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即皇帝位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即皇帝位

        刘瑾这个人,给弘治皇帝的印象不错。

        宦官乃是内臣,至关重要,毕竟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随时出入宫禁,他们既伺候着宫中之人,与此同时,还是皇帝连接外臣的桥梁。

        别看弘治皇帝登基之后,对宦官极为严厉,可他比谁都清楚,宦官的作用至关重要,乃是大明这权力金字塔中,至关重要的一环,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而东宫之中,诸多宦官里,既能办事,又忠心耿耿的,弘治皇帝只对这个刘瑾颇有印象。

        此次没有出乎弘治皇帝的意料之外,迁民的过程之中,方继藩一定有不少的建言献策,而太子……倒也算是明理,从善如流,至于刘瑾的作用则是施行。

        毕竟那儿山高皇帝远,执行是至关重要的事,稍稍的一丁点疏失,或者是执行之人有任何的私心,都可能闹出天大的乱子。

        弘治皇帝背着手,踱了几步,徐徐道:“这证明了两点,其一,刘瑾是个忠厚之人。其二:他负责的乃是四海商行,朕听说,现在的四海商行有人员九万余,大小的商船,有七八百之数,可这刘瑾,事情办得滴水不漏,井井有条,可见此人……还是颇有才干的。”

        朱厚照心里嘀咕,怎的父皇只夸刘瑾,却不夸他呢?

        弘治皇帝站定,四顾着左右的臣子。

        他心里想,君臣之间,既是相互依存,可又是相互博弈的关系,终究……这里头有一个度,如何掌控……太子未来只怕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只是……看来这时机,即将要成熟了。

        想定后,于是弘治皇帝道:“既如此,依着朕看,就命刘瑾入宫来吧,敕命刘瑾为司礼监秉笔太监。”

        众人听罢,顿时骇然。

        那萧敬,率先便觉得头晕目眩!

        秉笔太监……这不是自己吗?

        可百官们顿时又哗然。

        历来秉笔太监,都是皇帝的贴心人,这个位置,是至关紧要的。

        甚至……这不但要求秉笔太监对皇帝有绝对的忠诚,而更重要的是……他能熟谙皇帝的心思。

        因此,历来皇帝的秉笔太监,无一不是从东宫开始,便追随着皇帝,就如萧敬,便曾伴着当今皇帝,已有三十多年。

        现在陛下突然下这一道旨意,却是让太子的贴心人入宫,主掌司礼监,这……

        弘治皇帝微笑的看着百官道:“诸卿一定在想,朕为何要提拔这个刘瑾,是吗?”

        刘健和李东阳人等,似乎已经猜测到了什么,拜下道:“陛下自有明断,臣等不敢妄测帝心。”

        弘治皇帝道:“有什么不敢,卿等都是重臣,乃是朕的肱骨,君臣心意想通,方才同心协力,将这天下的事办妥当,朕来问卿……”

        他凝视着刘健:“太子如何?”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事情实在来的太突然了,太子殿下……

        如何?对于这个问题,有些复杂,说实话,连刘健都有些说不清。

        弘治皇帝又笑了:“就不能给朕说一句实话吗?”

        刘健努力道:“陛下不是已经有明断了吗?方才陛下说,太子乃是贤太子。陛下如何认为,老臣便如何认为。”

        殿中之臣,心里依旧在骇然中。

        他们已经习惯了每日觐见弘治皇帝,可突然之间……这决定,令他们完全六神无主了。

        朱厚照也是直愣愣的站在原地,他再愚蠢,也明白了什么,可是……他显得无所适从。

        弘治皇帝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他叹息道:“朕老了,已是老眼昏花,越来越力不从心了。朕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心里是有数的,现在太子正在盛年,今日又立下了大功,朕今日唯一欣慰的……却是这江山后继有人。太子有太子的软肋,也有太子的长处,就说迁民,他就办的很好,比朕想的要周到。”

        顿了一下,他又道:“再传旨意吧,齐国公方继藩……明日起,入阁……”

        说罢,他面无表情,徐徐走上了金銮。

        可是……方继藩入阁?

        这几乎又是一个震撼弹。

        方继藩……他又非文臣,有什么资格入阁?

