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飞黄腾达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飞黄腾达

        江彬的话,掷地有声,在这殿中余音环绕。

        这样的话,听的不少人热血沸腾。

        这江彬……倒是孺子可教。

        看看蔚州卫,人家卖儿卖女,也不给朝廷添麻烦呢,再反观太子殿下和齐国公,这两个败家子哪里是练兵,这是索命鬼啊。

        弘治皇帝听着……却觉得这话……有些怪怪的。

        或许……是弘治皇帝亲眼见过卖儿卖女,饥寒交迫是何等的惨景,因而……他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热血,反而……觉得毛骨悚然。

        弘治皇帝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没有做声,因为他察觉到自己的肱骨之臣们,似乎对此很是赞赏。

        大明的文武是割裂的。

        对于文臣而言,他们自觉得武夫就该如此,毕竟……这是一群丘八,丘八们若是养懒了,养馋了,将来迟早尾大不掉。

        文人对于武人的歧视,已经到了深入骨髓的程度,甚至……彼此之间再无同理之心。

        弘治皇帝道:“朕还听闻,蔚州卫斗是敢战之士,立下不少功劳,报上来的功绩,朕是看过的……卿家练兵,确实非同一般,不知可有心得?”

        江彬道:“颇有一些,却不敢在陛下面前班门弄斧。”

        众人不知道的是,弘治皇帝对江彬再无兴趣了。

        对他来说,太子是要钱,这个江彬,分明是要命啊。

        可偏偏……弘治皇帝老成持重,自也不会表露出什么,只是道:“卿在京师,拟出一个章程来,送入宫中,给朕看看,至于蔚州卫的将士,长途跋涉,甚是辛苦,兵部予以一些犒劳吧。”

        江彬也不知道今日自己的表现好不好,却不敢去观察弘治皇帝的脸色,于是瞥了马文升一眼,却见马文升眉飞色舞,心里便松了口气。

        看来……自己的表现,正合殿中君臣心意了。

        想到此刻,他内心似有一团火,顿时炙热起来,忍不住心里想,列祖列宗啊,多亏了你们保佑,不肖孙即将要飞黄腾达,光宗耀祖了。

        弘治皇帝随即道乏,百官纷纷散去,江彬不敢走在前头,而是一副顺从的样子,等诸公们都先离殿,方才一副谨慎的样子走出殿去。

        出了殿,见马文升人等早已去远,却有一人,身穿蟒袍,背着手,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这是……

        江彬立即抱拳道:“卑下见过齐国公……”

        齐国公之名,哪怕是远在蔚州的江彬,那也是知道的。

        方继藩道:“你这蔚州卫,倒是颇有意思,你今日当着圣驾说的话,可是你的肺腑之言?”

        江彬立即一脸诚恳的道:“自是肺腑之辞,卑下岂敢欺君。”

        “哼!”方继藩顿时脸就冷了下来,义正言辞道:“你这利益熏心的小人,不过是有了被利用的机会,因而甘愿被这内阁诸公和马文升所利用罢了,口是心非,满口胡扯,你以为太子与我看不穿你的诡计?”

        江彬显得惶恐,他当然知道,得罪了齐国公是什么下场。

        别看江彬傻头傻脑的样子,可此番进京,他联想到太子设立常备军的邸报,便大致知道,蔚州卫入京是做什么。因而……他做足了把戏,便是要让人知道,自己是可以利用的。

        只是……现在面对齐国公……他底气骤然有些不足了。

        “齐国公,卑下并不明白你的意思。”

        方继藩冷冷道:“你以为,得了内阁和兵部的赏识,你就可一飞冲天?”

        江彬心里咯噔一下,这齐国公……真的太直接了。

        江彬知道自己无法回避,他其实内心里有些打鼓,甚至想过退缩,可随即……

        他猛地抬起头来,居然放肆的盯着方继藩,这眼神,满是yu望,他贪婪的看着方继藩身上的蟒袍,突然道:“卑下不过是区区指挥使,这辈子,怕也没有什么机会可以来京,可这一次,既然有幸能够来此,那么……飞黄腾达就在这里,卑下为何不来?”

        他一脸的,没错,我就是来求富贵的,富贵险中求,我知道会有危险,可又如何,我江彬也想吃香喝辣,想要成为大人物,既然内阁和兵部想要利用自己,虽然我可能因此而成为牺牲品,可多大的风险,就意味着多大的利益。

        他眼睛赤裸裸的继续盯着方继藩身上的蟒袍,舔舔嘴,继续道:“何况我听闻,太子殿下也是爱才之人,他精通兵事,蔚州卫的兵练得好,我江彬哪一点也没有不如人的地方,太子殿下未必会因此而嫌弃卑下。”

        方继藩:“……”

        不得不说,对方继藩来说,这个人也算是一个特别了。

        第一次遇到一个这么无耻卑鄙的人啊,方继藩居然有点懵。

        卧槽……难怪这个家伙,在历史上能得朱厚照的赏识,这人很人渣啊,都快超越我方继藩了。

        此时,江彬笑道:“齐国公,您是国公,驸马都尉,位极人臣,自是大人有大量,总不会为难卑下一个区区的蔚州指挥吧。”

        方继藩闻言,顿时大怒。

        方继藩的脸越发冷,道:“狗东西,我还偏就为难你如何?”

