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一箭双雕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一箭双雕

        朱厚照看着方继藩,极认真的道:“老方,几十斤重的刀,只怕耍的不痛快,不妨带个火铳,会不会更显得聪明一点。”

        方继藩干笑。

        他知道朱厚照这厮,是真正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于是忙打哈哈:“玩笑而已,殿下不必放在心上,不过……”说到这里,方继藩脸板起来:”这件事,皆因那播州杨氏而起,这杨氏占据了播州数百上千年,有地有粮,还有本部的军马,一向低调,现在突然发难,显然……是很看不起殿下啊,若非是他们,怎会惹来这样的争议?我久闻杨氏在唐时,便迁徙到了云桂一带,他们的适应能力很强,那时候的云桂,尚还处在蛮荒之地,他们不但站稳了脚跟,竟还开枝散叶,而今……已到了不容小觑的地步。殿下,凭良心说,臣坚信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的道理,这杨家先祖们有这般的本事,他们的子孙,丢下了这老祖宗的手艺,实在是可惜了,不将他们送去黄金洲,臣便觉得横竖都睡不着。“

        朱厚照背着手,吹着他蓄起的小胡子,眯着眼:”可是这播州杨氏,未必好惹,他们毕竟……是有军马的,播州有军万人,且这播州上下,杨氏子孙遍布,那个地方,崇山峻岭,乃是天然的屏障。自唐朝开始,到而今大明,便连太祖高皇帝都得捏着鼻子承认他们在播州的世袭地位,可见……想要让他们就范,实属不易,就算是贸然开打,花费也是惊人,肯定是不值当的。“

        哪怕是昏了头的朱厚照,尚且知道逼反播州杨氏没有丝毫的好处。

        毕竟播州杨氏,并没有威胁到朝廷,这些年来,也堪称是安安分分。

        虽然这是一枚钉子,甚是碍眼。可总比翻起脸来,朝廷固然能平灭杨氏,可付出的代价呢?

        方继藩心头却是火热。

        杨氏这么多人口啊。

        这都是黄金洲需要的人才!

        虽然黄金洲对人才的下限比较低,倘若能四肢健全自是再好不过,倘若只是瘸了一只脚,少了一个胳膊,哪怕只有生育的能力,那也是可在人才之列的。

        方继藩在某些时候也是一个很固执的人,这么容易就让他放弃了吗?

        答案自然是不可能的!

        他握着拳头,就道:”殿下啊殿下,这杨氏就是没有将殿下放在眼里,这才上书,他明里暗里,都是在则责怪太子殿下残害士绅!是可忍熟不可忍,臣与殿下,既为君臣,又为密友,臣实在看不下去了,不将这些狗一样的东西送去黄金洲,臣就寝食难安。何况对付他们,未必就要大动干戈,臣只需一人,便可让那播州杨氏束手就擒。何况这播州杨氏敢招惹太子殿下,能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吗?太子殿下,此事交给臣便是,臣只需一人,便可搞定这件事。“

        ”噢?“朱厚照一愣,却是有些好奇起来。

        方继藩笑容可掬,缓缓的开口:”谷大用!“

        谷大用乃是朱厚照身边的伴伴,自打刘瑾负责四海商行,谷大用便随时在朱厚照一侧作伴了,他几乎取代了刘瑾的职责。

        这个家伙,不像刘瑾那般爱蹦跶,也不似其他人那般作死,总是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当然……能在朱厚照身边当差,肯定也不可能是个老实人。

        这个时候,谷大用就在一旁陪侍呢,起先见齐国公忽悠太子殿下,他就在一旁傻乐。

        他深谙太子殿下的脾气,晓得太子殿下最受不得激将之法。

        因而……每一次见齐国公用了这一招的时候,他便咧嘴,憨厚的笑,好像自己要入洞房一样。

        等听到方继藩口里蹦出谷大用三个字时。

        这憨厚的笑容还残存在脸上,眼睛里,却已掠过了一丝慌乱。

        随即……眼里的慌乱开始传导到了他的面部肌肉。

        他的喉头,发出了咯咯的声音,似是想说什么,偏又说不出口。

        他身子却已如烂泥一般,瘫下了。

        随即,瘫倒在地的他,发出了哀嚎:”天哪,太子殿下,奴婢……奴婢可不敢去,奴婢不敢啊……“

        朱厚照先是一愣,万万想不到,老方说的这个人居然是谷大用!

