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清君侧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清君侧

        不得不说。

        文武大臣们还是有共识的。

        谁若说齐国公一无是处,大家非要跟他急不可。

        不说别的,齐国公细皮嫩肉,一丁点都不像他爹和他过世的大父,生的风流倜傥,这倒是京师内外都公认的。

        弘治皇帝听到英俊二字,竟是一时噎着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摆摆手,不吭声。

        却在此时……浩浩荡荡的蔚州卫开始进入校场。

        指挥江彬为前导,杨勇为副,数千人马,个个枕戈待旦的模样,气势如虹。

        他们挎着长刀,手持着长矛,犹如一座大山一般,带着巨大的威势,入了校场来。

        随即……数千人列队,在这招展的旌旗之下,弘治皇帝的目光不禁为之吸引。

        身边的文武,也都打起了精神。

        兵部尚书马文升似是受到了鼓舞,立即道:“臣恳请陛下,准臣下高台,会晤江彬。”

        弘治皇帝看着不禁震撼,心里也不由的生出了疑问。

        这蔚州卫,果然是不凡,这……江彬,确实非同寻常,莫非……这卫所……也不乏精锐,问题的根本不在卫所,而在于军将?

        另一头,马文升兴冲冲的下了城楼,见了江彬,江彬依旧坐在高头大马上,只是今日的气势与他日不同,再无卑躬屈膝。

        他只是看了马文升一眼,口里道:“马尚书,卑下戎装在身,只怕不便行礼。”

        马文升不以为意,只当是江彬职责所在,道:“待会儿操演,务求要操演出气势,好让天子知道,我大明亦有精兵。”

        江彬朝马文升一笑:“这是自然,马尚书,不如随我等一道来吧。”

        “啊……”马文升一愣,不解其意。

        “马尚书就在左右,将士们更卖力一些。”

        马文升才笑了,他回头看了一眼高台上的君臣,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呢,于是他打起精神,道:“如此……甚好。”

        他见这江彬身后的蔚州卫将士,个个气势如虹,却杀气腾腾,心里竟是松了口气,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随后,江彬一声令下,蔚州卫瞬时开始排开。

        数队磨刀霍霍的人马,手持着长矛,犹如饿虎一般。

        “杀!”

        江彬高呼……

        “杀!”所有人一起发出大喝。

        一下子……这喊杀声直冲云霄。

        只这么一嗓子,高台上的弘治皇帝都不禁为之一慑。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蔚州卫,召英国公张懋至身前:“这蔚州卫如何?”

        张懋道:“陛下……堪称精锐。”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

        身后,刘健不禁道;“陛下,可见朝廷的根本不在于设常备军,老臣的意思是,单凭常备军,尚且不能解决军中的问题,问题的根子还是在于人,若是人人都如江彬一般,我大明……”

        正说着……

        却在此时……

        下头又传来了喊杀声。

        弘治皇帝现在没心思听这些。

        文武百官们倒静下心来,他们反而不急于现在就和陛下灌输什么,一切……都可等这一次校阅之后再说。

        那江彬在下头,依旧还骑着高头大马。

        他握紧了腰间的刀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高台上的天子。

        高台上的天子,乃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可……这又如何呢?

        他的嘴角,随即勾起了一丝微笑,这抹笑带着几分嘲弄,突的道:“静!”

        他口里吐出一个音符,身后的官兵们,纷纷安静下来。

        只有旌旗随着大风猎猎作响。

        江彬的视线一直都在高台之上,他徐徐骑马,居然朝着高台方向前行。

        一个禁卫下意识的拦住他的去路。

        “你拦我?”江彬看着这禁卫。

        这禁卫正色道:“校阅的规矩,不可靠近天子圣驾百步,你退……”

        只是……

        退字没有出口,江彬突然拔刀。

        长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半空划下了一道完美的弧形。

        这禁卫,万万没有料到……已来不及反应了。

        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透着锋芒的长刀,狠狠自他的头顶劈下。

        江彬本就力大,顺势一劈,全身的气力灌注于刀身,这锋利的刀刃瞬间没入了禁卫的头骨……

        半边脑袋,混杂着红白的液体,直接削开。

        禁卫身子瘫下,半边的身体,兀自在抽搐。

        鲜血喷溅出来,引得江彬浑身是血。

        可江彬却如一尊杀神,坐在马上,纹丝不动。

        他只仰着头,继续看着高台上的天子。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顿时……令这君臣和禁卫们都惊呆了。

        马文升最先反应过来,他本就跟在江彬的身后,立即大呼:“江彬,你在做什么?”

        这是带着威严的斥责。

        他是堂堂兵部尚书,任何武人在他面前,哪一个不是唯唯诺诺?

