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人证物证俱在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人证物证俱在

        这话在所有人听来,都是天方夜谭。

        谢迁远在吕宋的堂兄,给太子殿下写信。

        可有人听了,心头又是一震。

        莫非……莫非是那谢志文,受不得吕宋之苦,特意修书来给太子,乞求太子殿下恩准他回到故里?

        一想到如此,许多人立即浮想联翩。

        想到面黄肌瘦,或者此时已患了一身重疾,咳嗽着,提着油灯,在一座柴屋里,脚下是老鼠的吱吱声,在破木桌上,摊开笔,这笔定是秃的,沾了墨,吕宋的墨,也定是劣等,于是在草纸上,咳嗽着,提笔写下连谢家堂兄都自觉地无地自容的文字,书信中,定是充斥了委曲求全,书写的过程之中,咳嗽的受不了了,定是浑浊的泪水也填满了沧桑老脸上的沟壑,于是……他定从袖里摸出一个粗布来,捂着自己的口,咳嗽一阵之后,粗布上……是殷红的血。

        呼……

        人是有共情心理的。

        他们或许对于无知百姓,没有这样的心理。

        可同为士绅人家,同为官宦和官宦亲属的殿中百官们,有人的眼眶里,已是泪水在打转了。

        惨哪。

        有的人,自己也有亲属在吕宋,就更加是悲不自胜,老泪纵横。

        谢迁只觉得晴天霹雳,他自知自己的堂兄,乃是骄傲的人,自诩是山野樵夫,不愿出仕,可他的气度,在谢迁的脑海里,却是非凡。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去想象,自己的堂兄是经历了什么,才修书给太子,对太子殿下委曲求全。

        谢迁眼眶一红,哭了。

        人到老来,不曾做错过什么,竟还要蒙受这样的苦难。

        他只是无力的朝太子朱厚照叩:“太子殿下……不要说……不要再说了。”

        他宁愿自己一辈子都不要听到自己堂兄的音讯,堂堂内阁大学士,居然不能为自己的亲属做一点什么,想到如此,他便觉得无地自容。

        朱厚照咧嘴……乐了。

        这一乐……再对比百官们的悲凉,却令弘治皇帝的心凉透了。

        他认为太子是对的。

        支持太子。

        可是……太子行事,太令人忧心了!

        对待臣子,固然也要有严厉的一面,但是……总不能把人家的亲眷送去了吕宋,还当着面笑出来吧?

        如此……臣子们……谁肯为之效命?

        太子……还是缺乏历练,可是……可是……朕却已老了。

        弘治皇帝竟生出无力感,他想向上天再借一些阳寿和精力,毕竟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无论如何,他也没有选择,哪怕太子荒唐到这个地步,他也无法改变什么。

        朱厚照则是乐呵呵的道:“谢师傅,令堂兄可比谢师傅要识趣得多,他比你晓事。”

        谢迁心头一震,卧槽……晓事?

        没错了,定是已不堪忍受,连最后一点尊严也已放下,百般乞求。

        朱厚照便道:“老方,取谢志文的书信来。”

        方继藩早已等候多时,立即自袖里取出一沓书信,手指放在舌尖舔一舔,浸湿了,而后开始翻查这一沓书信,好不容易的寻出了其中一封,这书信的信筒撕开,里头……是一块丝绸。

        毕竟距离很远,且还要远渡重洋,寻常的纸张,怕受潮。

        当然,最重要的是谢家有钱,丝绸在海外贵的离谱,可享受惯了丝绸的谢家,用也就用了。

        这丝绸打开,方继藩咳嗽一声,道:“太子殿下钧鉴,草民谢志文敬上,草民奉旨举家徙吕宋,现已安顿,皇恩浩荡,又蒙太子殿下之福,虽至吕宋不久……”

        方继藩慢吞吞的念着,每一个人都竖着耳朵。

        所有人彼此对视,面面相觑。

        这书信……有些古怪啊。

        “草民读书,闻曰,君子齐家治国平天下也。今草民身在海外,心心念念,依旧为大明社稷事,皇上洪恩,南击吕宋之佛朗机贼逆,此谓之吊民伐罪,当地百姓,无不欢欣鼓舞,而我大明将士,驻守吕宋,更为之振奋。皇上南抚交阯、北鞑靼,罗斯之地。今取吕宋,四海之内,咸戴帝舜之功也。草民又闻,吕宋之侧,乃爪哇,爪哇本为大明旧藩,盗寇葡萄牙人者,野心勃勃,夺爪哇之地,残害爪哇百姓,奸yIn掳掠,恶贯满盈,西洋之重镇,竟为区区葡萄牙之禁脔,我大明恩泽四海,宇内播德,岂容此等宵小肆虐?太子殿下武功赫赫,草民早已如雷贯耳,所谓有德者,除暴安良,安抚天下,殿下岂可视若无睹?恳请太子殿下,上奏朝廷,立大军,征伐爪哇,痛击盗寇,吊民伐罪,如此……普天同庆,西洋百姓咸安,四海之士民,无不仰赖圣泽,草民伏请,再拜!”

