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浩大工程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浩大工程

        出门多日,刚刚回到了京,少不得太子殿下要做东,给方继藩接风洗尘。

        方继藩却归心似箭,想回去见见公主和孩子。

        可硬被朱厚照拉着,却是脱不开身。

        于是只好在镇国府,与朱厚照各自落座。

        宴席早就准备好了,都是方继藩平日最爱吃的菜肴。

        斟了一杯黄酒,朱厚照一杯黄酒下肚,开怀的道:”此次监国,方才体会到了监国的好处,哈哈,朝廷少了一群指点江山的御史,就是痛快啊。“

        倒不是说御史少了,而是最近风声紧,御史们开始装聋作哑了。

        朱厚照便说起了自己扶助研究院的事,又说起编练新军。

        这倒是让方继藩很是诧异,他道:”殿下,这是不是过头了,治大国如烹小鲜,哪里有如殿下这般,一阵风似的,说来就来。“

        朱厚照的意图很明显,他要做的,是让新军取代此前的所有军马,甚至可能还包括了禁军。

        这可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啊。

        朱厚照便道:“可今日不做,明日不做,留到何时做呢?我们都知道弊病在哪里,也都晓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大明现在是山中无老虎,自是靠从前的那一套,倒也能混日子,可迟早有一日,我们会面对可怕的敌人,到了那时,再想要去改,可就一切都迟了。再者说了,就说黄金洲,说北方省,为何到现在还和佛朗机人难解难分,说到底,还是没有决定性的力量,拳头你知道吗?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朱厚照边说边攥着拳头,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方继藩心里咯噔一下,他不想当作被朱厚照现场教学的对象,于是忙点头:”有道理,有道理。“

        ”所以你得帮本宫。“朱厚照盯着方继藩,难得认真的道:”这世上,一万个人中,有九千九百九十人都是蠢人,他们看不明白这些事,剩下的十个人,还有九个,倒是看到了问题的所在,却没有决心去改,本宫一个人,只怕办不成这么大的事,只有你来帮衬才好。“

        方继藩苦起脸来,不禁道:”可是臣近来要忙的事太多,只怕抽不开身。“

        ”总而言之,你别想躲了。“朱厚照不容置疑的道:”这官,本宫可都给你做了,你瞧,七十多个任命,如何?“

        说着,朱厚照一脸得意的从袖里抽出一本诏书来。

        方继藩诧异的看着那诏书,接过……看过之后……惊了,竟是一时不知该说点什么是好。

        太子就是太子啊,果然是大手笔。

        不过……

        方继藩感慨道:”殿下果然讲义气,虽然这事儿,臣依旧觉得有些孟浪,过头了,这世上,哪里有自卖自夸,自己封自己的啊。可是……太子殿下在这个时候还能想起臣,可见太子殿下还是讲义气的。“

        朱厚照便乐了:”当然需讲义气,不过,也有其他方面的考量。“

        方继藩道:”殿下还有什么考量……“

        朱厚照不喜欢骗人,他扭捏的道:”这个嘛……当然是让你来做本宫的副手,这样的话,可能会让父皇觉得,好似这件事不是本宫一人的主意,而是你我共谋的一样,到时父皇若是勃然大怒起来,本宫可少挨一些打。“

        方继藩:”……“

        虽然觉得有些透心凉,可事到临头,方继藩却是解决不了了。

        朱厚照的思路很简单,要缔造一支可以推广天大的军马,彻底的取代旧有的军队。

        如此一来,这第一军,便显得极为关键了。

        虽然从前,镇国府不是没有练过军马,可那毕竟是小打小闹,并没有根本性的颠覆大明军中的问题。

        可这一次的意义却是不一样……这是要借第一军,将卫所制的根给挖断。

        方继藩想想都觉得有些可怕,毕竟这关系到了许多世袭武职的废除,这是得动多少人的饭啊。

        抢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这仇恨可大了!

        当然,若是能革除掉军户制,倒也算是一件积德的事。

        方继藩喜欢积德,这也是为何他生的儿子,总有小jj的原因。

        只是接下来……问题却来了,如何最大程度的打造一个可以随时可用的杀人机器,又如何有别于从前的卫所呢?