        江彬咧嘴一笑:“这里是宫中……”

        只是话还没说完……

        方继藩已是扬手,一巴掌便摔过去。

        啪……

        一巴掌扇在江彬的脸上。

        江彬愕然……

        方继藩一脸鄙视的怒吼道:“你看错我方继藩了,我方继藩就是目无法纪,最喜以大欺小,倚强凌弱的人。”

        江彬面上,瞬间多了一个巴掌印子。

        他捂着脸,后退:“这是宫中……是宫中……”

        方继藩龇牙,捋起了袖子:“你朝我吼这么大声干什么?打死你这狗东西!”

        ……

        这奉天殿前的打闹,顿时惊动了不少宦官。

        陛下已摆驾去了坤宁宫。

        那萧敬正预备去司礼监,远远看到争吵。

        心急火燎的宦官冲了来:“干爹,干爹,不好啦,不好啦……”

        萧敬眯着眼,依旧远眺:“咱知道打起来了。他们怎么打起来的?”

        “这个……儿子不知,要不要……去喊金吾卫……”

        “喊个什么?帮忙去啊,咱分明看到江彬殴打齐国公,你们还愣着做什么,都给咱上!”

        萧敬一声呼喝。

        身边的宦官们听罢,摩拳擦掌,个个听了干爹的吩咐,要冲上前。

        “回来。”

        宦官们这才驻足。

        萧敬好整以暇的道:“记住了,当着齐国公的面,就说……是咱让你们去帮忙的。若是陛下过问,你们就说……是你们自告奋勇,自个儿冲上前的……”

        宦官们觉得后颈凉飕飕的,有一种即将被推入火坑的感觉。

        “去!”萧敬呼喝一声。

        宦官们再不敢迟疑,一拥而上。

        萧敬在此时,已溜得没影儿了。

        方继藩和数十个宦官,追着江彬便是一顿狠揍。

        这江彬只听说过齐国公嚣张,没听说过这么狠。

        却不知哪个宦官,给方继藩手里塞上了一根藤条,方继藩连追带打,江彬只好抱头鼠窜。

        江彬哪里敢还手,只是鼻青脸肿,好不容易摆脱出来,虽是咬牙切齿,深以为耻,却不敢造次,灰溜溜的逃之夭夭。

        方继藩这才丢了藤条,一干宦官围着他,嘘寒问暖,这个道:“齐国公您累不累,要不,给您倒一杯凉茶来?”

        “公爷……您要不要歇一歇?”

        方继藩一挥手:“不必啦,似这等无耻之徒,竟说什么士卒们卖儿卖女,也要为朝廷效命,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是拿着别人的血汗,来给自己做晋身之阶,若是不打死这狗东西,如何显得我方继藩爱民如子,你们也滚吧,我心情不好,脑疾要发作啦。”

        众宦官闻言,个个恍然大悟,于是纷纷道:“公爷要不要请个精神科的大夫,抬出宫去,这样才显得……”

        “滚!”

        宦官们便一哄而散,顿时便没了影儿了。

        …………

        弘治皇帝前脚刚至坤宁宫,后脚萧敬便到了。

        张皇后在一旁给弘治皇帝斟茶。

        萧敬急匆匆的道:“不得了,不得了……陛下,那江彬和齐国公……打起来啦。”

        弘治皇帝还未反应。

        张皇后顿时脸拉了下来:“江彬是谁,敢打继藩?”

        萧敬:“……”

        弘治皇帝呷了口茶,闻言之后,也有些懵了。

        一个指挥使,敢打当朝国公,且还是自己的女婿,这怎么说,都显得不合理。

        于是,他严厉的看了萧敬一眼,似乎是在说,老实说来。

        萧敬立即道:“陛下,似乎是因为……那江彬与齐国公发生了什么口角,齐国公受了什么刺激,脑疾犯了,于是……于是……好在奴婢这宫里的奴婢们见了,忙是上前去将二人拉住,这才没有引发什么大事,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双方互有一些……一些小伤,齐国公似乎也没有继续追究,自顾自的走了。”

        ………………

        老虎的兄弟夏言兵开了一本书新书,是近代谍战类的小说,叫《谍踪》,法医林江北穿越成了军统特工,利用他的身份,追杀日本间谍,帮助地下组织的故事,新书需要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