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死而后已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死而后已

        读历史的时候,方继藩最鄙视的就是江彬这样的狗东西!

        这狗东西见利忘义,一心只想着顺杆子往上爬,等掌握了大权之后,顿时便嚣张跋扈,尾巴翘到了天上,可谓是罪大恶极。

        万万想不到,现在这个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江彬,并没有像历史上一般,攀附上朱厚照,依旧还蜷缩在蔚州卫里,等待着时机。

        更是万万想不到,居然会惹到兵部尚书马文升的注意。

        “陛下……江彬此人……可用,此人练兵有自己的章法,以至蔚州卫上下,无一不是精锐,这样的指挥已是极少见了。不妨……陛下召此人带蔚州卫入京,不妨看一看。”

        马文升极力推荐,言外之意已经很是明显了。

        现在摆在陛下面前,是两套方案,一套是花钱的,一套是不花钱的,花钱的那个,以后还不知要砸多少银子,丢进那无底洞中去呢。不花钱的这个,当然就省心多了。

        弘治皇帝也来了兴趣。

        这世上,有谁不爱免费呢?

        弘治皇帝便看向刘健道:“刘卿以为如何?”

        刘健面上微喜:“陛下,蔚州卫,老臣此前没有听闻,不过兵部上下,既然都认为江彬此人可用,蔚州卫凭这江彬一己之力,竟是缔造成了一支强军,那么……现在大明需设立常备军,不妨……就拉来看一看,孰优孰劣,一看便知。”

        群臣振奋,这……免费的啊。

        谢迁亦忍不住道:“陛下,江彬这个人,臣有一些印象,此人成立下过一些功劳,其人堪称骁勇,臣若是记得不错,宣府巡抚曾举荐过他,不过当时……臣没有放在心上,这是臣的过失。”

        弘治皇帝见众臣对此人的评价似乎颇高,又对蔚州卫有所期待,心里便忍不住想,世上当真有此奇人,一己之力,将这寻常的卫所,缔造成一支强军,倒是有些让人意外。

        于是弘治皇帝就下了决议:“宣此人带蔚州卫入京。”

        弘治皇帝一言而断,马文升心里松了口气,这朝中诸公,似乎也怀有不同的期待。

        他们不是不喜欢太子和齐国公的章程,而是大明的文武大臣,依旧还局限于当初的思维之中,即节俭为美德,越省越好,若是能花小钱办大事,便是大功。可若是能不花钱还能办好大事,便足以令人称颂了。

        似太子和齐国公这样的年轻人,这般不将银子当一回事的,就实在让他们看不过去了。

        自宫中出来,方继藩与朱厚照二人在众人奇怪的眼神之中,直接回西山去。

        沿途上,朱厚照骑马,却非要方继藩也骑马不可,前头有护卫开道,后头自是让护卫殿后。

        朱厚照和方继藩并马而行,朱厚照咧嘴,乐了:“这个江彬,倒是挺有意思,这狗东西居然能练出一支精兵,本宫倒是想要大开眼界。”

        方继藩就用关爱的眼神看着太子:“殿下……你莫不知道,这江彬,是内阁和兵部用来拆我们台的呀,殿下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呀。”朱厚照虎目一张,吃惊的道:“啥,拆台?”

        方继藩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厮在一些学术上及其聪明,可有些地方就吃顿得令人捉急。

        方继藩对朱厚照倒是素来天然的有耐心,便解释道:“殿下想想看,咱们正好在练兵,第一军,又恰好花了这么多银子,如今……刚刚开始操练,效果还未彰显。另一边,谢公和马尚书极力的吹捧这蔚州卫,蔚州卫,不过是一个旧军卫,却被他们吹的天花乱坠,这是什么意思?这不就是说,朝廷不花第一军身上这样的冤枉钱,照样也可以练出精兵吗?那么,第一军有何用?太子殿下心心念念的常备军,又留之何用?”

        朱厚照顿时脸色就变了:“原来如此,难怪本宫觉得气氛不对,老方,你提醒的好,江彬那狗东西,实在可恨,有本事他进京来,他敢进京,本宫打不死他。”

        方继藩为朱厚照可怜的情商默哀。

        朱厚照却继续在一旁咬牙切齿的模样。

        到了西山镇国府,二人下马歇下,让人斟茶上来,顺便上了一些糕点。

        别人吃糕点,不过是作为辅食,上点桂花糕什么的。

        朱厚照的糕点,比较实在,是葱油大饼,饼里还放了牛肉和鸡蛋,一边啃,一边吃茶,不亦乐乎。

        吃了几个,肚子便圆了,舒舒服服的摸着肚子,浑身舒泰的模样,惬意的打个哈哈,另一边,王金元匆匆而来:“太子殿下,少爷,书院有一生员要求见,姓王,叫王艾。”

        朱厚照抹了抹油乎乎的嘴,看了方继藩一眼:“老方,你认识?”