        于是方继藩这几日,都躲在书斋里,不断的思考。

        足足半个月,他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朱厚照大抵也是如此,他是个做事认真的人,只要是认准的事,便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二人各自写写画画,不断的完善着构思。

        偶尔,方继藩会将弟子们叫来,尤其是王守仁,王守仁最擅长此道。

        在半个月之后,终于,一份章程送到了朱厚照的手里。

        朱厚照喜笑颜开,一面看,一面吃惊的道:”里头的许多想法,都和本宫不谋而合呢,哈哈……老方,真有你的。“

        他指着章程,乐呵呵的道:”这第一条,便是要完善薪俸制,这行军打仗,乃是刀头舔血的活儿,哪怕是平日操练,也比寻常人要辛苦十倍,可偏偏,这流血流汗之人,竟连婆娘和孩子都养不活,这……就太不像话了,就该有一个稳定的薪俸,这话没错。“

        ”至于这第二条,本宫也料着了,哈哈,这后勤,乃是重中之重,没有足够的给养,没有充裕的弹药,没有一个定制来解决这些问题,将士们靠什么作战。“

        ”除此之外,还需有稳固的军中医疗制度,军法条例,还有……“

        ”至于编额……呀,老方,我算了算,照你这般的计算,这五千人,只怕需一千五百多人负责杂务,若是再减去武官,只怕能战之兵,只有三千人不到了。“

        这倒是让朱厚照足够诟病的,作战人员太少了,绝大多数不是负责后勤,便是负责医疗,要嘛就是文职,更不必提,还有武官了,如此,是否会削弱战斗力?

        其实战兵的比例问题,自古以来都是有的。

        三国时期,魏国的军队,战兵占了八成,此后大致,都在这个比例,若是五千人的军马,能真正作战的,能有四千。可到了大明,战兵的比例更高,到了八成五,也就是四千两百余。

        对于这个时代而言,战兵的比例越高,越是好事,毕竟……战兵才是维持战斗力的关键。

        可方继藩的编制之中,却是与之背道而驰,这令朱厚照有几分不情愿。

        朱厚照皱着眉头道:“若是再加上,下头各千户,百户里头的其他辅并,这战兵,恐怕只有五成了……“

        方继藩一面为难的道:”臣也想删减一些,可细细算下来,那一个都似乎用得着,只能这么多了,不过殿下,这里……还有一个小问题,你且看看。“

        朱厚照便抖擞精神,他对方继藩,终究还是信任的,虽有一些异议,却很快被其他的问题所吸引,等看到了方继藩送来的一份清单,随即……

        他惆怅了,盯着方继藩道:“兵部会不会疯?”

        …………

        兵部尚书马文升,这些天一直都在为太子殿下要建常备军的事发愁。

        因为……在这事上,兵部完全插不上手,仿佛堂堂兵部,成了局外人一般。

        又似乎因为传闻可能要裁撤掉世袭的武官,于是许多的武官,纷纷前来打听,生恐自己的铁饭碗砸了。

        也有一些丘八,因为不忿而大闹的,无非是说,自己的先祖是有功的,这才有了世袭的武职,现在不给一份口粮,日子还怎么过?

        马文升为此焦头烂额,却此时,有文吏匆匆的送来了一份章程。

        是镇国府送来的,马文升不敢怠慢,忙是取了拿出来看了看,这新军的新制,他大抵看了看,虽也觉得新鲜,不过还是觉得年轻人有些过火。

        可当看到后头附加的一份清单时……马文升骤然之间,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他下意识的道:“老夫这个尚书,不做也罢,不做也罢,这兵部尚书是做不成了,来人,备车,备车,去内阁。“

        马文升气咻咻的到了内阁,刘健等人不敢怠慢,看了清单,也有些懵了。

        ”是不是算错了?“

        ”里头明明白白,怎么可能算错。“马文升痛心疾首的道:”才五千人马,每月下来的薪俸,均分下来,一人五两银子,这是多少?这就是两万五千两,一年下来便是三十万两。除此之外,还有军械,还有常备的药物,还有四季的军服采买,还有……“

        ”这一年下来,区区五千人,居然要花费近百万两纹银啊,诸公,你们说说看,这兵部一年到头,拨发的钱粮,也不过是这个数,也就这两年,朝廷的拨银比从前多了不少,才显得多了一些,可也经不住这样的折腾啊,下官是干不去啦,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呢,这还只是第一军,听说往后,还需设不知都少的军马,诸公明鉴,这太子殿下和齐国公,便是将臣卖了,也是拿不出这么多的银子来。“

        马文升面红耳赤,一副万念俱灰的样子,满是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