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兵败如山倒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兵败如山倒

        王守仁所过之处,顿时腥风血雨。

        而前头的乱兵与他穿梭而过,身后……乱兵们发现……迎接他们的……乃是矛阵。

        如林的长矛,已如长蛇一般的挺起。

        有人吹起了竹哨。

        在竹哨的指挥之下,挺着长矛的第一军士兵奋力向前。

        这无数林立的长矛,森森的露出了锋刃,它既像是一道铜墙铁壁,如此密集的矛阵密集的似连水都泼不进,同时……又成了绞肉机。

        所过之处,一根根长矛刺入靠近的乱兵身体,于是……尸横遍野。

        第一军依旧向前。

        他们的臂力惊人……

        以至于手中的长矛将人捅穿,再狠狠的收矛之后,长矛继续刺出。

        这等机械性的动作,且还需蓄力一击,虽看上去简单,其实对于体力的要求极高,正常人哪怕刺杀数十次,便已气喘吁吁,若是扎中了敌人,耗费的气力更大,少不得要虎口酸麻,浑身力竭。

        可第一军的官兵,竟如怪物一般。

        不断的捅刺。

        一次又一次。

        “迎敌!”

        当乱兵的主力杀至,于是队伍之中,此起彼伏的发出了迎敌的呼喊。

        矛阵不约而同的停顿下来。

        官兵们伫立,左右两翼开始收缩,结成了圆阵。

        无数的长矛,使这圆阵成为了刺猬。

        待这乱兵一波又一波的开始冲击,乱兵们越发绝望的察觉到……这圆阵,在近战之下,竟是牢不可破。

        除了徒增伤亡,居然对这圆阵无计可施。

        周毅处在最关键的岗位,他一次又一次的抽矛,刺杀,手臂似已不属于自己了。

        可是……习惯性的挺刺,依旧没有停顿。

        对于他而言。

        这除了来源于入伍之后,日夜操练以及丰富的饮食,给自己的体力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使周毅整个人焕然一新。

        最重要的缘由在于……一次次严酷的操练,以及严厉的军法,早已磨砺了他的心志。

        他曾半夜被突然喊醒,被拉出去跑一个时辰。

        哪怕是两腿如灌铅,也依旧需咬牙切齿的坚持下去。

        他也曾在风雨之中站队,纹丝不动的一站便是半天,哪怕浑身上下,有蚀骨一般的不适,也依旧坚持。

        一次又一次,突破着他体力的极限,同时,这也是一个不断捶打的过程。

        相比于那些严苛的磨砺,至少……挥舞着长矛,至少可以动弹的。

        眼前的乱兵越来越近,对方的面孔,甚至清晰的在周毅的面前,他们的面孔扭曲,方才还是鲜活的生命,当这长矛狠狠扎下,周毅觉得自己手臂微微一震,他咬牙用力,这长矛随即又狠狠刺出。

        血肉便这般绞碎,漫天的血腥,周毅没有任何的感觉。

        周毅听说,第一次杀人,身体会有许多的不适感。

        可事实上……没有感觉,却只有麻木。

        有不适感的,是那些不曾下过庖厨,躲在朱门后的公子哥。

        而对于周毅这样的人而言,他本身就卑微的活着,很多次与死神错身而过,身边的人,总是会因为各种原因,接二连三的死去,遇到了灾年,也见过不少倒在路边的尸骨。

        这第一军的官兵,一个个凝结在了一起,犹如一台收割的机器,乱兵犹如飞蛾扑火一般……喊杀着冲击而来,却瞬间便成尸首。

        朱厚照独自骑着马,他不受人的约束,却在队伍的外围,来回的冲杀。

        背后靠着矛阵,倒也不担心被乱兵合围,于是左冲右突,杀得畅快淋漓。

        他甚至高兴得想要唱歌。

        …………

        蔚州卫胆寒了。

        这一切……来的太快。

        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

        只这一盏茶,数波的冲击之后,很快,他们便意识到……自己所面对的敌人,远比他们要强大得多。

        这群坚如磐石,只靠着机械式的刺出长矛的人,竟是无法战胜。

        于是……当热血被浇熄时,所有人内心深处,都没来由的生出了恐惧。

        终于……冲杀的乱兵开始出现了一些混乱,有人开始后退。

        也有人脚步放缓。

        于是……前进的人被前头后退的人所阻,彼此撞在一起。

        偶尔……有人倒下,紧接着,无数人踩踏而过,那凄厉的大吼,比之被长矛捅穿的人更是令人胆寒。

        胜败……许多时候,本就在一念之间。

        败兵越来越多,如滚雪球一般的壮大。

        很快,如惊弓之鸟的乱兵,竟是如没头苍蝇一般四散逃窜。

        随着急促的哨声响起。

        这显然……是追击的讯号了。

        圆阵立即开始变阵,这圆阵开始展开,随即成为雁形。

        官兵们开始踏步前进,他们挺矛,踩着无数的尸首,将那零散的乱兵冲散。

        哪怕是得胜,依旧是有章法,长时间的操练,令官兵们本能的随时号令如一。

        在后队……

        江彬发出了怒吼,他一次次的尝试着想要阻止败兵。

        可是……当一个两个败兵出现时,尚可以带着亲卫将败退者斩首,以儆效尤。

        可当败兵越来越多时,便连亲兵也已稳不住了。

        江彬绷着脸,怒喝道:“事到如今,你们还想活吗?要嘛死,要嘛活,都给我上……上啊……”

