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不堪一击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不堪一击

        朱厚照跨马,号令之后,却是一马当先。

        身后的第一军已是列为长队,手持长矛,随即……慢步而行。

        他们都很沉默,身上没有本该有的热血沸腾。

        却是肩并着肩,齐齐整整的挺着长矛,听从着朱厚照的号令,一丝不苟。

        手中的长矛分量很轻,尤其是对于他们这等每日消耗了无数热量,同时又补充了大量营养的人而言。

        何况……他们身上没有披甲,浑身上下,甚是轻便。

        在此,禁用弓弩和火器,为的是防止流矢和流弹伤了大明君臣。

        因而……

        在清早时,方继藩就得到了自蔚州来的消息,有了真凭实据,听闻蔚州卫已经动身校阅,方继藩又察觉到蔚州卫也已清楚自己已经着手调查蔚州卫底细之时,就忍不住想到,蔚州卫极可能有谋反的风险。

        于是方继藩再不迟疑,连忙向朱厚照告知。

        朱厚照立即就制定了一个详细的计划。

        利用飞球和神射手先行出,用以延缓蔚州卫劫持天子的时间,这些神射手,个个百步穿杨,自然可以放心使用。

        可是第一军……毕竟操练的时间不久,对于弓箭和火器还是生疏,因此……在对付辕门处的贼人时,可直接使用火器突破。

        可一旦入了校场,面对这乱糟糟的局面,敌中有我,我中有敌,那么……就只好狭路相逢了。

        此时,第一军的将士们,默默的握紧着长矛,个个精神抖擞,他们以朱厚照马是瞻。

        周毅就在人群。

        他是实实在在的宁波人,祖祖辈辈都是矿工,打架殴斗,乃是最稀松平常的事,他依然还记得十年前,自己还年幼的时候,矿上的宗亲派人给自己的爹送了一碗肉来,当爹的甩开腮帮子便吃,一旁的母亲垂泪,那是自己第一次尝到肉味,至今这样的感觉,还记忆犹新。

        吃过了肉,父亲便毫不犹豫的扛着镐头走了。

        可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

        等他懂了事,他方才知道,矿上的男人,但凡有肉吃的时候,便是宗亲们有用得上的地方,一顿肉,搏一次命,后退畏惧者自此永世抬不起头来,无非……就是一死而已。

        据说父亲是被乱棒打死,摔下了山谷,尸骨无存。

        周毅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

        他握紧了手中的长矛,心里似乎大抵是很清楚的,自己吃了义父和齐国公这么多顿肉,按照规矩,他今日就该死在这里,这是行规,是天大的道理。

        事实上,在这个时候,他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想该与不该,只知道听从指挥命令,默默的随身边的人肩并肩的踏步。

        深吸一口气。

        目视正前方。

        此刻,呼吸均匀。

        这样齐步而行的操练,他已不知重复了多少次。

        长矛在手,身边都是伙伴,令他并没有太多的紧张。

        就好似是祖先好斗的血气被激来了一般。

        …………

        此时,在高台下,一个个靠近高台的乱兵被快的射杀。

        江彬已经勃然大怒。

        “是第一军!”

        有人大吼道。

        第一军?

        江彬本是沉重的脸色,突然变得轻松起来,唇边下意识的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那对才建立了两个月不到的人马?

        据说……新募的士卒,原本都不过是一群衣衫褴褛的流民乞儿。

        江彬狠狠的瞪了高台一眼。

        此刻,再下气力去攻击高台,显然会有腹背受敌的危险。

        与其如此,不妨就在这高台之下,先解决第一军这群土鸡瓦狗。

        他不敢上马,甚至将自己的衣甲脱下,换上了寻常士卒的衣甲。

        只有如此,才不必担心……上空的射手。

        他呼喝一声,命人将方才高台下俘获的马文升人等也一同混杂在队伍里。

        马文升已是昏厥过去,其余人等,战战兢兢,甚至有人哀声求饶。

        江彬上前踹了一个大臣一脚,骂道:“给老子大声的求饶,大声一点!”

        于是……这群大臣只好歇斯底里起来。

        这般呼救和求饶……令上空的飞球箭矢少了许多。

        方继藩还是很有良心的人。

        虽说一不小心射死了十几个朝中诸公,似乎……是可以解释的。

        可是……这些人里有许多……还背负着西山钱庄的房贷啊,他们不能死,方继藩需要他们坚强的活着。

        ……

        江彬提刀,整个人热血上涌,面对着踏步近前的第一军方阵,他不禁肆意的放声大笑:“一群黄毛小儿,也敢在此挡我江彬,弟兄们……先宰了这群新兵,再挟皇帝老儿。”

        本是有些意乱的乱兵们,猛地都打起了精神。

        他们不是没有上过战阵的人,毕竟是边军,不说身经百战,可跟着江彬,却不知滥杀了多少的无辜。

        此刻,许多人都随之哄笑起来。

        看对面的新兵,排列的整整齐齐,净是花架子,瞧着……哪里有半分老兵的样子。

        于是……乱兵们犹如狼群盯上了新的猎物一般,一齐举刀挺矛,眼里红的大声叫嚣:“杀!”

