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草民万死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草民万死

        张懋一时更加为难。

        此时齐志远趁机道:“国公,学生人等,含冤待雪,还请国公为之做主啊。”

        其他人纷纷叩首:“恳请国公做主。”

        户部尚书刘义坐在一旁,心里松了口气,心知……到了这个份上,就算是报去了朝廷,那西山钱庄,也决计没有好果子吃了。

        张懋心里则左右为难起来,这事儿,他还真做不了主。

        于是,他索性便不做声了。

        却在此时,外头有人道:“钦差到了,钦差到了……”

        张懋起身,肃然道:“我等先迎钦差。”

        钦差犯了天大的罪,代表的也是天子,现在他自孝陵下来,在朝廷没有加罪之前,他依旧还是钦差的身份,哪怕是英国公,也需表现出恭谨。

        于是刘义等人便也都起身,他们心里想笑,这钦差已是大难临头了,今日之事,国朝为未有,一个人,既有钦差的身份,又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囚,这刘义的内心里倒是怀着期待,很想见一见这钦差。

        齐志远人等,也都起身,此时他们心里一松,已知道到了这个份上,大局已定。

        那曹裳听到钦差二字,骤然脸色变了,这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于是咬牙切齿的冷笑。

        …………

        一辆马车,在大量兵士的扈从之下,徐徐而来。

        车中,弘治皇帝显得冷静,他不知南京城里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英国公张懋已是到了,坐在他的对面,则是方继藩,方继藩昏昏欲睡的样子,这令弘治皇帝很是担心这个女婿的身体。

        年青人每日日上三竿才起来,这半夜里,只怕殚精竭虑,哎……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啊。但凡是起的早一些,便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这样可如何是好?

        此时,弘治皇帝一咳嗽,方继藩才打起精神,看了弘治皇帝一眼,随即尴尬道:“儿臣……方才又睡了?”

        弘治皇帝道:“已经入城了,不久就可抵达都督府。”

        方继藩敬畏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陛下诛那曹元,给方继藩极深的印象,这陛下,想不到也是一个狠人,还是小心为妙。

        此时,马车停下,在这车马外头,英国公张懋为首,领着南京六部诸官,以及齐志远、曹元人等,外围则是一干军士,此后……又是乌压压的士绅和读书人。

        车马未到时,这里已是议论不休,都想知道,杀曹元的钦差,是什么真容。

        待这马车停下,所有人鸦雀无声起来。

        却见车门一开,随即……便有人率先下车。

        人一出现,顿时哗然。

        先是那曹裳悲声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就是此人,就是他杀了家父,这贼子……这狗贼……”

        说着,曹裳便滔滔大哭,一副要冲上前去,为父报仇的样子,此刻他面目狰狞,恨不得要将下马车的人撕成碎片。

        曹裳这么一吼,齐志远等士绅见此机会,纷纷喧哗起来。

        “杀人偿命。”

        “这是万死之罪……不可放过他。”

        那户部尚书刘义人等,面带微笑,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可是……当看到来人时……刘义的脸色微微一愣。

        眼前这个人……竟是如此的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

        却见这钦差,气度非凡,面对无数人指摘,却只是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脸色又恢复如初,左右顾盼自雄,一副完全没有将那喧哗之人看在眼里的样子。

        随后下车的,自是方继藩。

        方继藩下了马车,不禁伸了个懒腰,想打哈哈,却又崩住了脸,嗯,他是有头有脸的人,要注意形象。

        那曹裳先是冲破了护卫的阻拦,竟是径直冲上前来,一副发疯的样子大喊道:“便是你杀我父吗?”

        弘治皇帝只看了曹裳一眼,说实话,曹裳和曹元长得颇像的,可见……这是父子,且还是亲的。

        弘治皇帝只轻描淡写的道了一个字:“是。”

        “……”

        所有人都会以为,这钦差少不得要狡辩几句,可哪里想到,对方竟如此的镇定。

        许多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人好嚣张啊。

        却见弘治皇帝看都不多看曹裳一眼,视线却已落在了张懋的身上。

        他竟徐徐踱步,走至张懋的跟前。

        张懋此刻……却已石化了。

        这…皇……皇上?

        皇上怎么会在此?这……莫非只是长的相似?

        可是……当皇帝身边的方继藩,那化成灰一样让他认得出来的模样出现在张懋面前时,张懋便明白,眼前的,就是皇上无疑了。

        可是……

        皇上……竟是钦差?

