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君无戏言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君无戏言

        弘治皇帝感觉自己的面子已经挂不住了。

        次次都是如此,只是教训你一句,你便要顶十句。

        于是弘治皇帝不禁道:“噢,是嘛?管了什么?”

        朱厚照便道:“儿臣趁着父皇不在……不,是儿臣监国期间,制定了新法,为了推广科学研究,儿臣决心在军中以及诸省,下设科学院,除此之外,在这科学院的基础之下,再设学堂,一切都以西山书院为摹本。”

        弘治皇帝听到此,面上倒是温和。

        朱厚照又道:“儿臣又预备设立常备军,打算让这常备军,将原有的卫所,统统都取代掉。父皇也知道,以往的卫所制,不但苦了军户,对于朝廷而言,他们的战斗低下,不堪为用,父皇虽早有改革和裁撤的心思,可一直下定不了决心,不就是觉得常备军花费巨大吗?可而今,国库的岁入年年增长,时机已经成熟,因此,儿臣就代父皇下定决心啦,西山的军事学院,有预备的武官上千人,再加上军中精干的武官,足以搭起架子,儿臣以为,我大明要拱卫四海,需设三十六支水陆军马,这第一支军马,从儿臣这里首创,名字都想好了,叫‘冠军卫’,编额暂定五千人,将来可扩增为两万,儿臣练出了第一卫,以后这常备军,便可有样学样,如此……这新军,便算是成了。”

        常备军……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第一个反应,就是心在淌血。

        此前的卫所制,固然弊病重重,可有一样东西却是好的,那便是省银子。

        朝廷只需拿出土地,让他们自给自足,便可养着大量的军马,平时的时候,几乎不需出一丁点的银子,可一旦到了战时,朝廷只需拨发一些钱粮,便可上阵。

        战斗力差是差了一些,可架不住便宜啊。

        虽然朝廷也深知这方面的弊病,对某些军马,尤其是禁卫,进行了一些改造,可毕竟……还是不够彻底。

        譬如武官的世袭制,譬如兵丁大多还是从军户之中抽调,譬如装备了一部分较为新式的武器。

        这是弘治皇帝的转圜之策,一方面,借此慢慢的改革,另一方面,依旧还是本着能省就省的心思。

        可太子,居然要的是脱胎换骨。

        君臣父子二人,显然在这方面,有着完全不同的见解。

        弘治皇帝觉得自己的牙根都有些酸痛,不过……痛归痛,他倒是没有指责朱厚照,这只是理念不同,可毕竟……太子还是做了正经事的。

        弘治皇帝缓了缓心情,就道:“看来你的动静不小,你终究是太子,又监了国,虽是擅自做了主张,可还算是勤于政事,此事,你斟酌着办便好了。”

        他背着手,心里犯嘀咕,这么大的事,朝廷居然没有赶紧报来,或许……这是太子新近下的诏书吧?

        弘治皇帝脸色温和,他不怕朱厚照做错事,毕竟自己还在呢,怕就怕太子不肯做事,若是如此,那么将来这大明江山到了太子手里,那可就麻烦了。

        他心里暖和了一些,目光落在刘健等人的身上,却见刘健等人面如死灰。

        弘治皇帝微笑,他们终究还是没有想开啊,倒是朕,却是想开了,有些事,让儿孙们去做,没什么不好,太子聪慧,哪怕是有些事,是过激一些,又如何呢?

        朱厚照见弘治皇帝没有责怪,松了口气,随即和方继藩挤眉弄眼起来。

        兄弟二人许多日子不见,更显得亲昵一些。

        弘治皇帝随即入宫,又怕朱厚照劳累,便道:”既然已经迎驾了,便算是你的孝心,这些日子辛苦了你,你去歇了吧。“

        接着又对方继藩道:”继藩,这一路劳顿,你也去歇一歇。“

        二人立即如蒙大赦,一溜烟便已跑了。

        弘治皇帝虽是体恤后辈,可毕竟刚刚回宫,许多事,还要理出头绪,于是至奉天殿,召内阁以及六部部堂觐见。

        弘治皇帝左右四顾,看着这些肱骨之臣,除欧阳志之外,其余之人似乎都欲言又止,有话要说。

        ”太子这些日子,还算安分吧,朝廷没有出什么乱子?“

        ”陛下……“刘健立即一脸痛苦的道:”老臣以为……太子要建新军,实为不妥,倒并非是说,老臣不知这当下军纪崩坏,朝廷不该改弦更张,正本清源,只是……只是……眼下有几个难处,其一,若是编练新军,那世系的武官该如何办?其二,这花费实在过于巨大,只怕将来,国库入不敷出,现在国库好不容易有点盈余……“