        可现在,江彬背对着他,身子依旧纹丝不动,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身后,那杨勇已是走上前,直接一巴掌将马文升打倒,口里大骂:“这里哪里轮得到你这老狗说话……”

        马文升本就老迈,这一巴掌打的他眼冒金星,巨大的力道,令他整个人摔下去,跌了个嘴啃土。

        此刻,他既是疼的龇牙咧嘴,心里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他捂着嘴,倔强的爬起来,口里喷出一口血,却大呼道:“你们……你们这是要做什么?你们这是要做什么?你们是我大明的将士啊,难道你们就不怕……”

        早有两个蔚州卫的士兵,一把将他按住,有人狠狠将他重新踢倒,待他跌跌撞撞要起身时,却被其中一个士兵提起靴子,狠狠的踩在马文升的背上。

        马文升瞬间动弹不得。

        他怎么也想不到,前几日,这一群在自己面前还如羔羊一般的丘八,居然……反了!

        马文升岂会不知道问题的严重,他恐惧到了极点,虽被人踩着,却还是拼命的挣扎……只是……凭着他一个老人,如何是这身躯强壮的丘八对手。

        江彬骑在马上,依旧仰视着弘治皇帝。

        而此时的高台上,已陷入了混乱。

        高台下,禁卫们开始大呼起来:“救驾,救驾……”

        如潮水一般的禁卫,瞬间开始涌向高台,组成了人墙。

        江彬大笑道:“陛下……没有受惊吧。”

        他放声大喊,高台上的弘治皇帝听了个真切。

        百官们随扈着弘治皇帝,有人扯着皇帝的衣袖,低声道:“陛下,快下高台,让禁卫们抵挡一阵,切莫让贼子得逞。”

        又有人道:“可立即固守待援,此是京城,何惧之有。”

        张懋护在弘治皇帝身前,已是怒极,说不出话来。

        事情真的太突然,弘治皇帝也是慌了。

        可随即……

        他开始慢慢的冷静。

        看着高台下的江彬,这个此前还温顺的将军,还自称为了效命,而甘愿赴汤蹈火的人。

        弘治皇帝咬牙,怒不可遏的道:“江彬,你这是要做什么?”

        “朝廷出了奸贼,臣等当然是来诛贼的,这乱臣贼子就在陛下的近前,陛下难道还不知吗?”

        弘治皇帝气得颤抖,却还是问道:“谁是贼?”

        “太子!”江彬厉声道:“太子昏聩不明,遗祸天下,这样的太子,若是克继大统,迟早要生灵涂炭,我大明……国祚也就尽了!”

        弘治皇帝气的瑟瑟发抖,一旁的萧敬已跪倒在弘治皇帝的脚下,拉着他的长袖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啊……”

        “除此之外……”江彬依旧大喝。

        身后的蔚州卫官兵,并没有因为江彬的叫阵,而站着不动。

        而是似乎早有预谋一般,早就一分为三,一队径往辕门,两队左右列阵于禁卫们的侧翼,做好了冲击高台下的禁卫的准备。

        江彬继续大吼:“除此之外,还有齐国公……齐国公巧言令色,仗势欺人,天怒人怨,天下的百姓,恨不得生啖其肉,此国贼也,不诛,如何平息天下军民的愤慨,就请陛下……立即交出太子和齐国公,下旨另立宗室贤良为太子,再下诏书,退位让贤。如若不然,陛下不将人交出来,那么……卑下便自己去取,到了那时,若是有人因而错杀,可就怪不得臣了。”

        弘治皇帝不禁冷笑。

        眼前这个人……居然想要效仿自己的祖先文皇帝,竟也打起了清君侧的名号。

        他更无法想象,这个世上,居然还有如此胆大妄为之人。

        弘治皇帝冷冷的道:“可朕若是不许呢。”

        “不许,那么就别怪卑下不客气!到时,也由不得陛下!少不得到了最后,玉石俱焚,陛下与诸卿,都在此留下性命吧。”

        随即,江彬一声怒吼:“弟兄们……”

        “在!”

        无数蔚州卫士兵一齐呼应。

        这些人跟着江彬,在蔚州不知做了多少杀头的事,个个刀头舔血,此时疯狂起来,自是杀气腾腾。

        江彬大吼:“当兵吃粮,咱们给朝廷卖命,吃饱了吗?”

        众人纷纷道:“饿!”

        江彬便又大吼:“若不是跟着老子,你们到现在……还得饿着。当兵和当贼,一样的道理,无非……就是一口饭而已,狗皇帝不给咱们吃肉,我们自己取肉,成了,就是吃香喝辣,不成,无非一死而已。”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