        张懋张大了眼睛,整个人,竟是浑身僵硬起来,心里的震撼,可想而知。

        面对跟前之人表露出来的惊愕之色,弘治皇帝不以为意,只是随意的看了张懋一眼,便道:“这里何故有这么多人?”

        张懋继续发懵……

        老半天,才期期艾艾的道:“有人……有人想要状告……状告西山钱庄……还有……还有……”

        总算不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的……

        弘治皇帝则微微皱眉道:“还有谁?”

        “钦差……不,不,是状告……”

        张懋方才还如猛虎,现在却已成了小猫,温顺的不像话,他正待继续说下去……

        弘治皇帝却不禁笑了,这笑声,很是轻蔑:“状告钦差,何罪?”

        张懋道:“勾结西山钱庄,杀人……”

        弘治皇帝却是一脸疑惑:“勾结西山钱庄?这可就是诬告了,杀人是有的,可是勾结西山钱庄,却分明是栽赃陷害。”

        弘治皇帝面色更加凝重。

        他万万料不到,这么多士绅和读书人来此喧闹。

        甚至……已开始栽赃自己勾结西山钱庄了。

        见钦差对于勾结西山钱庄矢口否认……

        齐志远自然不容罢休,趁机道:“人证都在此,还想抵赖吗?我不过是一介草民,可实在看不下去了,古人云,不平则鸣,事到如今,你还不思悔改,真是胆大包天,尔俸尔禄,皆自民脂民膏……”

        弘治皇帝是认得齐志远的,当初齐志远亲自招徕过他呢!

        张懋听到这齐志远的话,顿时就炸了,内心的震撼,可想而知,疯了……疯了……

        他此时,才真正的反应了过来……

        却又听齐志远等人纷纷道:“杀人偿命!到了今日,还不思悔改,十恶不赦……”

        啪嗒……

        张懋就是个大老粗,他思维很直接,所以……

        已拜下了。

        他内心万分的惶恐。

        陛下听了这些话,还不知如何震怒呢,自己和这些人,一丝一毫的关系都没有的啊。

        张懋口里道:“臣……臣万死之罪……”

        他这一跪……

        骤然让刘义等人醒悟过来。

        其他人可能没有面圣,可各部的部堂,却都曾有过面圣的机会。

        虽然面圣的时候,内心极为惶恐,不敢直视陛下的面容。

        可一直都觉得,弘治皇帝面熟的很。

        现在张懋一句臣万死之罪……骤然让他们瞬间明白了什么。

        是皇上……皇上在这里……

        刘义等人再不敢迟疑,连忙随之拜倒道:“臣……迎驾来迟,万死……”

        先是刘义等人拜倒,此后……是其他诸官。

        无数的官兵在此,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随即……这排山倒海一般,众人纷纷拜下道:“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那齐志远一愣……

        陛下……

        猛地……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随即……打了个冷颤……

        他眼珠子都直了……

        身边却已有士绅,猛地瘫了下去。

        弘治皇帝阴沉着脸,却道:“朕来南京,已有一些日子了,所见所闻,真是一言难尽,朕来了这里,不但遭遇了刺客,还成了杀人的凶徒,甚至还成了勾结西山钱庄的贼子……看来这南京,当初太祖高皇帝定鼎之地,藏龙卧虎,很是不简单哪。”

        这一番话,真是诛心之极。

        刘义等人,内心已是翻江倒海,他们猛地想起,钦差此前遇刺之事,这……

        不正是有人刺驾吗?再想到……自己袒护齐志远人等,任由他们胡闹,刘义内心的惶恐不安更甚。

        那曹裳的面上,先是愤怒,而后惶恐,却猛地打了个激灵……直接身如筛糠,瑟瑟作抖起来。

        “朕现在既被人状告,状告者乃是何人?”

        弘治皇帝说话之间,竟是目光落在了齐志远的身上:“可是你吗?”

        齐志远可谓是吓得魂不附体,只期期艾艾的道:“我……我没有……没……没有……”

        “不是你……”弘治皇帝似笑非笑,背着手看着他,声音略带清冷的道:“难道是别人?”

        声音并不大,可此言一出……

        齐志远身边的士绅们都吓懵了。

        有人立即道:“就是齐志远,就是他……陛下明察秋毫哪,这……这都是齐志远唆使,草民人等……不过……不过是……来看看热闹……”

        弘治皇帝不禁笑了:“看来,这是有人欺君罔上了……当着朕的面,也不敢说实话吗,齐志远!”

        弘治皇帝大喝:“朕再问一次,可是你状告朕吗?”

        齐志远面如死灰,此时,已是无法抵赖了:“草民……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