        弘治皇帝微微笑道:”卿家的心思,朕是能理解的,朕也觉得是太过了一些,可是……既然太子监国,还下了诏书,岂可食言而肥呢?太子也是君,倘若这一次对他的诏书翻脸不认,往后谁还认可太子?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是取信天下人的基本道理。至于国库……暂时可以不担心,毕竟现在他只是建了第一军而已,想来……不会有太大的妨碍。“

        ”还有……还有……“刘健期期艾艾,显得忧心忡忡。

        弘治皇帝道:”哎,刘卿家,你需明白,太子已经长大了,不可再将他当作孩子看待了。”

        “陛下,可是老臣,实在是不吐不快啊。”刘健咳嗽:“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太子趁着这练新军的当口,还下了一道诏令……给自己……给自己封了一些官职。”

        弘治皇帝:“……“

        似乎……弘治皇帝并不觉得太意外……

        自己的儿子,似乎是个小官迷。

        好吧……其实是有些出人意料的,至少弘治皇帝没有想到在监国时,太子会来这么一出。

        ”封了什么?“

        ”这……“

        刘健与众臣,都默然无语。

        弘治皇帝便拉下脸:”都不敢说吗?“

        刘健有些无奈的道:“不,不是,只是……老臣记忆力不太好,想不起来,请陛下……准翰林院将封存的诏书取来,一看便知。“

        弘治皇帝看了一旁的萧敬一眼,萧敬会意:”奴婢这就去东阁。“

        只一会儿功夫,萧敬便气喘吁吁的来了,拿着一沓诏书……

        这架势……

        弘治皇帝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念!”

        “太子聪慧,文成武德,历朝历代之贤太子,不能及万一也,今天下改弦更张,千年之所未有,诏曰:兹命太子朱厚照为新军威武神圣大都督,新军之父,诸官军之义父,齐国公方继藩,温顺恭良,为叔。又诏曰:太子研究科学之理,造福天下,加太子朱厚照为天下研究院大宗师,又念齐国公方继藩还算聪慧,为副……“

        弘治皇帝听到这里,头皮发麻了,整个人似乎想要原地炸开。

        他深吸一口气,打断萧敬道:”只这些吧?“

        “后头还有……“萧敬拉长了尾音,似乎也在犹豫,该不该如实禀奏,最后,他还是乖乖的道:“很多……”

        弘治皇帝脸色有点僵,皱眉道:“还有什么?“

        ”有任命为大匠的,还有敕命为西班牙大都督,葡萄牙巡抚,还有朝鲜,琉球诸国……“

        弘治皇帝摆摆手:”不要念了。“

        萧敬立即道:”奴婢遵旨。“

        弘治皇帝看向刘健:”诏书发出去了?“

        刘健苦笑:”老臣也想据理力争,可是……一切都太突然……不但发了,今儿清早,还下令传抄了邸报出去。”

        弘治皇帝:“………”

        “陛下,老臣也在犹豫啊,陛下说的对,太子毕竟也是储君,所谓君无戏言……不过……除此之外……太子殿下还将自己的所有官职,都加为了一品……”

        “加为了一品是什么意思?”弘治皇帝脸色铁青。

        刘健如实道:“意思是……他得领俸禄,老臣算了算,所列大小官职七十三个,七十三个一品的俸禄……太子已命东宫的人去了户部暗示,月底要给俸了,说是太子的俸禄也敢欠,上梁不正下梁歪,以后百姓们还有活路吗?那些无良的商贾若是有样学样,那便礼崩乐坏啦。”

        弘治皇帝的脑海里,开始疯狂的计算,这一品大员每月给俸几何了。

        “除此之外……还有齐国公……齐国公那儿,也正好是七十三份俸禄,幸好他这七十三个,乃从一品。”

        弘治皇帝:”……“

        ”陛下您看……“

        弘治皇帝略显抑郁,叹道:”朕没有这样的儿子。“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听了皇帝这句话,居然出奇的心里痛快,这些日子,太子监国,大家实在是憋屈坏了。

        可弘治皇帝脸色微微抽了抽:”他是太子……是监国太子,公是公,私是私,该给的,一文都不少他,让他好好办公,事情办不好,朕罚他的俸禄。“

        能有什么办法呢?

        虽然口上极不想承认,这是自己儿子,可这毕竟还是自己的骨肉啊。

        弘治皇帝现在又开始担心起来了,太子的所作所为,你要说危害,似乎也不大,可这家伙……怎么就这么的不着调?

        …………

        第一章送到,双倍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