        “……”

        方继藩只是把信念了一半,殿中却安静得落针可闻。

        书信里确实有乞求。

        可是这书信中的乞求,却和大家想的完全是背道而驰。

        这谢志文,是不是脑袋坏掉了?

        他都被配去了吕宋了,还在瞎琢磨着请朝廷兵打爪哇的事?

        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惊悚。

        谢迁听到此,拼命咳嗽,他勃然大怒。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自己的堂兄,乃是谦谦君子,最厌恶的就是征战之事,当初太子出兵大漠的时候,在和自己的书信交流之中,堂兄说起此事,还讥讽了一通。

        自己的堂兄,怎么会写这样的书信?

        他立即道:“太子殿下,这书信……绝非家兄所书……臣……”

        朱厚照叉着手,此时面上更是大乐,道:“且慢着,你先将这书信听完。”

        弘治皇帝面上惊疑不定,露出一副匪夷所思的样子。

        这时,方继藩扯开了喉咙,继续道:“朝廷若用兵,谢家初至吕宋,有地九万三千余,今岁收成有限,可为犒劳王师,愿献粮八千担,献银三万粮,以助军资!”

        嗡嗡嗡……

        八千担粮食……三万粮银子。

        谢家去了吕宋,哪里来的这么多钱粮?

        而且……肯资助这么多钱粮,可见谢家在吕宋,只怕每年的收益,定在这之上,甚至……比这还要多许多。

        谢迁懵了。

        九万多亩地,会有如此多的收益?

        那是蛮荒之地啊。

        而且种地,哪一处不要开销……

        亩产就这么多,何况还需人力,刚刚去,已经春耕播种了,地里就有庄稼了?

        还有银子……这银子从何而来的?

        最重要的是,为何这么巴望着朝廷对爪哇用兵,甚至还愿意资助钱粮。

        这种种的事,一股涌至他的心头,他更加的不肯相信。

        可方继藩却道:“谢公是不相信吗?谢公眼力过人,而谢志文更是谢公之兄,想来他的笔迹,谢公一定是认得的吧,那么不妨就请谢公一看,便知真假。”

        他将书信交给谢迁。

        谢迁立即接住,他面上带着冷然。

        这太荒唐了,他必须得指出里头的造假之处,好让人知道太子多么的荒唐。

        早知太子最擅长金石造假了……那么模仿……

        不对……

        谢迁身躯一震。

        他看到了书信的时候,看着那笔迹,脸色更加难看。

        不对劲,太不对劲。

        如方继藩所言,自己兄弟的笔迹,自己化成灰都认得,这不是夸张,这是事实。

        可他仔细的看着里头的每一个字,家兄自幼,手曾受过伤,所以练字的时候,擅长用拇指的指节夹着毛笔,所以他的字,后来伤虽然好了,可这习惯却是保留了下来,所以有几处笔画,往往会又不同。

        而这上头……确实……和他平日的习惯,一般无二。

        他努力的睁开眼睛,继续看下去,想要寻出任何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可是……这是徒劳。

        一个人再如何临摹,也不可能完全临摹出对方的神韵,何况自己家兄的字,本就不错,有着自身独特的神韵,这绝非是别人可以轻易临摹的。

        谢迁的脑袋,骤然要炸开一般。

        而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谢迁,似乎等待着什么。

        可是……谢迁接下来的举动,却是令大家失望了。

        因为……他抬头,一脸茫然。

        方继藩便道:“敢问谢公,这是令兄的手笔吗?”

        谢迁张口……努力出声音,却不得不承认:“不错,正是家兄的手笔。只是……只是……这不可能……”

        “不可能?”方继藩笑呵呵的道:“我这里,还有上百封的书信,都是吕宋的士绅们修来的,不只如此,还有一封,乃是吕宋巡抚刘义的书信,这里头的内容都是大同小异,想来他们之中,也有人与殿中诸公熟识的,你们也看看吧,看看他们的书信是否伪造。诸公,这才多少日子,太子殿下和我方继藩,可以伪造一人的手迹,但是能伪造出……这么多出自不同手笔之人的书信吗?若是再不信,可以追查书信的源头,所有经过了急递铺和官方的公文和书信,都有沿途的加印,这个更是做不得假的。我方继藩不客气的说,倘若这是伪造的,我方继藩便将它们统统吃下去!”

        嗡嗡……

        殿中顿时哗然。

        ………………

        扛不住了,睡觉,明天早点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