        方继藩呷了口茶,想了一下,才道:“不认识,叫进来吧。”

        没多久,那王艾便进来。

        他显得局促,见了朱厚照和方继藩,便立即行礼:“见过殿下,见过师公。”

        朱厚照打了个嗝。

        方继藩却起身,掩饰这尴尬:“何事?”

        “听闻殿下和师公要练兵,学生在医学院读书,有一些想法,希望殿下和师公能够采纳。”

        西山书院除了传授知识,也鼓励生员们提出自己的想法。

        只是……这个家伙提想法,提到了方继藩这儿来,这……

        方继藩道:“说来听听。”

        “学生在医学院,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何以病人需要用病号饭,这些病号饭如何才能让病人尽早痊愈,学生琢磨的越多,越觉得不简单,于是……学生便一直都在观察,什么样的食物,对人有什么好处,这些日子也做过一些实验……”

        他边说,却是脸羞红了,其实实验的过程中,是一个煎熬的过程。

        毕竟医学生,乃是天之骄子,能够活人无数,不知拯救多少生命,因此医学生的医学生们,都以能做手术,且能做大手术为荣,可这个叫王艾的人却有点奇怪,天天琢磨人吃啥,这就……古怪了。

        他定了定神,又继续道:“学生发现,不同的食物,给人带来的营养,是绝不相同的,疾病,能危害人的身体;而饮食,也关系着一个人的身体康健。学生于是提出了营养健身论的概念,可惜……可惜……周刊那里没有采纳,许多人认为,这是多此一举。可学生一直深信,自己是对的,现在太子殿下和师公在练兵,学生在想,这官兵操练,关系重大,其营养,更是关乎了操练的品质,学生……苦思冥想,弄出了一份军中的营养膳食,还请殿下和师公过目。”

        朱厚照眯着眼,觉得这个人虽然说的很认真,可说的话却很令人费解。

        本宫吃点东西,也关系到了营养?

        方继藩听着,却突然觉得新鲜,要知道,营养学在后世可是大行其道,许多军队,其所制定的用餐标准,都是某些营养学家,精心研究过的。

        毕竟,当兵是体力活,成日操练,耗费的体力惊人,若是营养没有跟上,又或者在操练之余,饥肠辘辘之后暴饮暴食,这对身体而言,都有极大的危害。

        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呢?

        哎……

        方继藩不禁感慨,果然,一个人的力量是微薄的,哪怕是自己……拥有着绝顶聪明的头脑,带着前世的经验来到这个世界,可又能回忆起多少东西,许多细节,早已被自己所忽视。

        好在……西山书院作为了自己的补充。

        方继藩就微笑道道:“取我看看。”

        王艾毕恭毕敬的取出一份清单,送至方继藩面前,一面解释道:“军中的体力消耗大,所以如牛肉,鸡蛋此等补充体力之食,是必不可少,猪肉……自也可以代替。可若是吃多了这些,难免肠胃不好,因而……学生建议,茶水的供应,也是必不可少,可是茶水烹制不易,一人喝茶,容易,数千人都有茶喝,这消耗量巨大,学生在想办法,可采用大量熬制茶水的方法。不只如此,学生听说,第一军每日卯时起床操练,这大清早,空腹操练,极容易让将士们昏厥,学生还搭配出了一种鸡蛋饼,里头混合了一些才时蔬,如此……可以保证他们卯时操练时,既不至于营养不足,又不至吃的太撑,影响操练效果。”

        他絮絮叨叨的,对于每一样食品,都是如数家珍。

        “这营养之道,既在于适量,又在于充分,学生以为,这关系重大,不可小看了。师公……学生所拟的营养膳食,还只是初窥门径,现在在师公看来,肯定是贻笑大方,可若是师公准学生在军中,专门负责观察和研究膳食调配,学生一定不让师公失望。”

        说着……他似乎觉得自己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抿了抿唇。

        自己好端端的一个医学生,放弃了医学院的美差,却进入军中,显然,是一件让人觉得‘赔本’的买卖。

        可他郑重其事的拜下:“学生一定竭尽所能,死而后已。”

        ………………

        昨天第二更,补上的,今天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