        可是……他的话显然已经不管用了,越来越多人不听约束。

        那浩浩荡荡的第一军依旧是磐石一般,以无坚不摧的气势,碾压过来。

        江彬提着刀,左右张望,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绝望。

        堂堂蔚州卫,这么多年……居然还不如一群新兵……

        他也算是经历过不少的战阵,甚至还见识过鞑靼人铁骑的威力,那等排山倒海的气势,足以让人为只胆怯。

        可现在……眼前这一群步卒,这等简单轻易的战法,却是他见所未见,他无法想象,自己……竟就这么败了。

        “哈哈哈哈……天要亡我。”

        没有人比江彬更加清楚。

        一旦败了,是无路可逃的。

        看着那些愚蠢的败兵,尤其是那同知杨勇,居然也仓皇而逃,他似乎害怕被身边的败兵抢先,一把将一个败兵推开,口里骂骂咧咧,似乎还想摆出自己指挥使同知的官架子:“走开,瞎了你的眼吗?”

        身为指挥使同知,这般呵斥兵卒,本是司空见惯。

        可是……

        在此时……

        似乎一下子没了效果。

        那败兵憎恨的看了一眼杨勇。

        突然举刀。

        那刀迅速的扎入了杨勇的身体里。

        杨勇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区区小卒。

        他无法理解,从前的绵羊,转眼之间成了猛虎。

        紧接着,刀拔出来,败卒憎恨的看着杨勇,面色狰狞,随后……刀朝着他的腹部又狠狠扎下去。

        就这般进进出出,须臾之间,杨勇便中八刀,他的肚子已经被刺的稀烂,肠子哗啦啦的流出来。

        求生的本能,令杨勇想要立即兜住自己的肠子,却已被那败卒一脚踹翻。

        杨勇倒在血泊中,身体不断的蠕动,因为剧痛,而如卑贱的士卒一般,发出了惨呼。

        江彬看着这一幕,打了个寒颤……

        他已恐惧了,再也不迟疑,立马抛了刀,转身欲逃。

        可如入无人之境的朱厚照,却已朝着这冲杀而来,他手中的长刀如电,疯狂的挥舞。

        似早就盯准了目标,放马直接朝江彬撞击而来。

        砰…………

        还来不及反应,江彬就被撞翻在地。

        他艰难的爬起来,身上似乎断了几根骨头……令他脸色惨然,眼眸里透着痛苦之色。

        却在此时……朱厚照已翻身下马,不等江彬站起,已是将他一脚踹翻。

        “江彬是不是?”朱厚照居高临下的看着江彬,朝他笑。

        江彬被一脚踹的腹内翻江倒海,口里吐出了黄水。

        不等他说话,朱厚照便如老鹰捉小鸡一般,扯着江彬的后襟,将他提了起来。

        而后……

        朱厚照一脸失望的看着他,嘲弄的道:“就你这等三脚猫的功夫,也配造反?”

        江彬用着绝望的眼神看着朱厚照,面对着朱厚照用一种检验的目光审视着他。

        事实上,这种眼神,才是最让人绝望和难堪的。

        因为……对方的眼神之中,没有丝毫的愤怒,而是失望。

        就好像……原本以为有惊喜,谁晓得掀开红头盖时才发现,原来只有惊,没有喜。

        朱厚照是个很直接的人,于是……扬手,左右开弓,便是给他两个耳光。

        啪!

        啪!

        声音很清脆,朱厚照却是突然愤怒了:“原定计划如此仓促,事先没有准备,造反的口号混淆不清,一会儿要清君侧,一会儿又自己想做天子;对于可能发生的情况认识不足;对自身的实力盲目自信;在情急时,不立即夺取高台,却盲目自大,你这狗东西,你造什么反?”

        江彬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可听到这番话,却是感到更难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朱厚照恨铁不成钢的又是左右开弓,口里同时怒骂道:“爹娘生了你这贼骨头,既然天生就要反,为何事先就不做做功课,你对得起你爹娘吗?”

        啪!

        一巴掌下来……江彬口里溢出血来。

        此刻……他不争气的……哭了。

        “给个痛快吧,不要羞辱我!”江彬滔滔大哭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