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该你发财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该你发财

        这一切显然是方继藩有意为之。

        事情来的太过突然,朱厚照是懵逼的。

        收自己的外甥为弟子……这……

        可来都来了……

        方天赐行了拜师礼,朱厚照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方继藩在一旁看着,已经乐开了花。

        方天赐是朱厚照的外甥,这辈子肯定是衣食无忧的。

        可是……显然这还不保险。

        倒并不是说,方继藩认为朱厚照成了皇帝之后,会刻薄寡恩。

        而是在于,皇亲国戚和天子门生是不同的概念。

        前者是血缘上的承袭;而后者,则是理念上的继承。

        前者能保障方天赐一辈子荣华富贵这没有错。

        可后者呢,却是能保证方天赐在天下人的眼里,成为皇帝的代言人,他的一切行为,某种程度都是皇帝言传身教出来的结果,若有人认为方天赐有什么问题,某种程度,就是质疑皇帝。

        表面上两者之间,似乎没什么异同,可实际上区别却是大了。

        譬如你看某人不顺眼,或因为某人说了什么话,惹来自己的不喜,你骂他混账,倘若这个人有个亲舅舅,乃是当今皇帝,这……骂了也就骂了,大明朝的皇亲国戚,有不被人骂的吗?

        可倘若此人是皇帝的弟子,你去骂他,意思却是变了,因为你因为他言行而不喜他,他的言行,来源于哪里呢?当然是教导他的皇帝,那么……

        你骂他混账,就难免被认为这是指桑骂槐,怀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方继藩是个头脑极清醒的人,家业越大,责任越大,越要小心。

        世上受宫中宠幸的人多的去了,偏偏这样的人过于耀眼,难免会成为众矢之的。

        对付这些心怀不满的人,除了用恐惧去威吓他们,还需死死的和宫中绑在一起,使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朱厚照脸色涨红,收了自己的外甥,往后自有教导之责,这是责无旁贷的事,可这对朱厚照而言,其实也不算是难事。

        问题的关键是……老方他不按常理出牌啊。

        此时,方继藩连眼里都溢出了笑意,笑吟吟的道:“殿下,从今日起,小儿就拜托殿下了,殿下才高阿斗,学富五车,小儿有了殿下的教导,臣自是放心了,以后小儿若是不听话,殿下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不必客气。“

        方天赐听的惨然,战战兢兢,他是有些害怕这个母舅的,再听要打就打,便更是惶恐。

        啥意思……我被爹拿来送人了?

        朱厚照就皱起眉头道:”成日跟在本宫的身边?这么个娃娃,是不是不妥?“

        方继藩乐呵呵的摇头,认真的道;“言传身教嘛,臣最希望小儿能够成为像殿下这样的人。”

        这么一说,朱厚照稍稍安心:“也罢,本宫倒是无所谓,毕竟是本宫的亲外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方继藩二话不说,自袖里取出一沓百两大钞,一股脑的往朱厚照的手里塞,脸上堆满了笑:“这是束脩之礼,小小意思,还请殿下笑纳。”

        朱厚照看了一眼手上多出来的东西,来不及数宝钞,立即往自己的怀里揣。

        天上真的掉馅饼啦,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事。

        顿了一下,朱厚照凝视着方继藩:“本宫听说,你们方家在交易所有些动作?”

        方继藩立即道:“动作?殿下是说臣收购了一些股票?”

        “何止是一些!”朱厚照认真的道:“本宫听说,可是大量的资金,怎么,出了什么事?”

        方继藩笑了笑道:“殿下,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臣做了一梦,说是合该方家要发财,思来想去,这世上再没有比买股票更好发财的了,殿下难道也有兴趣?”

        朱厚照面上举棋不定的样子,沉吟道:“本宫现在手里倒也有不少的银子,真不易啊……”说到不易的时候,朱厚照似乎在追思着以往的贫穷。

        “当真能挣银子?你给本宫一个实话,本宫也懒得问你缘由,你说能挣,本宫便将这些银子也都投进去。”

        “能!”方继藩掷地有声的回答。

        朱厚照眉开眼笑起来:“这便好,那本宫也就不客气了。”

        方继藩对此,是很有信心的!

        而朱厚照,对方继藩很有信心。

        这世上挣银子的事,再没有人比老方内行了。

        方继藩说了几句,便匆匆告辞。

        方天赐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母舅,想嚎哭一声,把自己的爹喊回来,可虽是年幼懵懂,方天赐却还是有一种感觉,似乎自己的爹像是将自己当作是甩手的烫手山芋似的甩给他的母舅了!

