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一千六百一十七章:就是要够狠

一千六百一十七章:就是要够狠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迁徙的过程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乱子的。

        这也是为何,方继藩会来送周堂生的原因。

        对于那些不肯迁徙的,办法总是会有,齐国公的出现,足以让人胆寒。

        毕竟,那可是连自家人都往黄金洲送的狠角色,当初姓方的迁徙,也不是没有闹过,江南就曾闹得沸沸扬扬的……

        可又如何,此方家家事,齐国公还不是责令地方官吏,将人统统打包送走。

        任方家人怎么挣扎,现如今,这天下,还有一个姓方的吗?

        现在齐国公亲自坐镇,江南诸府震动。

        更狠的来了。

        方继藩将所有的黄册,按照士绅们的原籍,送至各州各府,要求本地的官吏照着名册请人搬迁,逾期不迁的,有一人,便以知府,知县凑数,有二人,则以此类推,用同知和县丞凑数。

        方继藩只要名额,名额不够,官吏们来凑,如此一来,地方上可谓是鸡犬不宁,怨声载道。

        那地方官得了命令,除了咬牙切齿的背地里暗骂,却又摆出了不徇私情的面孔,别看平时他们和士绅们把酒言欢,称兄道弟,可到了这个份上,却也铁面无私起来。

        偶有闹的厉害的,自是快吏去拿人,若是还不够,则通知本地卫所。

        士绅们百般不愿,还是走了,踏上了血泪之路,地却是留了下来。

        方继藩便一一将这些土地,重新统筹。

        西山钱庄已经抽调了大量的人手,负责清点田产,所有的土地,也需重新进行丈量。

        很多时候,单凭一个恶人是办不成事的,这么大的事,需要依靠一个足以信得过的体系,也需有一个做事的方法,这个方法,要结合实际,得让人有干劲,还需知道,事情办不成的后果。

        等方继藩回到南京城,来到行在见驾的时候,却见南京六部部堂早在此了,户部尚书刘义眼里还噙着眼泪。

        方继藩没理他,径自朝弘治皇帝行礼:“儿臣见过陛下。”

        弘治皇帝不疾不徐的呷了口茶,朝方继藩颔首点头:“你来的正好,正说到你。”

        方继藩便露出笑容:“不知说到了儿臣什么?”

        弘治皇帝看了刘义一眼,这刘义面上却显得有几分尴尬。

        弘治皇帝轻轻皱了皱眉头,才道:“听说南京有一个士绅,悬梁自尽了。刘卿家在朕面前痛哭流涕,说是苛政猛于虎,以至于……有人将性命置之度外。”

        自尽了……

        方继藩倒是觉得意外,瞪着大眼睛很是无辜的道:“儿臣一直都为他们好啊,免了他们的利息,用吕宋的肥沃土地,换他们的劣田,便是他们搬家,这沿途的花销,陛下也给他们包圆了,车马,舰船,沿途吃喝的开支,没少他们一个铜板。他们家里的东西多,儿臣还让人去他们家里帮他们搬家呢,他们不思图报,居然以死相挟,这是何故?”

        刘义的脸又青又红起来,他几次张口欲言,却似乎对方继藩怀着忌惮,生生憋着一口气,心里不断的想,罢罢罢,忍一时风平……

        却见方继藩又道:“陛下,不过刘公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士绅们毕竟是离乡背井嘛,他们对吕宋不了解,因而产生了误解,也是情有可原。至于刘公为之痛哭,可见刘公是个厚道人啊,这朝廷之中,似刘公这样心系士绅者,又有几人?大多数人都是口是心非,是别有用心,儿臣十分钦佩刘公,这是因为,儿臣一向喜欢和厚道的人做朋友。”

        方继藩说着,朝刘义咧嘴一笑,这表情,带着善意。

        刘义一开始还有些担心着方继藩会打击报复呢,此时听了方继藩的话,心里终于吁了口气,却不免又想,看来老夫还是颇有一点官声,毕竟老夫是户部尚书,方继藩这狗东西,十之八九对老夫也有所忌惮。

        因而……他只淡淡一笑,不过依旧不作声,对方继藩递来的橄榄枝,没有接住。

        他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岂会因为方继藩的几句软话,便和方继藩沆瀣一气?

        弘治皇帝显得意外,发生士绅悬梁自尽之事,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可是……这是国家大策,岂会因为如此,而轻易的更改?现在刘义拿着这个来做文章,方继藩反而赞许,开了这个先河,只怕到时候,朝野内外,反对的声音也就更多了。

        这是大忌!