        可……

        看着哀嚎的谷大用,朱厚照只有恼火。

        这丢人的玩意。

        于是忍不住气咻咻的抬腿要踹谷大用。

        谷大用忙抱头要躲。

        朱厚照怒气冲冲的道:”狗东西,号什么丧,让你去便去,老方会坑你吗?你平日怎么说的,要为本宫去死,现在不正好有了机会了?怎么,你敢不忠?你这狗东西……“

        谷大用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这般一个透明人,居然会被齐国公给惦记上,他眼泪啪嗒落下,听了朱厚照的话,却是大气不敢出。

        方继藩和颜悦色的拉住朱厚照:”殿下,别打,留着他的有用之身嘛,这世上,谁都可以用,就算是阿猫阿狗,哪怕是一张厕纸,也是有用的,别打坏了,给臣一个面子。谷大用啊,你明日去我那儿,我来给你面授机宜,接着便准备出发,记着,只准你一人去,任何人都不得带,即便是死,也切切不可暴露自己的身份,知道了吗?“

        …………

        次日,方继藩耐心的等候着。

        谷大用还是委屈巴巴的来了。

        眼睛还是肿的,似乎是哭了一夜。

        方继藩倒是很热络,拍拍他的肩:”我们的小壮士来了。“

        谷大用:“……”

        方继藩拉着他,到了厅里,请谷大用坐下,又亲昵的亲自给谷大用斟茶。

        谷大用更是吓尿了,再不敢坐,啪嗒一声又跪在地上:“齐国公,自己人,自己人哪,奴婢对齐国公,历来敬仰,齐国公……看在奴婢……看在奴婢……”

        方继藩骤然板起脸来,喝道:“怎么,敬酒不吃吃罚酒吗?”

        谷大用顿时瘪了,脸色惨然:“吃……吃敬酒,只是……奴婢何德何能……”

        方继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一点都不享受这样折磨人的乐趣。

        必须重申一下,方继藩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他的骨子里,拥有一个现代人应有的美德。

        他坐下,慢条斯理的呷了口茶:“你有没有本事不要紧,于我方继藩而言,只要来了兴致,你便有用,现在我要用你,你却推三阻四,这是什么道理,瞧不起我方继藩?可别把人惹急了啊,惹急了我,我将你偷偷藏的私钱交给太子殿下,还有你侄子,外甥……统统剁了喂狗。”

        谷大用打了个寒颤,忙摆手:“别,奴婢可不敢惹……”

        明明是方继藩惹咱,怎么说的咱惹了他?

        当然,和齐国公,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既然如此,那就乖乖的听我的话去办,办成了,少不得你的好处,办不成,就当是为太子殿下尽忠吧。”

        说着,方继藩吩咐了一番,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谷大用只听的心惊肉跳,更觉得自己的性命好似不在自己手里一般。

        吩咐完了,方继藩抚着他的肩,亲自将他送到了门口,门口……早已停好了一辆车马。

        方继藩道:“好好干,我一向看好你,时候不早,赶紧上路,一路顺风。”

        谷大用战战兢兢的上了车。

        啪嗒一下,方继藩将车门关上。

        谷大用惊魂未定,却发现这车外头,发出抠抠索索的声音。

        他忙是脑袋探到玻璃窗上看,接着开始拍打车窗的玻璃,大呼道:“怎么还上锁呀,齐国公,好端端的,咋还上锁呀……”

        方继藩拿着铁索,在车门处将车门锁死,这才如释重负,不理会那拍打车厢和哀嚎的声音,心情愉悦的朝马车挥手。

        恰好此时王金元兴手里拿着一份飞鸽传来的快报,兴冲冲的来,见了此情此景,脸色惨然。

        方继藩背着手,目送着那马车徐徐而去,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王金元战战兢兢的上前:“少爷……少爷……今日……这……这是做啥?”

        方继藩斩钉截铁的道:“你家少爷,为了朝廷,真的操碎了心啊。”

        王金元更觉得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

        方继藩瞥了他一眼,自知王金元不了解自己。

        心里便叹息。

        太子殿下即将的登基。

        很快,会有一批东宫旧人鸡犬升天。

        刘瑾自不必说,这是自己的亲孙,而且越来越稳健。

        可是谷大用这些人呢?

        这些人,留着迟早是祸害。

        可不留,皇帝身边不可能没有宦官,没有谷大用,会有张大用,会有李大用。

        因而,方继藩必须得谷大用这些人上一课。

        别轻易碍事,碍事的话,有一万种方法让你死。

        乖乖的听话,听了话,为是方继藩办事,当然会有你的好处。

        这一赏一罚,便是教他们做人。

        何况……黄金洲乃是方家的根本,不能不为之谋划。

        而在黄金洲,人口是最重要的问题,不多送一些人去,将来如何发展壮大?

        人力,是最宝贵的资源。

        有了人,才有一切。

        这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更不必说,收拾一下播州杨氏,也可为太子立威,让人知道,招惹太子殿下的下场,这有益于未来促进朝野的团结。

        方继藩懒得和王金元解释:“怎么,有什么事?”

        “少爷,吕宋那儿,有一个消息,小人觉得颇有意思,特来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