        他面上带着委屈,眼里噙着泪。

        朱厚照看了他一眼,朝他招手:“来,为师先教你一个道理。”

        方天赐战战兢兢的上前。

        “教你第一个道理,这个道理……是你爹说过的,为师领悟了很久,终究发现这是至理名言。你既跟着为师学习,为师自是绝不藏私,你学会了这个,那么……这天底下的学问,便算是学走了一半了。”

        方天赐:“……”

        “伸手出来。”

        方天赐犹豫了一会儿,伸出手。

        朱厚照立即一手毫无同情的抓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狠狠摔下。

        啪!

        一巴掌打在方天赐的手心。

        方天赐又懵了,小手有些疼,他在犹豫着该不该痛哭一场。

        却见朱厚照板着脸:“疼吗?”

        方天赐想了想,点头。

        ”疼就对了。“朱厚照凶神恶煞的模样:”为何你会疼,因为你还是一个孩子,而我是你的尊长,我的气力也比你大,我打你便打了,你挨了打,觉得疼了,也得受着,因而……这个道理便是……落后就要挨打,历朝历代,自古以来,无论是家是国,还是人,终究都逃不过着六个字,历史上都是强者为尊,耀武扬威,弱者受辱,战战兢兢,卑微的生存。自商周开始,那些史上记下来的胡人们,多如繁星,可是……那些人……现在都去了哪里?迄今可还有他们的踪影嘛?我大汉立足之本,从来不是那些书中所言的所谓礼义廉耻,而在于实力!实力强,所以占据天下最肥沃的土地,江山万里,胡人顺从者,称臣。不顺从者,诛灭之。国家社稷是如此,那么人也是如此,你明白了这些,便给本宫牢记着,你学本事,不是因为你父亲让你来学,而是你学了本事,方才可以做一个强者,成了强者,也不是教你去欺负别人,而是让你从此之后,不必受此屈辱!好啦,不许哭,把眼泪擦干净,明天为师带你去宰牛,让你知道,你平时锦衣玉食从哪里来的,以后你还要学算学,学骑射,学雕刻,学兵法,学新学,学医,学机械,学不会,为师收拾你。“

        方天赐:”……“

        …………

        朱厚照是个极认真的人。

        任何事,他若是不感兴趣,谁也强迫他不得。可一旦他决心用功了,便发挥了所有的潜力。

        一面教了孩子,一面朱厚照让一个东宫的奴婢来,面授机宜,取东宫私银,大规模收购股票。

        这交易所,近来都是一潭死水。

        毕竟……市场已经渐渐的稳定,大起大落,已经不可能了。

        正因如此,所以这肉眼可见的大规模资金入市,顿时引起了惊涛骇浪。

        于是许多人开始盲从跟风。

        这本是合情合理的事,大资金入场,大家跟着一起喝口汤才是。

        因而……近来的交易所,又热闹了不少,许多人纷沓而来,不少的股票开始上涨。

        只是……

        本以为应声大涨之后,定会有一波利好。

        实际上……人们却发现,虽是如此,可似乎并没有太多利好的东西。

        现如今,有银子投资各个商行和作坊,已成了时髦的事,自己既能从中牟利,那些获取了大量资金的作坊和商行,则可以拿着这些银子,壮大资金的经营版图,可谓是一箭双雕。

        因而,寻常的小民会买卖一些,商贾们也乐于将银子投入进去。

        便是那些朝中百官,也开始慢慢接受了这样的习惯。

        有一些清闲的衙门,平时也没什么事,尤其新政开始之后,就更加清闲下来,既是无所事事,见了别人发了大财,让人眼红,自然而然也就喜欢凑一起聊一聊交易所收益的事了。

        最近此事很火热,甚至不少人到翰林院来询问王不仕。

        王不仕毕竟非同一般,现在大家都肯信服他,王学士带大家发财啊。

        王不仕自然早就关注了这一波的变化,如此巨大的资金,在京里,能调度出这个数目的,除了自己之外,已经所剩无几了。

        那么……这幕后入场的人到底是谁,王不仕便是用脚趾头,也能想明白。

        股价已开始上涨。

        人们先是议论纷纷,也纷纷跟从。

        可见利好的消息一个都没有,光打雷不下雨,却令人警惕起来。

        ”王学士,对此,不知你如何看待?“

        说话的,乃是寻上翰林院的太常寺卿刘京,刘京也戴着大墨镜,脖子上挂着一根金链子,只是这金链子有点细,不太体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