每月的利息,便已惊人。

        若是手上没有周转的现银,这些债务,足够将齐家压垮。

        这惠农之策一出,谁还肯买地。

        不买地,自己收来的这么多土地,需要还债时,这些土地卖给谁?

        惠农之策……只是一把软刀子,甚至……对当下的齐家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可是对于举债的齐家而言,却又可能是压垮齐家的一颗稻草,很多时候……只需一根稻草,就足以让人家破人亡了。

        侄儿被齐志远的怒色吓得连忙道:“是,是,小侄这就去。”

        而后,齐志远便疯了一般,先是冲去了账房,寻到了账房先生,劈头盖脸的就让账房先生筹算齐家手头有多少可动用的现银。

        这先生顿时吓得战战兢兢的,他从未见过老爷这般的失态。

        到了傍晚的时候……那侄儿便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气喘吁吁的道:“大伯,大伯……不妙……不妙了。”

        齐志远显得很紧张:“什么事?”

        “牙行里,再没有人买地了,消息已经传开了,大家伙儿都说,现在谁买地谁吃亏,将来惠农之策推及天下,这地便不值钱了。”

        齐志远身子颤了颤,倒吸了一口凉气,煞白着脸道:“地价呢……地价呢……”

        “地价倒是还维持着,反正也没人买……”

        有价无市……

        齐志远眼睛红了:“其他几个大姓,有什么举动?”

        “似乎……也偷偷开始卖了,听说……张家……张家的世伯,因为这个……差点儿要悬梁自尽了,说是欠了一百七十多万两银子,买了无数的土地,现在地价虽高,却没人卖了,说是……说是……幸好,有人将他救了下来……”

        齐志远浑身斗争颤抖。

        现在细细思来,这就是一个陷阱。

        从一开始,西山钱庄都在想方设法让齐家和许多的士绅人家欠债,还债的前提是,大家一起把地价推高,而后将这些价格高昂的土地,转售给那些无知百姓,可现在,这么一个告示,等于是直接告诉那些百姓,这地……谁买谁是大傻瓜。

        那么……

        他觉得自己的两腿发软。

        这时,那账房匆匆而来:“老爷,老爷……”

        “算……算出来了吗?账上,还有多少银子……”

        “老爷,账上还有纹银十一万……”

        “十一万……”齐志远脑子懵了。

        这些日子,疯狂的购地,漫天的撒银子……五百万两,早已花了个干干净净,十一万……有个什么用,自己每月要还的利息,便是三十余万啊。

        那可是自己白纸黑字,签下去的契约……

        他浑浑噩噩的抬头看了看天,嘴唇哆嗦了一下:“这……这是……天亡我也……天亡我也……”

        “老爷,老爷……”账房小心翼翼的看着齐志远:“老爷……不怕,我们不是还有……还有地……”

        齐志远咬牙,扬手便给这账房一个耳光:“什么都没了,什么都要没了,地………现在的土地,还能换来银子吗?走,去钱庄,去找那王金元算账!”

        齐志远愤怒了。

        这个世上,只有他算计别人,没有人可以算计他。

        自己是什么身份,他王金元,一个商贾,又是什么身份?

        他杀气腾腾的到了钱庄,在这里……却又发现了许多的老熟人,有人捶胸跌足,有人放声大哭。

        齐志远下了马车,挤入人群,朝外头的护卫道:“我乃齐志远,要见王金元……让开……”

        他不知哪里来的气力,居然硬推开了一个护卫。

        接着,直接冲进了钱庄,如一头愤怒的狮子,寻到了钱庄的后厢,便见这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有护卫要将他拦下,却听屋檐之下,有人道:“放开他。”

        齐志远抬头一看,说话之人,正是王金元。

        王金元穿着绸缎的衣衫,站在屋檐之下,檐下挂着一个鸟笼,他手里拿着细竹,正愉快的逗着鸟儿。

        “齐兄,怎么今日有闲……”

        齐志远怒不可遏的道:“王金元,你干的好事,你竟害我?”

        “害你?”王金元突然放下了细竹,脸拉了下来,看着齐志远:“这是什么话?”

        “呵……”齐志远道:“这都是你算计好了的,起初你说的那些话,不过是请君入瓮的把戏……”

        王金元微笑道:“起初,老夫说了什么话?”

        “……”

        就在齐志远一愣神的功夫,王金元却道:“老夫是不是说了,这世上的任何买卖,棋手是不会输的,血本无归的永远都是棋子,因为棋手置身于棋盘之外,反手之间,即可翻云覆雨。这话……老夫想起来了,你看,老夫是个耿直的人,说话一向是一针见血,可是,老夫骗了你吗?你来……一定是因为血本无归了吧,哎……你齐志远,是个什么东西,区区一个士绅地主,真把自己当成大庄家,当成棋手了?老夫问你,你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