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诛贼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诛贼

        世上,绝难有这么胆大包天的人!

        江彬是个果决的人。

        一旦他意识到自己迟早要东窗事发,那么……在此刻,这个圆滑的人身上,却散发出了残忍的气息。

        他是个危险的人,甘于蛰伏,而一旦无法隐匿时,便撕下了一切的面具。

        此时,他缓缓抽刀。

        刀上依旧还残留着斑斑的血迹。

        而后……刀尖朝着高台,指向弘治皇帝的方向,随即……

        他冷笑:“狗皇帝……束手就擒吗?”

        弘治皇帝站在高台上,风很大,寒风凛冽,吹在他冷峻的面上。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江彬。

        这一切……确实过于突然。

        可当弘治皇帝从震惊之中徐徐的缓过神来,他双目凝起,冷然道:“尔区区一指挥,也敢祸乱天下?”

        “有何不可?”江彬大吼:“成不了功名,那何不做混世魔王,百年之后,人们听了我的大名,如能战战兢兢,凭我江彬之名,可止小儿夜啼,那也不枉此生了。”

        弘治皇帝见那江彬说罢,便开始放肆大笑起来。

        弘治皇帝心里怒极,这一次……实是巨大的疏失。

        弘治皇帝道:“逆天而行,不知好歹!”

        江彬咧嘴,狰狞的面容上,突又露出值得玩味的笑意。

        他的刀尖斜指,与手臂平直为一线,斩钉截铁道:“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天为何物,安敢挡我?杀!”

        说话的功夫,蔚州卫已结队迫近高台。

        高台下,禁卫们围拢起来,密密麻麻的挺刀欲迎。

        江彬一个杀字。

        两翼蔚州卫官兵毫不犹豫,一齐爆发怒吼:“杀!”

        便如洪流,毫不犹豫冲向禁卫。

        双方撞击一齐,骨肉相击,刀剑与长矛彼此碰撞,随后……便如绞肉一般,带出无数的血雨。

        这些禁卫们其实已是慌了,闻着漫天的血腥,心里压制不住惧意,他们万万料不到,今日竟有人敢谋反。

        而事实上……更多人只是花架子,蔚州卫一冲击,瞬间……便被撕开了一个口子。

        这蔚州卫所处之地,甚为艰苦,乃宣府边镇所在,这些人自小便好勇斗狠,跟着江彬,杀良冒功,袭击商贾,屠戮偏僻的村落,早已将生死看淡。

        而禁卫大多都为良家子,见这无数的贼子前仆后继杀来,心已寒了,口里虽是呼着救驾,心里却在打鼓,对方熟稔的挺起长矛,狠狠将人刺穿,当亲眼看到在自己身前的人,突然身后贯穿出一根长矛,那长矛血淋淋的夹杂着碎肉而出,许多从前甚至根本连鸡都不曾杀过的禁卫,顿时慌了。

        “哈哈哈哈……”江彬没有亲自上阵,却依旧坐在马上,他放肆大笑着道:“天子者,兵强马壮者也!狗皇帝的兵不堪一击,也配做天子吗?不妨让我江彬来做,弟兄们,加紧一些,拿住了狗皇帝,这天底下,谁可制我等?”

        蔚州卫顿时受了鼓舞,一时之间,勇气倍增。

        弘治皇帝听到高台之下,那江彬放肆的话,气怒交加。

        高台下,许多文武已是抱头鼠窜。

        高台上,侍驾的大臣们或是跪地,或是惊恐的扶着栏杆瑟瑟发抖。

        刘健看着这一切,已是老泪纵横:“煌煌大明,竟被小人为祸,老臣引狼入室啊……”

        “这是侯景,是侯景……”

        侯景之乱……

        弘治皇帝听到侯景二字,心里咯噔一下,竟不由身躯一颤。

        想到在这数十年来的勤政,自己不曾懈怠,谁料到……居然因为忽视了一个区区的指挥使,却引发了如此灾变。一旦此人得逞,挟持了他和诸臣,那么再纵兵劫掠京师,谁可制之?

        京中虽有无数的京营兵马,可是投鼠忌器之下……

        弘治皇帝闭上眼睛,高台之下,禁卫们虽是大多还算用命,拼命抵御乱军,却已尸积如山,无数的禁卫……倒在血泊中。

        大势已去,兵败如山倒。

        大明需改的,何止是卫所,这京营和禁卫……却早已烂到了根上。

        眼看着,已开始有乱军接近了高台。

        江彬自知时机到了,他再不迟疑的下马,极尽放肆的叫嚣道:“狗皇帝的禁卫,不过尔尔,随我上高台拿住狗皇帝,自此,我做内阁首辅大学士,位极人臣,尔等个个做将军!”

        百个亲兵已杀红了眼,士气激昂的随着他朝高台而去。

        就在此时,突然有人大吼:“靠近高台的……杀无赦,预备!”