        可这一切……太突然了。

        甚至是方继藩,也是一头雾水。

        可细细想想,顿时就明白了,弘治皇帝需要大刀阔斧,做好太子克继大统的准备。

        而这太子的党羽,不,亲信之中,方继藩无疑是最亲近的一个,此时让方继藩入阁,便是要借助方继藩,稳住新朝的局面。

        毕竟……现在朝中,兵部尚书和吏部尚书都是方继藩的弟子,文臣之中,西山书院出来的,也开始有一些了,方继藩若是入阁,那么就能让这些徒子徒孙们迅速的集结起来,稳住时局。

        当然,这也显现出,弘治皇帝对于方继藩的绝对信任。

        如今,方继藩的权柄已是不小,若是再入阁,成为阁臣,便有些权倾天下了。

        这显然,弘治皇帝对方继藩是很放心的,一方面,自是大明的内阁体制,本就极为稳固,几乎不曾出现过有任何权臣可以威胁皇权的存在,另一方面,则是他对方继藩的信任。

        方继藩没有犹豫。

        这一切……自是为太子登基铺垫道路,他又怎么不明白这里头的轻重,于是脸色一正,立马道:“儿臣谢恩。”

        弘治皇帝欣慰的点了一下头,又笑吟吟的看着众大臣道:“依我大明祖制,皇帝为至尊,至尊者,以何为首务?唯敬天法祖而已。”

        他说到敬天法祖四字时,他抬手,指了指金銮之上的匾额。随即,又板着脸道:“倘能敬天法祖,自会以天下安危为己任,上马能怀柔远人,威震四夷,下马,则善待臣民,休养苍生,谋四海之利,以滋百姓,图天下兵戈,以慑不臣。此保邦于未危,致治于未乱之道!”

        弘治皇帝张口,他似乎心中早有腹稿,于是缓缓启口,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

        他目光所及之处,却见百官们有人镇定,有的惊慌,有的面带黯然之状,可他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继续道:“今朕在位,三十又三年矣,仰祖宗之德,迄今天下尚安,虽有疏漏,却也自认,为这天下兴过一些利。朕观史册,历朝历代,倘天子长寿者,晚年难免昏聩,终究是人寿有穷尽,此天命也,不可违之。自皇帝甲子而始,太祖高皇帝本为江淮布衣,而取天下,其自古得天下之正者,莫如我朝。而今大明承袭至朕,历经百三十年,百三十年来,朝野大体相安,何也?无外乎便是为君者,心怀敬畏之心,常怀安民之念而已。”

        说到这里,他眼睛猛地一张,朝朱厚照招手“太子,你近前来。”

        朱厚照的脑子依旧有些懵,却是听从的走上了金銮,到了弘治皇帝的面前。

        弘治皇帝拉着朱厚照的手,认真的看着朱厚照道:“为君者,当勤勉。”

        朱厚照想了想:“可是先皇帝……”

        弘治皇帝脸板起来。

        先皇帝,自然是弘治皇帝的亲爹成化皇帝。

        成化皇帝可一点都不勤勉。

        可是,在这种时候,你还敢抬杠?

        朱厚照见弘治皇帝杀人的眼神,打了个寒颤,立马道:“儿臣谨记了。”

        弘治皇帝又道:“勤勉只是其一,最紧要的是能明察秋毫,要分清是非。”

        朱厚照又点头:“儿臣谨遵教诲。”

        弘治皇帝道:“为君者还要读史,以史为镜,古之贤君如何治天下,古之昏君如何失天下,效仿好的君主,以昏聩之君为戒,这也是你应当做的事。”

        朱厚照想了想……

        他但凡是开始思考,便令弘治皇帝心里着急。

        知子莫若父,这个家伙的思维,总容易走偏,一旦开始瞎琢磨了,天知道接下来会说出什么话来,于是弘治皇帝严厉的道:“谨记了吗?”

        在这种目光下,朱厚照吓得又打了个寒颤,连忙又道:“谨记了。”

        弘治皇帝的脸色方才微微淡定下来,随即道:“太子聪慧,品性卓然,深得朕心,允文允武,必能克承大统,他日大治天下,也使朕将来有面目见列祖列宗,诸卿人等,更该兢兢业业,扶保太子,治理天下。”

        话说到此时……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

        倘若说这个时候,弘治皇帝没有丝毫的不舍,这终究是骗人的。

        这是皇帝之位,多少人心心念念啊!

        可弘治皇帝吸了口气,随即朗声道:“择吉日,朕移驾旧宫,遥尊上皇,太子择日登基,克继大统,即皇帝位。太子……朕今日将这祖宗承下的神器托付于你,你肯承受吗?”

        这个还用朱厚照思考吗?他是乐开了花。

        以后……再不必看人脸色了?

        他毫不犹豫的道:“父皇深明大义,儿臣当然承受……”

        “……”

        卧槽!

        站在下头的方继藩,彻底的服了。

        这个时候,不该谦虚一下吗?表示一下自己能力不足,不敢承受,推让一下,好歹意思意思一下嘛。

        这深明大义是什么鬼?

        怎么听着,好像太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样子?