        此时,又见方继藩感慨道:“刘公一定还说,士绅们到了吕宋,势必九死一生,于是……他们举家恐惧,战战兢兢,鸡犬不宁,惶恐不安吧?儿臣……其实也一直都在担心这个问题,那里毕竟是化外之地,固然是土地肥沃,可若是当真出了什么意外,岂不是……有违陛下爱民的初衷?士绅们,终究也是我大明的子民啊,他们视陛下如父,说起来,他们还算是儿臣的大舅哥呢?儿臣能不关心他们吗?“

        “今日刘公为他们痛哭,倒是让儿臣豁然开朗,陛下……大喜,这是大喜啊。“

        弘治皇帝一愣,不解道:“喜从何来?”

        方继藩便道:“陛下……儿臣所虑的,就是吕宋新附,士绅们抵达了吕宋,可谓是一切从头开始,这其中需多少血泪和艰辛,虽然未来,他们今日的披荆斩棘,能够遗泽子孙,可儿臣虽远在千里之外,心里却依旧记挂着他们,可现在,这些问题,都可迎刃而解,倘若陛下委派一名吕宋布政使,专职负责士绅们的安置,为他们排忧解难,如此……不但朝廷心安,士绅们也如吃了一颗定心丸,这……岂不是两全其美之事吗?”

        方继藩露出真挚的笑容,随即道:“而现在,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刘公仁厚,最是再适合不过的人选了。”

        弘治皇帝看向刘义。

        刘义……懵了。

        去吕宋做布政使?可……

        我是户部尚书啊,哪怕是南京户部尚书,那也是尚书。

        方继藩你这狗东西,如斯无耻,居然想让老夫去吕宋,做一个布政使?

        他觉得自己的心口疼的厉害,仿佛受到了奇耻大辱,立即道:”陛下,陛下……老臣年迈……”

        “这个无妨,可以多派一些家丁,婢女沿途好好照料。“方继藩立即道。

        刘义深吸一口气:”老臣刚刚生了孙子……“

        方继藩乐呵呵的道:”这个就妙极了,本来地方官上任,是不该带着家眷的,不过凡是都有例外,可以将刘公全家一起带去,岂不是好?如此一来,刘公到了那儿,就可以安心的办公了。二来,刘公做了表率,其他士绅举家搬迁,也就干劲十足了。陛下……刘公饱读诗书,最是明理,所谓食君之禄,为君分忧,以刘公这般的为人,当然不会拒绝的。恳请陛下恩准。“

        ”噗……“刘义觉得自己的喉头一甜,接着,自口里猛地喷出一口老血来,他是气急攻心了。

        这一口殷红的血喷出,刘义猛地身躯一震,眼睛亮了:”陛下,您看,老臣吐血了,老臣都吐血了啊。“

        他的声音,带着激动。

        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刘义还不够明白吗?弘治皇帝和方继藩这一对君臣,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自己不过是仗义执言,哪里晓得,方继藩这狗东西,立即便开始报复,这狗东西……他丧尽天良哪。

        想到自己要去吕宋,而且还是带着一家人去,刘义感觉自己要疯了,他恨不得现在就死了干净,至少不必拖累家人。

        可这一口老血,却仿佛证明了什么,他虽是尽力做出痛苦的样子,可声音之中,难免带着欣慰,这是及时血啊。

        弘治皇帝刚刚温和的脸上,顿时又露出了惆怅的样子。

        方继藩心里冷笑,随即又美滋滋的道:”有时若上火,吐血也是正常的,我也经常吐血。“

        刘义刚要开口驳斥。

        方继藩随即道:”不过,此事还需慎重,毕竟刘公身体要紧,依我看,还是请西山医学院的大夫们,亲自来看一看,刘公放心,一定是最好的大夫,若是刘公的身体有些许的妨碍,也是绝不肯让刘公去吕宋的。“

        刘义:”……“

        弘治皇帝脸色缓和了,便道:”不错,理当如此,继藩所言,很有道理,吕宋新附,不可小看,只有朕信得过的人在那里,朕才放心放心一些,明日就让医学院驻南京的大夫来给刘卿家看病吧,若没有问题,早一些出发,也免得朕担心。“

        刘义心更痛了,觉得天旋地转,几乎要昏倒过去,可似乎又想到,就算是昏倒,以方继藩这狗东西的为人,也定会说自己高兴的晕了过去。

        他觉得自己浑身软绵绵的没了气力,噗通一下跪倒在地,想说点什么……

        却见方继藩笑吟吟的看他,道:”刘公是不是还舍不得列祖列宗?要不……“

        ”不,不……“刘义条件反射一般的打起了精神,连忙道:”真……真是一派胡言,先祖的遗骸,岂可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