        这声音……很奇怪。

        竟是从上空传来的。

        人们先是一愣,随即猛的抬头。

        却见此时……在空中,数十个飞球徐徐的自云层降落。

        这些飞球靠近地面数十丈,方才悬停。

        方继藩就在藤筐里。

        可惜……这飞球不好停摆,如若不然,方继藩倒还真想将高台上的君臣们给接上来。

        与他同在一个飞球里的,乃是张元锡。

        张元锡走路时,依旧还有不便,可只要到了飞球上,手里拿着他的铁胎弓,腰间带着一壶狼牙箭,他便是飞球队里最靓的仔。

        可惜……此时他的辅助,那位与他有着深厚友谊的朝鲜国王已是回国,因此……他又孤单一人。

        一个藤筐里,十数个弓手,已经就位。

        方继藩手里拿着一个铁喇叭,这铁皮卷起来的喇叭,广泛用于各种场合,现在……似乎也已有了用武之地。

        方继藩大吼道:“江彬,你还想位极人臣,你自己问问你自己,你配吗?”

        下头的江彬,心猛然的沉了下去,他看不到方继藩的面容,可明显听出了方继藩的声音。

        江彬冷声大笑:“配与不配,容后就知道。”

        可惜……

        方继藩听不到他的话,却是大骂:“你这狗一样的东西,你以为我不知你做的好事,你在蔚州的作为,清早时就有人送来了,我还知道你在蔚州也派了人在那里打探我方继藩拿住了你多少罪证,因而……你以为你这谋反,我不知道?可惜……我方继藩知道的还是太迟了一些,以至于……让你有刺驾的机会,不过……你以为我方继藩是吃素的?现在我方继藩来了,笨蛋,有本事,你上来打我呀!”

        江彬恼怒之极,气呼呼的道:“你下来。”

        方继藩依旧没听清他的话,看下头乱哄哄的,他怕射手误伤了人,只下令所有的射手,对于任何尝试要登上高台的人直接射杀。

        方继藩又大骂道:“你有三个妻妾,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现在统统都已被我在蔚州拿下了,你敢造反,便是和我方继藩为难,我方继藩忠心耿耿,人尽所知,喂,喂……陛下……陛下…喂……陛下能听到吗?我是说,我方继藩忠心耿耿哪。”

        高台上…

        君臣们沉默了。

        “……”

        这么大的铁喇叭,想听不到是很难的。

        方继藩则又继续的大吼:“江彬你这狗东西,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如若不然,便将你碎尸万段!”

        江彬已听的勃然大怒,恨不得亲自取弓,将方继藩直接射下来。

        此时……众乱军听到方继藩的咒骂,又听方继藩拿住了其家小,却不知在蔚州发生了什么事,有不少人竟是不禁开始有些疑惧起来。

        江彬见状,咬牙切齿的道:“大丈夫何患无妻,快……拿下这高台上的君臣。我这妻儿,不要也罢!”

        众人方才鼓足勇气。

        方继藩在飞球上,继续大吼:“喂,喂……张世伯你能听到吗?好好保护皇上……皇上……喂……”

        张元锡张弓,一箭已将一个靠近了高台的乱兵射倒。

        他尝试着想要射杀江彬。

        可江彬混在人流,又没有一个合格的望手帮助自己,人的目力,终究有极限。

        不过……他的眼睛依旧在努力的搜寻着江彬的踪迹,他的心有些浮躁,忍不住道:“师公……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声。”

        方继藩在后头踹他的tun,道:“你懂什么,诛人先诛心,你以为师公在此说废话?我这是借此,扰了对方的心志,乱他们的士气!”低声骂骂咧咧一句,吓得张元锡和其他的弓手个个噤若寒蝉,而后埋头引弓。

        方继藩继续拿起了铁喇叭,气沉丹田,大吼道:“喂,喂……”

        轰隆……

        此刻……在院门,一声炮响。

        方继藩顿时哑口无言,抬头望。

        在此时……辕门处,硝烟升腾而起。

        随即……

        一队乱军的败兵匆匆的丢盔弃甲,鬼哭狼嚎一般,败退入营。

        那辕门处的硝烟依旧弥漫。

        自那滚滚的浓烟之中,一柄长刀先是刺破了烟雾,率先出来,而后……长刀的主人勒马而出。

        这主人一身铠甲,精神奕奕,此刻,他伫马而立,双目如炬。

        身后……浩浩荡荡的人马……自浓烟之中杀出。

        整齐的队伍,快速的移近。

        犹如开闸洪水一般,进入了校场。

        马上的人……是朱厚照。

        朱厚照胸膛起伏,激动的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

        眼眶里的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

        却又不肯举起自己的袖甲去擦拭。

        他红着眼睛,发出了大吼:“为免误伤,全军听本宫号令,举矛。”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