        乱兵们气势如虹,毫不犹豫,开始了冲杀。

        这遮天蔽日的叛军,犹如开闸的洪水,不需过多的鼓动,便疯了一般,饿虎扑羊。

        高台之上……

        弘治皇帝先见有军马来,心里一定,身后的文武亲随,也不禁松了口气,有人欣慰道:“有救了,有救了。”

        可细细一看……

        第一军……

        又见太子骑在马上,耀武扬威。

        太子的出现,让弘治皇帝心里一紧。

        这个孩子,怎么在这节骨眼上出现在此。

        他是储君啊。

        朕若是出了事,他该当立即登基,克继大统,承袭祖业,调动天下军马勤王保驾,平了蔚州卫乱贼。

        可是……

        弘治皇帝方才还能崩住自己的情绪,可在这一刻,情绪竟是有些失控了。

        尤其是见那数不清的乱军朝着太子和第一军的方向冲杀。

        顿时……老泪纵横,他扶着栏杆,几乎要从高台上跳下。

        萧敬是最清楚陛下的性子的,这世上,陛下的软肋,只有太子一人。

        因而,他一见陛下失态,半点犹豫也不敢有,立即将弘治皇帝抱住了,哭天抢地道:“陛下……陛下……”

        身后文武,见着了来的乃是第一军,顿时心都凉了。

        可细细想来,此乃天子脚下,京畿重地,此时所有的文武大臣都在此校场,就算是出了什么事,其他京营,在没有旨意和兵部、武军都督府的公文的情况之下,是绝不敢随意调动的。

        能来的……也只有这第一军了。

        “完了!”弘治皇帝一声叹息,他身子被萧敬控制住,挣脱不开,于是一脸颓然的样子,仰天长叹。

        这完了二字,恰恰是高台上所有人的内心写照,人们纷纷悲哀的低垂着头,也不禁叹息起来。

        新军这才操练了几日啊,蔚州卫却如猛虎……

        …………

        方继藩已举起了望远镜,他紧张的看向朱厚照的方向,见朱厚照龙精虎猛,一脸踌躇满志的样子。

        他单骑冲在最前,面对这漫山遍野冲杀而来的叛军,腰杆子却如标枪一般挺直。

        这一刻,方继藩感觉朱厚照活了,身上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却如当日初见时那般,浑身上下,只有少年郎的朝气。

        他手中长刀一指,第一军队列脚步越急。

        急而不乱……

        轰……轰隆……

        数千人一齐踩踏的声音,隐隐之间,却似乎也有别样的威势。

        王守仁亦在队伍当前,今日太急,他没有穿军服,依旧还是儒杉纶巾,却也没有骑马,步履轻快,可是……他拔出了剑。

        转眼之间……

        叛军已杀到了。

        冲在最前的叛军,挥舞着刀,看着身前绵延不绝的队列,虽不将这些新兵放在眼里,可本着欺软怕硬的心思,竟是下意识的,朝向那个队伍前头一些的王守仁方向径直杀去。

        这么一个老头子,骨瘦如柴,有大胡子,还穿着宽大的儒杉,一看就软绵绵的没有气力,瞧他木若呆鸡的样子,可能脑子也不是很好,就他了!

        抱着这样念头的乱兵,不是一个,有很多。

        王守仁看着如潮水一般奔来的乱兵:“……”

        刹那之间,一个凶神恶煞,孔武有力的乱兵已是冲近。

        似这样的冲杀,蔚州卫这样有过作战经验的兵马,往往是将精锐放在最前的,这都是百战老兵,是一柄刀的刀锋。

        那乱兵毫不犹豫,出手如电一般,手中的长刀顺势劈下。

        乱兵眼里,看着王守仁,犹如看一个死人。

        随着他震天的喊杀:“杀……”

        杀字拖着很长的音符。

        可突然之间……戛然而止。

        也只在这白驹过隙之间。

        他眼前花了。

        王守仁没有如他料想中的躲避,而是比他还狠,瘦弱的身躯,如脱兔一般,擦着乱兵的刀而过,长剑却如电一般,直接刺入乱兵的咽喉。

        出剑!

        拔剑!

        王守仁错身过去,便立马寻觅下一个敌手。

        这乱兵还站着。

        血如泉涌一般,自咽喉涌出。

        他的目光,变得空洞。

        身躯颤抖……

        耳畔,他隐隐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虚张声势,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